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54章:干娘!战火焚天,厉氏噩耗
    厉氏起兵,天下震动。

    尤其距离最近的云南,广西两省,仿佛十二级地震一般。

    尽管厉如海的大军还有一百多里,但无数民众已经如同末日一般,纷纷逃亡避难。

    各个州府,已经风声鹤唳,惶惶不可终日。

    “好,好,好……”

    厉氏起兵之后仅仅不到十二个时辰,广西巡抚骆炆就已经得到飞鸽传书。

    尽管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但他还是无比之振奋。

    总攻的时刻来了!

    皇帝再也不能装聋作哑了,因为厉如海的几百份檄文,也由几百名骑兵用最快的度传往整个帝国的各个行省州府。

    等厉氏兵临城下之时,便是李文虺之死期,也就是李连亭下台之时。

    顿时,骆炆快挥毫,写了几十份密信,用最快的度传往南京,杭州,北京!

    最后是给皇帝的奏折!

    这份奏折,已经绝对的杀气腾腾。

    “奸党不除,李文虺不死,天下不宁,陛下宠幸家奴不法,逼反朝廷土司,此乃亡国之兆。李文虺不杀,东厂不裁,陛下不顾天下万民疾苦啼哭,此举翻遍史书千年也少见,如此昏聩,史上昏君也甚少为之。如此行径,盖天下之人不直陛下久矣!”

    这份奏折,已经完全不顾文采了,每一句话都简单直接,如同血淋淋的刀子。

    另外一个历史的海瑞公也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他给嘉靖皇帝朱厚熜的《治安疏》也有最后这么一句,盖天下之人不直陛下久矣。

    然而海瑞公一身忠贞,上书皇帝也是以血荐轩辕,匡扶天下正义。如果海瑞公能够摊上大宁王朝当今的天允帝,或许早就高呼圣君,再也没有这份《治安疏》了。

    然而,写给皇帝的奏折还不是他今天晚上的最后一份文章。

    最后一份是写给蓬莱岛北冥剑派的。

    里面的内容非常简单,让北冥剑派准备一支最强大的刺客团,监视宁雪公主和李文虺的进程。一旦现李文虺有逃亡海外的举动,立刻将他诛杀,不必理会宁雪公主。

    当然,这份密信是用密文写的,寻常人是看不明白里面写的什么,就算被截获了,也无法给骆炆定罪。

    写完这些书信和奏折之后,骆炆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对着天上的明月,仿佛邀月共饮。

    “李文虺,我就等待你的死讯了。”

    “杜变小阉狗,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啊!”

    ……

    云南御马司府。

    李玉堂作为李连亭的义子,和李文虺竞争失败后离开东厂,进入了御马监势力。

    当然,这不是背叛,而是试图寻找另外一条路,御马监也是领兵的。

    而且他进入御马监之后,也等于是李连亭扎入御马监的一颗钉子。

    云南有滇马,所以御马监在这里也有御马司,李玉堂几年前就担任御马司使,正四品。

    此人手段狠辣,彪悍无畏,仅仅半年左右,就把整个云南御马司牢牢掌握在手中。如今整个云南御马司,只认他李玉堂和京中的李连亭,不知御马监的提督,总督。

    比起李文虺,李玉堂甚至更加独断专行。

    他心中一直憋着一股气,想要证明给东厂之主李连亭看。

    义父,你选择文虺义弟,而没有选择我,是错的!

    当然,尽管和李文虺是竞争对手,而且明争暗斗几十年。但这也并不妨碍这二人的兄弟之情,这次李文虺被抓,李玉堂的反应最为激烈,他直接上书东厂之主李连亭,让李连亭建议皇帝用最最血腥的手段,镇压京中动乱。

    不管是退休的大臣,还是国子监的学生,胆敢叩阙逼宫者,全部杀之。

    当然,他的这份文书立刻被李连亭烧了,并且用最快时间来了一份信叱责李玉堂。

    皇帝如果真的这么做的话,那起兵清君侧的可不仅仅是厉如海了,山西和山海关的大军,只怕也要进京了,逼迫皇帝铲除奸党了。

    此时,得知厉如海起兵之后,李玉堂暴怒。

    当下,他立刻集结御马司的两千兵马,然后冲到云南东厂镇抚使衙门,朝云南东厂镇抚使汤隆道:“厉如海起兵造反了,你赶紧集结东厂所有兵马,随同我去作战。”

    云南东厂镇抚使汤隆无奈地望着李玉堂道:“玉堂,陛下没有旨意,厂公也没有钧旨来,我们如何能够轻举妄动。”

    “蠢货,等京城的旨意来,黄花菜都凉了,文虺早就死透了。”李玉堂道:“你,立刻下令。”

    然后他直接越主代庖,写下了云南东厂武士集结的命令,并且盖上了云南东厂镇抚使的大印。

    这就是李玉堂,跋扈专行,有他在的时候,一定要当头领,一定要霸权。

    但是,他又是如此赤血忠贞,古道热肠。

    也正是因为如此,李文虺当时觉得自己要下台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把杜变托付给他李玉堂。

    就这样,云南御马司使李玉堂,率领东厂和御马司的三千多武士,又集结了十几个帮派成员,总共五六千人,浩浩荡荡前往云南和厉氏的边境,准备迎战厉如海的几万大军。

    ……

    大宁帝国,安隆土司府。

    褚红棉老将军已经带走了七千狼军,留守的仅仅只有三四千老弱之军。

    褚红玉今年四十二岁了,是褚红棉老将军的义妹,每一次褚红棉出战,都是她留守家中。

    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应该算是杜变的干娘吧。

    当然,李文虺人品可比杜变高多了,他觉得自己是个太监,是万万不能耽搁别人姑娘的终身大事的,所以和褚红叶清清白白。

    而这褚红叶也是偏执之人,终身未嫁,就这么僵持在这里。两个人几乎不见面,但是又互相牵挂。

    也正是因为这段关系,所以褚红棉老将军见到杜变的第一次,就直接当成了自己人。

    得知了厉如海起兵之后,褚红叶二话不说,直接集结安隆土司府剩下所有兵马,凑足了四千老弱,直接开往边关,阻挡厉如海北上进犯大宁帝国。

    ……

    三天四夜后,杜变驰骋了几千里,再一次回到了广西廉州府。

    此时,厉如海起兵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帝国南境。

    天下震动,云南,广西,四川,贵州,甚至广东的州府,都如临大敌,关闭城门。

    无数百姓携儿带女,纷纷逃亡。

    战还没有开打,就已经是一幅乱世模样。

    广西,云南,四川几个行省的驻军集结,加起来也足足有五六万之多,尽管都是二线军团。

    但是……

    这几万大军却止步不前!

    不完全是因为军饷不到位,都到如此关键时刻,开拔的钱还是有的。

    三个行省的总兵联合上书皇帝,说这几万大军愿意为陛下征战,愿意以血肉之躯阻止任何敌人。但是请求皇帝陛下聆听天下万民之啼哭,铲除奸党李文虺,驱逐东厂李连亭。

    如此,几万大军一定奋不顾身,英雄无畏为陛下杀敌。

    这份奏疏还不是几位总兵写的,而是一名普通士兵写的血书,上面有上万士兵的签兵。

    真是荒天下之大谬,皇帝杀了李文虺,驱逐李连亭后,也用不着你们奋不顾身了。

    而回到广西廉州府的杜变,也立刻听到了一个消息,然后他也惊呆了!

    “少主人,广西阉党学院新山长汪宏下令,为了恭贺陛下万寿,阉党学院毕业大考提前七十天进行。”

    “万寿节当日,广西阉党学院所有学员为陛下祝寿祈福,进行比武大会;万寿节第二日,进行诗文大会,为陛下贺寿,但不列入毕业大考成绩;万寿节第三日,阉党学院所有师生,炼造各种火丹,在夜晚燃放,恭祝陛下万寿如山。”

    “万寿节三日之后,正式开始毕业大考!”

    听到这个消息后,杜变完全懵逼了。

    毕业大考提前七十天进行?大后天就是皇帝陛下的万寿节了,加上万寿节的那三天,那岂不是说还有不到六天时间,就要进行毕业大考了。

    真,真是日了狗了。

    杜变还有好几个学科都没有学呢,甚至最最关键的武道剑术,他都没有开始。

    没错,他是在比武中战胜并杀了厉芊芊,但那是引来了天上的雷电才做到的。他只会一套剑法,漩涡剑术,但这根本不是剑法,也不能用来战斗的。

    对于杜变来说,拯救干爹是无比重要的。

    但毕业大考也是极度重要的,完全关系到他自己的性命。

    毕业大考第一名,是一定要拿到的!

    杜变盘坐下来,用精神术进入了梦境之内。此时,他和那个诡异光影的交流已经驾轻就熟了。

    杜变:“之前你说过,如果毕业大考我夺不到第一名,就会将我抹杀,是真的吗?”

    诡异光影道:“是的。”

    杜变道:“凭什么啊?我最讨厌你们这一点了,动不动抹杀?况且就算我夺不到第一名,我也未必不能成为东厂之主,未必不能称霸阉党啊。”

    诡异光影道:“准确说不是抹杀,而是放弃。你或许不知道,为了维持你在这个世界耗费了如何巨大的资源和能量。或许在你看来,就算毕业大考没有夺得第一名,你也前途无量。然而……这些关键环节绝对不能出错,否则前功尽弃,这涉及到关键性进程。”

    杜变明白了。

    夺得毕业大考第一名是关键进程之一,如果拿不到,那他接下来走的路线就歪了,就算日后能够称霸阉党,那路线也出了差错。

    杜变道:“那你告诉我,如果我现在去参加毕业大考,夺得第一名的概率有多少?”

    诡异光影:“原本是七成,但是万寿节三日的活动你不能参加,不能加分,所以你夺得第一名的概率下降为百分之五十七。”

    这个概率看上去不低,但杜变是万万不能出任何差错了,他要的是绝对夺魁。

    杜变道:“关键原因在哪里?我为何不能夺魁?”

    诡异光影道:“你的精神力不够高,仅仅只有四十,所以射术,骑射,炼丹,等等许多学科,都不能拿到满分,而且在关键剑术上,也很难突破某个境界。”

    杜变道:“我一定要在毕业大考中夺魁,一定要战胜唐严。”

    诡异光影:“明白,毕业大考夺魁任务正式开启。目标,必得第一。”

    ……

    安隆土司府,北风关!

    这个城关,拦在厉氏土司府和大宁帝国之间。

    厉如海大军兵临城下,几万大军将北风关包围得水泄不通。

    北风关守将褚红叶,带着四千老弱残军镇守此关。

    厉如海走这条进军路线,想要进入大宁帝国境内,必须攻打下北风关。

    厉如海故意行军得不快,这样他起兵的消息就足够时间酵,并且传遍整个帝国,最关键的是可以传到皇帝耳朵。

    望着破旧城关上的美艳女将褚红叶,厉如海寒声道:“我起兵北上不造反,是为了清君侧,铲除奸臣,你立刻打开城门,让我过关。”

    杜变的半个干娘,女将褚红叶安静道:“我为帝国镇守边关,不得诏令,不得放任何军队过关。想要过去,踩过我的尸体便是!”

    “找死!”厉如海冷笑。

    镇守边关的这区区四千残军,不用半个时辰,就可以斩尽杀绝。

    “一炷香时间,如果不开城门,我立刻攻打城关,届时尔等皆化为齑粉!”

    与此同时!

    天上的几百只信鸦黑黑压压朝着厉如海的大军飞了过来。

    一个惊天的消息正在天空飞行。

    一日之前,沙隆硕率领两万七千蛮兵攻入厉氏的红河府。

    仅仅四个时辰,就攻破了最南边的白树县,将三千守军斩尽杀绝。

    而后,两万多沙隆蛮兵入城,疯狂烧杀劫掠。

    如今厉氏土司府的白树县,已经如同地狱一般,整个城池如同被血洗过一般。

    烧杀劫掠过瘾之后,沙隆硕兵贵神,直接率领两万七千蛮兵,朝着厉氏土司府的另外一处核心城池,红河府城进军。

    厉氏侯爵府所在地,拥有三十万人口的红河城危在旦夕。

    整个厉氏领地,彻底惊骇!

    ……

    注:第三更四千字送上,今天三更一万一,拜求支持,拜求月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