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25章:狂抽耳光厉芊芊,干爹升官!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土司公主厉芊芊。

    这个女人简直是跋扈的代名词,她的颐指气使,嚣张气焰,简直让人发指。

    别她的对头受不了她的脾气,就算是厉氏家族的武士也受不了。

    所以像她这样的人毁约,大概也和吃饭喝水差不多吧。

    对于某些女人来,不讲道理几乎是天经地义的。

    血观音冷道:“厉芊芊,你该不会是想要毁约吧。”

    褚红棉将手握在剑柄之上,缓缓道:“李道真宗师,这场赛马是杜变赢了,你可有异议?”

    “没有。”剑魔李道真道。

    褚红棉老将军道:“你我见证这场赛马,并且监督履行赌约。如果厉芊芊毁约不遵,又将如何?”

    剑魔李道真道:“我过了,我帮亲不帮理。如果芊芊要毁约,那我就帮她毁约。”

    伴随着这句话而出的,是如同惊涛骇浪而来的杀气。

    顿时,在场的几匹马一阵鸣叫,甚至都后退了几步。

    师徒果然一脉相承啊,都这么跋扈无礼。

    褚红棉冷道:“你堂堂宗师,竟然如此不守承诺,又有何面目面对天下人,又有什么资格称之为宗师?”

    李道真道:“我被称为宗师是因为剑术武功,不是因为人品。”

    这句话直接撕破了脸皮,让人完全无法反驳。

    “镪……”

    褚红棉将宝剑拔出一半。

    她身后的几十名精锐武士也猛地拔出了一半战刀。

    然而,厉氏家族武士直接将战刀全部拔出,并且弯弓搭箭。

    与此同时,李道真缓缓步出,冲天的杀气镇压全场。

    双方战斗一触即发,局面惊心动魄。

    而现在,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厉芊芊毁约。

    ……

    厉芊芊的目光恢复了光芒,望着杜变,望着褚红棉和血观音,缓缓道:“你们都以为我会毁约,对吗?”

    “有一句话得好,任何契约在签订的那一天,就是为了撕毁而准备的。”厉芊芊道:“国家之间的契约尚且如此,更何况是私人之间的赌约?”

    “我肯定会毁约的,我肯定会不守承诺的。”厉芊芊一字一句道:“但……不是现在,你们还不配我毁约,你们的分量太轻了。”

    这话一出,杜变目光一缩。

    这个小贱蹄子和她想象中的稍稍有些不一样啊。

    厉芊芊骑在马背上,高高在上道:“赌约的内容,如果我输了,第一条是自打一个耳光对吗?”

    杜变点头道:“对。”

    然后,所有人都望向她粉妆玉琢,精致无暇的面孔。

    厉芊芊举起右手,对着自己的脸蛋,狠狠一个耳光下去。

    “啪……”

    这可是真打,而且很用力,声音非常清脆。

    几乎瞬间,她那雪白绝美的脸蛋,直接出现了一个巴掌印。

    顿时,杜变的目光几乎猛地一缩。

    这个小贱蹄子果然和想象中不一样的,跋扈嚣张的同时,也极度的骄傲。

    她不是不知道所有的契约都是用来毁的,所有的字据拿来擦屁股都嫌硬。

    但是她得很清楚,杜变还不配让她毁约。

    打过自己一个耳光后,厉芊芊道:“赌约的第一个内容,把你的千里马还给你。”

    然后,她拍了拍巴掌。

    顿时,从远处有一个马夫,牵着一匹非常漂亮的白马走了过来。

    果然神骏之极,果然是千里马,果然价值一万五千两银子。这匹千里马的神骏,和厉芊芊的汗血宝马仅仅只有半步之遥。

    厉芊芊又道:“赌约的第三个内容,我的荣耀,我的命根子,我的汗血宝马云泥,也要归你。”

    这匹汗血宝马已经陪伴她几年了,给她带来无数的快乐和光荣。

    厉芊芊火爆的娇躯从汗血宝马上下来,走到李道真面前道:“师傅,我最最出色的是什么?”

    “剑术,武道天赋。”李道真道。

    “对,我最最出色的是剑术和武道天赋。”厉芊芊道:“两年之前我就已经精神力觉醒,几乎是整个西南最早的几个之一。两年前我就已经突破了七品武士,也是整个帝国西南最出色的。”

    这话一出,杜变几乎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小贱蹄子的武功竟然如此之出色?

    两年前她才十六七岁而已啊,就已经突破了七品武士,这个武道天赋真的不亚于玉真郡主了,绝对的武道天才了。

    当然,在骑术上她也是天才。

    只不过杜变用的是划时代的人马合一,所以她输掉根本就是非战之罪。

    “我是天之娇女,所以和人动武的机会很少。”厉芊芊道:“所以我对练武越来越懈怠了,反而越来越沉迷于骑术。因为每年西南土司联盟都会有骑术大赛,我沉醉于第一名的胜利而无法自拔,我沉迷于无数人的欢呼,我的骑术天才之命传遍了整个土司联盟。让所有人都忘记了,我其实是一个剑术天才。”

    “然而我忘记了,这些骑术的虚名根本一文不值。身处乱世只有剑术,只有武道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本。”厉芊芊继续道:“只有武道强大了,才能为父亲分忧,为厉氏家族的权势和荣耀添砖加瓦。”

    “我不应该沉迷于骑术了。”

    “杜变,你不是想要回你的千里马吗?拿去吧。”

    “你不是想要我的汗血宝马云泥吗?也拿去吧。”

    厉芊芊伸手抚摸着自己的汗血宝马,在它的脖颈上亲了一口。

    然后,她的美眸开始凝聚,露出冰冷的杀气和无限的跋扈。

    “但是……凡是我用过的东西,我拥有过的东西,就算毁掉也不会给别人。”厉芊芊寒声道:“你不是想要回你的千里马吗?不是想要我的汗血宝马吗?”

    “唰,唰……”

    厉芊芊拔出黄金匕首,对准汗血宝马的脖子猛地刺入。

    紧接着,又如同闪电一般,将匕首刺入杜变的那匹千里马。

    一阵凄凉的惨鸣,两匹宝马直接跪倒在地,脖颈上的鲜血喷涌而出。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惊呆了。

    杜变眼睛猛地暴睁,几乎眼眶欲裂,心中怒火冲天。

    厉芊芊望着杜变一字一句道:“杜变,相信我,很快就会见面的。但再一次见面,我就会杀了你。”

    而此时,杜变忽然觉得脑子一阵阵昏眩,眼前一阵阵发黑。

    脖颈处,一阵阵冰凉麻痹。

    中毒了。

    刚才冈弦的那一箭没有射中杜变,只是轻轻擦了一下,没有出血,甚至没有破皮。

    但冈弦在箭矢上抹的是剧毒,哪怕稍稍沾到皮肤上一点点,也直接渗透进入,毒发入血。

    “厉芊芊贱人,我一定要杀!”

    眼前一黑,杜变直接倒地。

    “不好,他中毒了。”褚红棉道。

    而血观音第一时间冲了过去,发现杜变的脖子上一片发黑。

    她拔出匕首用最快的速度割开杜变脖子上的肉,顿时毒血涌出。

    情形非常危急,这里距离大脑太近了,很可能直接涌现杜变的大脑。

    当机立断,血观音直接张开小嘴,趴在杜变脖子切开的伤口处,拼命地吮吸着毒血。

    后面,褚红棉大声道:“小观音,你不要命了。”

    而此时,厉芊芊带着厉氏家族的武士正要离开。

    褚红棉寒声道:“哪里走?卑鄙无耻的小贱人,赛马输了,竟然就下毒害人?”

    见到杜变中毒,厉芊芊也有些惊。

    但听到褚红棉的责问,厉芊芊冷笑不屑道:“杜变中毒与我何干?他的死活又与我何干?我想要走,谁能留?”

    褚红棉老将军猛地拔剑,朝着厉芊芊刺了过去。

    “铛……”

    李道真出手一剑。

    火光四射,李道真和褚红棉两剑相击。

    李道真的身体微微一动,而褚红棉老将军的身体连着后退了好几步。胸前一阵翻滚,一口鲜血吐出来。

    而后,剑魔李道真带着厉芊芊等人扬长而去。

    天龙马场的两个马夫,拼命第地捂住千里马和汗血宝马的伤口,大声喊道:“快,快缝合伤口,这两匹马还能活。”

    他们是最最爱马之人,见到这一幕也几乎心神欲裂。

    厉芊芊上一秒钟还对汗血宝马疼爱无比,下一秒钟竟然直接出手杀之。

    而杜变的那匹野马王,发出一阵阵哀鸣,一会儿去舔汗血宝马的伤口,一会儿去磨蹭杜变的身体,试图想要让他醒过来。

    ……

    京城,东厂大都督李连亭府邸。

    整个东厂在京城的高层,全部汇聚一堂,清一色全部是万户,镇抚使以上级别的东厂大佬。不仅仅有东厂的,还有御马监,兵器司的大太监,甚至有司礼监的大佬在此。

    李文虺一人,跪在大厅中央。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册封李文虺为广西东厂镇抚使,钦此!”

    李文虺叩首:“臣领旨谢恩,万岁万岁万万岁。”

    然后,李文虺从东厂大都督李连亭手中接过了圣旨。

    终于,他李文虺跨过了最最重要的一步,从东厂万户晋升为镇抚使,而且这道旨意比想象中来得更早一些,甚至没有等到毕业大考就已经册封他为广西东厂镇抚使了,而且还没有免掉他广西阉党院山长的职位。

    可见皇帝和阉党上层对他是何等的器重看好。

    而这一切,大部分都是因为杜变的功劳,使得李文和此时更加思念自己的义子。

    “多谢义父栽培。”李文虺又恭恭敬敬朝李连亭磕了三个头。

    李连亭已经六十九岁了,头发眉毛白了一半。

    他算是男生女相,年轻的时候也非常的俊美,唯有一道剑眉,让他显得非常凌厉。

    他就是阉党最大的巨头之一,虽然司礼监掌印太监名义上是阉党领袖。但实际上东厂大都督才算是阉党的第一权势巨头。

    李连亭是一个真正的顶级大佬,武功绝顶,忠诚于帝国,忠诚于皇帝,手段狠毒,领导着阉党和文官武将集团斗争了十几年。

    在整个大宁帝国,他都是呼风唤雨的巨头之一。

    他跺一跺脚,整个京城,甚至整个帝国都要抖上两抖。

    而对于李文虺来,李连亭不但是他的恩主,也是他的父亲,老师。

    十八岁的时候,李文虺认他为义父,而后便一直受到他的栽培,可谓是恩重如山。

    对于这位义父,李文虺可谓是敬之七分,畏之三分。

    “起来。”李连亭将李文虺拉起来,牵着他的手腕,望向大厅众人道:“今天把诸位都请来,不仅仅有东厂的,还有御马监,兵器司的,甚至司礼监的兄长也请来了,就是为了让大家做一个见证。”

    所有人屏住呼吸,等待着这个关键的时刻。

    “从今天起,文虺便是我的接班人了。”东厂之主李连亭直接宣布。

    顿时众人哗然,望向李文虺的目光充满了畏惧和羡慕,还有一部分人,无比的失落。

    这一天终于来了!

    李文虺终于明确地成为了下一代东厂之主接班者。

    接着,东厂之主,帝国巨头李连亭道:“孙儿,进来。”

    一个年轻英武的太监昂首玉立,步入了大厅之内。

    他英姿勃发,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太监,反而像是一个英雄,一个出鞘之利剑。

    这位英武的年轻太监来到东厂之主面前跪下道:“孙儿李元,拜见祖父。”

    李连亭另外一只手牵着他,道:“这位便是我的孙儿,没有放在阉党院中习,而是一直带身边亲自教导。他先在北边打了一仗,几个月间斩了三百多首级。然后跟着元大将军跟建虏打了一仗,这次他仅仅一人就收割了一百九十颗人头,其中两名千户一名万户。”

    建虏非常厉害,所以他们的首级可是最难割的,平常能够有一两颗都了不起了,而这李元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岁左右,竟然斩杀了一百九十颗建虏首级,而且还有两名千户,一名万户。

    这等武功,简直惊人。

    帝国军功最贵,这等功勋何牛气冲天啊?

    这两年李元在整个北方都声名鹊起,所有人都以为武将集团又多了一颗璀璨的明星,没有想到他竟然是阉党中人。

    而且因为这位李元立下了巨大战功,所以皇帝都亲自接见过他,赐予他一支宝剑。

    李连亭道:“李元跪下,见过你的义父。“

    接着,东厂之主李连亭朝李文虺道:“文虺,从今往后,李元便是你的义子,也是你的接班人,知道吗?”

    ……

    注:兄弟们放心,本书一爽到底,连先抑后扬都不是。

    今天最后一天双倍月票,拜求诸位大佬了,不会让你们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