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65章:国学考试惊艳绝伦!碾压所有
    桂林府。

    公开抄出了上百万两脏银后,骆炆这个巡抚彻底完蛋了。流放三千里,已经成为定局。

    广西东厂的三个千户面面相窥。

    不过,接下来该怎么办?

    没有皇帝的旨意,他们是绝对不可以抓一省巡抚的,那真就相当于谋反了。抄家已经是天大的冒险,但那毕竟是私人宅邸,不算冒犯帝国尊严。而广西巡抚不仅仅是骆炆的官位,更是帝国的官位,区区东厂千户没有旨意就去抓封疆大吏?那东厂真的要成为众矢之的了。

    但如果不抓的话,骆炆万一逃跑了怎么办?

    钟亭忽然道:“现在有一群乱民正在围攻巡抚衙门,巡抚大人危在旦夕,我东厂有责任保护朝廷大臣。”

    巫千秋眼睛一亮,道:“对,我们立刻带着东厂武士去保护骆炆巡抚。”

    接下来的事情就非常简单了,几百名东厂武士前去巡抚衙门,将骆炆控制软禁起来,而且用保护的名义。

    等到皇帝的旨意一到,立刻将他抓捕。

    顿时,东厂千户许广昌率领几百名东厂武士用最快速度赶去巡抚衙门,抓捕广西巡抚骆炆。

    哦不,是保护广西巡抚骆炆。

    然而,等到东厂千户许广昌率领几百名东厂武士赶到广西巡抚衙门的时候,骆炆已经不见了!

    这个老贼,竟然跑了!

    许广昌等人大怒,立刻派出大量东厂武士,到处搜捕骆炆。

    尤其是西去的路线,每一个路口都要派人拦截,因为骆炆很可能逃往厉氏土司府。

    然而,这位堂堂广西巡抚大人,仿佛彻底人间蒸发了一般。

    ……

    圣火魔女厉绾婠见了杜变一面后,立刻用最快速度赶回厉氏土司的文山城。

    此时,这里的土司们已经一片慌乱,厉氏子弟脸上虽然平静,但也有几分凝重。

    毕竟,沙隆硕的那两万多人正在红河府的地面上肆虐,厉氏的军队虽然依旧在围剿他们,但是这群蛮兵实在太快了,完全是流窜作战。

    如果再任由他们这样烧杀抢掠,整个红河府都要元气大伤了。

    厉绾婠去陪伴厉如海一会儿,然后率领三千圣火教军赶往红河府,围剿沙隆硕蛮军。

    没有任何豪言壮语。

    ……

    广西阉党院的考场上,为了保险起见,杜变依旧凝聚精神力进入梦境之中,翻找出大明万历年间殿试状元赵秉忠的这篇。

    背了一遍又一遍后,杜变睁开眼睛醒来,回到现实世界。

    顿时,下笔如有神!

    依旧用赵佶的瘦金字体写文章,运笔如飞,稍稍改动几个字,就将洋洋洒洒将千字策论跃然纸上。

    一气呵成,仅仅不到半个时辰,就将整篇绝顶妙文抄完了。

    哦不,是写完了!

    这放在其他考生那里,完全是不可能的。策论最是耗费心血,伤神之极,一篇文章不酝酿个一两个时辰,是根本做不出来什么优秀文章的。

    况且,比起科举乡试,阉党毕业大考的国考试时间要短很多。

    所以,阉党院的国大考文章,比起科举还是要逊色许多的。

    但是今年不一样了,因为今年有唐严,他毕竟是广东乡试解元。

    尽管考试刚刚开始,但几个考官都已经无比期待唐严之文章了。

    ……

    做完了第一篇策论后,杜变才看国考试的第二道题目。

    这是一道四书题,题目是子曰:苟志于仁矣,无恶也。

    刚才听到众多考生一阵低声欢呼雀跃,想必就是因为这道题目了。

    这些人真是太年轻了啊,一看到这么熟悉的题目就意外欣喜,但是几个成绩最好的人,反而皱起了眉头。

    这真是一个烂大街的四书题了。

    但也正因为如此,这种文章是最难最难出彩的,因为这道题目的时文也烂大街了,什么文章没有被人写过。

    杜变心中一阵阵冷笑,这种题目能够考得到高分?真是做梦。

    这么短的时间,这么烂大街的题目,能够一个优良的文章,已经算是非常厉害了。

    但对于杜变来,这么烂大街的题目真是有莫大之好处,那就是在明朝科举的时候,这题目一定出现过,而且不止一次。

    用精神术杜变再一次进入梦境之内。

    其实此时再称之为梦境已经不大准确了,自从精神力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之后,应该称之为深层次的冥想了。

    那熟悉的一幕再一次出现了,如同浩瀚无边的图书馆。只不过里面存放的都是另外一个地球科举考试的中第考卷。

    因为年代相仿,杜变再一次搜寻的是明朝十七世纪的科举考试。

    果然是烂大街的题目啊,不像是上次科举院试偏僻想哭,哪怕在梦境时间中杜变仅仅用不到半个时辰就已经找到了这场科举题目了。

    很快,他又找到了一场,紧接着又找到了一场。

    真不愧是烂大街的题目啊。

    接下来,就是挑选答案的时候了。

    是挑选正德帝时的内阁首辅李东阳的乡试文章?还是选择嘉靖首辅大臣杨廷和的院试文章呢?

    再往后看,还有天启皇帝的老师孙承宗,这也是一个超级大牛人啊,殿试高中榜眼,也就是全国第二名。

    这就是烂大街题目的好处啊,随便一挑一大堆超级牛人,不像是某些偏僻考题,翻遍几百年都找不到一个。

    这种烂大街的题目固然不容易出彩,但那是对于普通人而言。

    然而,不管是李东阳还是孙承宗,又或者是杨廷和,但都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甚至是天才中的天才,他们做出来的文章,哪怕是烂大街的题目,也拒绝是惊艳四射,让人拍案叫绝的。

    而放在阉党院毕业考试这种级别,那简直又是一枚核弹级的文章,足够将其他考生秒杀成为渣渣。

    唐严或许非常出色,但是在这几位超级大牛面前,也根本完全不是对手。

    稍稍犹豫后,杜变选择了天启帝师孙承宗的文章,因为这篇文章需要改动的内容要少一些。而且文字更加慷慨激昂,尤其符合这些监考太监的胃口。

    八股时文比较短,一般不足千字,比不上策论。

    于是,杜变的瘦金字体再一次挥毫泼墨,一气呵成。

    一篇举世顶级的八股时文跃然纸上!

    别人答题作文的时候都需要打草稿,但对于杜变来,草稿是什么?

    一旦开始后,根本就停不下来来,一字不易,璀璨华丽之文章,如同澎湃江水一般,涌入宣纸之上。

    废话,这可是天启帝师,殿试榜眼孙承宗的文章,本身就如同浩浩江水让人读之心旷神怡,杜变背了上百遍之后,当然行云流水。

    第二道题解答完毕了!

    “轰轰……”

    此时,天上一阵闷雷。

    然后,乌云开始凝聚!

    顿时杜变脸色微微一变,这运气也太差了吧,竟然要打雷下雨了。

    此时,距离考试开始还不到一个时辰啊,距离考试结束还有五个时辰啊。

    对于其他考生来下雨当然无所谓,因为他们都在屋檐墙壁之内,能够能够挡风遮雨的。

    而杜变是在考房之外,露天考试,一旦下雨就彻底完蛋了,不管你文章做得再好,被雨水一浇,瞬间烂成一团了。

    杜变抬头看了看天,这乌云积压得非常猛,雷声一阵急于一阵,最多一刻钟之后就要下雨了。

    一旦下雨,他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彻底完蛋了。

    于是,他赶紧看这场国考试的第三题。

    第三题是一道诗赋题。

    看到题目,杜变不由得一愕。

    这题目出得相当有水准了……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将奈公何!

    请以此题,做一首诗。

    这场考试,就以这道题做得最最出色,也是最难。

    刚才杜变也听到了无数考生一声惨呼,很显然就是这道题。

    当然,第三道题目诗赋分数不算很高。

    国考试总共150分,策论70分,八股时文50分,诗赋30分。

    这一次已经算是非常特殊了,因为之前的国考试中,诗赋通常只有20分的。

    很显然,这次的出题者希望在第三道题的诗赋上见到尤其出色的诗词。

    此题的是一个疯癫之人要过河,眼看就要走入激流之中。他的妻子在后面呼喊着不让他过河,但却来不及了,这个疯癫之人已经进入激流河水,终究还是背淹死了。

    故事很简单,但寓意却非常深邃。

    警告世人,若不纳谏,执迷不悟的话,将会有致命危险。

    这种题目适合做一篇文章,而不是诗词,所以尤其之难。

    但是对于杜变来,简直又是他惊艳表演的绝佳机会。

    这道题的诗虽然非常偏僻,但是恰好诗仙李白做了这么一首诗,题目就是。

    没错,就是一口吐出半个盛唐的李白,一个在中国文化历史已经成神的李白。

    他甚至不需要进入梦境之中,因为这首诗他早就背了下来,滚瓜烂熟。

    当即,杜变深深吸一口气,用最最华丽的书法,做下了这首。

    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哮万里触龙门。

    波滔天,尧咨嗟。

    大禹理百川,儿啼不窥家。

    杀湍涅洪水,九洲始蚕麻。

    其害乃去,茫然风沙。

    被发之叟狂而痴,清晨临流欲奚为。

    旁人不惜妻止之,公无渡河苦渡之。

    虎可博,河难凭,公果溺死流海湄。

    有长鲸白齿若雪山,公乎公乎挂罥于其间。

    箜篌所悲竟不还。

    ……

    仅仅三分钟,杜变就已经将这首诗跃然于纸上。

    这首诗或许不算很有名,但这是谁的作品啊?

    诗仙李白啊,拔出一根汗毛出来,就可以秒杀大宁帝国绝大部分诗人了,更何况似乎阉党院的这些员?

    所以杜变的这首毫无疑问又是一首核弹级作品,足够将其他所有人彻底秒杀成为渣渣.

    “轰轰轰……”

    天上的雷声越来越密,阵雨很快就要下来了。

    一旦雨下,杜变的试卷很可能就全部毁掉了。

    顿时,所有人都朝着杜变望来幸灾乐祸的目光。

    广西阉党院山长兼主考官汪宏道:“杜变,马上就要下雨了。你现在当着所有考生的面,跪拜天地,并且朝五个老祖宗磕头,你便回到考房中去。”

    杜变摇头道:“不用了,我交卷。”

    这话一出,所有人惊骇出声。

    考试才刚刚开始一个时辰左右吧,距离结束还有五个多时辰啊。绝大部分来,连第一题都没有完成,甚至还在构思中。

    杜变竟然就交卷了?

    不过这也正常啊,他已经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了。

    他这么狼狈的样子,仿佛几天几夜都没有睡觉了,随时可能昏倒在地的。哪有精力写什么文章啊,更别最后一道题诗赋如此之难。

    所以随便潦草写几句后直接交卷才是明智选择,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都是倒数第一。

    只不过这个疯子竟然答应了闫世的赌约,输了可是要被泼洗脚水的啊,那可是另类的喝洗脚水啊。

    然而谁又知道,杜变用一个时辰作答的考卷不要区区阉党院的国考试,就算去参加乡试,甚至参加会试殿试也绰绰有余了。

    第一道题,他用的是明朝万历年间殿试状元赵秉忠的策论。

    第二道题,他用的天启帝师,殿试榜眼孙承宗的时文。

    第三道题更逆天了,他用的是千年不遇天才诗仙李白的作品。

    一个比一个牛逼,一个比一个逆天。

    可以,阉党院所有员这次考卷答题全部加起来,分量也不如杜变的一篇策论重。

    如果这是一场战斗,那杜变对于其他考生根本就不是战胜,而丝毫彻底的秒杀。

    一个太监拿着纸封过来,将杜变的答卷装入彻底封住,然后放在五个监考太监的面前。

    阅卷打分的,也是他们五个人。别看他们是太监,其中三个出自司礼监,在内廷呆得久了,国造诣相当之高,甚至不亚于进士出身的文官。

    完全无法想象,他们看到杜变的试卷会是何等表情,会是何等震撼惊艳。

    ……

    注:第二更四千字送上,拜求月票啊。这一章我是在火车站椅子上,高铁上写出来的。

    接连三天都只睡四个小时真的熬到了极致,刚才在火车上吃饭手握筷子都是抖的,浑身冷汗直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