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10章:暴揍小侯爷!(1更)
    钟亭吹了吹供状上的血迹,然后朝杜变道:“你一定觉得我们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是吗?”

    然后用杯子里面的酒洗手,用巾帕擦拭干净。

    杜变点了点头,虽然这许昌田算得上是罪行累累,但刚才这三条谋反大罪应该都是捏造的。

    钟亭叹息道:“讽刺的是,这三条罪状几乎都是真的,他真的勾结叛乱土司,真的勾结安南国的反贼,虽然没有把广西和江浙的城市布防出卖给倭寇,但是和倭寇有很多生意往来,卖的都是粮食,兵器等战略物资。。”

    杜变愕然,不敢相信道:“为什么啊?”

    钟亭道:“做生意,做大生意。你无法想象到有些人丧心病狂到何等程度?这位许昌田我们早就盯上了,本想养肥了再杀,最好把某些人也拖下水。不过你这小祖宗一来,就提前把人杀了。”

    杜变道:“那,那抱歉了。”

    钟亭道:“没什么,也就是一条狗而已,杀了就杀了。而且这样的人也太多了,何止许昌田啊,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哪个商人不卖国?哪个大家族没有出卖过帝国的利益?”

    此时,边上传来杜萍儿弱弱的声音。

    “小弟。”

    杜变道:“姐姐,怎么了?”

    杜萍儿道:“我,我想去吐一下,可以吗?”

    她刚才硬要站在边上看,此时忍不住了。

    杜变一愕道:“赶紧去。”

    杜萍儿飞快跑了出去,还没有出门口,直接就一口呕吐了出来。

    而此时,小侯爷柳梦宇仿佛惊醒了过来,指着杜变等人嘶吼道:“你们阉党竟敢草菅人命,颠倒黑白,指鹿为马,而且还敢在我的飘渺楼杀人,我要向陛下参你们,我要参你们。”

    杜变不由得朝钟亭望去。

    “别看我。”钟亭道:“这个不能杀,这可是勋贵之后,不像是区区一个巡检杀之如同宰狗,杀一个侯爵世子很严重的。”

    晕死,杜变哪里想要杀这位小侯爷了?他就算再脑残也是柳无欢的儿子,还是有点香火缘分的,可以教训却不能杀掉。

    听到钟亭的话后,这位小侯爷顿时得意起来了,直接站了起来指着杜变道:“现在知道害怕了?知道我是朝廷勋贵子弟了?”

    小侯爷咬牙道:“我告诉你们,晚了,刚才你们如何颠倒黑白,如何击杀朝廷命官我看得清清楚楚。你们敢在我飘渺楼当着我的面杀人,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天下事情全部坏在你们阉党手中,草菅人命,使得民不聊生。我回去就写信给广西巡抚,然后让我爹和巡抚大人联手参你们,一定要把这件事办成一件大案,一定让皇帝陛下给广西阉党来一次大清洗,大换血。”

    这位纨绔自己陷入自己幻想之中不可自拔。很多时候杜变实在难以相信,人为何会脑残到这个地步。

    杜变上前,直接狠狠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什么?你敢打我?”小侯爷柳梦宇惊道,刚才那位东厂千户明明说得很清楚,他们是不能动勋贵之后了,杜变竟然敢打他这个小侯爷?

    杜变二话不说,左右开弓,噼里啪啦就是一顿揍。

    这小侯爷柳梦宇还要还手,但立刻被李三,李四抓住双臂。

    “啪啪啪啪啪……”杜变下手极狠,把敏捷术挥到了极致,对着这个小侯爷狂扇了上百个耳光。

    是真的上百个耳光,而不仅仅只是形容,直接将小侯爷柳梦宇俊美的面孔打成了猪头。

    这位小侯爷一开始还嘴硬,到后面被打得怀疑人生,鬼哭狼嚎。

    “让你嚣张,让你出言玷污我的姐姐。不是看在你爹的份上,我早就阉了你。”

    杜变打完之后,先用手帕擦掉手上的血,然后直接拿起酒壶往柳梦宇猪头一样的脸上一泼,酒蜇在他红肿的脸上,痛得对方几乎要跳起来。

    而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凌天阁的门被冲开,凤梧侯柳无欢带着十几名侯府武士冲了进来。

    小侯爷柳梦宇见到他爹来了,仿佛见到救星,顿时嘶吼道:“爹,快救我,快救我。这群阉党不但在我的飘渺楼上杀人,还敢打我,完全不把您这个朝廷的侯爵放在眼里。把这个小太监抓起来,上奏折去参死李文虺,他是这场冤案的幕后主使。”

    凤梧侯柳无欢来到儿子面前,目光又望向了杜变。

    “对,就是这个叫杜变的小太监,抓住他,不要让他跑了,我要把他的双手砍下来,砍下来……”小侯爷愤怒道:“爹,你快动手啊,把他的双手砍下来!”

    凤梧侯柳无欢仰天长叹,然后拿起酒壶喝了半杯酒,又把身上的侯爵锦袍脱了,还捋起了袖子,然后握紧了拳头。

    小侯爷见之,顿时兴奋狞笑道:“小太监杜变,杂种,你再嚣张啊,你在我爹面前嚣张啊。爹,揍死他给孩儿出气。”

    “你放心吧,我会给你出气的。”凤梧侯柳无欢道,然后他一声爆喝,直接冲到儿子柳梦宇面前,抡起拳头疯狂暴揍。

    “砰砰砰砰……”

    那可是真的暴揍,两只拳头如同雨点一般砸下去,比起杜变刚才可是下手狠多了。

    不但拳打,而且还脚踢。

    这架势,真的仿佛要将亲儿子活生生打死的架势。

    拳拳到肉,脚脚到骨,杜变在边上都觉得疼啊。

    小侯爷柳梦宇先是惊骇,然后被打得魂飞魄散怀疑人生。

    “啊……啊……”这位曾经英俊的小侯爷,出了杀猪一般的凄厉惨叫。

    ……

    足足打了半个钟,小侯爷被打得屁滚尿流,惨叫声甚至都越来越低了,凤梧侯柳无欢的拳头都打烂出血了。

    差不多行了,再打就要内伤了。

    杜变上前,拉住了柳无欢道:“侯爷,不能再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我打死他,我打死他……”柳无欢吼道:“我就当没有生过这个儿子,蠢货,败类,有眼无珠的傻叉。别人把你爹都要欺负死了,你还跟人称兄道弟。你把人家骆炆的儿子当兄弟,人家转身都就把你绑了要挟你爹我。要不是东厂出手相救,你的两个弟弟早就死了。”

    “艹,我当年还不如射到墙上去,也好过生下来你这个愚蠢的杂种。”柳无欢越说越气,又朝着儿子柳梦宇狂踢。

    然后,他直接踉跄坐在椅子上,依旧气得浑身抖,目中含泪。

    杜变给他倒了一杯酒。

    柳无欢接过去饮下,道:“贤侄,让你笑话了,家门不幸,多谢你手下留情。”

    杜变笑了笑,没说什么。

    柳无欢道:“三大学府比武结束之后,我被绑架的家人就被放回来了,但有两个儿子多亏你们东厂相救,否则现在已经成傻子了。我觉得自己欠了镇南公的情分,所以去帮忙他筹集军饷,一时半会没来得及回家教训这个蠢货儿子。在三大学府大比武的倒数第二天,柳梦宇这个蠢货跟骆炆的儿子喝酒,喝醉了直接被人绑走了,一直到被释放回来还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还以为自己只是喝醉睡了一觉,还把别人当兄弟。”

    接着,柳无欢又自己倒了一杯酒,给杜变也倒了一杯酒,道:“没有想到,他今天又闯祸了。贤侄你放心,回去之后我立刻给陛下上表,换一个儿子继承我的爵位,那个儿子小一些,但是善良懂事,老实本分。我柳家没有出息,日后难免被人欺负,还请贤侄以后多多照顾。”

    杜变赶紧举杯道:“侯爷严重了,你我虽然接触不多,但缘分不浅,我心中有数的。”

    杜变说照顾柳无欢的儿子那可真不是说笑,且不说他未来的前途,就当当他是李文虺的继承人,就足够照料柳无欢的后人了。

    这群没有权势的勋贵,除了一些资产还有爵位之外,几乎一无所有了。

    “那我什么都不说了,都在酒了。”柳无欢又和杜变干了一杯,然后道:“贤侄你忙你的,我把这逆子带回家了。”

    “侯爷慢走。”杜变赶紧起身相送。

    柳无欢一挥手,两个武士上前将小侯爷柳梦宇抬走了。

    “啧啧啧……”旁边的钟亭道:“这位柳侯爷还是看不起我们这些没文化的阉党啊,和你这个大才子有说有笑的,当对我们却视而不见。”

    还真是这样,柳无欢是个性情中人,杜变的琴棋书画都折服了他,所以他尤其尊重。

    钟亭虽然是东厂千户,在梧州府的地面上算得上是位高权重,但柳无欢还真的没有特别将他放在眼里,属于我不招惹你,但也不想理会你。

    杜变笑道:“钟叔叔,您就别酸了。”

    然后,他目光望向了萍儿姐姐的婆婆吴夫人。

    刚才生的一切,足足有半个多小时,然而对吴夫人和二老爷吴正隆来说,仿佛过去了一年。

    这一切生得太突然,太意外,也太震撼惊悚了啊!

    他们真的以为杜变只是一个穷亲戚而已,没有想到竟然如此……

    ……

    注:第一更送上,今天还是四更,兄弟们投月票啊。

    感谢风起叶落V,谁是我我是谁等兄弟几万币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