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35章:进攻杀杀杀,厉芊芊震骇
    大约丑时(晚上九点左右),李文虺处理完毕桂林府的一切事务,然后他片刻都没有耽搁,他带领几名心腹,用最快速度南下赶往廉州府,指挥围攻厉氏别院一战。

    东厂的各个据点都已经准备好了干粮,马匹,清水。

    每隔三十里就换一次战马。一路风驰电掣,不眠不休,长途跋涉,奔赴千里。

    ……

    廉州府,厉氏别院。

    厉芊芊是很喜欢睡觉的,因为她很爱美,很爱惜自己如水如脂的皮肤。

    此时被吵醒之后,她本能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直接拿过身边的宝剑猛地抽出,朝吵醒她的人猛地刺去。

    幸好她睡得迷迷糊糊的,而且那个心腹剑侍的武功也足够高飞快躲了这一剑,否则死也是白死。

    “主人,李文虺率领东厂武士攻打文山楼,大开杀戒!”

    “我们厉氏在桂林府所有的秘密据点全部被连根拔起,所有人全部被杀。”

    “目前被杀人数已经达到两千,而且还在不断上升。”

    这话一出,瞬间厉芊芊彻底被惊醒过来,猛地坐起娇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确定?不可能!”厉芊芊道:“文山楼是我厉氏土司府在广西的最重要据点之一,攻打文山楼就相当于进攻厉氏土司府。在这个时刻,任何人吃了豹子胆都不敢这样做。”

    那个心腹道:“千真万确,我们受到了来自桂林的十几封飞鸽传书,内容都是一样的,用的都是我们厉氏的密文。”

    厉芊芊绝美的脸蛋煞白,道:“李文虺这是疯了吗?疯了吗?他为什么这样做啊?”

    “报复,他是为了报复。”外面想起了剑魔李道真的声音。

    她也刚刚被惊醒,被这个惊人的消息彻底炸了脑子。

    心腹侍女赶紧给厉芊芊披上了一身袍子,然后轻轻咳嗽一声。

    李道真和冈弦这才走了进来。

    “这是一个疯子,绝对的疯子。”李道真道:“杜变还没有死,仅仅只是中毒而已,他竟敢如此疯狂的报复,竟敢将厉氏在桂林的据点一网打尽,竟敢大开杀戒。”

    而此时冈弦面色苍白,嘶声道:“我立刻率领武士北上去桂林救文山楼,和东厂决一死战。”

    “来不及了……”厉芊芊摇头道。

    接着,厉芊芊美眸充满了震惊和愤怒。

    “凭什么啊?为什么啊?”

    “天下人无人敢惹我厉氏,连镇南公爵都不敢对我厉氏的产业,凭什么李文虺敢?”厉芊芊颤声道。

    她感觉到自己受到了强烈的冒犯。

    她跋扈,她乱杀人是应该的,而被杀之人,哪怕是杜变也应该委曲求全,忍气吞声。

    而李文虺竟然对厉氏在广西的人大开杀戒,甚至攻打文山楼,凭什么啊?

    他凭什么不怕厉氏家族?

    “他想要告诉天下人,杜变是他的逆鳞,谁碰谁死。”李道真颤声道。

    说真的,尽管她也是名满天下的剑术宗师,但也彻底被李文虺震惊了。

    这个世界上还真有这么牛叉冲天之人啊?

    厉芊芊道:“她难道不怕死吗?她难道不怕我们厉氏土司府的报复吗?不怕我们对东厂大开杀戒,将他李文虺挫骨扬灰吗?”

    李道真道:“不需要你们厉氏出手,接下来文官集团,武将集团,阉党集团会疯狂扑上去。弹劾李文虺,弹劾东厂李连亭的奏章会如同雪片一般飞往皇宫。天下最强大的几股势力集团会将李文虺碾成粉碎,就算东厂之主李连亭也会活生生被扒掉一层皮,很快就会出现天下围攻东厂局面。”

    厉芊芊道:“那么,李文虺死定了?”

    “死定了。”李道真道:“哪怕是神仙也救不了他,皇帝一万个不想杀他。但是在天下围攻的局面下,哪怕一个大权在握皇帝也保不住李文虺的性命,更何况今上。只要厉氏土司府的几万大军北上几十里,就是李文虺的死期,而且是凌迟处死。”

    厉芊芊道:“为什么啊?他明明知道必死,为何还要这样做,为了区区一个杜变值得吗?”

    李道真叹息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些人不怕死的。为了荣耀和尊严,哪怕知道是刀山火海也会冲上去。”

    “蠢货,贱命。”厉芊芊尖声道:“他李文虺死便死,为何要杀我厉氏之人?就算将他碎尸万段,也无法挽回我们丢掉的面子。为了区区一个杜变?那种狗屎一样的人死了就死了,凭什么报复我们?”

    这话简直跋扈到了极点,但从厉芊芊嘴里说出来却再正常不过了。

    震惊之后,便是无穷无尽的愤怒。

    厉芊芊猛地一掌拍在桌面上,嘶声道:“命令厉氏别院的所有武士全部集结,杀向血观音的宅邸,我要将杜变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将他的肉煮成肉羹,将他的脑袋煮熟用盒子装起来,然后送给李文虺。我要让他知道,触怒我厉氏的下场,触怒我厉芊芊的下场。”

    “是!”神射手冈弦振奋道。

    他作为厉氏家族的万户军团,又是神射手,天生骄傲之极,对软弱的大宁帝国完全看不上眼。

    李文虺对厉氏在广西据点大开杀戒,也彻底激怒了他冈弦,更何况他的兄长冈罗就是文山楼的主人。

    所以他坚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李文虺攻打文山楼,他就率领人去将杜变凌迟处死。

    李道真想要阻止,因为杀杜变是需要理由的,而且是名正言顺的理由。

    但是,她阻止不了这个发疯的徒弟。

    但是冈弦刚刚要出去召集厉氏别院的所有武士,一个中年人飞快第冲了进来。

    “厉大人。”冈弦见到来人,赶紧躬身拜下。

    此人便是廉州府厉氏别院的主人,名字叫厉天南,是厉如海父亲的几个养子之一,所以也是厉如海的义弟。

    厉氏家族在广西最重要的两个据点,分别是桂林的文山楼和廉州府的厉氏别院。

    所有的交易都在桂林的文山楼谈判,所有的金银也都在那边交接。

    但是真正货物交易,包括铁,盐,武器,粮食却都在廉州府进行,就是在这厉氏别院进行。

    因为廉州府靠近港口,所有的货物可以直接从这里入海。

    厉氏在广西的两个大人物,厉天南为主,冈罗为副手。

    “拜见小姐。”厉天南朝着厉芊芊行礼。

    “不敢,天南叔是长辈,不必多礼。”厉芊芊道。

    厉天南道:“李文虺进攻文山楼,将我厉氏在桂林的所有据点连根拔起,小姐想要如何应对?”

    厉芊芊道:“我让冈弦去集结所有别院的武士,去血观音的宅邸,将杜变斩成肉泥煮熟,把他脑袋也煮熟,送去给李文虺。我要以牙还牙,告诉李文虺触怒我的结果。”

    厉天南道:“不用了,李文虺很快就要来了,他提前送来了这个。”

    然后,他打开了手中的箱子。

    顿时,一股血腥充斥整个房间。

    箱子里面是文山楼主人,厉如海心腹冈罗的人头,而且被撕成了两半,是用线缝起来的。

    看上去,显得尤其狰狞可怕。

    顿时,冈弦眼眶欲裂,嘶吼道:“李文虺,我要将你碎尸万段,碎尸万段!”

    冈罗是他的亲兄弟,两人的感情非常之好。

    李道真道:“李文虺攻陷桂林文山楼是什么时候?”

    厉天南道:“根据飞鸽传书上密信所述,刚刚入夜的时候,刚刚过去了三个半时辰。”

    厉芊芊道:“仅仅三个多时辰,李文虺就把冈弦的人头从桂林送到了廉州府?”

    桂林距离廉州,足足一千里之余,六七个小时就把冈弦的人头送到了。

    厉天南道:“他们动用了驯秃鹫,一站一站接力,所以仅仅三个多时辰就把冈弦人头送到我们面前。”

    接着,厉天南道:“这里还有一封信。”

    厉芊芊寒声道:“念。”

    厉天南念出了李文虺的亲笔信。

    “尔等胆敢伤害我子杜变,便将你厉是在广西所有据点全部产业连根拔起,将你厉氏之人全部斩尽杀绝,以示惩戒。”

    这话一出,全场惊骇。

    原来,被连根拔起的不仅仅是桂林府,还有广西行省的其他州府。

    那有多少人会死?

    三千?四千?

    顿时,在场所有人感觉到颤栗。

    连厉芊芊都感觉到一阵阵牙齿发寒,李文虺的报复如此惨烈她是万万想不到的。

    “用毒箭射伤杜变的人叫冈弦,把他交出来给我,我要将他扒皮抽筋,凌迟处死。”

    这话一出,冈弦色变,吼道:“做梦,做梦!我这就率兵北上,将他李文虺碎尸万段。”

    厉氏别院主人厉天南没有理会,继续念李文虺的信。

    “交出冈弦,厉芊芊来我东厂请罪,如若不从,我将你厉氏别院化为废墟,将厉氏别院中之人全部斩尽杀绝。”

    信读完了。

    冈弦面色赤红,嘶吼道:“他敢?给李文虺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进攻我厉氏别院,也不敢动小姐一根汗毛?他也配?”

    厉天南道:“李文虺在进攻文山楼的那一刻起,就等于把天捅破了,他就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还有什么事情是不敢做的?”

    而就在此时,外面的街道上传来一阵阵低沉的轰鸣声。

    细听之下,竟然是无数密密麻麻的脚步声。

    这是凌晨四点,街道两边的百姓被这脚步声,铠甲的撞击声惊醒了,偷偷起来透过窗户往外看。

    顿时,见到全副武装的东厂武士,排列得整整齐齐,正快速朝着厉氏别院的方向进兵。

    所有百姓吓得一颤,赶紧躲在被窝里面不敢出声。

    ……

    半个时辰后!

    三千名东厂武士,将厉氏别院包围得水泄不通。

    几百具强弩,几十具小型投石车,无数的毒油弹。

    厉天南见到这一幕,顿时汗毛竖起,嘶吼道:“李文虺疯了,疯了,竟然动用了投石机。”

    前段时间,厉镜司和东厂内讧动用了投石机被玉真郡主看到,结果厉镜司万户自杀,镇抚使扒掉官服,自缚去京城请罪。

    而如今为了进攻厉氏别院,东厂也动用了投石机?动用了毒油弹?

    李文虺真的疯了。

    李道真望着外面密密麻麻的东厂武士,道:“东厂在廉州府哪里这么多武士?就算把附近州府全部调来也没有那么多,最多八百。”

    没错,最多只有八百。

    剩下两千二,有八百来自血观音的血蛟帮,还有一千五来自镇南公爵府。

    借到李文虺的密信后,还有五十万两银子的军费后,小公爷和公爵夫人当机立断,将公爵府的亲卫全部借出去,换上了东厂武士的衣甲。

    于是摇身一变,成为了三千多东厂武士围攻厉氏别院。

    几个大嗓门的东厂武士大声吼道。

    “奉广西东厂镇抚使李文虺大人命令,抓捕杀人凶手冈弦。厉芊芊,厉天南,立刻交出冈弦。否则将你厉氏别院化为废墟,将尔等斩尽杀绝!”

    “厉氏别院勾结敌国,从事盐铁非法贸易,罪同谋反,里面所有人等立刻开门投降,否则格杀勿论!”

    三千人虽然算不得上很多,但是也足够将整个厉氏别院包围得水泄不通了。

    见到眼前这一幕,厉芊芊几乎要气炸了,从小到大她还没有受过这样的欺负啊。

    本来一天亮,他就要去杀杜变的,而此时却被围困在这别院之内了。

    当然,剑魔李道真带着她杀出去并不是难事,但是她觉得那就是逃跑,会把脸面丢得干干净净。

    厉氏别院之主,厉天南走上墙头道:“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是厉氏土司府在大宁帝国的最高权力机构,你们胆敢围攻此处,行同谋反。”

    三千名“东厂武士”充耳不闻。

    几名壮士依旧重复喊着一遍又一遍。

    让厉氏别院交出谋害杜变凶手冈弦,让厉芊芊投案自首。

    厉氏别院勾结帝国,所有人等放弃抵抗,打开大门,否则格杀勿论。

    此时,厉氏别院的几百名武士,纷纷抄起弓箭,登上墙头,建立防线。

    厉天南发现,外面的三千东厂武士并没有立刻进攻,而仅仅只是包围而已。

    顿时,双方进入了对峙之中。

    “他们在等李文虺。”李道真道。

    厉天南道:“那真好,召集我们所控制的帮派,让他们前来支援。”

    片刻后,厉氏别院上空,射上了五支特殊颜色的焰火。

    这是最高级别的信号,所有厉氏成员,所有受到厉氏家族控制的帮派,所有厉氏家族的盟友见到这个信号之后,必须全部前来支援。

    此时已经是凌晨五点,无数人被惊醒,见到了厉氏别院的信号之后。

    一个又一个武士,抄起刀剑赶来。

    一个又个被厉氏家族圈养的帮派,开始集结人马,赶赴厉氏别院支援。

    ……

    两个多时辰后,太阳当空。

    三千东厂武士依旧包围厉氏别院,连一只鸟儿都不让飞出来。

    他们一遍又一遍喊话,让厉氏别院交出凶手冈弦,让厉芊芊前来自首。厉氏别院勾结帝国,非法贸易战略物资。

    而别院之内的几百名武士,依旧如临大敌,死死对峙。

    接到厉氏别院的最高信号之后,一个有一个帮派赶来。

    最后,足足有近两三千人出现在厉氏别院之外,不过每个人都蒙面,唯恐被东厂认出了样子。

    整个局面变得非常复杂。

    三千名“东厂武士”包围厉氏别院,而两三千多名受到厉氏家族控制的帮派成员,手持各种武器,堵住东厂武士军团,虎视眈眈。

    这是一个包围和被包围的状态,甚至在人数上“东厂武士”还处于劣势。

    距离被包围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了,厉氏别院内的厉芊芊等人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紧张感。

    而且前来支援的那些帮派分子对东厂武士畏惧之心也大减,开始呱噪谩骂,开始蠢蠢欲动。

    几个小时了,外面的几千名东厂武士都不敢动手,可见是色厉内荏。

    “哈哈哈,都说东厂厉害,不过如此。”

    “今天,我们就杀几个东厂阉狗,灭灭阉党的威风。”

    “杀了之后,扒下裤子,看没有卵的人是什么样子的啊。”

    这些帮派分子大多是流氓,见到东厂武士没有丝毫开战的样子,便大口谩骂,言语粗俗之极。

    此时厉天南登上墙头,大喝道:“外面的东厂人等,立刻给我退去,否则我内外夹击,你们末日就在眼前。”

    “我倒数五个数,你们立刻退走,否则格杀勿论。”

    “五!”

    “四!”

    “三!”

    ……

    而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广西东厂镇抚使李文虺,几十里一换马,疯狂奔跑十三个小时多,终于赶到了廉州府,赶到了厉氏别院之前。

    顿时,三千“东厂武士”脸色振奋。

    李文虺大人来了,他们的主心骨来了。

    还没有露面,李文虺直接下令道:“进攻,杀,杀,杀。”

    “遵命!”

    顿时,三千名东厂武士点燃箭矢,弯弓搭箭。

    “嗖嗖嗖嗖……”

    无数的箭雨骑射。

    “轰轰轰……”

    几十具投石车疯狂投掷。

    一个又一个巨石,凶猛地砸入厉氏别院之内。

    一场更大的杀戮,在廉州府开启。

    ……

    注:第二更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