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19章:爱情与幸福,入梦试炼(2更)
    真的,血观音自己为何也不知道要这样做。

    甚至,她心里原本也没有什么情不情,爱不爱的。

    要爱,她这辈子决定只爱自己的家人,也就是镇南公爵府一家。

    真是有了义父,才有了她血观音如今的人生。是义父领养了她,并且教会她练武,使得她成为一个强大的人,能够掌握自己的人生。

    所以,她本是打算一辈子不嫁人的,一辈子为义父效命,所以这一生也没有和任何男人亲近过。

    至于对杜变的那一场亲热,真是一场意外。

    然而不知道为何,从那之后她的心中就多了一分不清道不明的杂念。原本还好好的,但杜变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后,这种杂念发酵成为一种执念。

    刚才她想要证明一些什么,所以脑袋一热就把自己当成了赌注。事后也没有任何后悔,反而有一种莫名的幸福感。

    原来为别人付出,是真的会幸福的。

    杜变冲出来,想要追上血观音。

    听到杜变的脚步声,血观音越走越快,就是不想让他追上来,因为她觉得自己很难再面对杜变了。

    杜变在后面低声道:“你疯了,我还不需要一个女人来做我的赌注。”

    血观音依旧在前面疾走道:“这是我自己选择的,和你无关。”

    靠,你血观音也是堂堂一帮主,呼风唤雨的主,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的话啊?

    看来再厉害的女人,一旦遇到感情,智商也直接下降为零。

    接着,血观音停了下来,道:“杜变你不要多想,这一切和你没有关系。”

    然后,她更加认真道:“玉真郡主既是我的妹妹,也是我的主人,她送给你的宝剑,我不能让你将它当成赌注,那对镇南公爵府是莫大的耻辱。而且你的千里马是我弄丢的,我要负责到底。”

    杜变望着她一本正经,却又把自己内心出卖得干干净净的漂亮脸蛋,心中一阵叹息。

    原本他有些话可以很潇洒地出来。

    比如相逢一炮泯恩仇,比如大家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又比如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但是现在他半句话都不出来,他算是一个渣男,但不是禽兽。

    望着血观音耿直美丽的面孔,杜变叹息道:“你这样,让我以后如何报答啊?”

    这话一出,血观音漂亮面孔一白,狠狠瞪了她一眼,大声道:“我不需要你报答。”

    然后,她飞快冲了出去,骑上马用最快速度跑了,离得杜变越远越好。

    ……

    “金子一样的女孩,不是吗?”褚红棉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杜变点头道:“但我是一个太监,而且还是一个混蛋。”

    褚红棉道:“一切顺其自然就是了,有些时候女人单方面的付出也是一种幸福。男人只要不打断这种幸福就好。”

    如果是男人出这样的话,那绝对应该活活打死,然后阉割一百遍。

    但出这句话的是褚红棉,因为她就是这样做的,她内心爱慕镇南公宋缺,但从来不出口,也不需要对方任何回应,只要不打断她的付出便好。

    接着,褚红棉道:“不过如此一来,明日的赛马你就要郑重了,不能当成儿戏。因为它关系到达不仅仅是一匹千里马,还有小观音这个人。”

    杜变点了点头,现在就算把他的脑袋摘掉,他也不敢输啊。

    就算自己被彻底再阉割掉,变成彻头彻尾的真太监,也不能让血观音落入厉氏的手中。

    “你知道天龙马场的断魂赛道吗?”褚红棉问道。

    杜变当然知道,这天龙马场原本是镇南公宋缺训练骑兵而开辟出来的,曾经驻扎过近十万大军。

    因为这个世界骑术大盛,各式各样的赛马,赌马不胜枚举。

    军中,权贵之间,土司联盟,军方和民间每年都会有各式各样的马术比赛。

    天龙马场里面有各式各样的赛道,障碍等等,什么地形都用,不但可以用来训练骑兵,还可以用来各种骑术比赛。

    而断魂赛道,是整个天龙马场最最极限的一条赛道,先从山脚到九百米海拔的山顶,然后过千米吊桥,再穿过狭窄之极的一线天峡谷,最后一条九转十八弯的悬崖小道更是让人闻风丧胆。

    在这条赛道上赛马,绝大部分人别跑完全程,连小命都可能丢掉。

    绝对的极限赛道,对骑手和战马的要求极高,稍稍有点不慎,或者和战马匹配不好,就是血淋淋的下场。

    “死在这条赛道上的战马和骑手每年都不在少数。”褚红棉道:“你心中有把握吗?”

    杜变点点头。

    其实对于杜变而言,赛道越难越好,这样对战马的控制就起决定作用了,哪怕马匹的速度慢一些也不要紧。

    而精神力控制战马是最最精准的,比用口令,鞭子,缰绳要精准十倍不止。

    所以,赛道越难对杜变反而越有利。

    当然前提是,今天一夜之间杜变要完全掌握,这是别人一两年都未必能够掌握的。

    “行,那就这样。”褚红棉道:“明日我会带兵去天龙马场,参与监督整个比赛过程,确保对方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

    褚红棉,杜变,血观音三人离去之后。

    厉芊芊道:“来人,把他们坐过的椅子全部烧掉,把地板也翘起来换掉。”

    “是。”奴仆道。

    厉芊芊还不满意道:“烧掉换掉之后,在把这个大厅封起来,不许再用了。因为这里面留下了那个小阉狗的气息。”

    这个小贱蹄子还真是不可理喻啊。

    ……

    杜变没有返回廉州城,而是回褚红棉的狼军大营。

    老将军在等待最后一波物资,大概后天就要开拔南下。

    此时,血观音已经勉强恢复了,但拼命板着面孔,唯恐表情崩了,杜变更是一句轻佻的话都不敢了。

    “这是一匹有灵气的战马,你骑上去试试看。”褚红棉道:“我看看你的骑术。”

    杜变心中一苦,他还没有进入梦境习呢,但还是点点头。

    翻身上马,然后紧紧扯住缰绳,一夹马腹,顿时这匹骏马飞快第往前冲,杜变身体一后仰,赶紧趴下身体。

    这个表现,很差啊。

    后来,这骏马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这速度一快,马背就显得非常颠簸,杜变不得不抱住马脖子,顿时这骏马更加狂躁不安,奔跑的时候拼命仰身体,要把杜变抖下马背。

    此时的杜变,已经可以用狼狈来形容了,完全是一个骑术菜鸟。

    褚红棉见之,身形如同闪电一般冲出去,竟然很快追上了这匹骏马扯住缰绳,活生生把一匹马也按停在原地,这武功也真是牛逼了。

    “杜变,你骑过几次马?”褚红棉问道。

    “几乎没有骑过。”杜变道。

    褚红棉道:“你们阉党院有专门的骑术课程啊,你怎么的?”

    杜变道:“我当时都逃课了。”

    这话一出,褚红棉老将军脸色瞬间难看起来,呵斥道:“胡闹,胡闹!你这是把小观音的性命当成儿戏。”

    也难怪老将军生气,杜变可以一天骑术都没有过就敢和厉芊芊赛马?

    厉芊芊从五六岁就开始骑马了,她的骑术完全可以用出神入化来形容。

    这个女孩虽然刁蛮跋扈,但是对于剑术和骑马是真的非常热爱,平时没事就喜欢去挑战那些难度非常高的赛道。西南土司联盟的子女没事的时候也喜欢赛马,也喜欢赌马,这位厉芊芊几乎是百战百胜。

    况且,厉芊芊骑的可是一匹充满灵性的汗血宝马,神骏之极,甚至超过了千里马。

    而杜变一个从来没有过骑术的人,竟然要去挑战厉芊芊?这不是儿戏是什么?

    褚红棉是听过杜变的名声的,尤其三大府大比武的辉煌胜利,所以本能就把他当成了一个非常出色的少年,也本能地觉得他的骑术会非常出色,甚至和他的诗词歌赋一样。

    然而没有想到,他竟然几乎没有骑过马?

    这少年怎么这么不靠谱啊?李文虺的眼光很准很高的啊!按不会收这么不靠谱的孩子啊。

    接着,褚红棉道:“小观音,杜变不会骑马你知道吗?”

    血观音点头道:“知道,他和我过。”

    褚红棉道:“那你也胡闹,你明明知道竟然还答应了这样的赌约,明明知道厉氏对你的狼子野心,竟然还把自己折进去。这样你也别回去了,直接加入狼军之中,明日就跟着我开拔南下,不要傻乎乎地折了自己。”

    血观音道:“我相信杜变,能够在一夜之间掌握骑术。”

    褚红棉顿时诧异地望着血观音,莫非这女孩真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这样荒谬的话也相信?

    骑术和箭术等等都一样,需要的是日积月累,需要的是勤苦练,需要和战马建立长时间的感情。

    有多少骑兵一开始为了练习骑术,活生生把自己绑在马背上,和战马同吃同住,就算这样也要足足几年时间才能练就出一身好骑术。

    然而,就算这样也比不上厉芊芊。

    而杜变一个几乎从来没有骑过马的人,竟然号称一夜之间就要掌握高等骑术,并且打败厉芊芊,这不是胡闹是什么?

    “孩子,我需要一个解释,否则我要生气了。”褚红棉望着杜变非常严肃道。

    杜变道:“老将军,我掌握了精神觉醒术。所以只要习了宁宗吾大宗师的,就能够和战马直接精神交流,指挥控制起来如指臂使。赛道越是复杂艰难,对我越是有利。”

    “你已经精神力觉醒了?”褚红棉诧异道:“你才不到二十岁啊。”

    “是的。”杜变道。

    褚红棉道:“宁宗吾宗师的我虽然没有见过,但却听过,是精神类的无上典籍。而且艰难晦涩之极,寻常天赋高的人,就算是精神力觉醒了,也需要习两年以上才能读完整本秘籍,一夜之间完全是不可能的。”

    褚红棉得对,宁宗吾的每一本秘籍都是天书一样,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根本是看不懂的,剩下百分之一才华横溢的人,也需要两三年才能完全看懂。

    总之,宁宗吾是一个被耽误的武道理论家,若这个世界有诺贝尔奖,他一定会包揽好几项奖金,除了诺贝尔数奖之外。

    杜变认真道:“老将军,空口无凭,眼见为实,请给我一夜时间。”

    褚红棉望着杜变良久道:“尽管我完全无法理解,觉得这是一件非常荒谬的事情,但我相信你是一个好孩子,不会信口雌黄。”

    “我就给你一夜的时间,明日一早我再来验证你的骑术。如果不行,我就提前把小观音带走,加入到我狼军南下安南国作战,我是不会让你将她推入火坑的。”

    杜变朝着他作揖拜下,道:“多谢老将军。”

    褚红棉道:“不仅如此,如果你明天一早骑术依旧不行。我会非常失望,你会失去我的信任,从今以后狼军不欢迎你,安隆土司府也不欢迎你,我们就再也不是朋友了。因为,我不想要一个信口雌黄,轻易草率把一个金子般女孩推入火坑的朋友”

    血观音在边上赶紧道:“老将军,这一切都是我主动,我自愿的。”

    褚红棉挥手,阻止了血观音话,只是盯着杜变。

    杜变再一次躬身道:“是,老将军。”

    忽然,旁边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杜变哥哥,哦不,杜变叔叔,我相信你。”

    是褚红棉老将军的孙女小灵秀,她手里依旧抱着那包桂花糖,剩下的不多,她已经不舍得吃了。

    粉妆玉琢的小脸蛋望着杜变,大眼睛真的充满了亲近和信任。

    她是小孩子,不管逻辑,只讲喜好和直觉。

    “谢谢你,小灵秀。”杜变道:“叔叔不会让你失望的。”

    只需一夜,明日一早就会让你们震惊不已的。

    然后,杜变甚至没有来得及吃完饭,就回到褚红棉为他准备的房间中。

    闭目打坐,进入梦境之中!

    ……

    注:第二更四千字送上,拜求月票,诸位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