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36章:屠戮杀绝,凌迟处死,围杀李道真
    广西东厂前镇抚使王引连夜离开了桂林,前往杭州赴任。

    尽管胯间的伤口依旧在滴血,但这个桂林府他是一刻钟都不想呆了。

    仅仅只有六七人护送着他上任,这还是李文虺手下留情,否则一个人都不会给他留下。

    在马车上,他的伤口已经经过处理了,已经没有那么疼了,

    但是内心依旧无比的耻辱,不过对未来又充满了憧憬,毕竟他即将担任的是杭州织造局的提督太监啊,已经是三品高官了,未来若能够回京城的话,说不定在司礼监都有位置了。

    原本王引还以为这次直接要退居二线,然后退休了事。

    没有想到还升了半级,到了提督太监,在整个帝国就算得上是真正的大太监了。

    如今他内心又滋生了一些野望,或许司礼监的位置,他也是可以争取一下的。

    司礼监啊,几乎是和帝国内阁平级的,拥有批红之权,司礼监的几个大太监都被称之为内相的。

    “李文虺你就算在嚣张跋扈,我依旧高高在上俯视你,我地位依旧比你高。”

    “你胆敢在如此关键时刻诛杀厉氏土司之人,你死定了,死定了……”

    “我要参你,参你,杀你的刀子里面有一支是我的,而且是致命的一刀。”

    然后,王引立刻起身,顾不得疼痛,直接就在马车里面写攻击李文虺的奏章,洋洋洒洒几千字,将李文虺形容为居心叵测,篡权跋扈,要买人心,逼反厉氏土司,想要趁乱在广西建立自己的独立王国。

    总之,王引的这份奏章每一个字都是刀子,都在滴血,都想将李文虺置于死地。

    不得不说,这份奏章确实非常非常出色。没有一个字说李文虺贪赃,只说他要买人心,篡权居心叵测,逼反土司居心叵测。

    没有一个字说李文虺要造反,但是每一个字都在隐射李文虺居心甚大。

    而就在这时,马车停了下来。

    “停什么啊?继续走。”王引尖声道。

    “王公公,走不了了。”外面的心腹武士道。

    王引打开马车的窗帘,顿时见到几十个东厂武士堵住了前路和后路,山上还有十几个手持弓弩。

    “王引,李文虺大人向你问好。”为的已经东厂武士冷冷道。

    王引浑身颤抖道:“李文虺敢折辱我,但他不敢杀我,我是市舶司提督太监,三品高官。”

    为东厂武士道:“天下间,还没有我们李文虺大人不敢做的事情,动手!”

    一声令下。

    “嗖嗖嗖嗖……”

    几十名武士弓弩射。

    短短片刻,护送王引的七名武士全部被杀。

    几十个东厂武士缩小包围圈,为的那名武士武功极其之高,至少是帝国的三品高手。

    他直接一把将王引抓了下来,按在地上。

    “王公公,死之前还有什么话要说,要让我带给主人李文虺的吗?”东厂武士领问道。

    王引心中无限的悲哀,痛苦。

    此时,他心里真如同明镜一般,想着不久之前李文虺对他说过的话。

    “你们不是李文虺的人,你们是……我干爹的人吧。”王引凄凉道:“李文虺此人对敌人杀伐果断没有规矩,但对帝国内部之人却是讲规矩的。他不会这样杀我,就算要杀我他也会证据确凿请旨杀我。”

    为的那名东厂武士摘下了面罩,露出了面孔。

    果然,是王引义父,某司礼监大佬的心腹高手。

    “哈哈哈……”王引大笑道:“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我明明犯了错误还能晋升提督太监了。原来这个官职分量才足够大,杀死一个提督太监的罪名栽赃在李文虺身上,才足够杀伤力,我原来只是一个工具,还是一个死的工具。”

    “哈哈哈……”王引的笑声越来越尖,真的如同夜枭一般。

    “李文虺啊,你早就看穿了我升官的原因,你明明知道我到不了杭州了,你却不肯提醒我,甚至都不屑阻止这一切,你够狠,够狠……”

    笑完后,王引伸出脖子,狞笑道:“最后我竟然死在自己人手中了,动手吧,爽快一些,动手吧……”

    悲愤之极的王引甚至已经不害怕了,绝望之下,只想着一死。

    某司礼监大佬的心腹高手上前,按住王引的脖子道:“放心,很快的。我们不但要割下你的脑袋,还要将你扒皮抽筋,这样才能显得李文虺的跋扈。”

    “无根之躯,进不了祖坟,随便你们做贱了。”王引心如死灰道,然后闭目等死。

    “李文虺,希望你能够成功,这个帝国烂透了,希望你成功!”

    这是王引最后的心声。

    “唰!”猛地一刀斩下。

    他的脑袋,直接被斩断下来,鲜血泉涌。

    接下来,这些冒充的东厂武士开始残害王引的尸体,用东厂的手法,对王引遗体极尽凌辱。

    最后,在马车内找到了一份奏章,这是王引弹劾李文虺的,还没有写完。

    司礼监大佬的心腹武士看过了一遍,大笑道:“好,好,好文章,简直是刺向李文虺心脏的一支剧毒匕。”

    “布置好现场准备离开,这份奏章要藏得隐秘,但是一定要让人能够现,确保王引可怕的试题和这份奏章要出现在司礼监,出现在皇帝面前。”

    “是!”

    这位司礼监大佬的心腹高手仰头叹息道:“天下围攻东厂,围攻李文虺,想想都觉得激动。李文虺,你的死期要到了。”

    ……

    廉州府!

    随着李文虺一声令下,箭雨如下,几十具投石机疯狂攻击。

    瞬间,美轮美奂的厉氏别院一处一处化作废墟。

    几百名厉氏武士据守墙头本来是有地利,还勉强能够一战。

    但没有想到李文虺根本没有打算用人来攻击围墙,直接用投石机。

    “轰轰轰……”

    上百斤的石头狠狠砸下,带着可怕的重力势能。

    “砰砰砰……”

    厉氏别院的围墙已经足够厚了,但还是直接被砸穿,砸塌。

    墙头上的人,更是直接被砸成了肉泥。

    “嗖嗖嗖嗖嗖……”

    一波又一波箭如雨下。

    厉氏别院的武士瞬间如同麦垛一般,成片成片地倒下。

    片刻之间,尸横遍地。

    此时,被厉氏别院召集来的那些帮派成员直接被惊呆了,两股战战,脸色铁青,甚至有甚者直接呕吐出来。

    他们大多数只是流氓,不像是血观音的血蛟帮,明面上是海盗,但里面的精锐乘员都是从军中退役出去,所以才能纵横整个广西海面,无人能敌。

    这些帮派成员人数虽众,但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啊,人命真的如同草芥一般。

    此时别说冲上去和东厂武士开战了,能够没有直接逃之夭夭都已经算是勇敢了。

    李文虺下马的时候,双腿都是颤抖了,大腿间完全血肉模糊。

    但是他依旧一丝不苟,一步一步前进,停止了腰板。

    “拜见主上。”两名东厂千户跪下。

    “拜见……李大人。”血观音以跪长辈的方式见礼。

    李文虺上前,将血观音扶起道:“姑娘之恩,文虺铭记于心。”

    血观音脸色通红,一下子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心中有话却不能说出。

    “见过李文虺大人。”忽然,一名东厂武士出列,单独行礼。

    李文虺见之顿时惊呆了,竟然是镇南公爵府的小公爷宋玉坚。

    之前巫千秋来借兵他犹豫了,所以想出了一个法子弥补,亲自上阵冒充东厂武士。

    李文虺没有出声,没有叫破他的身份,直接躬身拜下,表示这个人情他记下了。

    “主上,接下来怎么打?打到什么程度?”巫千秋问道。

    “除了厉芊芊之外,全部杀掉。”李文虺道。

    廉州东厂千户道:“厉天南是厉土司的义弟,也杀掉?”

    “也杀掉。”李文虺道。

    钟亭道:“那剑魔李道真呢?她武功极度之高。”

    “她是这次试图谋杀杜变的主谋。”李文虺道:“用毒油弹,用火烧死她。就算用人海战术,也要杀了她。”

    李道真武功太强了,如果用人海战术杀她,东厂这边的伤亡会很大很大。

    巫千秋,钟亭,血观音这些武功高强的人,可能都会丧命。

    血观音道:“只有杀了李道真,杜变才能真正安全。”

    李文虺道:“一旦和李道真短兵相接,我们在场很多人可能都会死,而且死的可能性很大。但是我要告诉你们,挽救的不是杜变,也不是我的义子,而是阉党之未来。”

    “是!”钟亭,巫千秋等高手整齐拜下道:“为主上,为少主,为阉党未来死而无憾。”

    李文虺眼睛有些热,这些人都是他掘出来,亲手培养提拔的,真正的志同道合之辈。

    李文虺心中默默道:“放心,要上一起上,我李文虺绝对不会做出送死你们去的事情。”

    ……

    厉氏别院之内。

    “快,快带着小姐撤退离开,外墙的防线很快就要破了。”厉天南道:“李道真宗师,请你带着小姐从密道离开前往我厉氏领地,让主君出兵,将李文虺众人千刀万剐。”

    厉芊芊道:“不,先杀了杜变,再回家。”

    片刻后,冈弦冲了进来道:“密道被巨石堵住了,也不知道堵了多远,出不去,出不去了……”

    此时的剑魔李道真,脸上没有半分惊惶,反而心如止水。

    “慌什么?”李道真道:“碧波亭四面环水,我带着厉芊芊去那里,就算三千人来也没用,来多少我杀多少。”

    她言语平淡,但是充满了绝对的自信。

    她的每一个字,都仿佛蕴含着冲天剑气。

    “事情到了此时的局面,就更加不能善罢甘休了,不但李文虺要死,杜变也要死了,索性宁宗吾也一起死!”李道真缓缓道。

    然后,她一手牵着厉芊芊,脚下轻轻一点。

    下一秒钟,人已经出现在十几米之外。

    几个跳跃纵横,她便穿过了整个别院庄园,来到一个几十亩的池塘。

    依旧牵着厉芊芊,踩着水面掠过整个池塘,来到了池中的那个小亭子。

    横剑于膝,旁坐于地,闭目养神。

    “芊芊,坐下,应该很快就要杀杜变了。”剑魔李道真吩咐道。

    “好。”厉芊芊也横剑于膝,盘坐地上。

    ……

    “轰轰轰轰……

    投石机不断地轰击。

    箭雨毫不停歇。

    开战后半个时辰,厉氏别院的外墙防线彻底沦陷。

    整个外墙,活生生被全部砸塌,靠近外墙的房子也化为了废墟。

    几百名厉氏武士,几乎全部死绝。

    要么被巨石砸死,要么被乱箭射死。

    厉氏别院之主厉天南,厉氏弓军万户冈弦,全部被活捉。

    厉天南缓缓道:“李文虺先生,我非常敬佩你的果敢。但是大宁帝国的那些重臣,未必人人像你这样。你的死期不远了,到那个时候,我会如同贵宾一样被释放,说不定我还能送你上刑场。”

    厉天南并没有什么害怕,他毕竟是厉土司的义弟,是一个很有分量的人质,李文虺是绝对不会杀他的,不舍得杀他的。

    李文虺没有理会他,而是望向冈弦,这个厉芊芊的爱慕者,厉氏家族的万户军官,天才射手。

    刚才,死在他箭下的东厂武士不知有多少。

    “你就是冈弦,杜变和厉芊芊赛马的时候,你暗箭偷袭他?”李文虺问道。

    “是有如何?”冈弦冷笑道:“一条小阉狗而已。”

    李文虺拔出刀,猛地斩下。

    “唰唰唰……”

    顿时,冈弦射箭的双臂,直接被齐根斩断。

    “啊……啊……”冈弦出无比凄厉的惨嚎。

    “将冈弦带到厉芊芊面前,当着她的面凌迟处死。”李文虺下令道。

    “是!”

    厉氏别院之主厉天南厉声道:“李文虺,要杀也给他一个体面,你敢辱我厉氏中人。他日我成为座上宾,你成为死刑犯的时候,我会对你的徒子徒孙斩尽杀绝的,你今日凌迟我厉氏的人,他日我就凌迟你的人。“

    “呱噪,话多。”李文虺道:“你以为自己有分量,我会把你当人质舍不得杀你?想多了!”

    说罢,李文虺手中宝剑一挥。

    厉氏别院之主,厉土司的义弟,厉天南脑袋直接飞上天空。

    到死,他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李文虺杀他竟然也如同草芥。

    “围杀李道真,围杀厉芊芊。”李文虺下令。

    顿时,两三千名东厂武士潮水一般涌入厉氏别院。

    ……

    与此同时……

    几十里外,出现了一支三千人军队,其中一千骑兵,两千步兵。

    为的便是南海道场山长祝无涯。

    “快,快,诛杀阉党叛逆。”

    “拯救厉氏别院,拯救帝国西南之狂澜倾倒。”

    ……

    注:第三更四千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