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38章:颠覆震撼,决一死战,生死由天
    此时,李文虺率领三千“东厂武士”将厉氏别院内的几十亩池塘团团包围。

    几十具强弩再一次张开。

    几十具投石机也在四面八方开展。

    剑魔李道真依旧风吹不动一般,静坐于亭中,对外面的李文虺军队没有任何反应。

    而厉芊芊却忍不住睁开眼睛,问道:“李文虺,厉天南呢?”

    李文虺道:“杀了。”

    “你好大的胆子,那是我父亲的义弟。”厉芊芊怒道:“你就不怕我父亲将你们斩尽杀绝吗?”

    面对这种近乎无知的蛮横之语,李文虺回答,而是挥了挥手。

    顿时,被斩断双臂的冈弦押了上来,出现在厉芊芊面前。

    厉芊芊脸色一变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为这样就能够吓倒我吗?”

    冈弦从小就暗恋她厉芊芊,如痴如醉,无怨无悔。

    但是在厉芊芊心目中,这也就是一条比较听话的走狗而已。

    李文虺道:“因为帝国软弱,哪怕太后和皇后也哄着你,这才使得你如此蛮横,视我大宁帝国中人如同草芥,你才会毫无顾忌地要杀杜变。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让你看清楚这一幕,他日若再想随手乱杀我大宁帝国之人时,你就想想今天这一幕。”

    “动手!”李文虺道。

    然后,一名东厂快刀出列,拿着一支匕首,出手如电,快速地往冈弦身上切割。

    这是真正的凌迟。

    只不过凌迟之刑是缓慢的,而眼前对冈弦的凌迟无比飞快。

    一开始,冈弦还强硬得很,死死咬牙不愿意发出半点惨呼。

    但是两分钟之后,他实在受不了这种痛苦,还有内心的冰凉绝望,终于惨嚎出声。

    “啊……啊……啊……”

    这种惨嚎,无比之渗人。

    厉芊芊瞪大眼睛望着这一幕,娇躯开始颤抖,面孔开始变色。

    她想要闭上眼睛不看,但又不愿意示弱,所以死死地盯着看。

    三分钟后,冈弦完全承受不了了,哭嚎道:“李文虺大人,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偷袭杜变的。求求你给我一个痛快,给我一个痛快……”

    李文虺点了点头。

    那个快刀手朝着冈弦的心脏快速一刺。

    顿时,冈弦充满解脱地丧命,没有发出惨叫。

    “冈弦,你这个叛徒竟敢求饶,你这个叛徒,该死该死……”厉芊芊大怒。

    哪怕冈弦死了,她也依旧暴怒。

    她不在乎冈弦死了,但是却非常在意冈弦在最后关头想李文虺服软,她觉得这样丢了厉氏家族的脸面。

    李文虺无奈地摇摇头,这个天生狠毒,目中无人的女孩是没救了。

    “动手……”

    李文虺一声令下。

    顿时,三千名东厂武士弯弓搭箭。

    “嗖嗖嗖嗖……”

    点燃的火箭,雨点一般朝着水池中间的碧波亭射去。

    “投!”

    几十具投石机再一次呼啸攻击。

    几十块百斤的大石头,划过一道道弧线,凶猛地朝水池中的亭子砸去。

    从画面上看,这是充满了暴力美之美感的。

    几千支箭雨,几十块大石头,砸向一个小小的亭子,感觉下一秒钟这个亭子就会化为齑粉。

    然而下一秒钟。

    更加惊艳的一幕出现了。

    李道真依旧旁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但是一股强大的内力猛地从体内迸发而出,形成了一个无比强大的冲击波。

    “噗噗噗噗……”

    几千支箭矢撞在这个冲击波上,直接粉碎。

    几十块巨石被这冲击波撞上,也直接被弹飞出去。

    李道真体内迸发出来的玄气,竟然仿佛一个强大之能量罩一般,可以粉碎一切箭矢,弹飞一切石弹。

    见到这一幕,三千东厂武士完全惊呆了。

    这……这也太可怕,太强了!

    这难道就是一个宗师级强者的威力吗?

    简直强大到让人绝望,让人颠覆世界观啊。

    然而,李文虺对这一幕却半点不奇怪,一个宗师有多么强大他心里最清楚不过,宁宗吾是宗师级强者,他的义父李连亭也是宗师级强者。

    整个大宁帝国就区区几个大宗师,当然强大到让人窒息。

    然而更加可怕的是,有些大宗师不愿意维持自己超脱的身份,而是主动俯下身来争权夺利,比如眼前的剑魔李道真,成为了巨大之祸害。

    钟亭和巫千秋也被李道真的武功彻底吓到了,顿时望向李文虺。

    “继续,不断地射,不断地砸,总有一刻,她的内力玄气会耗得干干净净。”李文虺淡淡道。

    没错,宗师级强者确实非常逆天,但是却可以活生生被耗死。

    这也是宗师级强者不能无法无天的原因,他们也依旧需要敬畏国家机器。否则你就算武功再高,帝国只要愿意付出代价,也依旧可以活生生将你弄死。

    李道真睁开眼睛道:“放心,在玄气耗尽之前,就是你李文虺的死期。”

    李文虺道:“那就试试吧。”

    “继续投掷,继续发射!”

    然后,一阵一阵火箭雨朝着水池中心的亭子爆射。

    一阵又一阵的巨石,疯狂砸落。

    那震撼的一幕,一次又一次出现。

    李道真体内的玄气一次又一次迸发而出,制造的冲击波,将射来的箭雨碾碎,将砸来的巨石弹飞。

    这位剑魔,一次又一次刷新了所有人对武道宗师的观念。

    就这样,一方疯狂地攻击,一方疯狂地表演。

    始终没有一支箭能够射入亭子之内,始终没有一块石头能够砸入亭子,厉芊芊依旧安然无恙。

    仅仅一刻钟后!

    李道真身躯忽然一颤,然后一道鼻血流了下来。

    这是她玄气剩下不多的标志。

    虽然她武功依旧是在全盛期,可一旦玄气耗尽,她李道真就危险了!

    但此刻,祝无涯的援军依旧没有到来。

    厉芊芊不会死,因为毕竟这是厉如海的亲女儿,李文虺是绝对不想厉氏土司起兵造反的,所以他最多只会废掉厉芊芊的武功,然后将她囚禁起来作为人质。

    她李道真虽然是武道宗师,而且是北冥剑派的几位巨头之一,但是李文虺这个东厂头子杀起来是没有半分压力的。

    最最危险的时刻来了。

    李道真目光望向厉芊芊,她准备带着厉芊芊强行突围了。

    “准备走了是吗?”厉芊芊问道。

    李道真点头。

    厉芊芊道:“先杀了李文虺,再去杀杜变,然后回家让父亲起兵,将大宁帝国的贱种全部傻的干干净净。”

    李道真依旧点头。

    然后,她牵着厉芊芊的手走出了亭子,沿着曲桥,走到了地面上。

    和李文虺的东厂武士军阵,仅仅只有十几米。

    大宗师出手,讲究的是一击必杀。

    钟亭,巫千秋,血观音等人见到这一幕,也知道最最危险的时刻来了。

    李道真要出手杀李文虺了。

    顿时,上百名东厂武士将李文虺团团围起,保护在中央。

    李文虺拔出刀剑,缓缓道:“准备战斗,杀掉李道真,杀掉厉芊芊,不计任何代价,不计任何后果,不计任何牺牲。”

    “是!”上百名东厂高手猛地拔出刀剑。

    准备用最决绝的炮灰战术,用上百条性命换取李道真和厉芊芊的性命。

    真的会死很多人,甚至包括李文虺和血观音。

    宁宗吾杀葵一的那一剑威力有多大,剑魔李道真的这一剑虽然不如一些,但也差不了多远。

    而与此同时,上千名东厂武士将李文虺等人围在中间,弯弓搭箭。

    因为李道真杀李文虺,必须倾尽全力的一剑。

    而那个时候的李道真,身上再也没有半分玄气内力用来防御。就如同当时的宁宗吾也无法防御,被葵一一剑刺穿了肺部。

    所以,李道真杀李文虺的那一瞬间,也就是东厂武士乱箭齐发,将李道真和厉芊芊全部射死的时刻。

    这就是李文虺最决绝的计划,同归于尽。

    不管付出任何代价,也要杀掉李道真和厉芊芊,哪怕他也会死。

    李道真自然一眼也看穿了李文虺的计划,甚至直接看到了结果。

    局面非常简单了,她杀李文虺的瞬间,她和厉芊芊也必死,被乱箭射死。

    场面顿时无比僵持!

    李道真不想死,不想和李文虺同归于尽。

    刹那间,李道真内心对李文虺也涌起了敬畏和钦佩。如果帝国都是这样铁骨铮铮之人,哪有厉芊芊嚣张的余地?哪有北冥剑派以武乱禁,鱼肉百姓的机会?

    她不想死,摆在她面前的道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带着厉芊芊狼狈退走,不杀李文虺了。

    而这样一来,对她这位武道宗师完全是巨大之耻辱。

    至于借和宁宗吾十年一比剑的机会杀掉杜变,也彻底不可能了。

    因为今天就是和宁宗吾约定的决斗之日,错过了今日,明日再无理由了。

    杜变本是必死的局面,竟然真的要被李文虺活生生逆转过来吗?

    为了杀杜变,她已经收了几十万两银子的利益许诺了。一旦杀不死杜变,这些利益都付之流水了。

    然而就在此时!

    外面响起了激烈的马蹄声!

    一支骑兵正在飞快驰骋而来!

    李道真大喜,局面逆转了,祝无涯的援军来了。

    哈哈哈!

    如此,李文虺必死,杜变也必死了!

    终究还是上演了对她李道真来,最最完美的结局!

    片刻之后,祝无涯的一千骑兵赶到,直接冲入了厉氏别院。

    身后的两千步兵,正在用最快速度奔袭而来。

    这一千骑兵,是南海道场骑兵,昨夜李文虺攻陷文山楼之后,祝无涯立刻用最快速度前往南宁,率领南海道场的一千骑兵南下。

    从南宁到廉州府足足三四百里,祝无涯的骑兵用了十几个小时就赶到。

    另外两千步兵,是直接在廉州府召集的。

    整个广西行省,军方最大的大佬是镇南公爵,第二位大佬就是他祝无涯,前广西总兵官。

    李文虺发疯攻打文山楼,这是祝无涯想要的。

    但是李文虺要杀李道真,抓厉芊芊,却是祝无涯万万不想要的结果。那样的话,厉如海会发疯的,而他一旦发疯,祝无涯也会跟着倒霉,利益会受到巨大伤害。

    所以,厉芊芊他必须救。

    祝无涯的一千骑兵呈现战斗冲锋状态,只要一声令下,就会朝着李文虺的三千“东厂武士”疯狂冲锋。

    骑兵对步兵,拥有巨大之杀伤力。

    前广西行省总兵,南海道场山长祝无涯大声吼道:“李文虺,你把天捅破了知道吗?立刻下马束手就擒,让厉芊芊小姐过来。”

    李文虺无动于衷。

    祝无涯吼道:“李文虺,你真的想要逼反厉氏土司府吗?你真的想要见到整个帝国西南彻底糜烂吗?你真的想要做这个千古罪人吗?”

    厉芊芊寒声道:“祝无涯,跟他那么多废话做什么?赶紧动手,将李文虺这条阉狗杀掉,将东厂这些阉狗全部斩尽杀绝。”

    面对前来相救的祝无涯,厉芊芊也依旧颐指气使,一幅命令的口气。

    不是她太愚蠢,而是祝无涯这些武将面对厉氏家族奴才相太久了。祝无涯每年从厉氏家族拿的银子不下十万两银子,所以每次见到厉芊芊都是极尽谄媚的,没有一点广西总兵的威严。

    此时,李文虺真的几乎步入了死局。

    祝无涯大吼道:“李文虺,我倒数五个数,你立刻退去,否则我格杀勿论了。”

    “五!”

    “四!”

    ……

    李文虺来到血观音和宋玉坚面前道:“小公爷,小观音,你们走吧,祝无涯不敢拦你你们的。”

    血观音脸色一变,失声道:“义父,你要做什么?”

    这次,她真的冲口而出了,而且也来不及害羞了。

    李文虺一愕,然后充满怜爱地伸手摸了摸血观音的头发,道:“好姑娘,我儿杜变好福气。”

    已经陷入死局了。

    但是李文虺绝不愿意退走,所以真的要同归于尽了。

    “变阵!”李文虺一声令下。

    顿时,三千名“东厂武士”分为两半,一千五百人转身列阵,抵御祝无涯的骑兵。

    另外一千五百人拔出刀剑,面对李道真和厉芊芊。

    “李道真,你是宗师很厉害,我用一千人能否换你和厉芊芊两条命?”李文虺淡淡道。

    那肯定是够了,一旦上千人发动自杀性冲杀,李道真也最多杀上百人而已,然后上演群蚁咬死象的悲惨一幕。

    到时候,他就算将李文虺杀了又如何?

    李道真彻底色变。

    “疯了,疯了……”

    李文虺拔出大剑,喝道:“同归于尽,杀李道真,杀厉芊芊!”

    然后,然后他率领着上百名东厂高手,上千名东厂武士,朝着李道真冲杀而去。

    祝无涯骇然失色,大吼道:“冲锋,格杀勿论,格杀勿论!”

    顿时,一千骑兵开始冲锋,要将前面一切敌人踩碎。

    李文虺的同归于尽开启,血观音没有退走,也跟着疯狂冲杀上来,而且还在李文虺身边最近的地方。

    李道真眼眸盯着李文虺一人,咬牙切齿道:“搏命吧,死吧!”

    然后,她凝聚所有的玄气,要将李文虺一击必杀。

    同归于尽,同归于尽!

    “住手,住手,住手!”

    忽然外面传来了大宗师宁宗吾的声音,他如同奔马一般冲过来。

    “李道真,你我十年一战的时间又到了,你可敢与我一战?”

    紧接着,另外一个身影快速冲了过来,是杜变!

    “厉芊芊贱人,你是李道真弟子,而我是宁宗吾弟子,我们代替各自的师傅,你我之间,决一死战?可敢?”

    ……

    见到杜变的出现,全场瞬间都惊呆了。

    李文虺心急如焚,他奔波一夜一天,杀戮无数,就是为了拯救杜变这条必死之命。

    整个过程,他没有让任何人告诉杜变,就是不想将他牵扯进这桩天大的事件中来。

    他要保护杜变,而且要一个人完成此事,始终让杜变置身于事外。

    为此,他做出了天大之事,为此他也付出了巨大代价,杀得人头滚滚,甚至帝国西南的天都捅破了。

    然而,此时杜变出现了,义无反顾地卷入了这个局,怎么让李文虺不肝胆欲裂?

    见到杜变冲进来,李道真狂喜,祝无涯狂喜。

    终于不需要同归于尽了。

    事情,变成了最最完美的样子。

    杜变这个蠢货,真的来送死了。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虽然不是亲生父子,但两人一样的愚蠢。

    见到杜变的靠近,李文虺真的几乎要昏厥过去,难道自己这位义子,这位阉党之未来就要折损在这里吗?

    昨夜付出的一切,都要白费吗?

    杜变来到李文虺的面前,直接跪下道:“孩儿拜见父亲。”

    李文虺浑身都在颤抖,喉咙沙哑着发不出声音。

    杜变握着李文虺的手,安静道:“义父,相信我!”

    这话一出,李文虺立刻安静了下来。

    杜变相信他,他也相信杜变。

    一旦杜变出这句话,就代表着他胸有成竹。而且眼前之局面,已经不可挽回了。

    杜变心中也一阵阵后怕。

    差一点点,义父和血观音等人很可能就要死在李道真的剑下了,就差一点点。

    万幸,他及时赶到了,否则留下的就是终身遗憾,而且无法弥补。

    杜变来到厉芊芊面前道:“贱人,今日的局面由你我而起,也便由你我终结。”

    “二十年前,李道真和宁宗吾老师在海面的五指珊瑚礁上比武,李道真落败。今日我们也在那里决一死战,两个活一个,如何?”

    厉芊芊望着杜变道:“本来你这条小阉狗根本没有资格和比武决斗,我碾死你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但是你义父杀了我厉氏中人,我便赐予你被我光明正大杀死的机会。”

    杜变道:“公平决斗,赢者生,输者死,不怨天,不尤人。”

    厉芊芊道:“小阉狗哪来那么多废话?”

    杜变把写好的决斗之书展开,然后签上自己的名字,咬破手指,按上指印,接着递给厉芊芊。

    厉芊芊用指甲签下自己的名字,随手沾了一些别人的血,按下了指印。

    杜变道:“不要耽搁时间,现在就走,现在就出海,决一死战。”

    “去。”厉芊芊道:“早一刻杀掉你这条小阉狗,也能早一刻回家沐浴更衣,你的血腥味会让我想吐。”

    二人直接离去,乘船出海,决一死战。

    ……

    注:第二更五千多字送上,杀人不过夜,拜求支持拜求月票。

    谢谢5454354354的一万书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