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68章:唐严怀疑人生,继续狂打脸!
    唐严并不是来看榜单的,他只是习惯了这个时候起床,洗漱之后,先去偏僻无人之处练剑,然后再吃早餐。

    不过既然来了,就顺便瞄一眼榜单。

    他是非常自我之人,所以基本上只看自己的分数。

    唐严,国学考试,140分。

    看完了,他直接就要走了。

    然而,仿佛有什么事情不对劲。榜单上他的前面,好像还有一张纸?

    为什么在第一名前面还要贴着一张纸?难道是国学榜单的内容简介?

    于是,他又看了一眼。

    然后,他瞬间如同被雷击了一般,完全无法动弹。

    他精神力很高,而且已经觉醒了,所以尽管距离得很远,但他还是看得清清楚楚。

    国学考试第一名杜变,150分。

    足足好一会儿,他完全失去了所有的反应。

    “啪!”空气中仿佛有一个耳光,狠狠打在他的脸上。这次考试,唐严真是完全无视杜变,根本连看杜变成绩的兴致都没有。

    真的一点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啊,刹那间唐严的反应真的就是彻底的静止。

    然后,涌起了一阵荒谬和不真实的感觉。

    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

    这种事情完全完全不可能发生的啊,杜变诗词歌赋很强他是知道的。别人都觉得这次国学考试杜变会很惨,但唐严觉得杜变会有一个还可以的成绩。

    但昨日考试的时候,杜变表现得如此狼狈,精神颓废之极,仿佛几天几夜没有睡过了。

    唐严知道,写文章不比战斗。

    精神不济的情况下也能够战斗,因为当时体内仿佛会涌出一股什么东西,让你精神奕奕。(其实是肾上腺素)

    但精神状态差是根本不写不出文章的,尤其是策论和时文,完全需要在最好的精神状态下才能做出好文章。至于诗赋就不用说,不仅仅要精神,还要感觉和灵感。

    更何况杜变昨日不到一个时辰就交卷了,所以他的成绩已经注定惨不忍睹了。

    然而……

    现在竟然是一百五十分。

    这是绝对绝对不可能的!

    如果这是真实的,唐严就要彻底怀疑整个世界了,这完全是对他这个少年天才的狂打脸啊。

    彻底的震撼之后,唐严立刻涌起了一个反应。

    彻底的阴谋论。

    这里面有舞弊,这里面不对劲。

    而且这是有迹象的,那个来自东厂的老太监于万楼就一直偏袒杜变。

    深深吸一口气,他快步来到榜单面前,看杜变国学考试的试卷。

    先一目十行地看了一遍。

    顿时,他觉得更加荒谬,更加不真实。

    这,这根本不是阉党学院毕业大考应该写出的文章。

    这样的策论,这样的时文,这样的诗赋去参加会试,参加殿试都绰绰有余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再仔细地看,唐严越发感觉到震惊。

    这文章的造诣实在是太,太,太高了,难怪几位监考太监都破天荒地给出了一百五十分。

    如果让唐严来阅卷,也只能给满分。

    但是这更加不正常,杜变绝对绝对写不出这样的文章来,当然他唐严也写不出来。

    他转身望向杜变。

    此时,杜变正一脸得意地把洗脚水浇在闫世满头满脸。

    这样的人?这样轻浮张狂的人?能够写出这样的文章?

    顿时,唐严直接进入了广西阉党学院山长汪宏的书房。

    深深吸一口气,唐严直接道:“山长,我怀疑杜变在国学考试中作弊。我怀疑他提前知道的试题,并且让大宗师宁宗吾做出了文章和诗赋,您或许不知道,这位宁宗吾是我大宁帝国的全才,所有人只知道他是武道大宗师,但是在国学上他也是大宗师。”

    ……

    闫世猝不及防被杜变浇了一头一脸的洗脚水,而且还是发酵过后的洗脚水。

    顿时,他整个人都要炸了,直接就要拔剑杀人。

    “怎么?输不起吗?”杜变寒声道。

    此时,一群人涌了上来,用怪异的目光看着闫世。

    之前两个人打赌的时候,所有人都看着的,而且这个赌约还是闫世提出来的啊。

    所以,闫世也没有脸面当着这么多人毁约。

    但是很臭的洗脚水,不断地从他的头顶滴落,让闫世真是有些作呕。

    “愿赌服输,下次有这样的打赌,记得叫我哦。”杜变笑道,然后就要离去。

    “慢着!”闫世道:“杜变,你绝对在作弊。”

    然后,闫世大声道:“大家昨天看得清清楚楚,杜变进入考场的时候仿佛几天几夜都没有睡觉,好像直接要昏倒过去一样。而且不到一个时辰就交卷了,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写得出出色的文章?更何况是考卷上那些精彩绝伦的文章?”

    这话一出,所有人若有所思。

    这,确实不可能啊,实在是太夸张颠覆了啊。

    闫世道:“杜变你为何开考之前半个时辰才赶到考场?为何几天几夜没有睡觉,你的马为何都累瘫了?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你提前得到了考卷,然后去找人为你作答。而那个人很可能就是大宗师宁宗吾,李文虺带着你拜他为师,这件事情别人不知道,我却知道。”

    “所以,这份考卷上的文章根本就不是你写的,而是你让别人为你写的。”闫世面孔狰狞这个杜变道:“你作弊,我要去告你!你的干爹李文虺已经完了,你休想再嚣张。”

    杜变面孔瞬间冷了下来。

    眼前这个闫世死定了!

    他原本只是打算让他成为杂役太监就算了,毕竟之前在阉党学院只是意气之争而已。

    现在,他死定了!

    宁宗吾大宗师重伤之下,为了帝国,为了皇帝,依旧舍命去阻杀厉如海,甚至因此断了一臂。

    这件事情,杜变昨天才刚刚知道。

    而现在闫世竟然污蔑宁宗吾替他作弊?

    大考结束之后,杜变就会随便找一个理由弄死他。

    不过在弄死他之前,杜变要彻底挽回自己的名誉,否则以讹传讹,他很有可能背负一辈子的作弊臭名。

    因为杜变国学考试的成绩,实在太匪夷所思了,阉党学院这些学员可不会自我思考,听到闫世说杜变作弊,那么所有人都会往那方面想的。

    杜变朝着闫世道:“你说我作弊?”

    “对,你作弊!”闫世道。

    杜变也就不说什么证据之类的话了,因为他们都懂得自由心证的,污蔑别人是不需要证据的。

    杜变道:“你觉得我提前知道了考题,所以让宁宗吾大宗师提前为我作答了对吗?”

    闫世道:“对,便是这样,否则凭借你根本不可能做出这样的文章和诗赋,更何况在一个时辰之内。”

    杜变道:“那你肯定也觉得,我事先知道了其他理论课考试的试卷对吗?包括今天的算术考试?”

    闫世道:“很有可能。”

    杜变道:“你现在就去找山长,找你的干爹郎廷,让他们去找五个监考大太监。让他们临时换算术考卷,毕业大考肯定是有备份考卷的吧。”

    闫世冷笑道:“你若让人偷走了考卷,肯定连备份考卷也偷走了。”

    我日,你这个脑洞够大。

    杜变道:“那就让三个司礼监大太监临时出算术考题,这我总不会从他们脑子里面提前偷走考卷了吧?”

    闫世点头,表示这确实可以。但是毕业大考这样严肃的事情,岂是他想要换考卷就换的?

    他不可以,但是可以拉着唐严一起去,让山长汪宏施压。

    而且连科举考试都可以在开考之前换考题,更别说阉党学院的毕业大考了。

    顿时,闫世就立刻要去求他的干爹郎廷。

    “慢着。”杜变道。

    闫世道:“怎么?你怕了?心虚了?”

    杜变道:“如果换了算术的考卷,而且还是临时出的考题,我的分数依旧超过你,那又如何?”

    “做梦。”闫世冷笑道:“你的算术水平大家都知道,过去几年每一次考试你算术都是零分,大家可都记得清清楚楚,难道你自己忘记了?”

    杜变道:“如果临场换了考题,我算术考试依旧超过你。那就证明你污蔑了我对吗?”

    “哼。”闫世没有直接应对,却也算是承认了。

    “那个时候,你就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想我磕头认错。”杜变道:“然后,你被我连扇十个耳光,如何?”

    “你找死!”闫世厉声道:“你的干爹李文虺已经完了,你还敢嚣张?你找死!”

    杜变道:“现在比的是个人的实力,和干爹无关,你不敢了吗?”

    “我有什么不敢的?”闫世道:“如果换了算术考题,你的成绩不如我又怎么样?”

    杜变道:“我跪在地上承认我作弊了,并且自己扇自己十个耳光。”

    “不,我来扇你十个耳光,保证让你这张小白脸毁得连你爹妈都认不出来。”闫世寒声道。

    “好,一言为定。”杜变道:“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吗?”

    上百名阉党学院考生齐声道:“听到了。”

    杜变道:“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也会主动要求临时换算术考卷,而且就让几位主考太监临时出题,这样就没有任何泄题的可能性,你们也可以提出这个要求。”

    “临时换了考题之后,如果算术考试成绩,我依旧超过了闫世,那他就跪在我的面前磕头认错,承认他污蔑了我,并且让我扇打十个耳光。”

    “而到时候,如果我的算术考试成绩不如闫世,那我就跪在学院大门前,承认自己作弊,并且让闫世扇打十个耳光!”

    “这个赌约正式立下,你们愿意见证吗?”杜变大声道。

    “我们见证!”上百名阉党学院考生齐声高呼!

    ……

    唐严在山长汪宏的书房内,质疑杜变作弊,并且要求临时换考卷。

    山长汪宏皱眉,一下子没有答应。

    因为五位监考太监中,有两位是东厂势力的,三位是司礼监势力的。

    但是那三个司礼监大太监,算是绝对的学术类太监,不太参合司礼监和东厂的斗争。

    一旦要求临场换算术考卷,于万楼只怕要否决动怒。

    不过,等到他见到下面操场上的一幕,他知道这次换算术考卷势在必行了。

    而与此同时,闫世也找到了他的干爹副山长郎廷。、

    “干爹,这个杜变肯定在作弊,他就算做梦也考不到这样的成绩。”闫世道。

    副山长郎廷叱责道:“唐严都没有出声,你乱出什么头?”

    接着,他皱眉沉思。

    他心中也觉得杜变不可能考出这样的成绩,所以闫世的怀疑不是没有理由的。

    而且,作为李文虺曾经的下属兼对头,他是万万不想见到杜变出头的。

    但这件事情不能由他出头,于是他主动去拜访山长汪宏。

    ……

    汪宏和郎廷商议了一刻钟后,便一起去见五位监考大太监。

    副山长郎廷道:“首先,五位老祖宗的操守人尽皆知,是晚辈的楷模。但是李文虺此人神通广大,手下能人异士无数,派人来偷考题也不是不可能的。而且他领着杜变去拜宁宗吾为师,当然区区这点时间杜变也从宁宗吾那里学不到什么东西。但是偷出考卷后,却可以让宁宗吾代为作答。否则以杜变之前的表现,他的国学成绩如此逆天,确实让人难以置信。”

    五位监考大太监一语不发。

    “杜变为何开考前半个时辰才赶到,而且一幅几天几夜没有睡觉,长途跋涉,把马儿都跑瘫了。”郎廷道:“这一切都符合推理,所以学生们怀疑杜变作弊不是没有道理,而且几百名考生已经闹起来了。”

    于万楼寒声道:“那你们想要怎样?”

    郎廷道:“距离第二场的算术考试还有一个时辰,为了绝对的公平,也为了证明杜变的清白。所以恳请几位老祖宗临时出一份新的算术考题。”

    然后,汪宏和郎廷深深一拜不起。

    五个监考太监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寒声道:“好,我们同意了,不过我们出题需要两个时辰,算术考试延迟一个时辰。”

    “是。”山长汪宏道。

    于万楼寒声道:“这次临时换考题,可不仅仅是为了公平,还有我们五位的清白。现在就请你们出去吧,三位先生要临时出题了。”

    顿时,山长汪宏和郎廷退了出去。

    ……

    一个半时辰之后!

    一份全新的算术考题出来了,并且有几十名小太监用最快的速度进行抄写二百三十份。

    两个时辰后!

    二百多份全新的算术考题出现在山长汪宏的面前。

    于万楼道:“这次的算术考题是彻底全新的,没有人来偷吧,就连我也没有看一眼,绝对公平公正吧。”

    汪宏讪笑,让人接过了这二百三十分算术考题!

    ……

    当!

    一声钟声响起!

    阉党学院毕业大考的第二场,算术考试,在延迟了一个多时辰后,正式开始!

    因为内心忿怒,所以新的算术考题难得出奇。

    当然这是对于其他人而言的。

    对于杜变,看到这全新的算术考题之前,内心只有一个感受。

    这,这也太他妈简单了吧!

    闭着眼睛,都能考满分啊。

    ……

    注:第二更送上,依旧四千多字。兄弟们,急需月票呢,拜托拜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