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18章:抽你丫的!血观音痴情告白
    这话一出,厉芊芊杏目圆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个世界竟然还有人敢指着她骂贱人?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骂她,她的父母不舍得。镇南公不能这样骂她,甚至京城的那个皇帝陛下也只能笑眯眯地和她话,皇后和太后见到她之后更是拉着她的手嘘寒问暖,不断地赏赐东西。

    然而,皇室赏赐的那点东西她根本看不上,转眼就给下人了,还和父亲厉如海抱怨皇室的人都是小气鬼,厉如海笑着皇帝不是小气鬼,是一个穷鬼。

    从那之后,厉芊芊对皇室也完全没有敬畏之心了。

    皇后太后都要哄我,你区区一个小太监敢骂我?

    顿时,厉芊芊二话不直接拔剑,朝着杜变的脖子刺来,直接就要夺走他的性命。

    “铛!”

    血观音闪电出手,挡住了厉芊芊的剑。

    她美丽的脸蛋有些潮红,眼中充满了激动。

    不管哪个世界的女人,最最喜欢的就是男人为她打架。而现在杜变为了她血观音,竟然敢指着厉芊芊骂贱人,让她怎么不芳心大喜。

    “来人,将这条小阉狗拉出去碎尸万段,剁碎了喂狗。”厉芊芊下令道。

    顿时,几名厉氏的武士涌了进来。

    “谁敢?”杜变厉声道:“厉芊芊,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人敢惹你,皇帝,皇后,太后见到你都哄着你,因为你厉氏是外臣,皇帝怕你们造反只能哄着。这个世界上能杀我的人不少,皇帝,太子,公主,皇后,太后,东厂的督工,司礼监的大佬,不管哪一个下令都能杀了我。然而,你厉氏土司却不在内。”

    厉芊芊美眸一缩,然后露出娇媚的一笑,将宝剑插回了剑鞘之内。

    “来人,将这条小阉狗乱棒打出去,小心别打死了。”厉芊芊下令道:“至于那匹千里马,今天我就杀了吃肉。”

    “是。”厉氏武士纷纷在外面抄起木棒,就要将杜变等人砸打驱逐出来。

    没错是不能杀,但厉氏就是这么嚣张,东厂的少主人,镇南公的义女打就打。

    褚红棉和李道真对峙,而血观音仗剑护在杜变身后。

    杜变换上一张笑脸,道:“厉小姐又何必动怒呢?我绝对不会用血观音做赌注,我也没有这个资格和权力。但我们却可以换一个赌注。”

    “不感兴趣,你这阉狗能够拿得出什么赌注?。”厉芊芊道:“我厉氏什么东西都没有,若不是为了折辱镇南公府,你和血观音两个人的贱命加在一起,都不如我的汗血宝马半只蹄子。”

    杜变喊她贱人,她喊杜变阉狗,没毛病。

    杜变举起手中的这支剑,道:“这支剑名叫苍天剑,是皇帝陛下赐给玉真郡主的。玉真郡主又送给了我,用它来做赌注如何?我若输了,这支剑就归你了。”

    这话一出,厉芊芊色变。

    因为,整个厉氏家族都将玉真郡主视为禁脔,如今她的宝剑竟然送给了杜变。

    “宋玉真的剑,为何会在你手中?”厉芊芊寒声问道。

    杜变道:“我们都是宁宗吾大宗师的弟子,作为师姐送一支剑给我,不奇怪吧。”

    厉芊芊美眸紧紧盯着杜变手中的剑。

    这苍天剑是宝剑,但厉芊芊不在乎,他厉氏什么宝剑没有?

    但这是玉真郡主的佩剑,对她来就很有意义了。

    厉氏家族痛恨镇南公爵府,而她厉芊芊最最痛恨的便是玉真郡主和宁雪公主,当然尤其是玉真郡主。

    凭什么大家西南第一美人是宋玉真?而不是我厉芊芊?

    你宋玉真又哪里比我美了?

    论身材,论相貌,论家世我厉芊芊哪一点比你差了?

    所以,如果有羞辱宋玉真的机会,她厉芊芊绝对不愿意放过。

    如果拿到了宋玉真的佩剑,她可以用来当搅屎棍,可以用来做烧火棍,当着宋玉真的面糟蹋这支宝剑,想必玉真郡主会气疯吧。

    当然,这支苍天剑的价值肯定是比不上她的汗血宝马的。

    只不过,这是一场必胜的比赛,没有任何悬念,只要赌注够诱人,她厉芊芊就愿意下场。

    “好,就用这支苍天剑做赌注。”厉芊芊道:“明日天龙马场,断魂赛道,你我比拼骑术。赢了千里马归你,我的汗血宝马也归你。你若输了宋玉真的这支苍天剑归我,然后割掉你半寸舌头,作为你刚才出言不逊的惩罚,如何?”

    这个心如蛇蝎的贱人真是睚眦必报啊。

    杜变沉吟片刻,然后点头道:“好呀,不过你加了赌注,我也加赌注,你若输了便自抽一个耳光如何?”

    “好啊,一言为定。”厉芊芊道。

    “空口无凭,立字为据。”杜变道:“请褚红棉老将军和李道真宗师作证。”

    此时,血观音站在边上心绪复杂,感觉内心非常不舒服,有一种失落感。

    很快,她找到了这种不舒服失落感的源头了。

    因为她什么都没有做,千里马是从她手中丢掉的。刚才杜变为了她的尊严怒发冲冠,但是他对杜变却什么都付出。

    这让血观音心里很难受,她想要证明一些什么,她要付出。

    “慢!”忽然血观音喝止,然后朝杜变低声道:“你过来。”

    杜变一愕,血观音这是做什么啊?

    然后,她拉着杜变到了角落道:“你根本不会骑马,你能赢吗?”

    杜变想了一会儿,用梦境系统习《兽语录马术篇》一夜应该足够了,而只要用精神术去操纵战马,应该是稳赢的。

    这就像是一个bug一样。

    因为不需要任何动作,而是直接和战马进行精神指令的交流,甚至可以激发出战马所有的潜力,而且对它如指臂使,控制战马如同控制自己的身体一样。

    “能赢。”杜变道。

    血观音点头道:“好,我相信你。”

    接着,她直接走到厉芊芊面前道:“杜变的千里马是从我这里丢的,那也应该由我来参与这个赌局。杜变若赢了,千里马还给他,你的云泥宝马也归他了。杜变若输了,他的苍天剑不给你,他也不用割舌头,我这个人就归你厉氏了,我做你的赌注。”

    一切又回到了刚才的原点,厉芊芊就是想要让血观音做赌注。

    这话一出,杜变彻底色变,完全惊呆了。

    血观音这个蠢女人想要干什么啊?她脑子里面都在想些什么啊?

    顿时,他大声吼道:“你干嘛啊?你疯了!”

    血观音直接拦住杜变,抓住他的手不让他动弹,道:“就这么定了,你的千里马是在我手中丢的,我就要负责到底。”

    然后,她另外一只手直接写下了赌约,并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杜变还要再阻止,竟然直接被她环抱住脖子捂住嘴巴,完全动弹不得。

    褚红棉道:“丫头,你可要想好了?”

    血观音道:“杜变能赢,我相信他。”

    而厉芊芊也被这眼前一幕惊呆了,不过这更符合她意愿,血观音作为镇南公的义女,落入厉氏手中饱受折辱,应该更加能够打脸镇南公爵。

    然后,厉芊芊在赌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至此,赌约立成,严肃有效。

    然后,厉芊芊冷笑道:“爱情真是让人盲目,让人愚蠢啊,不过血观音你口味真重啊,那可是一个太监啊。”

    这话一出,血观音脸色涨得通红。

    原本血观音正处于自我付出,自我牺牲的幸福感中。

    她觉得自己和杜变的关系终于再一次恢复了平等了,她再一次占据主动了,因为她愿意付出自己,而不是被动地接受别人的守护。

    只不过,杜变仅仅只是为了她骂厉芊芊一句贱人而已,这又算是什么守护啊?

    此时被厉芊芊这么一,血观音惊醒过来,顿时否定道:“你不要胡八道,我只是不愿意玉真郡主的剑被你糟蹋而已。”

    “好了,我先走了。”然后,血观音再也呆不住,匆匆一个人走了出去。

    越往外走,脸蛋越红,脖子红透,耳垂仿佛要滴血一般。

    而此时杜变哑口无言,无语望苍天。

    心中无比的感动,又非常的好气。

    血观音,你这个笨女人,你脑子有坑吗?

    刚才她真的是活生生按着杜变,自己签下了这份赌约的,杜变想阻止都无力。

    你就算是想要为我付出,为我牺牲,也先问问我的意见好不好?

    你就这么莽撞地为我付出,为我牺牲,这让我杜变很被动的好不好?这会让我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人渣啊。

    靠,在两个世界杜变纵意花丛这么多年,像血观音这么蠢的女人,还……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真的是……金子一样珍贵的女人啊。

    土司公主厉芊芊将赌约上的字迹吹干,道:“天色晚了,你们滚吧。”

    她直接蛮横无理地赶人。

    “明天中午,天龙马场的断魂赛道见,让你这个小阉狗看看什么是真正的骑术,定让你输到绝望!”

    “还有,输了之后,记得把血观音洗干净后送过来。”

    ……

    注:第一更送上,这本书我会尽量多写美好的人物,拜求兄弟们的月票,让我更加充满感情投入创作中,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