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45章:救义父!烈火焚躯厉芊芊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武功绝顶,绝世芳华,豪迈侠气的宁雪公主,绝美身姿缓缓落地。

    手中之剑仍未回鞘。

    片刻后,广西参将林肴的人头才坠落在地上,他的脖子鲜血才狂喷而出,然后尸体轰然倒地。

    这位年轻而又家世显赫的广西参将,没有迎来自己的荣耀时刻,就已经死去。

    “未奉军令,私自调动军队,动用大型军械,形同谋反,当场格杀!”宁雪公主清冷道。

    广西巡抚骆炆,南海道场山长祝无涯瞬间眼睛睁到最大,望着地上林肴的尸体。

    他们当然知道调动军队来杀李文虺后果严重,毕竟这可是正规军,而不像是李文虺的东厂武士,完全是属于东厂的特务武装。

    而且就算如此,李文虺要对厉氏家族据点动手的时候,也先从王引那里得到了镇抚使官印。

    所以,骆炆和祝无涯,才会把领兵权交给年轻的广西参将林肴,就是准备在关键的时刻让他背锅。

    但就算背锅,也等杀掉李文虺之后再背锅啊,还没动手就被宁雪公主宰了。

    猛地一咬牙,广西巡抚骆炆跪下道:“公主殿下,李文虺抗旨不遵,杀死传旨钦差,罪同谋反,所以林参将才会动用军队镇压,他是为了朝廷公义,是为了陛下颜面,公主殿下不问青红皂白就将他杀死,岂不是太孟浪了?”

    关键时刻,广西巡抚骆炆和顾不得虚情假意了。

    宁雪公主道:“李文虺抗旨不遵?杀死传旨天使,你怎么知道?你看到了吗?”

    骆炆一愕,然后道:“是不是这样,进入看看便知。”

    宁雪公主道:“好了,进去看看。”

    此时,又一阵激烈的马蹄声传来,几百名骑兵,驰骋而止。

    这是宁雪公主的亲卫骑兵,刚才事态紧急,宁雪公主用轻功快速赶至诛杀了林肴,过了好一会儿她的骑兵亲卫才赶到。

    ……

    宁雪公主,广西巡抚骆炆,祝无涯等人进入了血观音的宅邸,检查李文虺是否抗旨谋反。

    此时,里面躺着横七竖八的尸体,足足有几百人。

    骆炆寒声道:“这些都是御马监武士,都是传旨钦差的卫队,此时全部被斩杀在此,李文虺这还不是谋反吗?请公主殿下杀之,明正典刑。”

    李文虺上前,恭敬朝着宁雪公主跪下:“臣,拜见公主殿下。”

    宁雪公主将李文虺搀扶起来,道:“李大人,骆炆巡抚你杀了钦差卫队,可有此事?”

    “子虚乌有。”李文虺道。

    骆炆寒声道:“那这满地的尸体又是谁?”

    李文虺缓缓道:“我倒是想要问清楚,这满地的尸体是谁?”

    他猛地抓起一具尸体,道:“这位,是剑南阁弟子。”

    “这位,是廉州府巡检麾下的一名军头。”

    “这位,是南海道场的一名武卫。”

    “有一个是御马监武士吗?”

    这话一出,全场愕然。

    “要不要派人来认领尸体啊?”李文虺质问道。

    无人应答。

    郑凌带来的钦差卫队仅仅只有几十人,怕杀不了李文虺,所以在广西行省当地招募了几百人,扮成御马监武士,此时算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而真正的御马监武士,早就被李文虺毁尸灭迹了。

    “那郑凌公公呢?为何躺在地上?”骆炆寒声道:“他可是传旨钦差,为何会死在这里?”

    李文虺道:“那根本没死啊,只是被斩断了双腿,割去了舌头。他是传旨钦差吗?为何没有见到圣旨?我们从这伙假冒钦差卫队的贼人中救出了郑凌公公,他是我阉党院的师兄,我们关系莫逆情同手足,又怎会杀他?”

    御马监副提督太监郑凌痛苦地张开嘴,却发不出半个字,因为他的舌头被割掉了,甚至也无法写字,因为双手都被斩掉了。

    “贼子可恨,不但割去了他的舌头,还斩断了他的双手。”李文虺道:“这伙贼人劫杀钦差,还假冒钦差,肯定所图甚大,需要好好彻查。”

    广西巡抚骆炆和祝无涯几乎要气炸了。

    宁雪公主道:“事情暂时清楚了,但还需要彻底彻查。两位大人,我有圣旨给李文虺公公,你们也要呆在这里吗?”

    尽管李文虺的话错误百出,但因为宁雪公主在这里,骆炆和祝无涯已经失去了将李文虺诛杀在广西的可能性了。

    “李文虺,你依旧难逃死路的,只不过到时候是陛下亲自将你处死。”

    而后,骆炆和祝无涯离去。

    这些人处心积虑召集的五千兵马,也撤退得干干净净。

    对于这些人而言,李文虺必死无疑,但没能将他杀死在广西,真是损失重大,让人痛彻心扉,心中对宁雪公主恨得咬牙切齿。

    ……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捉拿李文虺进京候审,钦此!”

    李文虺再一次跪下:“臣李文虺遵旨,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下了捉拿李文虺进京旨意后,宁雪公主听不是东厂李连亭派人去捉拿李文虺,而是御马监派人捉拿。

    她顿时觉得大事不妙,很有可能对方不会让李文虺安然进京,会直接以抗旨的名义在广西杀之。

    所以,她立刻向皇帝请了第二道圣旨,带着几百名亲卫快速南下,几乎不眠不休,日夜兼程,终于在最后关头挽回了最可怕的局面。

    见到李文虺跪在地上高大却显得枯瘦的身躯,宁雪公主美眸通红道:“李伴伴,对不起。”

    李文虺陪伴皇帝的时间很短,只有两年多而已。

    当时宁雪公主还很小,经常骑在李文虺的脖子上玩。

    李文虺叩首道:“为陛下,为帝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宁雪公主道:“我会护送李伴伴回京,不会让那些乱臣贼子害你。”

    李文虺叩首道:“多谢殿下。”

    此时,旁边的杜变忽然道:“公主殿下,我想要和您私下几句话,可以吗?”

    宁雪公主点了点头。

    ……

    “杜变,你杀掉了厉芊芊,我要感谢你为母后,为太后出了一口气。”宁雪公主道:“这个跋扈的女子,当时把太后气得差点犯病。”

    杜变认真道:“这次,我义父会死吗?”

    宁雪公主道:“李文虺公公是父皇的伴伴,从小带着我长大,是皇室最最信赖之人。”

    杜变道:“我知道,公主殿下不眠不休,长途跋涉,赶来救我义父,我无限感激。”

    宁雪公主道:“几十个州府的商人罢市,漕运中断,京师很快开始断粮,北边西边,几支大军已经中断操练,而且围攻东厂。国子监,太几千名生罢课,跪在宫门之外绝食,每天都有十几个人死去。无数老臣在宫外磕头出血,请求父皇诛杀奸党。”

    杜变道:“他们布下了天罗地网,目标不仅仅是我义父,还有东厂之主李连亭。”

    “是。”宁雪道:“因为这二人最最忠诚父皇,李连亭公公武功绝顶,但做人还有所保留。李文虺伴伴,杀伐果断,忠诚无私,一旦继承东厂之主,便会成为父皇手中最锋利的剑。”

    接着,宁雪公主又道:“李文虺公公也是我的伴伴,宁宗吾大宗师也是我的老师,所以我们是自己人,我和你实话,你不要怪我。”

    杜变道:“不敢。”

    宁雪公主道:“这次,李伴伴有七成会死。而杀了他之后,父皇大概也会短寿十年。”

    杜变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宁雪公主道:“其他所有压力,父皇都可以承担,甚至他已经做好了京师饥荒,几个行省动乱的准备。因为京师不仅仅是父皇的京师,也是那些文官武将豪门的京师。西边北边的军队就算哗变,也变不到哪里去,那也是这些武将集团安身立命之本。但如果厉如海起兵犯境,那李文虺伴伴必死!”

    杜比道:“我懂,如今镇南公率领十万大军南下,帝国西南空虚,一旦厉如海起兵犯境,根本没有军队能够抵御。而且厉如海如果打着清君侧诛东厂的旗号。为了让厉如海退兵,就智能杀我义父。那我义父必死,甚至东厂大都督李连亭也要下台。”

    宁雪公主点了点头,没有丝毫避讳。

    当年汉景帝明明知道就算杀了晁错,七国诸侯王也未必退兵,但他还是杀了晁错。

    而如今天允帝只要杀了李文虺,那厉如海一定会退兵,所以他已经比汉景帝有情有义多了。

    杜变道:“我要救义父,不管付出任何代价,我都要救义父。”

    宁雪公主望着杜变道:“我要护送李伴伴进京,所以解救他的任务就要交到你的头上了。你记住,厉氏土司起兵犯境的那一天,就是李伴伴的死期。”

    杜变点头道:“我知道。”

    宁雪公主道:“速度一定要快,这帮人在广西杀李伴伴的计划失败后,厉如海随时都可能起兵,我们这是和死神在赛跑,一定要阻止厉如海起兵。”

    杜变点头道:“哪怕从死神那里我也要抢回义父的性命。”

    宁雪公主玉手道:“你我同心协力,拯救李伴伴。”

    杜变一愕,伸手和宁雪公主相握道:“同心协力,拯救义父。”

    片刻后,宁雪公主盯着杜变道:“其实不仅仅是拯救李伴伴,还有我。”

    杜变不由得一愕。

    宁雪公主道:“因为到时候让厉如海退兵的条件,不止杀掉李文虺伴伴,还有我这个人。”

    杜变色变道:“厉如海向陛下求亲,让你嫁给他的儿子厉湛?”

    宁雪公主点头。

    杜变道:“可是厉湛不是要娶玉真郡主的吗?”

    宁雪公主道:“这样才能更加折辱大宁帝国不是吗?”

    是啊,我厉氏娶不到镇南公宋缺的女儿,我就娶皇帝的女儿,岂不是更牛逼?

    而且此时宁雪公主即将领兵,如果嫁给厉氏家族,等于又斩断了皇帝的一支臂膀。

    杜变听到这话,内心真的要炸了。

    虽然,他的内心依旧沉浸在血观音的柔情之中。

    但是宁雪公主对于他来是至关重要,这可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使命。就算不关男女之情,也绝对不能让宁雪公主嫁给厉湛那狗贼。

    忽然,杜变问道:“公主殿下,你可有什么心上人吗?”

    ……

    厉氏土司府,圣火山顶祭坛之上。

    这里到处都是火焰的旗帜。

    整个西南土司,几乎信奉的都是圣火教,甚至神权已经压过了许多土司的世俗之权。

    祭坛广场上人山人海,几乎整个西南土司联盟的几十个土司,全部在场。

    几百个祭师正在狂舞,念着恐怖的咒语。

    祭坛仿佛鬼风阵阵。

    其他各处明明月明星稀,唯独祭坛上空嫣红如血。

    厉芊芊的尸体躺在祭坛之上,身下堆满了火油和柴薪。

    尽管已经死了,但是她绝美的面孔依旧栩栩如生,艳绝人寰。

    她身上穿着火焰一般的长裙,华丽而又高贵。

    死去的厉芊芊,已经美丽得让人窒息。

    近乎夸张的身材,躺在祭坛之上,更加如同魔女一般。

    “圣时已到!”

    一名大祭祀大吼道。

    顿时,几百名祭师停止狂舞,开始念出更加可怕的咒语,响彻天地。

    几十名土司,全部肃穆,几百名大人物,目光凝重。

    厉氏土司,帝国西南的土皇帝,一代霸主,武道绝顶高手厉如海。

    他手中举着龙形之火炬。

    “火神在上,请接受您女儿身躯之供奉!”

    厉如海罢,猛地将火炬投入祭坛。

    瞬间,点燃和火油和柴薪,涌起冲天的火焰,吞噬焚烧厉芊芊的躯体。

    ……

    注:至关重要的剧情来了,那十万大军的核心要素也来了。我是肯定绝对不会写心脏长歪没死透复生这样的狗血剧情的。

    今天三更一万二,拜求月票,拜求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