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26章:杜变,阉党领袖继承人(重要)
    李文虺听到这话,顿时如同雷击一般。

    上一次,也有人逼迫他收唐严为义子,并且成为他的继承人。

    当时他毫不犹豫就拒绝了。

    只不过,当时提出这个要求的是广东阉党学院山长汪宏。

    而这一次提出这个要求的,是他的恩主,他的天,他的义父李连亭,而且要收的是义父亲自培养的义孙。

    这是东厂之主,这是帝国巨头,这是阉党的实际领袖。

    这甚至不是要求,而是命令,绝对的意志,那么他还能拒绝吗?

    而且京城的阉党大佬都在此处,一旦李文虺拒绝,后果不堪设想。

    然而,李文虺几乎没有任何犹豫。

    他一头磕下去,低声道:“义父,我已经收有义子了。”

    东厂之主李连亭的眼皮微微一抽,道:“我知道,是李陵和杜变,这两个都是好孩子。”

    李文虺道:“义父,杜变这个孩子极度出色,他日我带您给您磕头。”

    “好啊。”李连亭道:“这孩子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孩子。以后正好可以辅佐李元,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顿时,李文虺完全没有了回旋的余地,东厂之主李连亭已经把话说开了,说定了。

    李元才是下下一代的东厂之主,杜变只是一个辅佐的角色。

    李文虺不怪义父李连亭,因为他从小培养到达的是李元,而不是杜变。

    而且,义父李连亭根本不知道杜变是何等的出色天才。

    关键时刻到了,决绝时刻也到了,危险时刻到了。

    李文虺直接一头磕下去道:“义父,我儿子杜变极度出色,请您给他一个机会,让他证明自己。我已经答应过,他是我的继承人,而且是唯一继承人。”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震动,不敢置信地望着李文虺。

    而东厂之主李连亭如同雷击一般,彻底色变,目光死死望着李文虺。

    这是他最最器重,最最疼爱的义子,竟然敢当众违逆他的意志?

    这让他这位东厂之主,帝国巨头颜面何存?就在刚才,他还宣布李文虺是下一代东厂之主呢?

    仅仅片刻之后,这位义子就当众违逆他?

    “唔……”李连亭喉咙底下发出一阵阵低吼声。

    瞬间,周围的空气都冰冷下来,大堂内的烛火瞬间被压制,整个大堂的光线都瞬间暗了下来。

    绝大部分人,全部跪在地上。

    李连亭的武功是个迷,但绝对是让人恐惧的。

    他上一次出手大概还是二十年前,对手是一名宗师,李连亭赢了,对方死了。

    不仅如此,他还是皇宫最顶级的镇殿高手,守护着皇帝最后的安全。

    此时他稍稍发威,竟然如同龙吟虎啸一般,让人闻风丧胆,几乎无法呼吸。

    李连亭真是又怒又伤心,这是他最疼的儿子啊,为何就不能了解他的良苦用心?

    李元是他带大的孙儿,何等之出色,成为阉党下下代领袖的继承人是最好的选择。

    李文虺为何要违逆于他?

    足足好一会儿,李连亭道:“文虺,我再给你一次改口的机会。你想好了再说,你应该知道,说错了之后的后果是什么?”

    李文虺重重叩首,磕头出血。

    “义父,我不是为了私人之情,我是为了阉党未来,为了帝国之将来。”李文虺颤声道:“杜变这孩子,才是我阉党最最杰出的领袖继承人,请义父给他一个机会,请义父成全,文虺愿意为之付出任何代价。”

    东厂之主李连亭道:“文虺,家规你很清楚。违逆主上是什么罪?”

    “忤逆之罪。”李文虺道。

    东厂之主李连亭道:“那如何惩罚?”

    “重则处死,轻则打断四肢,废掉武功,逐出门去。”李文虺道。

    李连亭举起手掌放在李文虺头顶,至少轻轻拍下,李文虺的脑袋就会粉碎,直接毙命。

    “就算受到忤逆之罪惩罚,你也不后悔?不改口?”李连亭道。

    李文虺继续重重叩首,眼泪涌出道:“儿子的命是父亲给的,父亲想要拿走一句话便是,儿子没有半句怨言,只有无限之感恩。但是儿子恳求义父给杜变一个机会,证明自己的机会,和其他人公平竞争的机会,儿子死而无憾。”

    然后,他继续拼命地磕头,整个大堂都只有他额头撞击地面的声音,短短片刻就鲜血如柱。

    李文虺没有撒谎,李连亭想要他死很简单,一句话李文虺就会自我了断,而且不会有任何怨言。

    李连亭手掌悬在李文虺上空,只要拍下,就能杀死这个违逆的义子。

    然而,他的手一直在颤抖。

    他很生气,很愤怒,很痛心。

    但,这是他最最器重疼爱的儿子,几乎完美无暇的儿子。

    然而,此时当着所有人的面,为了区区一个杜变,忤逆他这个义父,他这个东厂之主的意志。

    “啊……”李连亭猛地一声咆哮,然后猛地一掌朝边上拍了过去。

    “轰……”一声巨响。

    旁边的墙壁,活生生被击穿一个大孔,里面的砖石化为齑粉。

    “滚,滚,给我滚回广西去,你这个逆子,你这个逆子……”李连亭指着门外大吼道。

    李文虺没有立刻滚,而是强行保住了李连亭的腿,在他的鞋面上亲吻了一口,然后又强行保住李连亭的手臂,在他的戒面上亲吻了一口。

    “多谢义父成全,儿子告辞了,义父万万保重万金之躯,不要让儿子在万里之外担心。”李文虺哭道。

    东厂之主李连亭扭过身去,仰头望着天花板,沙哑道:“滚,滚回广西,你自己想怎样怎样,我管不了你了。不得命令再也不要回京城,我不想再见到你这个逆子。”

    李文虺又重重磕了三个头,然后强忍着泪水离开了东厂大都督府。

    出门之后,他才忍不住,发出了压抑的哭泣。

    而东厂之主李连亭谁也不理,直接进入自己的密室之中,此时强忍的泪水才滑落下来。

    ……

    安南王国某秘密岛屿。

    这个岛屿不大,仅仅只有十几平方公里,怪石嶙峋,树林茂密。

    在岛屿的中央,有一个水潭,水潭的边上,有一个竹子搭建的院落。

    大宗师宁宗吾一人一剑,登上了这座小岛,穿过茂密的深林,来到岛屿中央的竹楼院落之外。

    这里,应该就是刺客宗师葵一的秘密据点。

    看了一眼外面的水潭,又看了一眼里面的竹楼。

    宁宗吾闭上眼睛片刻,长长吸了一口气,然后屏住呼吸。

    睁开眼睛,握紧剑柄,缓缓走进了竹楼院落之内。

    “嗖……”

    一道影子闪现,一个年近五旬的男子出现在竹楼之上。

    他穿的是东瀛忍者的服侍,尽管他口口声声号称自己是暹罗国武道宗师,却始终是一幅东瀛帝国武士的装扮。

    他长得不高,不到一米七,身体精瘦。

    面目如同刀削一般深刻,眼睛如同毒蛇一般锐利狠毒。

    他,就是刺杀镇南公宋缺的刺客宗师葵一,仅仅一人就将镇南公身边的十几名高手杀得干干净净,甚至几乎刺伤了武功绝顶的镇南公。

    “呼……”

    仿佛一阵风吹过,葵一消失在竹楼二层。

    而下一秒钟,他直接出现在一层的窗口。

    东瀛帝国的忍术,他已经出神入化。

    “宁桑,我知道你会来,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甚至是我引你来的。”

    “我知道,我刺杀宋缺,就是对你宁宗吾之挑衅。为了大宁帝国武道尊严,你也必须来杀我。”

    这刺客宗师葵一,上一句说汉语,下一句用东瀛语。

    而后,又一阵风吹过,他的身影再一次消失,出现在一层竹楼的门口。

    距离宁宗吾更近了。

    第三句话,葵一用的是暹罗王国的语言。

    “或许在你心中,武道宗师的骄傲至高无上。你我之间的战斗,应该一对一的巅峰对决。”

    又一阵风吹过。

    葵一身影又消失不见,下一秒钟出现在院落之内,距离宁宗吾只有不到十米远。

    此人真是神鬼莫测,恐怖至极。

    第四句话,他依旧用的是汉语。

    “但是对于我来说,只要结果,不在乎尊严。而杀掉你,就是我要的唯一结果。”

    “嗖嗖嗖嗖……”

    从外面水潭中,十几名高手猛地冲出水面。

    竹楼内,十几名高手闪电一般冲出。

    院子的地面裂开,十几名高手裂地而出,冲出地面。

    瞬间,大宗师宁宗吾被包围得密不透风。

    几十个人呈现圆形,不但将他包围,而且将他和葵一彻底隔绝开来。

    “大宁帝国的武道宗师宁宗吾,像一个匹夫,一个牲畜一般死去吧,没有任何骄傲和尊严。”这句话,葵一用的是东瀛帝国的语言。

    宁宗吾依旧屏住呼吸,缓缓拿起了自己的宝剑,握住剑柄依旧没有抽出。

    “杀!”刺客宗师葵一,一声令下。

    然后,几十名高手的剑,同时刺向宁宗吾。

    葵一神鬼莫测一般闪现,手中的利剑,如同地狱死神之光,凭空出现在宁宗吾的喉咙之前。

    大宗师宁宗吾。

    拔剑……

    挥洒……

    惊若翩鸿,仿佛天外飞仙。

    巅峰对决,两位宗师出手。

    仅仅一剑,也只需一剑。

    半秒钟后!

    战斗结束。

    鲜血滴落!

    ……

    注:第二更送上,拜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