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09章:先阉后杀,惨极!(4更)
    钟亭咧着嘴道:“杀,也不是不能杀,只不过会有麻烦的。他的孙临的干儿子,是镇抚使王引的干侄子。没有李大人的命令,我们不好擅动。”

    杜变道:“在桂林,王引要杀我,结果干爹说王引老了,让他回家去。王引立刻收回了话,然后啐面自干,当作什么都没说。前几天生了舞弊案钟叔叔应该知道吧,王引当着我的面,杀掉了他的义子。”

    “那就是翻脸了?”钟亭道。

    “对,翻脸了。”杜变道。

    钟亭道:“那行,那就能杀。”

    杜变道:“钟叔叔,我武功很低的。你帮我按住他,我来杀。”

    “那行吧。”钟亭道。

    许昌田勃然大怒,望着钟亭道:“原本看在你是东厂千户的份上我敬你三分,别以为我怕你。在梧州我就是土皇帝,连知府都不敢动我,桂王府都不敢动我。既然撕破脸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连你一起灭。”

    这位许昌田真的是地头蛇坐久了,还真的是谁都不放在眼里。

    钟亭一挥手道:“动手。”

    顿时,他带来的东厂高手出剑如电,李三,李四二人更是如同鬼魅一般。

    唰唰唰……

    短短一分钟,将许昌田带来的几十名护卫杀得干干净净。

    小侯爷柳梦宇大怒道:“竟敢在我飘渺楼撒野,也不看看小爷是谁,来人,动手!”

    钟亭望着他,摇了摇头道:“傻逼,别给你父亲惹祸,他刚刚从生死线上捡回一条命,还是我们东厂帮他捡回来的,无知者无畏的是你。”

    果然,飘渺楼的那些武士全部不敢动弹,这位小侯爷是傻逼,他们可不是。东厂有多么可怕,这些武士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没有必要把命给搭上。

    李三李四上前擒拿许昌田,这位巡检大人常年练武,武功很高,力大无穷。

    不过,他依旧不是李三和李四的对手。

    所以,足足厮打了两分钟,他被李三李四二人按在桌子上,拼命第挣扎嘶吼。

    “钟亭,我的义父是孙临,我是镇抚使王引公公的干侄子,我是北冥剑派的弟子,你不要给自己惹祸。”许昌田吼道:“桂王府都不敢杀我,知府大人也不敢动我,你们敢?”

    钟亭上前道:“没错,桂王府被无数眼睛盯着,他们谁都不敢杀,空有至高无上的王爵。”

    何止不敢杀,桂王世子宁充曜简直小心得连蚂蚁都不敢踩死。

    钟亭又道:“知府大人是文官,需要你这个地头蛇去处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他也不敢杀。但是我东厂杀你这样的人,真的和宰一条狗没有区别的,你这巡检司说是九品官员,但其实是朝廷安抚黑道地头蛇用的而已,本质上你就是一个黑帮头子啊。”

    许昌田脸色苍白了些许,挣扎道:“我是孙临公公的干儿子,王引公公的干侄子。”

    钟亭摇头道:“他们收你为干儿子,干侄子,只是想要用你的地方关系而已,而且每年都能收一大笔银子孝敬,你以为他们真把你当回事啊?也就是一条狗而已。再说你连广西阉党的形式都看不清楚啊,还以为王引最大?别说你是王引的干侄子,就算是他的亲儿子,我们把你杀了他也无可奈何的。”

    钟亭站起身来道:“唉,教傻子做人真难,尤其是这些坐井观天的土豹子,跟你喝了几顿酒还以为真把你当兄弟,酒桌上的话怎么能当真呢?酒桌上的称兄道弟怎么能当真呢?好了,杜变侄儿你动手吧。”

    “那行。”杜变道:“萍儿姐姐,你转过身去。”

    “不,我要看着。”杜萍儿道。

    “那好吧,一下儿我动手太残忍,你不许拧我,也不许打我啊。”杜变道。

    然后杜变来到许昌田面前,拿出了宁雪公主送的黄金雪匕,稍稍犹豫后有重新揣进怀里。

    “李三,把你的匕给我。”杜变道。

    李三把一支匕放在杜变手中。

    杜变望着许昌田颤抖的脸,用匕刮着他的脸,道:“害怕吗?”

    许昌田颤抖道:“我是王引公公的干侄子,你不敢动我,你不敢动我。”

    杜变道:“我最近喜欢阉割别人,练了好久,手艺不错,给你试试?”

    杜变随手一挥!

    梧州巡检许昌田只觉得下面一凉,活生生被阉割了。

    “啊……”他几乎魂飞魄散,出了无比惨厉的嚎叫。

    被阉割之后,许昌田所有的底气,胆气消失得干干净净,眼泪鼻涕齐出,嚎叫道:“放过我吧,放过我吧,我认输,我认输……我愿意把家财全部交出来,很多很多银子,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杜变道:“你以为你死了,你的家产能保住?”

    钟亭道:“那一定是保不住的,我们杀你,肯定是掌握了某些罪证,所以是要抄家的。”

    许昌田绝望了,大哭道:“我的干爹是孙临公公,我是镇抚使王引公公的干侄子,他们不会放过你们的,求求你们放了我吧……”

    “你呀,太年轻,幼稚了……”杜变道:“你连阉党在广西的老大是谁都不清楚,就敢这么人五人六,威风八面的,你这样的脑子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啊?”

    “噗刺,噗刺,噗刺,噗刺……”杜变用匕飞快在许昌田的四肢上刺了十几下,把他四肢筋脉全毁了。

    “好刀法,敏捷考试一定满分。”钟亭鼓掌。

    “练了好久了。”杜变道:“终于有显摆的机会。”

    此时,许昌田依旧再惨嚎。

    杜变道:“把他从四楼扔下去吧,注意角度。”

    “是!”李三李四抬起魂飞魄散的许昌田,朝着窗户走去。

    “杜变公公,杜变爷爷,放过我,放过我……”许昌田哀嚎,然后拖着长长的尾音,直接被从四楼扔了下去。

    一,二,三!

    砰!

    砸落地面的声音,他的嚎叫结束了,耳边终于安静了。

    这位作恶多端,血债累累的巡检,梧州府的土皇帝就这么忽然之间死了,当着几百人的面被活活摔死。

    ……

    杜变掏了掏耳朵道:“钟叔叔,他好呱噪的。”

    “嗯。”钟亭苦笑道:“小祖宗,现在你是爽了,却给我带来一堆麻烦。我们东厂也不能这么跋扈的,杀人也是要有理由,有证据的。”

    杜变道:“这位许昌田恶贯满盈,杀头十次都不够吧。”

    “那倒是。”钟亭道:“但那也要明正典刑啊,算了算了,我们晚上加一会儿班,把他的罪责定下来,一定要严重,涉及到谋反的那种,我们才有权力当场格杀。”

    “谋反?”杜变道:“勾结安南国叛王怎么样?”

    “行。”钟亭在供状上写下这条罪名,道:“还不够啊。”

    杜变道:“几年前勾结土司造反,这条罪怎么样?”

    “行。”钟亭又把这条罪名写下了,道:“还不够,再有一条差不多了。”

    杜变道:“勾结倭寇,袭击我大宁王朝沿海州府,这条罪名怎么样?”

    钟亭咧嘴道:“可是,倭寇侵袭的是江浙沿海州府啊,我们广西离得有好几千里,怎么勾结?”

    “他们在海外勾结,许昌田把江浙沿海布防都透露给他们了,而且把广西沿海州府布防也出卖给了倭寇,邀请他们来攻击劫掠。”杜变道。

    钟亭道:“嗯,这样一来就说得通了。妥了,三条大罪,每一条都是谋反大罪,可以当场格杀了。来,让许昌田按个手印,算是画押定罪了。”

    这下尴尬了,许昌田的尸体在楼下,被扔下去了。

    钟亭埋怨道:“你刚才应该在楼上杀的,还要麻烦我派人去把他尸体背上来。”

    “来人,去把许昌田的尸体背上来。”钟亭下令道:“对外面口径一致啊,许昌田谋反拘捕,在逃跑过程中从飘渺阁跌落,摔死了。”

    “是。”所有东厂武士齐声喝道。

    于是,许昌田尸体又被背上来之后,用他的手沾血,在供状上按下手印。

    这下,罪证确凿了。

    ……

    注:第四更送上,拜求月票啊,诸位老大。

    谢谢燕霜浓,雨夜苍穹,ahanya等兄弟的几万书币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