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57章:智慧碾压对手!死吧厉如海
    有些人,你不用看到她的脸就能知道她是谁。

    不是因为对她太刻骨铭心,而是因为她拥有一个完美的屁/股。

    尤其配合上完美的腰和一对大长腿,哪怕隔得很远,哪怕在一群人中,也能一眼就认出她来。

    那种让人荷尔蒙爆炸的感觉又来了!

    有些时候,杜变真是惋惜,玉真郡主应该生活在现代地球的。

    这样她炸裂一般的身材就能放大到极致,就会有无数的宅男为之神魂颠倒,强撸灰飞烟灭。

    而就在此时,犬舍大师的声音在杜变脑子里面响起:“施主,你此时正在想什么?”

    杜变脱口而出,道:“想日她!”

    这话一出,一群人猛回头,望向杜变,包括玉真郡主。

    一群人的目光充满了敬佩和鄙夷。

    唯有一个人的目光充满了杀气,玉真郡主转身看到杜变,先是一愕,然后朝着他做出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杜变心中大骂,这个鬼地方绝对被犬舍大师的精神力笼罩了,让他一下子把真心话脱口而出。

    此时,他才注意到,整个山洞中足足有十三人,包括杜变在内。

    这些人都是他的竞争者,都想要得到犬舍大师的精神传承,包括玉真郡主在内。

    因为精神力的提升,就代表着最高武道修为的提升。

    哪怕仅仅只有5点精神力,但也可能意味着一个武道品级的提升,对于部分人来,可能就意味着可以晋升到金字塔尖。

    不过,杜变始终看不到犬舍大师的面孔。

    他就好好盘坐在那里,隐约可以看到枯瘦的身影,却唯独看不到面孔,仿佛被一团精神迷雾笼罩一般。

    不是杜变想多了,但是一个高僧,十三个想要得到他精神传承的门徒,总让人联想到某种剧情。

    犬舍大师道:“你们都想要得到我的精神传承,对吗?”

    “是。”包括杜变在内的十三个人全部躬身拜下。、

    犬舍大师道:“那好,我问你们三个问题。看哪一个人最有悟性,最有慧根。”

    顿时,十三个人全部凝聚精神。

    犬舍大师道:“我这三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没有对错,你只需在心中回答便可,不比和刚才那个少年一样把心里话出口。”

    顿时,玉真郡主又递过来一道杀人目光。

    “我日你妹,老秃驴。”杜变心中骂道。

    “对,就像现在这样,在心里。”犬舍大师道。

    杜变乖乖闭嘴了,哪怕在心里也闭嘴了,这老和尚太牛逼了,在他的精神统治范围内,几乎会读心术。

    “第一个问题,你是谁?”犬舍大师。

    所有人一愕,这么简单的问题?这么难的问题。

    之所以简单,是任何人都可以回答。

    之所以困难,是任何人都很难回答得出彩。

    杜变本能就要进入梦境,预知即将发生之事,找到最符合犬舍大师预期的答案。

    “遵循本心,不要进入冥想,也不要试探老衲的心意。”犬舍大师的声音在杜变脑子内响起。

    靠,有鬼啊!

    这个老和尚那么牛逼吗?真的是国宝级的精神大师啊。

    我是谁?

    这是哲三大终极问题的第一道。

    杜变大就是攻读的哲系!

    然并卵,哲是一种你越读觉得自己越蠢,完之后不但感到自己一无所获,甚至还不如不的科。

    我是谁?这个问题,杜变能水出一篇三万字的论文。

    但是,他真的找不到一个好的答案。

    “我是杜变。”杜变老老实实回答。

    “呵呵……”犬舍大师。

    看来,所有人都回答完毕了,杜变不知道其他人的答案,但是他知道玉真郡主的答案。

    因为犬舍大师道:“真有意思,一个最狡诈最有心机的人,一个最纯真耿直的人,竟然是同一个答案。”

    玉真郡主本能地朝杜变望来。

    犬舍大师补刀道:“没错,就是那个想要日你的小哥。”

    杜变要炸了,心中愤恨道:“老秃驴,给我一把刀,老子要宰了你。”

    犬舍大师道:“第二道问题,我从哪里来?”

    这个问题,杜变想了不止一万遍。

    最终的答案是,日,我怎么知道我从哪里来?

    我连我妈妈是谁都不知道,你告诉我从哪里来?

    当然,现在的杜变可以很牛逼轰轰地,我从另外一个地球来。

    甚至,杜变还可以得更远,比如宇宙大爆炸,物种起源,生命和宇宙的关系。

    这个问题,杜变可以水十万字。

    但是,最终杜变回答道:“我从广西来!”

    这不是他玩返璞归真,也不是他在假装单纯。

    而是这个问题,他根本没有思考透,所以那些高深的回答往往会显得拙劣之极,让人尴尬到毛骨悚然。

    尽管他的这个回答很烂,但已经是爱因斯坦的那只小板凳了。

    你觉得这个小板凳做得很烂?那是你没有见过更烂的,而且都是我做出来的。

    杜变不知道别人怎么回答,但清楚地看到犬舍大师一阵哆嗦,仿佛有种毛骨悚然,鸡皮疙瘩掉满地的样子。

    很显然,这里面有些天才故作高深的回答,让大师尴尬致死。

    有一句话得很好:人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爱因斯坦最最尴尬的事情,应该是别人一本正经地和他讨论相对论吧,而且这个别人还有非常惊人的发现,还要超过他爱因斯坦。

    “这位身材炸裂的女孩,那个想要日你小哥又和你一样的答案了。”犬舍大师道:“炸裂这两个字,也是他的原词。”

    玉真郡主的杀气已经浓厚到了极致。

    她握紧粉拳,凝聚所有内力,对着地面猛地一砸。

    “砰!”

    一声巨响,坚硬的石头地面,直接被砸出一个坑,周围的石头地面全部裂开。

    “这才是炸裂!”玉真郡主道。

    接着,犬舍大师道:“现在我问第三个问题,这位小哥,我觉得你有必要思考一下答案,再和这个女孩一样的话,我担心你会被她打死。”

    杜变无语,这位大师,您能有一代高僧的样子吗?您能给我们这些晚辈做个榜样吗?

    “第三个问题,你要去哪里?”犬舍大师。

    按照之前的套路,杜变应该回答,我要回广西。

    但玉真那个耿直的暴力妹子应该会这么回答,我要去战场。

    为了避免和她同一个答案(所谓同一个答案,不是字面,而是意思),杜变需要思考长远一点了。

    不是马上要去哪里?也不是明天要去哪里?也不是后天……

    而是,他在这个世界的终极目标,他人生的终极使命。

    哲问题都是套路,都是有坑的。

    杜变深深知道这一点,因为每次一思考就是几个小时,然后得不到任何答案,还把自己搞得满心灰暗和绝望。

    每一次都这样,毫无例外。

    这次杜变思考了很久,结果却和一模一样。

    完全没有答案。

    “我不知道。”杜变回答道。

    而此时其他人都已经回答完毕了,杜变分明看到犬舍大师浑身都在抖。

    很显然,有些人关于这个问题的回答,让犬舍大师感觉到生不如死。

    三个问题都回答完毕了!

    犬舍大师无比落寞道:“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武道世界,权势世界,都在追求力量,都在追求权力,谁会去上下求索天地之道,宇宙之道?”

    “结果出来了。”犬舍大师道:“除了这个身材炸裂的女孩,还有这个想要日她的小哥,剩下十一人全部出去吧,你们被淘汰了!”

    这话一出,剩下十一人全部怒了。

    他们可是方圆几千里内最精英的天才,不管是武道,还是问,哪怕神秘,能量也是最最优秀的。

    刚才的这三个问题,他们也回答得天花乱坠,感觉完全登堂入室了,高深之极,为何还会被淘汰?

    犬舍大师道:“这两个人能够留下来,不是因为有多么优秀,而是因为在精神探索上,你们所有人都很垃圾。所以这场比试不是比谁更优秀,而是在比烂。”

    瞎什么大实话,打脸了啊。

    犬舍大师道:“而这两个人相对没有那么烂,这个女孩心性纯正之极,这个想日他的少年狡诈到了极致,反而返璞归真,因为思考得太多,越发没有答案,所以从内心深处的谦卑。”

    大师你这么耿直,会被人打死的。

    剩下十一人面色一寒,其中一人猛地拔剑,道:“事已至此,就由不得大师了算了,最终还是要靠武力解决。”

    此人身材高大,双眸深邃,武功高强。

    “我们十一人想联手将这对狗男女杀了,然后再选出一个人,去得到犬舍大师的传承。”为首这人道。

    此时这些人不将犬舍大师放在眼里,因为谁都知道他手无缚鸡之力。

    而且他的精神总是要挑选一个人传承的,否则他圆寂后就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来。

    所以,十一人先杀了杜变和玉真,然后再互杀,最终的胜利者去得到犬舍大师的精神力传承。

    所有人在意的只有精神力的提升,至于犬舍大师的部分记忆和精神思考谁会在意?

    哪怕杜变也不太在意。

    十一个人拔剑,直接朝着杜变围杀而来。

    玉真郡主猛地拔剑,飞快贴到杜变身后,和他背靠背准备迎战十一人。

    这是生死之战,让杜变几乎都差点忽略了玉真郡主屁股那惊人的弹性。

    “杜变你再耍流氓,一会儿我保证打死你。”玉真郡主怒道。

    杜变真不是故意的,刚才稍稍远离玉真火爆迷人之极的背臀,拔出利剑准备作战。

    尽管,他真的一套剑法都不会。

    “杀!”十一人猛地一声爆吼,挥剑朝着杜变和玉真斩杀而来。

    然而……

    “唉……”犬舍大师轻轻一声叹息。

    顿时……

    这十一人直接飞了出去。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杜变内心颤栗。

    “让人痛心。”犬舍大师轻轻捂了捂胸口。

    然后,这十一个竞争者纷举剑自杀。

    “唰唰唰……”

    “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

    “大师饶命,大师饶命!”

    一个又一个身体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挥剑抹自己的脖子。

    鲜血四溅!

    十一个人横尸当场。

    杜变和玉真郡主完全惊呆了。

    这个犬舍大师一直都表现得非常幽默,柔弱,智慧。

    几十年来,他永远都是悲天悯人的,连一只蚂蚁都不忍心踩死,是一个慈悲到极致的高僧。

    而此时,他直接杀死了十一个人,眼睛都不眨一下,手指头也没有动一下。

    犬舍大师缓缓道:“当一个人表现得无比慈悲善良,连蚂蚁都不忍心踩死,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杜变道:“因为在他眼中,众生平等,人和蝼蚁也没有什么不同。不忍心踩死蚂蚁,也就意味着当他杀人的时候,也和踩死蚂蚁没有区别。”

    “对。”犬舍大师道:“慈悲极致便是无情,你还是有慧根的。”

    然后,大师望着杜变和玉真郡主道。

    “你们两人,只有一个可以得到我的精神传承,怎么办?”

    ……

    北风关!

    在厉如海重赏之下,五万大军近乎疯狂地攻打城关。

    褚红叶率领的狼兵无比勇敢,但人数太少了,而且都是老弱。

    所以,仅仅一个时辰,就已经落入下风,险象环生。

    老旧的城关,如同暴风雨中的小屋一般,在厉如海狂风暴雨的进攻中瑟瑟发抖,仿佛随时都可能崩溃瓦解。

    但是……

    安隆土司府的狼军实在是太坚韧了,哪怕已经伤痕累累,哪怕已经鲜血淋漓,哪怕看上去随时都要崩溃了,却依旧死死坚守阵地。

    总觉得他们下一秒钟就会彻底瓦解,但是半个时辰过去了,他们依旧疯狂坚守,依旧在杀戮。

    这是一支打不垮的军队,或许因为受伤,因为年纪大了,所以个人武力和体力都已经下滑了,但是他们却拥有无比强大的意志力。

    这种意志力,会支撑他们战斗到最后,一直到死。

    厉如海望着天,已经快要天黑了。

    攻城之战就是在于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今天不趁着天黑之前攻打下来,明日就要付出更大代价了。

    于是,厉如海打破了主帅不上阵的铁律。

    他决定亲自上场,用他无比强大的武力,直接跃上城楼,杀掉褚红叶,让敌军群龙无首,一举击溃。

    这是一种非常非常错误的做法。

    任何主帅,哪怕武功再高,也绝对不能冲杀在第一线,更不应该身先士卒。

    因为你如何知道,对方没有埋伏着武功高强之极的杀手?

    而且,主帅高强的武力,应该作为保命的杀手锏。就如同镇南公宋缺,那天之所以能够活命,而且还击退葵一的刺杀,就是因为他遵循这个铁律。

    在战场上,如果他仗持着自己武功绝顶,亲自厮杀在第一线。那等到他玄气内力耗尽,葵一忽然出现,一举刺杀。

    那个时候,镇南公宋缺又靠什么保命?

    但厉如海敢出手,是因为他深深地知道,对方没有绝顶高手。

    距离最近的大宗师宁宗吾已经受伤严重,根本不可能出手,他一旦出手,可能就意味着死。

    深深吸一口气!

    厉如海凝聚强大无比的玄气内力,脚下猛地一点!

    “嗖!”

    他完全违反重力,垂直踩着城关的墙面,直接走上了十几米高的城关。

    这就是宗师级的威力。

    厉如海,除了是一代枭雄,还是一名宗师级强者。

    上了城楼之后!

    厉如海之刀,如同长虹贯日,直接朝着守将褚红叶猛地杀去。

    无比强大的战刀罡气,如同炸弹冲击波一般,将周围所有狼兵全部震飞出去。

    一击必杀!

    这就是宗师级威力!

    然而下一秒钟,厉如海几乎魂飞魄散!

    因为,一道剑影,如同天外飞仙一般,直接从黑暗中袭来。

    大宗师宁宗吾,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厉如海,死吧!”大宗师一声爆喝。

    凝聚他所有玄气内力的剑芒,朝着厉如海猛地斩杀而去。

    ……

    注:明天要去长沙参加阅文年会,我一个字存稿都没有。这些天时时刻刻都在码字,甚至连去理发的时间都没有,我头发已经长得如同毛民了,现在去理发,希望理发店还有开门的。

    今天三更一万三,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