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28章:杀厉芊芊炸裂奖励,杀戒开启
    “新任务开启,杀厉芊芊。”

    “任务奖励1:阳气值加十。”

    “任务奖励2:获取十万大军进程成功激。”

    “是否接下杀厉芊芊任务?”诡异光影问道。

    睡梦中的杜变毫不犹豫道:“接。”

    他本来就想要杀这个小贱人而后快,如今梦境系统竟然也开启了这个任务,那还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杜变从来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

    明明赢得了骑术大赛,但是却没有拿回自己的千里马,更没有得到汗血宝马,厉芊芊那个小贱人竟然直接杀了它们。(当然杜变不知道,这两匹马其实还没有死)

    不仅如此,这个厉氏家族的神射手竟然偷袭他,几乎让他丢掉了小命。

    所以,杜变不管什么理智,什么冷静都抛在一边。

    不管任何后果,他都要杀掉厉芊芊,他都要弄死这个小贱人。

    然而没有想到,杀厉芊芊的奖励竟然是如此之……丰厚,甚至是惊人。

    阳气值是杜变最最重要的东西之一,关系到他能不能恢复成为正常男人,所以每一次增加阳气值的任务都非常重要。

    而且奖励2更加不明觉厉,感觉完全炸裂级的奖励。

    获取十万大军!

    这他娘的是什么概念?

    镇南公的嫡系大军,也不过十万啊,他就已经是整个帝国南方的擎天玉柱了。而关键这十万大军并不是真正属于他的,他只是统帅而已。

    获取十万大军,和统帅十万大军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可能就意味着这十万大军完全属于杜变?

    换一句话说,如果真正得到十万大军的话,那手中的权力简直惊天了,从某种程度上已经不亚于东厂之主了,甚至跺跺脚的话,整个帝国都会摇晃。

    而杀厉芊芊,竟然是获取十万大军就进程的激活条件?这杜变真就完全不明白这里面的逻辑了。

    总之,杀厉芊芊不但能够抱一箭之仇,关键还有如此惊天之奖励。

    所以,这个小贱人简直不杀不行啊。

    诡异光影:“杀厉芊芊任务正式启动,任务失败结果,宿主反被杀之。”

    不过对于这个失败结果,杜变已经完全不吐槽了。

    你杀别人不成功,反而被别人所杀,不是再正常不过吗?

    诡异光影熄灭,杜变猛地睁开了眼睛,醒了过来。

    ……

    杜变醒来之后,他的身边就只有宁宗吾大宗师,血观音已经不见了。

    只不过不知道为何,刚才杜变尽管昏迷着,但是血观音说的那些梦话,他仿佛也听到了,又仿佛听得不真切,好像是梦中听到了一般。

    杜变睁开眼睛醒来的第一句话,就让宁宗吾非常贴心。

    “宁师,你受伤了?怎么瘦了那么多?头怎么也都白了?”杜变道。

    宁宗吾摆摆手道:“无碍,杀葵一的时候,他身边有几十个高手。我将他们全部杀掉,也把葵一杀了,但却被他刺中了一剑,肺部被刺穿了。”

    顿时,杜变活生生被震撼了。

    葵一也是宗师级高手啊,而且有几十名高手帮忙,但是却依旧被宁宗吾所杀,这宁宗吾该强大到何等地步啊?

    “宁师杀他们用了多久?”杜变问道。

    “一招。”宁宗吾装着漫不经心道,实则眼角死死盯着杜变的反应。

    每一次都是杜变让他宁宗吾震惊,甚至让他怀疑人生,久而久之让这个大宗师好没有面子啊。

    一招杀掉葵一和几十名高手?

    听到这个,杜变脸色剧变,真的是被震惊得面容失色,近乎到窒息的地步啊?

    见到杜变这个表情,宁宗吾大宗师算是满足了,终于找到了为人师的爽感。

    杜变真的是被震得头都要竖起来,知道这位大宗师厉害,但没有想到厉害到如此地步?

    一招杀死另外一个宗师,外带几十名高手?

    这厉害得也有点太离谱了吧?

    这么一个老愤青,拥有如此惊天动地的武功,真的有种不真实感呢。

    “那您的伤碍事吗?”杜变关切问道,被刺穿了肺部,哪怕在医学达的现代地球,也是非常严重的,更何况是在这个世界的大宁帝国?

    宁宗吾道:“至少现在武功折损了一半,需要修养两年以上才能恢复。而且寿元大概也会短上七八年的样子。”

    这话一出,杜变顿时非常难受。

    宁宗吾摸了摸杜变的脑袋道:“傻孩子,有什么好难过的?到那个时候你早已经强大了,根本不需要我的教导了。大宁帝国需要的是一个各方面都非常强大之人,而不仅仅是一两个武道宗师。我这位武道宗师,也就是在杀葵一的时候有点用处,剩下大多数时候也就是个摆设了。”

    宁宗吾说这句话的时候,忍不住叹息,又骄傲又失落。

    杜变深吸一口气,然后郑重道:“宁师,我要杀厉芊芊。”

    宁宗吾道:“以你的武功和计谋,几年内就能够杀掉这个跋扈的土司公主了。”

    杜变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从早到晚。我等不了十年,我现在,立刻,马上就要杀掉这个小贱人。”

    宁宗吾惊愕地望着杜变,道:“你应该知道,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现在没有任何人能够承受杀掉厉芊芊的后果,帝国出兵安南王国,整个帝国西南都空虚,一旦杀了厉芊芊,厉如海就会造反,他麾下表面有三万精锐,一旦开战能够拥有十万大军。届时整个帝国西南都会糜烂,镇南公爵的十万大军会遭受南北夹击,将有覆灭危机。而一旦到了那个时候,整个帝国的南方都会沦陷。

    这些杜变都知道,甚至比宁宗吾知道得还要清楚。

    但,他就是想要杀掉厉芊芊。

    愤怒的杜变,颇有我不管洪水滔天的性情。

    况且,梦境系统已经开启了杀厉芊芊的任务,根本无法收回了。

    ……

    广西桂林,东厂镇抚使府。

    李文虺马上就要回来了,这几天晚上王引都睡不着觉,每一天都在做噩梦。

    李文虺距离桂林越近,王引也就越害怕。

    然而,他派去京城打点的义子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打点得怎么样了?

    关键是没有旨意下来,他王引是不能离开广西的。

    当然,尽管内心害怕,但是表面上他还是淡定自若的。

    只不过面对一桌子的美味佳肴,他实在有些难以下咽。

    “王公公,听说杜变这个小畜生生死未卜,被人毒害了。”一名心腹太监道:“而且下毒害他的是一个连李文虺都得罪不起的人,土司公主厉芊芊。”

    顿时王引狂喜,这位厉芊芊还确实是东厂惹不起了,以帝国现在的局面,甚至没有几个人惹得起她。

    “杜变死定了吗?”王引道。

    那个心腹太监道:“奄奄一息,命不久矣,厉氏的毒天下没有人可以解的。血观音跪在厉氏别院门口一天一夜,镇南公爵夫人求情,小公爷求情都没有用。甚至厉氏还话了,任何炼丹师,任何大夫都不得为杜变治病祛毒。从那之后,整个廉州府几乎就没有炼丹师去救杜变了,敢去的几个人都被厉氏杀光,连药铺医局都被烧了,所以杜变只能等死。”

    “哈哈哈哈哈……”王引狂喜,胃口大开道:“好,上天有眼,让这个小孽畜有了这等报应,我就等着他死了,死的好,死的好,偏偏还无人敢为他报仇。”

    接着,王引连饮了几杯酒,大笑道:“为了这个小畜生的死,当浮一大白!”

    心腹太监听之,赶紧再为王引满上。

    接下来,王引胃口出奇之好,又吃又喝好不痛快啊。

    而且好事成双,傍晚的时候,京城的传旨太监来了,而且带来了王引万万意想不到的惊喜,或者说是狂喜。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免除王引广西东厂镇抚使一职,戴新镇抚使李文虺到任后立刻交接。并册封王引为杭州制造局提督织造太监。”

    顿时,王引欣喜若狂!

    甚至,他有些蒙。

    为什么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在广西镇抚使这个位置上,他明明是呆不下去了啊,他明明是犯了大错的啊。所以他才会派遣心腹手下带着三十万两去京城贿赂司礼监的大佬,目标仅仅只是不丧失权力而已,降级是一定的了。

    甚至在王引心中,只要不要被罚去守皇陵,就算降个半级,甚至降一级也愿意啊。

    然而,他非但没有降级,反而得到了一个巨大的肥缺,还升了半级,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大宁帝国有五个制造局,但苏州,杭州,南京三大制造局最大,也最肥。

    光杭州织造局,每年进出的银两过百万之巨,这个位置可比广西东厂镇抚使肥多了,也关键多了。

    这次他犯了错,非但没有降级,反而升了一点点,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就算用了三十万两银子贿赂司礼监大佬,也不能得到这么肥,这么高的职务啊。

    广西东厂镇抚使,换成现代地球的级别,应该是地厅级。而杭州制造局提督太监,那可是副省级了。

    王引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为何自己还能升官啊?

    但不管是为什么,能够升官终究是天大的好事。

    王引都非常之兴奋狂喜,甚至对李文虺的畏惧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就在此时,外面传来声音。

    “李文虺公公求见。”

    顿时,王引身体猛地一哆嗦,脸色瞬间全白了。

    他不断地饮酒,让脸色恢复了红润,在酒精的作用下,他再一次恢复了得意。

    我怕他做什么?

    我已经是杭州织造提督太监了,哪怕李文虺是广西东厂镇抚使,也比我低了半级,我又有什么可害怕的?

    “让他进来。”王引道。

    而此时,那个传旨太监在王引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内容很简单,李文虺忤逆了东厂之主李连亭,只怕已经失宠了。

    顿时,王引狂喜,对李文虺的畏惧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痛快,还有高高在上之优越感。

    李文虺,失去了东厂之主李连亭的器重,而我又成为杭州织造局提督太监,你什么都不是了?

    你根本奈何不了我了?甚至你又要再一次仰望我了。

    然后,那名传旨太监偷偷躲进密室之中。

    ……

    片刻后,李文虺出现在王引的面前,依旧一丝不苟地行礼。

    “李文虺拜见镇抚使大人。”

    因为还没有交接,所以王引依旧是广西东厂镇抚使。

    此时的李文虺面孔冰冷,但是内心如同火山喷,充斥着无边无尽的怒火。

    在两天前,他还在湖北的时候就已经得到消息了,杜变被人下毒谋害。

    下手的是帝国在西南无人敢惹的土皇帝厉氏,而且是厉如海最最宠爱的女儿厉芊芊。

    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此时李文虺内心的愤怒和杀气。

    所以,他现在就是一座没有喷的火山。哪怕他知道王引之前做的那些龌蹉事,但他被杜变逼得杀掉自己的义子,而且主动调离广西。

    关键现在李文虺的最大敌人是厉氏,不能分散火力,所以他对王引行礼依旧一丝不苟。

    见到李文虺执礼甚恭,喝酒后的王引更加得意,觉得李文虺肯定是被李连亭抛弃了,所以才会对他王引如此恭敬。

    顿时,王引大赤赤坐在太师椅上,也没有起身迎接,懒散道:“文虺来了啊?恭喜你啊,终于跃过了最最关键的一步,晋升镇抚使了。”

    李文虺道:“卑职前来和王公公交接。”

    他是来要广西东厂镇抚使大印的,有了大印他才能名正言顺做接下来的事情。

    “哦?为何如此着急啊?”王引打着官腔道。

    李文虺道:“文山土司府厉氏家族,无辜残害我东厂成员,我要报复。”

    王引一愕,道:“你打算怎么报复?”

    李文虺淡淡道:“整个广西东厂出击,大开杀戒,将厉氏在广西所有人杀得干干净净,任何人,包括厉氏别院。”

    这话一出,王引活生生被吓得酒醒了,几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厉氏是帝国西南最大的土皇帝,整个广西都被他渗透得千疮百孔。厉氏家族在广西行省内的店铺,别院,马房,匠铺,码头,帮派不下百处。

    厉氏家族潜伏在广西行省内的人,足足几千人之多。

    因为杜变被厉氏之人下毒害之,李文虺竟然要杀光厉是在广西的所有人。

    而且,厉氏家族在整个广西,乃至整个帝国西南,都是无人敢惹的角色。

    不说别人,就说桂林府文山楼,便是厉氏家族在广西最重要的据点。文山楼的掌柜冈罗,是厉如海的心腹,是厉氏家族在广西的代表,平常和巡抚大人都谈笑风生,四品官在他眼中都不屑理会的。

    而如今,李文虺竟然要杀尽厉氏在广西的几千人?

    而厉氏别院,如今厉芊芊就住在那里。

    这简直是丧心病狂啊,这简直是疯魔了啊。

    “你,你疯了……”王引道:“你难道不知道帝国正出兵安南王国,整个西南都无比空虚?你杀光了厉氏在广西的人,你是想要将厉氏逼反吗?”

    李文虺道:“我只知道厉氏区区一个土司在整个帝国耀武扬威,哪怕是我东厂成员也想杀就杀,如此嚣张跋扈,若不报复,我东厂尊严何在?帝国尊严何在?况且厉氏在广西所有的势力据点,都是非法的,正好可以连根拔起,斩尽杀绝。”

    王引道:“一旦将厉氏逼反,你,我都是千古罪人,会被凌迟处死。”

    李文虺道:“厉氏不敢真反,因为他背后的沙隆土司府正在快崛起,那才是厉氏的心腹大患。一旦厉氏造反,得利最大的反而是沙隆土司。所以厉氏或许反应会非常激烈,甚至摆出一幅要起兵造反的样子,但他绝对不敢真反,他没有准备好。”

    对于这一点,李文虺非常有把握。

    这一次将厉氏在广西的势力连根拔起,斩尽杀绝,不但可以为杜变报一箭之仇,还可以肃清厉氏在广西的所有据点。

    他已经得到飞鸽传书,宁宗吾大宗师前往廉州府施救,所以杜变的性命应该是无碍了。

    但是,李文虺依旧要报复,要疯狂的报复,要杀得整个广西变色。

    只有这样,才可以震慑天下所有人,否则李文虺有何颜面做杜变的义父?李文虺有何颜面执掌广西东厂?甚至未来执掌帝国东厂?

    李文虺淡淡道:“我知道,因为某些不可告人之原因,王公公已经得到了杭州制造局提督太监的职位,那么你这就去上任吧,但在这之前你我正式交接,就算我逼反了厉氏土司,你王公公也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

    然后,李文虺伸手道:“广西东厂镇抚使大印,请王公公交给我。”

    李文虺必须拿到镇抚使大印,才可以名正言顺下令东厂诛灭厉氏在广西的几千人。

    王引脸色一寒道:“李文虺,你已经恶了东厂大都督,还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如此无礼?你为了区区杜变竟敢公报私仇,我肯定是要参你一本。”

    “至于东厂镇抚使的官印?抱歉,我不能给你!”王引道。

    李文虺寒声道:“朝廷已经下旨,让我担任广西东厂镇抚使,你不交接,这是要抗旨吗?”

    “抗旨?当然不是。”王引阴森道:“非常抱歉,你所说的让我就职杭州制造局的旨意我没有看见,传旨太监也没有到。等我接到旨意之后,再进行大印交接吧,现在我还是广西东厂镇抚使,你退下吧。”

    那个传旨太监明明就在密室之中,这王引信口雌黄,闭着眼睛说瞎话啊。

    他是铁了心不把大印给李文虺,铁了心要阻止李文虺对厉氏下手。

    李文虺目光一缩,没有想到先要在这里大开杀戒了。

    ……

    注:第一更大章送上,拜求月票啊,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