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16章:射哪里?刷土司公主(3更)
    这位市舶司的孙立公公,对于广西所有海商来,那简直就是祖宗。

    每年逢年过节都要往市舶司送银子,而且是排队送银子。

    关键送完银子后,你也只有在门口磕一个头的待遇,连喝一杯茶都不可能。

    每一次见到这位孙立公公,那都是鼻孔看人的,简直不用用盛气凌人来形容。送完银子后,他依旧想打就打,想骂就骂,你还得跪着笑接。

    几年交道下来,这些海商见到孙立,膝盖本能第打弯想要跪下。而这位孙公公的脸,仿佛天生不会笑一样,永远都是不怒而威的样子。

    谁又想到,今天他竟然对杜变如此热情,笑得如此……谄媚?

    就好像换了一个人,换了一张脸一样。

    这个杜变究竟是谁啊?他不是杜萍儿的弟弟吗?不是一个破落户,一个阉党院的小员而已吗?

    见到这位市舶司的孙公公要走,吴正道赶紧道:“杜变贤侄,你认识孙公公他老人家?”

    这话一出,孙立立刻转身,呵斥道:“什么叫杜变兄弟认识我啊?是我认识他。”

    吴正道赶紧朝孙立躬身行礼道:“请恕老朽不识泰山,这位杜变贤侄是?”

    市舶司的孙立太监终于抓住这机会了,充满了中气道:“这位杜变先生,便是未来东厂镇抚使李文虺大人的义子,也是未来广西东厂的少主人。你们走了狗屎运了,能够见到他。”

    顿时,吴正道几乎不敢置信望着杜变。

    李文虺他是知道的,那可是真正的超级大佬,整个广西排名前三的超级大人物,阉党下一代领袖的热门人选。

    而这位杜变,这位他心目中的破落户,杜萍儿的弟弟,竟然是李文虺的义子?

    吴正道先是惊诧,然后恍然大悟。

    为何血观音会手下留情,仅仅只罚他五万两银子,而且一鞭子没有抽了,都是看在杜变的面子上。

    顿时,吴正道躬身拜下道:“老朽有眼不识泰山,多谢贤侄出手相助,让我吴家过了这一难关。”

    此时,旁边的市舶使孙立疑惑道:“杜变兄弟,莫非你认识这个吴正道?”

    杜变笑道:“来有缘,这位吴长者便是我姐姐的公爹。”

    瞬间,市舶司太监孙立如同变脸一般,对吴正道永远冰寒的面孔变得如同春天一般热情,然后伸手握住吴正道的双手,大笑道:“老吴啊,你是家里有真神,却到外面乱拜菩萨啊。你有杜变先生这样的关系,在广西海面上谁还敢拦你啊,横着走都没有问题啊。”

    吴正道心中狂喜,但依旧躬身道:“还请孙公公多多照顾。”

    “自己人,好,好。”孙立道:“以后有空的时候,一定要来我家里坐坐啊。大家喝喝茶,吃吃酒。免得杜变兄弟觉得我这个哥哥不会做人,他的亲戚就是我的亲戚,来到廉州地面上,我地头蛇不招待好,没有面子的。”

    杜变在心中暗笑,这位孙立公公真是一位人精,他在后面早就看到之前吴正道对杜变的态度了,所以及时冲上来,为杜变的装逼做了一次捧哏,绝对的人精啊。

    接着,孙立道:“杜变兄弟,你有要事哥哥我就不打扰了。老吴啊,走,我带着你去领回货船。不然市舶司的那些小崽子们肯定在你船上中饱私囊了,有我在他们休想拿走一件东西。”

    罢,这位孙立就带着吴正道前往廉州港。

    真是人精,主动帮助吴正道,让杜变欠了他一个小小的人情。

    吴炎铭面色稍稍有些复杂,却留了下来,朝着杜变躬身行礼道:“谢谢你了,杜变。”

    “没什么。”杜变道:“事情了结后早些回家,免得令堂和我姐姐担心。”

    犹豫了一会儿,这位便宜姐夫吴炎铭还是开口道:“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请开口。”

    “好。”杜变。

    ……

    “人情卖完了?”血观音道:“走,我们去见褚红棉老将军。”

    杜变看着两匹马,不由得道:“能不能乘马车啊?”

    血观音脸蛋一红道:“你什么意思?你想做什么?”

    靠,这女人要完啊。杜变一马车,她竟然就想到孤男寡女共处一车的情形。

    杜变赶紧解释道:“我不会骑马,跑不快。”

    血观音惊诧道:“你不会骑马?”

    杜变道:“对啊。”

    血观音道:“那你要什么千里马?那你凭什么在毕业大考骑术上碾压过对手,别给你千里马,就算给你龙马也没用啊。”

    杜变正色道:“因为我是天才,所以习骑术会很快。高明的骑术在于精神力,而不在于经验。”

    血观音道:“杜变,我是认真的,如果这匹千里马对你的前途很关键,我们可以得罪厉芊芊去拿回来。但如果仅仅只因为那是一匹千里马,只是价值一万多两银子,我是不愿意去的。”

    杜变道:“我也是认真的,你知道我的箭术吗?”

    血观音道:“我知道你在阉党院几年都是倒数第一,包括箭术。”

    这女人真要完啊,连杜变的底细都查得清清楚楚了,我只是一个太监啊,不是良配。

    “所以我的箭术应该很烂很烂。”杜变道:“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在几天之前我箭术的水平只有脱靶而已。然而仅仅一两天,我的箭术便已经到了一流射手的水平,因为我会了凝神射击。”

    “不可能……”血观音低声惊呼,她当然知道凝神射击有多难。

    杜变道:“拿一张弓来。”

    很快,血观音的手下拿来了一张强攻。

    “射哪里?”杜变问道。

    或许他天生是流氓,问这句话的时候,竟然本能第望向血观音性感的小嘴。

    血观音道:“前面那棵树距离我们一百八十步左右,树上有一个圆疤,大约宽两寸多你看到了没有?”

    “看到了。”杜变道。

    然后,直接弯弓搭箭。

    精神力觉醒,精神力凝聚,锁定目标。

    “嗖嗖嗖嗖嗖……”

    短短十秒钟内,杜变连射了五箭。

    “啪啪啪啪……”

    五箭全部射中了那个直径两寸的树干疤痕。

    顿时,血观音美眸一亮,不敢置信地望着杜变。

    射得这么快,这么准,真的是凝神射击啊。

    “真的是几天之内完成的箭术习?”血观音道。

    “真的。”杜变目光真挚道:“否则你觉得李文虺大人凭什么倾尽所有培养我?”

    血观音郑重点头道:“好,我相信你,不管付再大代价,也帮你把千里马从厉芊芊手中夺回来。”

    然后,血观音骑马,杜变乘坐马车,前往了褚红棉老将军的大营。

    一路上血观音还有些担心,因为她抹了杜变送的玫瑰精油,却又害怕被杜变闻出来。

    结果杜变没有任何反应,她顿时放心了,但又隐隐有些失望。

    当然,杜变早就闻出来了,只不过装着不知道而已。

    ……

    褚红棉老将军的狼军大营在郊外,她每一次都是这样的,行军到一个地方,都驻扎在郊外,绝对不会干扰民生。

    杜变也是第一次见到名震天下的狼军。

    结果却非常心酸。

    狼军的每一个士兵都很彪悍,个子不高,每一个都很精瘦,皮肤黝黑,但是肌肉如铁,浑身上下都冒着杀气。

    然而,他们身上的衣甲破破烂烂,手中的兵器也大多破旧,甚至有了缺口。

    这就是天下强军,为帝国立过赫赫战功的狼军,竟如此寒酸。

    见到杜变和血观音,狼军守卫厉声道:“军事重地,不得入内。”

    血观音下马道:“请去禀报你家将主,就镇南公义女,李文虺义子前来求见。”

    这两个身份一报,狼军守卫的眼神立刻亲近起来。

    自己人,朋友!

    没错,李文虺也是狼军的朋友,为了狼军的利益,李文虺不止一次仗义相助。

    “两位稍候,我进去禀报。”

    片刻后,这位狼军守卫出来了,道:“二位请进,将主在等你们。”

    ……

    “不好意思啊,本应该出去迎接的,但刚才在吃饭。”褚红棉老将军道:“狼军规矩,不吃完饭是不能离开的。”

    杜变第一次见到了这位名震天下的老将军,女将军,忠心耿耿的土司。

    她比杜变想象中的年轻,因为面孔依旧光滑,没有什么皱纹,甚至还很美丽。

    但是,她又比想象中的老。因为饱经风霜,头发大半都白了,一双手比男人的手还要粗糙。

    而且她很高,将近一米八,双眸沧桑之余,又充满了锐气。

    顿时,杜变单膝跪下道:“晚辈杜变,拜见褚老将军。”

    “你是文虺认的孩子?”褚红棉将杜变扶起来。

    “是。”杜变道。

    此时,一个不到七岁的小女孩跑了出来,长得粉妆玉琢非常可爱,身上穿着布衣,而不是绸缎,两只眼睛很大,充满了灵气。

    “奶奶,他是谁啊?”小女孩指着杜变问道。

    褚红棉牵过小女孩的手道:“按年纪应该喊哥哥,但是按辈分要喊叔叔。秀秀,喊杜叔叔。”

    顿时,那个小女孩仰着头,甜甜喊道:“杜叔叔。”

    见到这个小女孩,杜变心中一阵酸涩,本能地涌起一阵保护欲。

    因为,这是世袭安隆宣慰使唯一的继承人了。

    安隆褚氏男丁几乎都为国尽忠了,只留下褚红棉和褚灵秀这对祖孙相依为命。万一哪天褚红棉也战死沙场,那么这个仅仅只有七岁的小女孩,就会成为下一代的安隆土司。

    杜变掏了一会儿,只拿出了一盒桂花糖,这还是给姐姐杜萍儿买的,甚至还来不及送出去,现在就送给这个小灵秀了,实在是有些寒酸。

    “奶奶,我能拿吗?”小女孩眼睛发亮问道。

    “杜叔叔是李爷爷的儿子,他的东西可以拿。”褚红棉道。

    顿时,小女孩兴高采烈第接了过去,然后迫不及待打开放进小嘴里,顿时她的眼睛都亮了。

    桂花糖根本就不是什么珍贵的吃食,这小女孩依旧如此稀罕,可见这安隆土司日子有多么窘迫。

    都是土司公主,厉芊芊却穷奢极欲,完全天壤之别。

    “真好吃,谢谢杜叔叔。”小灵秀眼睛弯弯的。

    杜变实在忍不住,就轻轻摸了一下小姑娘的头顶。

    褚红棉抱起孙女,问道:“小观音,杜变你们来找我,有什么事?”

    血观音道:“杜变有一匹千里马,非常意外地落在我的手中,却被厉芊芊用一千两银子强行买走了。这匹千里马对他很重要,阉党院毕业大考骑术考试要用。所以我们向请褚老将军帮忙,和我们一起去拿回这匹千里马。”

    “好,那我们走吧,抓紧时间。”褚红棉道。

    杜变不由得一愕,这位老将军还真是古道热肠,直接果断啊,没有半句废话,直接就出手帮忙。

    然后,褚红棉真的半刻钟都不耽搁,直接带着杜变和血观音去找厉芊芊要马。

    于是,杜变三人组队去刷厉芊芊这个绝美无双,发育过剩的跋扈土司公主。

    ……

    厉氏家族在廉州府的别院内。

    绝色娇娃,土司公主厉芊芊慵懒第躺在床上,让胸口有个依靠,否则真的有点坠累。

    女家将禀报道:“主人,阉党杜变求见。”

    “杜变?不见不见。”厉芊芊这位土司公主精致绝美的脸蛋充满了不耐烦,直接道:“什么阿猫阿狗也想要来见我?阉党再威风,在我们厉氏面前什么都不是。”

    ……

    注:第三更大章送上,兄弟们月票啊,拉兄弟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