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20章:神骑术大功告成!(3更)
    之前几天晚上,杜变都没有能够进入梦境中学习《兽语录马术篇》。

    而今天毫无障碍就进入了这个秘籍的学习梦境。

    看来,还是之前的学习意愿不够强烈啊。

    这几天,这本秘籍杜变每天都随身带着,而且一有时间就翻看。

    现实中阅读这秘籍,实在是太太复杂深奥了,几乎每一两个小时才能完成一页内容的阅读。

    而且读完三四页之后,又要翻回到之前的内容,因为实在是太太复杂了,这些骏马的精神波段又太过于相似。

    然而进入梦境世界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杜变之前翻阅的每一页内容,都再一次清晰第重现。不仅如此,而且再一次用最最直观的画面表现出来。

    那些战马复杂的精神波段,也直接用动态画面的形式表现出来。

    不仅如此,杜变还可以通过自己的松果体去控制自己的精神力,制造出精神波段和梦境中的战马进行交流。

    一旦交流正确,人和马的精神波段就会产生共鸣,这样就能够直接控制战马的任何动作。

    果然是玄妙之极。

    当然,战马的精神波段只存在于它的大脑之内,是很难外放的,因为它没有精神力觉醒。

    所谓战马大脑内的精神波段,就相当于人脑内的思考和大脑指令。

    而且战马在精神防御力上非常之弱,所以会被人用精神力所控制,换成人几乎就不可能。

    接下来,杜变要做的就是背下一条又一条精神指令的特殊波段。

    奔跑,加速,转弯,抬腿等等等……

    每一个细微的命令,都有一个精神波段,加起来足足几百上千条之多。

    当然,现在杜变的脑域开发比现实提高了十倍,记住这上千条精神指令并不难。

    艰难的是如何游刃有余随行所欲地使用这些精神指令。

    总不能在马背上,你要让战马跳跃,你还先要去思考跳跃的精神波段,然后再通过松果体释放出来吧,等到那个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要做到随心所欲,就仿佛控制自己的身体一样去控制战马。

    比如,你要迈出左腿,你要抬起右手,这些大脑指令你根本不需要思考,只需要本能在大脑内下令便可以了。

    所以想要随心所欲地使用《兽语录战马篇》,你需要将这上千条精神波段背得滚瓜烂熟。然后不断地使用,不断地在脑子里面释放出一条又一条的精神指令。

    最后,你几乎要把自己当成一匹马一样思考,这样才能和战马融为一体,人马合一。

    这样你控制战马,就仿佛控制自己的身体一样。

    所以这就需要无数次的尝试和学习了,甚至进行精神分裂,把自己当成一匹马。

    幸好,杜变在梦境中足足有半个多月的时间。

    它一次又一次第使用战马的精神指令,几百次,几千次,几万次……

    久而久之,在梦境中他的精神指令变成了战马的方式,而不是人的方式。

    比如他想要举起手,首先第一个反应竟然变成了战马的举起蹄子精神指令。

    在这个时候,杜变就需要进入精神分裂了。

    一个是正常人格的精神,另外一个是类似战马的精神世界。

    就这样杜变尝试了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到梦境的最后几天,梦中的他甚至索性变成了一匹骏马,然后用战马的精神指令控制自己的身体,欢快地跳跃,奔跑。

    渐渐地,他懂得了许多许多战马的秘密。

    比如,如此刺激战马的最高潜能。

    在战马的大脑深处,也有一个脑垂体,会分泌出各式各样的激素。

    当释放某一种指令的时候,这批战马就会进入狂暴状态,会突破自己的极限,奔跑得无比飞快,跳得非常之高。

    当然,这条精神指令最好不要用。这就相当于现代地球的打兴奋剂,过后战马会颓废很长时间,甚至给骏马的体力带来永久性的透支。

    就这样,杜变如痴如醉地进入了一匹战马的精神世界。

    在各式各样的地方狂奔,在沙漠,在大海,在草原,在沟壑,在山峰。

    杜变对大宗师宁宗吾再一次高山仰止。

    他发现了,跟着大宗师学习武道,很少是直接刀枪的训练。更少笨拙的勤学苦练。

    通常都是在精神世界,理论世界达到实质性的提高。

    宁宗吾的武道典籍,完全将精神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

    现在杜变完全相信,宁宗吾不是一个人,他背后肯定有一股无比神秘强大的力量。或者他的知识和学术来自某股强大神秘的力量。

    ……

    次日天不亮,杜变就被褚红棉叫醒了。

    此时,他已经打坐闭目了整整五个时辰,在梦境中遨游了近二十天了。

    “如何了?”褚红棉非常诧异,因为他见到杜变只是在打坐,并没有捧着一本秘籍进行研究。

    “差不多了。”杜变道。

    褚红棉完全不理解,也不相信这样一夜之间就完成了骑术的学习。

    但她依旧道:“那就试试看,我会挑选骑术很好的一名骑兵兄弟和你比。当然我们的赛道没有天龙马场的断魂赛道那么复杂惊险,仅仅只是一些土坡,沟壑,栅栏障碍之类的,有问题吗?”

    “没有。”杜变道。

    褚红棉道:“那好,如果你赢了我们军中骑术最好的一名兄弟,你就可以去和厉芊芊赛马了。否则我要立刻带走小观音,让他丢下一切加入狼军,你的事情我就不管了,自己去收拾残局。”

    “是。”杜变道。

    “那好,来挑选战马吧。”褚红棉道。

    ……

    在杜变面前,有三匹骏马可以选择,虽然谈不上是千里马,但已经是狼军中最好的战马了。

    左边是一匹枣红马,中间是一匹灰马,右边是一匹黑色骏马。

    杜变挑中了中间的那一匹灰马,这不是最强的,反而而是最弱的,左边那一匹枣红马才是最强的。

    “为何不挑最强的战马?”褚红棉道。

    “现在还不是真正的生死比赛,所以挑选更差的马才能检验出真实水准。”杜变道。

    褚红棉点了点头。

    狼军的一名骑兵百户狼丹出列,他是斥候兵,骑术非常之高超,十几年来有一半时间都和战马同吃同睡,在马背上如同在平地一样,别说在马背上吃饭躲避箭矢,就算翻跟头都没有问题。

    而且,他还是战马最好的朋友,对马儿的习性了如指掌,简直就是一个马痴,到现在都没有成家,一辈子都打算和战马过了。

    果然,这位狼丹过来之后,三匹骏马都欢快地吟唱着,迈着蹄子迎接上去,然后用大脑袋亲热地磨蹭他的胸口,就如同看到亲人一般。

    “这就是我们狼军中骑术最好的。”褚红棉道:“狼丹你告诉我,之前的赛马你赢了几场,输了几场?”

    狼丹抚摸着左边黑色骏马的鬃毛,道:“赢了三十八场,输了两场,其中一场就是代表安隆土司府输给了厉芊芊,和她的差距非常之大,那的汗血宝马太有灵气了,而且她是骑术天才。”

    这狼丹如此厉害,却依旧输给了厉芊芊,可见这位跋扈的土司公主骑术如何了得。

    狼丹挑选了最好的枣红马,杜变挑选了三匹中最普通的灰马,两人来到了练习赛道之前。

    ……

    这个军营的骑术练习赛道不长,仅仅只有两千米左右。中间有沟壑,障碍,上下坡,小河,还有滚滑的沙石,虽然比不上天龙马场的断魂赛道,但也算复杂的了。

    除了血观音,褚红棉和褚灵秀之外,没有第四个观众。

    褚红棉道:“赛制非常简单,这条赛道有五个关卡,总共四里路。”

    “赛道的尽头有两面旗帜。红旗代表杜变,白旗代表狼丹。你们用最快的速度去把属于自己的旗帜拿到,然后折身返回将旗帜送到我的手中。谁先把旗帜交到我的手中就代表他速度更快,就代表他的骑术更优,就赢得了这场比赛,听明白了吗?”

    就等于来回跑两遍赛道,总共四千米距离。

    “是!”杜变道。

    褚红棉道:“这场比赛没有奖励,也没有惩罚。但杜变如果你输了,就不能去和厉芊芊进行赛马,那也是自取其辱。”

    “是。”杜变道。

    如果输给了这位狼丹,那确实没有比要和厉芊芊比了,那匹千里马也只能不要了。

    “两个人就位。”褚红棉道。

    顿时,杜变和狼丹骑着自己的马,来到赛道的起跑线前。

    杜变的灰马还有些不情愿,因为它喜欢狼丹,不喜欢杜变这个家伙,只不过它还算乖巧没有直接发脾气。但是一会儿比赛就休想它拼命了。

    这种懈怠的状态,旁边狼丹一下子就看出来了,褚红棉也看出来了。

    这样看来,这场比赛几乎没有什么悬念,狼丹必胜无疑。一匹骏马进入懈怠状态,那几乎不可能赢了。

    反而狼丹胯下的那匹枣红马,完全斗志昂扬,竞技状态超级好。

    血观音紧张无比,她不仅仅在乎的是输赢,还有内心对杜变的信任。如果杜变输了,就证明他这个人不靠谱,因为他说过自己一定会赢的。

    是否信任对了人,对血观音来说是一件非常关键的事情。

    褚红棉老将军高举右手,喊道:“预备,出!”

    她的手猛地挥下。

    顿时,杜变和狼丹的两匹马狂奔而出。

    ……

    注:第三更送上,眼泪汪汪,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