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70章:狂抽闫世耳光!唐严鞠躬道歉
    “十道题全部答对?不可能……”

    剩下四名监考太监异口同声道,甚至包括一直为杜变说话的于万楼。

    而汪宏和郎廷几乎第一时间冲了过来。

    确实是不可能啊,毕竟谁都看得清清楚楚的,杜变在整个考试过程中都在睡觉啊。

    “最后一道题目根本就是无解的。”出题的那个司礼监老太监道:“因为那是我从一个孤本中无意中看到的,我整整用了十年去解它都没有答案。而且我拜访过我认识的所有算术大家,他们也都没有答案,所以根本没有人解得出来,更何况杜变只是区区一个阉党学院的学生?”

    那个批改杜变考卷的太监二话不说,直接递给了那个出题的主考太监。

    那个主考太监接过杜变考卷,直接望向最后一题。

    然后,他也彻底惊呆了,感觉到自己的算术思维受到了洗礼。

    杜变何止是将这个题目解答出来了啊?而且完全打开了一扇新数学世界的大门啊。

    这何止是天才啊?简直是伟大了。

    有了他这种全新的解法,可以说从今以后这样的难题都能够得到解答,杜变简直为未来算术提供了某种方向。

    接下来,这个主考太监又看杜变其他题目的解答。

    真的都已经不能用正确来形容了,完全比准确答案还要准确,还要简明扼要。

    每一道题目,他解答的字数都比别人少了一半,但是却要清晰得多。不但让人一眼看出这是对的,关键还能指导他人。

    这个世界上,竟然是答题人去知道出题人,真是匪夷所思啊。

    接下来,几个主考太监,包括山长汪宏,副山长郎廷都传阅了杜变的考卷。

    然后,彻底静寂无声。

    如果说国学考试的满分是因为对文章的膜拜,是因为自谦觉得没有资格为它品头论足的话,那这份算术考卷,真的是绝对的满分,没有任何徇私。

    “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何杜变只有前一刻钟在作答,剩下所有时间都在睡觉了。”其中一名主考太监道:“因为,不到一刻钟他就已经把所有题目都解答完了。这份考卷对于别人来说难到了极致,但是对于杜变来说,却简单到了极点。”

    顿时出题的几个主考太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

    这份考卷已经是他们竭尽所能了,本来还打算让广西阉党学院的学员尝到什么是绝望的味道,什么是算术的深不可测。

    然而没有想到,对于杜变来说简直比喝水还要容易。

    “他才十八岁啊,这个世界上有这样的天才吗?”忽然有一个太监感慨道。

    而那个主考太监道:“或许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的算术天才都是天生的,和年纪一点关系都没有。”

    另外一个太监道:“诗词文章也是如此,那些天才就算放一个屁而产生的灵感做出来的文章,也比普通人冥思苦想好几天都要妙得多。”

    “人比人,气死人啊。”

    “天才,或许真的是为所欲为的。”

    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主考太监在杜变的算术考卷上写下了100的满分。

    此时,于万楼道:“这是不是证明在国学考试中,杜变并没有舞弊了。”

    没有人接这个话。

    此时要是有人再提起舞弊二字,那简直是对在场所有人的羞辱了。

    于万楼道:“汪宏山长,接下来还有一科杂学理论考试,你觉得要不要换试卷呢?”

    顿时,汪宏只觉得火辣辣地打脸。

    “不,不用了。”

    …………………………

    次日一早,主动提前来看榜单的人多了一个,那就是唐严。

    因为他坚信杜变在国学考试中作弊,因为任何人不可能在一个时辰内做出如此百年不遇的文章,更何况是精神萎靡的时候。

    而算术考试的成绩,从某种程度上能证明杜变是否作弊。

    尽管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杜变算术考试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

    但唐严还是觉得必须看到实实在在的分数,才能一锤砸死杜变的舞弊行为。

    见到唐严,闫世仿佛找到了盟友,凑过来道:“尽管知道杜变应该还是零分,但见证他的零分也还是好的。”

    唐严没有回答他。

    闫世继续道:“唐解元,您说杜变会不会逃跑?此人心性狡诈,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昨天他和我打赌或许是虚张声势,就是为了给自己制造逃跑的时间。毕竟阉党学院毕业大考舞弊一旦被抓住,是要被打断双腿然后驱逐出去的。”

    唐严眉头一耸,不得不承认闫世说的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否则以杜变的狡诈根本就那么傻,明明知道自己不会赢,还要和闫世打这样恶毒的赌约。这毕竟可不是浇洗脚水那么简单了,可是会被活活打个半死的。

    没有让众人等多久,张贴榜单的阉党武士出现了。

    依旧是前十名的考生不但张贴出分数,还有他们的试卷。

    先是第十名,然后第九名,第八名……

    第十名的分数仅仅只有五十分,这让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昨天的算术考试实在是太难太难了,放在之前五十分都是下游了,而此时进入前十了。

    而进入前十的这些考生也没有功夫激动欢呼了,因为这个分数确实比较低,还有一个,所有人都在期待杜变的分数。

    因为,昨天就是因为杜变而临时换了算术考卷的。

    算术考试第四名,闫世,65分。

    看到这个分数,闫世长长松了一口,虽然不是很高,但至少没有拉后腿,他距离保三争二的目标又近了一步,御马司的肥缺已经在向他招手了。

    算术考试第三名,张玉仑,75分。

    这个人是谁啊?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

    “这张玉仑是谁啊?站出来让大家看看?”有人喊道。

    顿时,一个秀气柔弱的太监站了出来。

    众人才发现,这位就是张玉仑啊?完全完全没有存在感啊?

    此人在广西阉党学院确实是纯粹路人甲,比之前的杜变还路人甲。

    毕竟杜变蝉联了几年的倒数第一,虽然是差名,但毕竟还是很有名的。

    而这位张玉仑的成绩一直都在中下,完全泯然于众人。之前每一次的年末考试,这位张玉仑虽然算术成绩不错,但每一次算术都很容易,大家分数都不错,所以大家根本没有发现他在算术上的天分。

    这次因为算术考试太难了,才显出了他这个算术大才。

    当然,除了算术之外,这位张玉仑成绩都很差的,和之前的杜变算是同病相怜,两人勉强算得上是半个朋友,因为两个人都饱受欺凌,而且敢怒不敢言,算是两个废材抱团取暖,现在杜变崛起了,就剩下他一个废材了。

    路人甲就是路人甲,知道他是谁后,众人又挥挥手让他消失。

    大家还等着看杜变的分数呢。

    接下来,张贴算术第二名的分数。

    第二名,唐严,93分。

    所有人惊呼出声!

    当然,并不是因为这个分数太高啊。这个分数确实很高很惊人,也足够让所有人惊呼。

    但是这么可怕的93分,仍旧只能排第二名,这证明了什么?

    所有人本能猜到了,昨日那一幕的即视感要来了。

    而闫世心中开始涌起不详的预感。

    唐严瞬间脸色苍白,他的心脏几乎要受到了致命打击!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闫世嘴里不断默念,甚至他心中已经开始祈祷漫天神佛了。

    接下来的榜单千万千万不要出现那个孽畜的名字啊!

    然而……

    闫世的祈祷注定是没有用的!

    那个阉党武士很快就贴出了第一名的榜单和考卷。

    算术考试第一名,杜变,100分!

    又,又是满分!

    所有人感觉到牙齿一阵发寒,头皮一阵阵发麻。

    这,这还是人吗?

    昨天算术考试如此如此之难,竟然还能得满分?!

    忽然,有人道:“昨天考试的时候,杜变一直在睡觉啊。”

    然后,另外一个人幽幽道:“前一刻钟他没有睡觉,在答题。”

    又有一个人道:“我本以为他只是答了第一道题,没有想到他一刻钟就把所有人题目做完了,而且还……还是满分。”

    “太,太过分了啊!前天的国学考试,他起码还用了一个时辰。昨天的算术考试,他就用了一刻钟……太过分了。”

    “他的存在,让我觉得自己好愚蠢啊。请问是他太妖孽了,还是我太愚蠢?是他不正常,还是我不正常啊?”

    “放心,是他不正常,你是正常的,我也是正常的,我们都是正常的!”

    “现在,总没有人说他是作弊的吧,这算术考题可是临时出的,没有任何人事先知道啊。”

    没有人接话,因为这个时候再说作弊的事情,那就是侮辱大家智商了。

    其他人还可以轻快第调侃,但对于闫世来说,却仿佛末日一般。

    因为他输了啊!

    昨天的赌约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他要跪下来给杜变磕头的。

    他真的只感觉到脑子里面一阵阵轰鸣,以前的杜变不是这样的啊,凭什么忽然变得天才啊?

    之前那个倒数第一的杜变多好啊,不但可以让他每天打脸,被欺负也不敢反抗。

    而现在……

    说杜变,杜变就来了!

    踩着悠闲的脚步,他来到闫世的面前,寒声道:“愿赌服输,跪下磕头吧。”

    闫世的面孔瞬间涨得通红,他真的有些毁约,如果在无人之处,他甚至愿意杀人灭口。

    但是现在,周围一群人围着,昨天打赌的时候,也有无数人见证。

    但就算如此,他也不愿意跪下给杜变磕头认错,更加不愿意让他打耳光。

    于是,他猛地一咬牙,厚着脸皮道:“无聊!”

    然后,直接埋头就要匆匆离开。

    他果然要毁约,就算在所有学员面前毁了形象又怎么样?反正决定他命运的是山长和副山长,只要他能够考到一个好的分数,去了御马司一飞冲天之后,谁又敢提起他这段毁约之事?

    反而如果他今天给杜变下跪磕头,并且被疯狂打耳光了,会成为他终生都抹不去的污点。

    而且他闫世要走,谁又敢留?

    杜变的武功很烂,岂能拦得住他闫世?

    而唐严尽管内心无比之震撼,甚至内心受到巨大打击。但此时他也收拾所有心情,静静旁观这一切。

    如果杜变出手相拦,就可以看出他的武功水平。

    如果杜变不出手拦截闫世,就证明他的武功很差,不敢去拦。

    结果杜变没有出手拦截。

    但是,闫世没有走出十几米就被另外一个人拦住了,主考大太监之一于万楼。

    “愿赌服输,如果毁约,杖责三十,然后驱逐出去。”大太监于万楼寒声道。

    顿时,闫世面孔一阵抽搐,本能地寻找他靠山副山长郎廷的身影。

    果然,下一秒钟副山长郎廷的声音响起。

    “闫世,愿赌服输,知错就改,难道连这点都忘记了吗?”

    别人的话闫世可以不停,但是他干爹郎廷的声音他必须要听。

    猛地一咬牙,深深吸了一口气,他转身走到杜变的面前。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凝聚在他的身上,使得闫世恨不得地上裂开一道缝隙让他钻进入。

    “韩信都能忍胯下之辱,我也能!”

    “知耻才能后勇,以后我若是兴旺发达,今天下跪磕头还能成为美谈。”

    “被韩信下跪的那个人,不就是成为了千古笑谈了吗?杜变也是如此。”

    闫世不断给自己洗脑,终于把自己说得热血沸腾。

    然后,他直挺挺朝着杜变跪下,磕头道:“对不起杜变,我错了,你是清白的,你没有作弊,是我污蔑了你!”

    “行,我知道了。”杜变道。

    然后,他上前对着闫世的面孔,狠狠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啪……”

    一声脆响,闫世的面孔瞬间多了了一个通红的巴掌印。

    与此同时,汪宏,郎廷,唐严都去感受杜变扇这道耳光的力量和速度,进而判断杜变的力量和速度。

    而被打的闫世,则一阵阵火辣的疼痛,之前被自己洗脑的热血沸腾瞬间被一团冰水剿灭了,取而代之的只有无限的耻辱。

    “啪啪啪啪啪……”

    杜变左右开弓,疯狂扇打着闫世的脸。

    十个耳光,整整十个耳光。

    每一个耳光,都用了一百多斤的力量。

    看的周围所有人都一阵阵抽搐,光看着都觉得很疼啊。

    很快,十个耳光打完了。

    此时,闫世的面孔已经红肿得和猪头一眼。

    张开嘴,吐出了两颗带血的牙齿,还有鼻孔的鲜血也狂涌而出。

    闫世起身,望着杜变一字一句道:“你给我记住,我会记住今日之耻,他日一定百倍还之!”

    然后,他猛地推开众人,直接离去。

    还以后?

    等毕业考试一结束,杜变就会将他弄死了,他闫世还有什么以后?

    而就在此时,唐严忽然走到杜变的面前。

    他先认真望着杜变,然后鞠躬到底道:“对不起,杜变!”

    ……

    注:第一更送上,急需月票呢,兄弟们拔刀相助啊。

    怎么又写到凌晨五点了?不行,我要早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