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11章:小人有眼不识泰山!(2更)
    虽然吴家是小几十万两家当的大财主,但在他们眼中许昌田和小侯爷柳梦宇那都是天大的人物,随便一根手指头就可以碾碎吴家。

    反而杜变,在她眼中只是一个打秋风的穷亲戚而已,这样的闲杂人等,说句难听的话,连吴家的奴仆都不如。

    然而,就是这个他们以为来打秋风的穷亲戚杜变,活生生把许昌田杀了,把小侯爷柳梦宇打成了猪头。最关键的是,凤梧侯柳无欢还要感激他。

    而且,许昌田这个在她眼中天大的人物,竟然说杀就杀了,而且还要抄家。

    许家在梧州,那可是盘踞了上百年的地头蛇大家族啊,竟然说灭就灭了,而且直接定上了三条谋反大罪。

    这真的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啊!

    顿时,杜变在吴夫人眼中变得无比神秘,无比强大。

    当然,其实吴夫人也误解了。

    这位许昌田虽然势力大,但是私底下的罪名太多,而且也不是正儿八经的科班官员,身上有很大的黑色背景。这种人就算势力再大,东厂想办就办了。

    就跟后世的某些黑头目,看上去威风八面,甚至和省级高官都谈笑风生。然而只要官方铁了心想要办他,一个地级市的警察局长就绰绰有余了。

    换成一个县令,甚至是主簿官员,尽管势力不如这许昌田那么大,但东厂也绝不可能想杀就杀,甚至根本就没有杀这些官员的权力,哪怕一个七品县令的生死也只有皇帝才能定,正印官的分量那可不是说说而已。

    不过吴夫人也弄不明白这里面的关窍,他只觉得杜变神秘莫测,权势熏天。

    当下,见到杜变目光望来,她立刻跪下来磕头道:“大人恕罪,大人恕罪,民妇有眼不识泰山,之前冲撞了大人,请大人看在儿媳的面子上,饶过我吴家,只惩罚民妇一人。”

    杜变的这道目光真心不含什么敌意,但在吴夫人眼中简直如同杀神一样,顿时把她吓得魂飞魄散。

    许昌田这样的大人物说杀就杀了,像吴家这种财主,那岂不是一根手指就碾碎了?

    说来,这位吴夫人刚才真的是救了吴家全族,因为她不但没有出卖杜萍儿,反而愿意舍弃自己的清白去救萍儿姐姐,就单纯这一点杜变要念她的情。

    杜变上前将她搀扶起来,道:“夫人严重了,您是萍儿姐姐的长辈,自然也是我的长辈。”

    此时杜萍儿吐完回来了,还洗了一个脸,然后道:“小弟,你能帮忙救出吴家父子吗?”

    吴夫人听了眼睛一亮,再一次朝杜变拜下道:“请大人出手相救我家夫君和儿子,需要多少银两敬请开口,民妇绝无二话。”

    杜变道:“放心,我一定会救。萍儿姐姐,你先带吴夫人去找一家客栈休息。”

    刚才这位吴夫人的表现,已经让杜变决定帮她救出丈夫和儿子了,而且也几乎是顺带的事情,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杜萍儿道:“不用去客栈,吴家在梧州城有房子,我们就在那里等你的消息,若需要银子你派人去正阳街的吴宅去要便是。”

    吴夫人对杜变千恩万谢,然后跟着萍儿出去了,二老爷吴正隆低着头也想跟着离开。

    “二老爷不忙走,一会儿还要你帮忙。”杜变道。

    “是,是……”杜变道。

    等到吴夫人和杜萍儿离开之后,杜变目光冷冷落在二老爷吴正隆的脸上。

    这位吴正隆,刚才竟然要将萍儿姐姐送给许昌田这个畜生,还说让吴炎铭休了她再娶,此人是留不得了。

    见到杜变的目光,吴正隆顿时魂飞魄散,直接跪在地上磕头道:“饶命,大人饶命,求求你看在我侄媳妇的面子上,饶过我这条狗命。”

    钟亭问道:“此人要杀吗?”

    杜变道:“算了,杀还是不杀了。送到某个矿场挖一辈子矿,什么时候死,什么时候算完。”

    送到黑煤矿?那可真是比死还要难受了,终身都暗无天日,只能活活干到死。

    “是!”旁边的东厂武士道,然后立刻将吴正隆拖着往外走。

    吴正隆吓得大嚎道:“大人放过我吧,放过我吧,我有银子,我有银子……”

    他还没有喊完,直接就被打晕了,如同死狗一般拖出去,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就会和很多囚犯一样,带着脚镣在矿场里面挖矿一辈子。

    ……

    如今该杀的杀了,该揍的也揍了,应该办正事了。

    杜变把事情跟钟亭这么一说,钟亭也很无语。

    “押送千里马的那几位兄弟也太背了,活生生被殃及池鱼了啊。”钟亭道:“不过这广西市舶司抽筋了?孙临公公什么时候这么大的脾气,竟然扣押这些大海商的船只了,每年市舶司收到这些海商的孝敬都金山银海一般啊。”

    杜变道:“谁说不是呢,还请钟叔叔带着我去一趟市舶司,把我的千里马给换回来,把吴家父子也放出来,至于那一船货,只要别让吴家破产,钟叔叔看着办。”

    钟亭道:“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杜变道:“这件事情好办吗?需要用银子打点吗?”

    “切……”钟亭道:“市舶司的孙临公公,见到你干爹就跟老鼠见到猫似的。他扣了你的千里马,不但要完好无损地还回来,还要赔你一笔银子。贤侄,如果我没有给你弄回两千两银子,这个叔叔我就当得不称职。”

    杜变道:“这么厉害?”

    钟亭道:“你啊,对李文虺大人在南方的威风,在整个阉党内部的声望真是没有足够的认识。李文虺大人只要冷哼一声,连镇抚使王引都睡不好觉,更别说他孙临这个老好人了。”

    杜变已经感受到了,否则王引也不会当着所有人的面杀义子。而且李文虺还没有回来,他已经用了大半生的积蓄去京城打点,打算离开广西了。

    接着钟亭拍了拍肩膀道:“侄儿,我瞧你眼圈黑得,一天一宿没睡觉了吧?赶紧睡觉去,我这就替你跑一趟廉州府,后天我大概就回来,连银子和千里马都给你带回来。”

    这位梧州府的东厂千户比想象中的还要热心,连杜变都不需要出马了。

    接着,钟亭又下令道:“来人,把杜公子带去我们最好的宅子,这可是李大人的儿子,给我照顾好了,否则小心你们的皮。”

    “是。”旁边的一位梧州东厂林百户官赶紧单膝跪下道。

    ……

    然后,梧州东厂千户钟亭连夜快马前往廉州府为杜变拿回千里马,并且营救吴家父子。

    而杜变则住进了梧州府最好的房子,梧州东厂的这位林百户恨不得把所有的好东西往杜变身上堆。

    “公子,您饿不饿,我立刻去给您叫最好的酒宴。”

    “公子,晚上睡觉冷不冷,我立刻给您找最美的女子陪睡,您是喜欢良家,还是喜欢花魁,是喜欢年轻的,还是喜欢年长的?”

    杜变无语,现在是七月三伏天,你问我冷不冷?

    不过后面那个提议让杜变稍稍动了动心,但想想还是算了,自己是李文虺的儿子,是广西东厂的少主人啊,多少要有点体面。就算要叫女人,也别当着弟兄们教,影响不好。

    杜变道:“不用了,林百户已经照顾得非常周到了,杜变感恩不尽。”

    “万万不敢,这是小人的福气。”这位林百户的腰如同弹簧一样,说弯就弯,然后感慨道:“李大人他老人家身体可好?半年多前我曾经见过他一次,到现在都无法忘怀,我时时刻刻都在感念,上天何其垂怜我等啊,竟然给广西派来了这么一位天地伟男儿,有了李文虺大人,我们都有了主心骨,办差起来别提有多带劲了,听说李大人很快就要升镇抚使了?”

    “对。”杜变直截了当道。

    “那太好了。”林百户显得无比激动道:“真是上天有眼啊,王引这老货尸位素餐,早该下去了。”

    杜变道:“林百户的这份忠心,我会告诉给干爹的。”

    这位林白户直接一膝盖跪了下去,当然是单膝下跪,双手抱拳道:“林某叩谢小主人恩典。”

    靠,小主人都喊上了,这群太监拍马屁的功夫真是一等一的啊。而且,他可是四十几岁的人了,对杜变一个少年说跪就跪。

    “言重了,那林百户晚安。”杜变道。

    “小主人请安睡,有任何需要,我就在外面,您喊一声就成。”这位林百户立刻起身,然后恭敬第退了出去。

    然后,这位林百户真的就端一把椅子在外面的院子坐着,他准备一夜不睡,时时刻刻竖起耳朵听杜变里面的响动,只要杜变喊人,他会第一时间冲进去。

    杜变当然不会鄙夷这种行为,这位林百户已经四十几岁了,很显然没有什么靠山,所以很难升上去。

    尽管他和钟亭关系不错,但钟亭自己也只是一个千户而已,所以杜变来了之后他当然牢牢抓住,想尽一切办法巴结,只求杜变对他有一点点印象,未来在李文虺面前提上一嘴,他就享用不尽了。

    ……

    注:第二更送上,求月票啊。

    感谢manetg9o5等兄弟姐妹几万书币的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