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64章:毕业大考第一场,依旧秒杀!
    但是很快,杜变就认出了眼前这个女人和厉芊芊的不同。

    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女人胸前的曲线更加豪硕一些。

    而是因为她的气质,她的眼神。

    厉芊芊是充满了最直接的跋扈嚣张,而眼前这个女人则充满了神秘冷漠。

    厉芊芊的身材夸张而又直接,而这个女人身材曲线仿佛充满了魔力。

    厉芊芊看人的时候,就是直接的我瞧不起你,我要弄死你。

    而这个女人看人的时候,就仿佛看的不是人。

    论长相,尽管她和厉芊芊几乎一模一样,但她应该还要更加美丽一些,几乎达到了宁雪公主的级别。

    所以,杜变得出了一个结论,她不是厉芊芊。

    她应该就是那个所谓的圣火魔女,所谓的死而复生,绝对是一个阴谋。

    这个女人就这么静静地站在路中间,一言不发,冷冷地盯着杜变。

    杜变的野马王主动停了下来,仿佛被钉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个女人想要做什么?想要说什么?

    然而……

    什么都没有,她就盯着杜变看了几分钟。

    然后,杜变忍不住一眨眼,她直接消失在眼前。

    没有说一句话,没有任何动作。

    就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一场幻觉。

    又或者仿佛只是一道鬼魂惊遇!

    然而杜变心中清楚地知道,那不是幻觉,那的精神力深深地感受到了一股致命的危险气息。

    从这个女人的身上,杜变真的感觉到一些超自然的能量气息。

    然后,他很快抛开一切继续北上,前往广西阉党学院,再有三个多小时,毕业大考就要正式开始了。

    而他还距离近二百里,并且野马王真的精疲力尽了。

    ……

    广西阉党学院!

    五位监考太监正在祭祀天地,并且对着天地立誓,一定会保证这场大考的绝对公平公正。

    这是非常严肃的事情,这是为帝国取材,这是阉党最最神圣的时刻。

    然后率领所有考生跪拜皇帝,跪拜历代阉党老祖宗,尤其是为了阉党学院成立做出巨大贡献的先贤,甚至是先烈。

    李文虺曾经的老师,监考大太监于万楼内心非常不安,距离毕业大考仅仅只有半个时辰了,然而杜变依旧没有出现。

    第一天考的就是国学,总共一百五十分,和武道一样几乎是最最重要的一门学科。

    而且,这是非常严肃的毕业大考,一旦迟到,那就意味着彻底失去了所有考试的资格。

    毕竟这是正式大考,而不是万寿节的加考。

    广西阉党新山长汪宏正在发表最后的讲话,一旦他讲话完毕,所有参加毕业大考的阉党学院学员就会进入考场。

    “尔等能够参加今日之大考,不知道是多少前辈为之奋斗,为之牺牲的成果,你们要珍稀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今日是我阉党最最神圣的之时刻。”

    “阉党这个名字很难听,但能够结党,并独立于帝国和文官武将集团并列,这便是莫大之荣耀。”

    “一个党派能否强盛不衰,关键在于人才!而今日毕业大考,便是我阉党取材唯一途径,也似乎最公平之途径,能者上,庸者下。”

    “有部分学员,在如此神圣之考试依旧姗姗来迟,不祭拜天地,不跪拜陛下,不感恩历代阉党先烈为之创造的今日环境,是为忘本!”

    “希望诸位考生好好表现,发挥到极致,为陛下尽忠,为帝国尽瘁。”

    “所有考生入场,再过半个时辰,如果还没有到考场的,就不要进场了,直接开革考试资格!”

    汪宏这点倒是和李文虺很像,不喜欢文绉绉的话,喜欢用大白话。当然这也是许多大太监的特点,司礼监的那些内相除外。

    一声令下,几百名学院步入考场。

    杜变依旧没有赶到,唐严只是满不在乎一笑,而闫世则讥笑出声:“那位李文虺大人的义子,明明知道这场考试要丢人了,为了不蝉联倒数第一,所以索性不来了。”

    这话一出,众多学员纷纷称是。

    这是在场所有人的想法,杜变之所以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就是因为放弃逃避了。

    这也很正常,他本来就是倒数第一,就算发奋图强也只有半年的时间学习。想要在半年内完成五年的课程,完全是痴人说梦。

    况且,毕业大考还忽然提前了两个半月,所以杜变只有三个月的时间。

    就算神仙来了,也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依旧倒数第一,绝对没有第二种结果。

    而且杜变和闫世的那个赌约已经人尽皆知了,他和闫世二人,谁在毕业大考中落败,谁直接沦为最底层的杂役太监,端屎倒尿的那一种。不管他成绩再好,哪怕只比对方低一分,也直接沦为屎尿太监。

    在所有人心目中,现在这个赌约也彻底沦为了一个笑话。

    在三场万寿节的加考中,闫世得到了两个第三,一个第二,总共加分11。

    可以这么说,杜变连和闫世一较高下的资格都没有。

    至于唐严?

    那就别开玩笑了,人家真正的文武双全,天之骄子。

    文,他是广东乡试解元。武,他是七品,身子和是六品武道高手。

    没有人想过杜变和唐严竞争,甚至杜变连仰望唐严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杜变不来参加毕业大考是绝对正确的选择。

    因为杜变身上发生的那些奇迹,广西阉党学院的这些人可不知道,在他们看来,杜变只是消失了几个月而已。

    ……

    又过了一刻钟,尽管时间还没有到,但汪宏道:“到现在依旧没有到场,简直荒诞可笑,杜变他可有把这场神圣大比放在眼里?这是藐视阉党,藐视陛下,来人,把他的考桌撤走。”

    顿时,两名阉党武士上前,撤走了杜变考棚中的考桌和椅子。

    监考老太监于万楼道:“汪山长,还有三刻钟,你连这点时间都不愿意等吗?”

    于万楼心中也有些生气,毕业大考如此关键,你杜变都不能及时赶到,岂不是当成儿戏?

    你如此荒诞,让我如何助你?

    汪宏道:“几位老祖宗,这个杜变如此藐视考场,他的考桌和考椅该不该撤掉?”

    顿时,三名监考老太监举手,同意扯掉杜变的考桌。于万楼和另外一个老太监不同意。

    三比二,于是杜变的考桌被撤掉了,抬出了考棚。

    就在此时,一阵激烈的马蹄声响起。

    杜变骑着野马王快速冲进了阉党学院,他立刻滚落下马,朝着考场冲进来。

    “学生杜变,正式报道!”

    此时,就算体力强劲之极的野马王,也直接颓倒在地,一下子起不来身体。因为这几日它疯狂驰骋了几千里,也早就精疲力尽,甚至彻底透支体力了。

    此时的杜变,真是狼狈到了极致。

    漂亮的面孔消失了,几天几夜的奔波,跋涉几千里,足足瘦了十几斤,形容枯槁,站在地上不断地颤抖,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不仅如此,他眼窝深陷,眼睛充满了血丝,看上去连一点点精神都没有了。

    要知道,整整十几天,他来回奔波七八千里,每天睡觉的时间不超过四个小时,没有油尽灯枯暴毙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这幅形容,如同风中摇摆的枯叶,不要说考试,几乎连站都站不住了。

    而国学一科,总共三个大题,要足足考十个时辰左右,每一篇文章都要呕心沥血,竭尽所思。就算精神奕奕来考试,也折腾得你精疲力尽,像杜变这幅模样,只怕死在考场上都有可能。

    国学考试不要说拿高分,这样精神状态怎么可能写得出好文章?恐怕连写出通顺的句子都难。

    此时距离国学考试开始还有两刻钟,杜变已经赶到了,所以自然不能取消他考试资格。

    汪宏道:“杜变藐视考场,既然考桌已经抬出来了,就不要再抬回去了,就放在考棚之外,杜变就露天考试,以示惩戒。”

    这个惩罚不能算是过分,换成另外一个严厉的山长,也会这样做的。

    哪怕是李文虺作为山长,而其他考生到现在才慌忙进入考场,不祭拜天地,不跪拜皇帝,不跪拜阉党历代先烈,只怕李文虺直接将他驱逐出考场了。

    汪宏看杜变不顺眼,但还真没有刻意打压他的意思,因为在汪宏看来,在这场毕业大考上,杜变根本不算是一个威胁。

    于是,杜变就在考棚之外考试,没有屋顶和墙壁遮挡,烈日炎炎要晒死人。而且千万不要祈祷下雨,否则考卷糊成一团,考试就全毁了。

    所有考生静静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唯独杜变坐在露天院子中,众多学员如同耍猴一般看着他。

    杜变很了不起,完成了很多壮举。

    但是,这些阉党学院的学员又哪里知道?包括公主送别宴的诗词大比赛,包括和厉芊芊赛马,连闫世都不知道。

    至于杜变代替陈平参加科举院试夺魁,还有他去游说沙隆硕出兵攻打厉氏力挽狂澜,除了李文虺和宁雪公主几人,就更加没有任何人知道了。

    所以杜变留给广西阉党学院唯一的印象,还在几个月前的三大学府大比武。

    但是毕业大考又不靠琴棋书画,你再牛逼有什么用?到了考场上,还不是一坨屎?

    所有人静静等待国学考试的开始!

    忽然,闫世道:“杜变同学好心机啊,故意弄出一幅如此狼狈不堪的样子。这样一来,毕业大考就算倒数第一,也让人觉得这是非战之罪。我就问你一句,你我之前的赌约还算数吗?你我二人,毕业大考以分数高低一决胜负,输的人直接沦为屎尿太监。”

    杜变沙哑道:“当然算数。”

    “算数就好。”闫世道:“当日你小人得志,逼迫我给你洗脚。那么等国学考试结果出来之后,如果你这一科输了,我不要求你别的,你当着众多同学的面,给我洗脚如何?”

    李文虺官复原职一事,汪宏和阉党学院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对于阉党学院的学员来说,觉得李文虺已经倒了,所以杜变失去了靠山,如同丧家之犬,当然可以随意欺凌。

    监考太监于万楼皱眉道:“汪宏,这就是广西阉党学院的学生吗?”

    汪宏正要喝止,杜变忽然道:“好啊,如果国学考试我输给你,我给你洗脚。如果我赢了你,我也不需要你给我洗脚,我自己洗脚。但是洗脚水我要泼在你的身上如何?”

    “荒谬,成何体统?”于万楼大怒。

    国学大考如此神圣时刻,竟然做如此低俗赌斗,简直让人失望之至。

    顿时,于万楼对杜变印象降低许多,如此轻狂根本不配做李文虺的义子。

    其实,是这个老祖宗太过于较真了,阉党毕业大考虽然严肃,但毕竟不是朝廷科举。学员之间的私下赌斗,只要不牵涉到考试公平,监考太监还真的没有必要去干涉。

    “一言为定!”闫世道:“国学考试,如果我赢了,你不但给我洗脚,我也将洗脚水泼在你的脸上。”

    “一言为定。”杜变道。

    “好了,都闭嘴。”汪宏山长大怒。

    而唐严更是鄙夷之至,杜变如此轻浮,当众做这种恶俗赌斗,又有什么资格竞争阉党领袖继承人?

    真是荒谬。

    ……

    半个小时后,吉时已到!

    “当!”钟声敲响。

    “广西阉党学院毕业大考,国学一科,正式开始!”

    五位主考官,共同拆封国学考试的试卷,然后用最快速度分发下去。

    决定杜变命运的时刻,正式来临。

    他的表演时刻,也正式来临。

    杜变打开试卷,国学考试总共三题,第一道是策论,第二道是八股时文,第三道是诗赋,总分150分。

    而比重最大的,竟然是策论题足足有七十分,这和以往的毕业大考不一样,反而和科举乡试有些类似了。

    看到第一道策论题,然后顿时笑了,这是上天要让他独孤求败吗?

    运气简直是太好了啊!

    不过,这种运气是一种偶然,但又不算是偶然。

    阉党果然是阉党,毕业大考出题,策论都喜欢都围绕着皇帝。

    题目是:问帝王之政和帝王之心。

    他甚至不需要进入梦境,就知道该怎么写了。

    明朝万历二十六年,出现了一个科举天才赵秉忠,参加殿诗的时候仅仅才二十五岁,就是凭借一篇策论夺得了一甲头名,也就是状元。

    二十五岁就考到状元,这是何等之牛逼?连唐伯虎也远比不上啊。

    而题目,恰好就是问帝王之政和帝王之心。

    更凑巧的是,时间段来说,两个都是十七世纪左右。

    那可是全国第一名的文章,单论这篇文章的水准,比唐伯虎的那篇科举时文还要高明很多。

    用在阉党学院毕业大考上,真有一种杀鸡用牛刀的感觉。

    哪怕唐严是广东乡试解元,在这篇文章面前,也只有被秒杀的命啊。

    ……

    注:第一更四千多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

    年会结束了,我要返回家中,又要在高铁上码字了,求几张月票鼓励啊,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