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08章:就如同杀一条狗吧!(3更)
    柳无欢虽然是一个纨绔侯爷,但好歹才华横溢,风流而不下流。但他这个儿子,则完全是一个人渣败类了。

    但是杜变没有立刻动手,因为他要看吴夫人的反应,如果她答应了,并且把儿媳送到许昌田这个畜生的床上,那就不要怪杜变将吴家抄家灭族了。

    此时的杜萍儿已经气得浑身抖,目光喷火,杜变将她的手握住,轻轻一拍。

    此时,里面的吴夫人谄笑道:“小侯爷,我这儿媳是小户人家的女儿,上不了台面了,侍候不了两位贵人。不如我花几千两银子去买两个花魁过来,专门侍候两位大人如何?”

    许昌田面色一寒,冷道:“老梆子,给脸不要脸。不把你儿媳乖乖送来给我睡,就等着你的丈夫和儿子死在牢房里面吧。什么花魁,都是婊子而已,老子喜欢的就是良家。”

    吴夫人脸色苍白,颤抖道:“许大人,我……我虽然上了年纪,但也算风韵犹存,不如我来侍候您如何?我这儿媳真的粗鄙,不配伺候您这样的贵人的。”

    杜变内心一声叹息,立刻放下了对吴家的杀机。

    这位吴夫人虽然嘴上刻薄泼辣,但对萍儿姐姐确实是真疼的,不然也不会让她三天两头回娘家,而且经常拿吴家的银子却贴补娘家。

    只不过这位吴夫人也真是女中豪杰啊,已经年过五旬了,竟然还敢提出以身饲虎,只为将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救出。

    杜萍儿听了吴夫人的话,立刻感动得热泪盈眶道:“婆婆我们走,不要求他们,我们找其他人救公公和炎铭。”

    “哈哈哈,整个梧州府除了我还有谁能救得了你们吴家?”许昌田大笑,然后用下流的目光望着吴夫人道:“果然风韵犹存啊,行行行,你也来伺候我们,和你的儿媳一起上。”

    接着,许昌田朝柳梦宇道:“小侯爷,吃得消吗?”

    小侯爷柳梦宇眉开眼笑道:“吃得消,吃得消,败火啊……”

    许昌田道:“那我入股飘渺楼的事情呢?”

    小侯爷柳梦宇道:“好说,好说……”

    许昌田高兴大笑道:“来来来,杜萍儿小娘子,过来坐在我的腿上,先和小侯爷喝一杯交杯酒,哈哈哈……”

    吴夫人此时脸色一冷,起身弯腰行礼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劳烦许大人了,告辞。”

    许昌田顿时脸色一寒道:“进来容易,想走就难了。今天晚上,杜萍儿这个小娘子我要定了。”

    “来人,关门。”许昌田一声令下。

    顿时,几个武士飞快冲上来,将凌云阁的门关上。

    许昌田道:“吴正隆,按住你的嫂子,别让她激动啊。”

    吴正隆犹豫良久后,上前按住吴夫人的肩膀道:“嫂子,救大哥和侄儿要紧啊。这杜萍儿只是一个小户人家的女儿,大不了以后休了便是,凭炎铭的人品,凭我们的家世,还怕娶不到好人家的女儿吗?你不是一直对杜萍儿出身不满意吗,正好把她送给许大人啊。”

    吴夫人拼命挣扎,厉声道:“吴正隆,你这个畜生,我吴家没有你这样的窝囊废。”

    许昌田道:“吴正隆,你能做主吗?孙临公公是我的干爹,救出你家大哥和侄子对我来说易如反掌,甚至那一船货物我也能帮你们弄出来,不过到时候我要分一半哦。”

    吴正隆谄笑道:“我能做主,我能做主。这位杜萍儿,就请大人享用,只要您能救出我大哥和侄子,只要您能帮我们拿回货物,一切好说。”

    说罢,这位二老爷吴正隆将吴夫人抱住往外走,一边笑道:“许大人,小侯爷,请你们玩得尽兴。”

    吴夫人拼命挣扎,大骂道:“吴正隆你这个畜生,萍儿快跑!”

    “哈哈哈哈……哪里跑?”许昌田迫不及待脱去了衣衫,大笑道:“小娘子,一会儿就会让你知道我许爷爷的本事,保证你今后再也离不开我了。”

    然后,他直接朝着杜萍儿张开双臂抱来。

    杜变向前一步,拦在杜萍儿的面前,问道:“李三,杀一个巡检碍事吗?”

    如同路人甲一般的李三,李四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菜,道:“不碍事,就如同宰一条狗差不多。”

    “哦,那就好。”杜变道:“那我们今天晚上就杀这条狗。”

    ……

    听到杜变和李三的对话后,梧州巡检许昌田一愕,脑子好一会儿才转了过来,然后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

    这个世界太好玩了,竟然有人装逼到他的头上了,竟然要在梧州的地盘上杀他许昌田。

    他这个巡检官虽然品级不高,但权力大得很啊,在这个地面上,谁都不愿意招惹,黑白两道都要听他的。

    哈哈哈哈,连梧州知府也不敢说这个话啊,眼前这个两个仆从小厮一样的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不可笑吗?

    “小侯爷,你听到了吗?这两个人要杀我呀?”许昌田装着缩成一团道:“我好害怕呀,该怎么办啊?”

    小侯爷柳梦宇张开扇子笑道:“都说无知者无畏,今日我算是见到了。”

    许昌田道:“我是北冥剑派的弟子,梧州府的巡检,凤梧侯世子的把兄弟,广西市舶使孙临公公的干儿子,广西东厂镇抚使王引公公的干侄子。你说说在梧州府地盘上,谁敢说杀我呢?”

    这北冥剑派还真是,只要有些权势的,恨不得都罗旗下啊。

    小侯爷柳梦宇道:“梧州府爵位最高的年轻人是宁充曜,但我保证这位桂王世子不敢说这样的话,只要他敢说出来,就有人敢去桂王府打脸。”

    这话倒是没有说错,桂王世子宁充曜谨小慎微,唯恐走错一步,当然不敢杀一府的巡检,否则雪片一般的弹劾就会飞往京城,这些文官最喜欢那地方上的皇室子弟开刀了。

    “宁充曜不敢,那骆闻巡抚的公子呢?”许昌田问道。

    小侯爷柳梦宇道:“许兄你忘性太大,几天前你还请骆公子在我这里吃饭,还叫了一对姐妹花,做了一夜的连襟。”

    “对对对,瞧我这记性。”巡检许昌田拍拍自己的额头,望着杜变道:“桂王世子不敢说这样的话,巡抚大人的公子也不敢说这样的话。但你却说出这样的话,差点没吓死我呀,那么我能请问您高姓大名呀,是哪位权贵子弟呢?说出来,也让我震耳欲聋一下。”

    杜变道:“广西阉党学院学员,杜变。”

    梧州巡检许昌田一愕,然后装出惊恐的样子道:“哇,阉党学院的学员日,没有卵蛋的小太监诶,我好害怕啊,我魂飞魄散,我胆战心惊,我肝胆欲裂啊……”

    这位许昌田的演技虽然很夸张,但确实不错。

    但是下一秒钟,他脸上是装出来的惊恐消失干干净净,取而代之是狰狞和残忍,面无表情一字一句道:“来人,把这两个小太监打算四肢,挖去眼睛,割掉舌头,从四楼扔下去。”

    杜变在桂林府大杀四方威风凛凛,但只有几个大佬知道,这许昌田虽然是梧州府的土皇帝,但还得不到这个隐秘的消息。

    所以,杜变在他心中真的是蝼蚁一般,他压根就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是!”四名武士上前,便要斩断杜变和李三的手脚。

    李三李四二人拔剑,将杜变护在中间。

    “哟,还会武功啊。”许昌田道:“小侯爷,借你飘渺楼高手一用。”

    小侯爷柳梦宇顿时拍了拍掌。

    顿时下面响起了密集的脚步声,几十名武士,弓箭手涌了进来,将杜变,李三,李四三人包围得水泄不通。

    许昌田冷笑道:“区区阉党的小太监竟然敢在我面前装腔作势,我的干爹是大太监孙临,我的干伯父是广西东厂镇抚使王引,那都是你们阉党的祖宗,连李文虺都要给我几分薄面。你们这样的小角色,就如同一只蚂蚁,我随手就碾死一群。”

    真是吹牛破天了,王引都在杜变面前吃了大亏,吐了几口血。

    “动手!”许昌田一声厉喝。

    那几十名武士便要上前出剑,十几名弓箭手要弯弓射箭。

    “咳咳……”

    此时,下面传来了脚步声。

    听到这声音,许昌田脸色微微一变,然后大笑道:“钟亭兄,你的脚步出卖了你,你的咳嗽声也出卖了你,我一听就知道是你,来来来,一起喝酒。”

    来人便是广西东厂千户,钟亭!

    一直以来,钟亭和这位许昌田也是称兄道弟的,经常一起喝酒吃饭。

    凌云阁的门打开,一个身穿银色长袍的中年太监走了进来,他脸色有点蜡黄,但又长着一张国字脸,显得英武却又瘦弱,很矛盾的感觉。

    他就是李文虺的心腹,梧州东厂千户钟亭。

    杜变道:“钟叔叔?”

    钟亭道:“是我,你就是杜变侄儿?”

    “是我。”杜变道。

    听到二人的对话,许昌田脸色微微一变,然后大笑道:“这小孩是你钟亭兄的侄子,那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不过这小孩狂妄自大,口出狂言,以后会给你钟亭兄惹祸的,今日他得罪了我,死罪可以免,但活罪是要受的,否则我颜面何存?”

    钟亭道:“那许兄要如何惩罚他呢?”

    “掌嘴三十。”许昌田道:“然后割下三根手指,我便饶过他的性命,毕竟钟亭兄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

    “不错,许兄挺宽宏大量的。”钟亭道:“杜变侄儿,你怎么看呢?”

    杜变道:“钟叔叔,刚才我问李三,一个巡检官能不能杀,他说能杀。现在您来了,那我也问一下,这位梧州府的土皇帝,巡检官许昌田好不好杀呀?”

    这话一出,许昌田脸色剧变,目光充满了杀机,厉声道:“这个小子今天就别想活了,钟亭兄别怪我不给面子。”

    钟亭望着杜变,露出一丝苦笑道:“真要这样吗?”

    杜变道:“对,一定要这样,一定要杀。”

    ……

    注:第三更送上,一会儿还有的,肯定是要爽完的,拜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