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105章:你们总是逼我打脸!(8更)
    “是谁那么胆大包天,竟然抢了我的千里马?”杜变问道。

    李三道:“正在查,相信很快就有结果。”

    接下来,李三把购买千里马的过程娓娓道来。

    “因为主人买马这件事情不能光明正大,而且这种价值万金的的千里马会遭人垂涎,所以东厂密探假扮成客商,非常低调地上了一艘大商船南下,并且把这匹千里马打扮成为普通的马。”

    “因为市舶司不是我们的地盘,而是唐严背后一系的地盘,所以隐藏在商人船只中反而是最安全的。”

    “原本是万无一失的,但没有想到快要进入广西海面的时候,这艘商船竟然被劫了,千里马也被人抢走了。”

    杜变内心的阴谋论立刻上来了,会不会是唐严一系的势力,他们探知了李文虺派人前往蒙古买马,所以在海上把千里马劫走?要知道市舶司正好是他们的地盘,而且也算是在广东和广西交界处的海面上出事的。

    如今时间紧迫,再去蒙古买一匹千里马起码又要近一个月,而且也未必能够买到的。

    关键杜变现在就要学习骑术,时不我待。

    “关于抢劫我千里马之人,真的一点点线索都没有吗?”杜变问道。

    李三道:“主人派了五个东厂密探打扮成普通客商运送这匹千里马,他们的武功都很高,但是依旧被劫走了,可见对方武功更高。”

    “这五个人也被劫走了,只有一封飞鸽传书,上面写着,小主人的马被劫走,对方势力极强,有双桅战船,地点是距离广西三百里处海面。但等我们派出快船去出事的海面,已经没有任何踪迹了,那艘商船和劫走战马的战船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有双桅战船?

    那不是海盗,只有水师和市舶司才有这样的战船。如此看来广东阉党势力的嫌疑极大,唐严背后势力作祟的嫌疑极大。

    现在应该怎么办?总不能直接找到广东市舶司去要人要马,人家肯定不认,而且也没有证据,关键李文虺此时正在京城,。镇抚使王引又是敌人,李文虺一系群龙无,广东市舶司肯定是不会鸟杜变的。

    当然是不是广东市舶司还另说,反正杜变自由心证,觉得就是唐严背后势力所为。

    “运送战马的几名东厂武士上的是那一艘商船?是属于谁的商船?”杜变问道:“从这个海商入手应该能够查到线索,查到究竟是谁劫走了我们的千里马。”

    “商船的主人已经查到了,是梧州府大海商吴正道。”李三道:“为了打草惊蛇,我们没有动手。而且这位吴正道身份有点特殊。”

    “特殊?什么意思?”杜变问道。

    李三道:“他儿子娶的妻子,正是您的姐姐杜萍儿。”

    杜变惊愕,萍儿姐姐的夫家不正是梧州府蒙山县的大财主吗?原来竟然是一个大海商,而且还正好帮助东厂秘密运送千里马。

    这世界有那么巧合?还是里面另有阴谋?

    之前杜变答应过萍儿姐姐,来到梧州府一定会去看她。但是来了这些天都太忙碌了,一天时间也挤不出来。

    没有想到,终究还是要去她的夫家,只不过没有想到竟然是以这种方式去。

    “走,去蒙山县,吴正道家。”杜变道。

    “是,少主人。”李三道。

    然后杜变离开莲花寺,坐上李三早已经准备好的马车前往蒙山县。

    杜变还不会骑马的,慢吞吞走还可以,策马奔腾还做不到,就这他还想要在骑术大考上拿满分来着。

    ……

    蒙山县距离梧州府足足有三百里,一路急行,坐在马车上的杜变几乎都要散架了,整整十几个小时后才赶到,此时天已经亮了。

    随便拉着一个人问,竟然都知道吴正道的家在那里,原来这位大海商非常有名,在蒙山县的大财主。

    杜变记起来了,小时候萍儿姐姐很喜欢吃桂花糖,于是他在街上买了两包,然后赶往吴正道的庄园。

    走了几十里路,一片大宅子出现在眼前。

    这片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庄园了,围墙耸立,亭台阁榭,整整有几十亩之大,萍儿姐姐果然嫁了一个豪富之家。

    杜变道:“你们在这先候着,我先去见过姐姐,然后再处理千里马被劫的事情。”

    李三躬身道:“是,小主人。”

    杜变下了马车,一夜赶路,加上没有睡觉,真是风尘仆仆。

    走到吴宅的大门,有两个家奴守门。

    “少年有事吗?”吴府的家奴道:“如果没有事的话就离去吧,不要在我们府前徘徊。”

    这家奴说话还算客气,但目光却不大客气,就比驱逐小乞丐态度好一些。

    杜变道:“我来见贵府的少夫人,我是她的弟弟。”

    这话一出,那家奴不由细细看了杜变一会儿,然后道:“那请你先在这里厚着,我进去禀报。”

    “好。”杜变道,然后就在外面等候。

    大约几分钟后,那个家奴就出来了,道:“请跟我来。”

    杜变跟着这个家奴进入了姐姐的夫家宅邸之中。

    ……

    进入宅邸之后,杜变现了这庄园外面看着气派,里面看着也豪奢,但不够内涵,只是像苏州粗浅地学习了园林建筑技术,这里面的花草,摆件,看起来越是富贵就越往上摆,缺乏大家族的底蕴。

    这位家奴带杜变去的是一个偏厅,看来对他不太尊重啊,接待客人不应该是在正厅的吗?

    “请坐。”家奴道:“请你在这里稍候片刻,一会儿就有人来见你。”

    接着他给杜变沏了一杯茶,是不值钱的粗茶。

    杜变正渴得极了,不由得牛饮,然后那家奴有上了一些不值钱的点心。杜变赶了一夜的路也正好饿了,不由得狼吞虎咽地吃起。

    顿时,这家奴眼中鄙夷之色更浓。

    杜变正大吃间,外面响起了脚步声,一个衣着华丽的妇人带着一个管家走了进来。

    “还不赶紧起来拜见老夫人。”旁边的家奴道,然后他率先拜了下去道:“拜见夫人,这位就是少夫人的弟弟了。”

    这位丰满的妇人大约五十来岁,应该就是吴正道的妻子,萍儿姐姐的婆婆了。

    杜变嘴里还吃着食物,给自己灌了一口茶水,然后朝着吴夫人拱手道:“晚生拜见夫人。”

    这位吴夫人道:“坐吧,继续吃吧。”

    态度当然谈不上亲热,但是也谈不上有多么盛气凌人。

    “杜小哥从桂林来?”吴夫人问道。

    “是的。”杜变道。

    吴夫人道:“那辛苦了,可有什么事情?”

    杜变道:“就是来见一见姐姐。”

    吴夫人挥了挥手,顿时有人端上来了一盘银子,道:“我知道萍儿经常补贴家里,当也装作不知道。你们一家人都靠着她生活,我也当着不知道。这一百两银子不是少数,你拿去就回桂林吧,萍儿你也不用见了。”

    杜变不由得一愕,这是把他当作来打秋风了?

    “怎么,嫌不够?”吴夫人道:“差不多就行了,本来你们这种家庭是我们是不喜欢的,也不可能和你们结亲的。但谁知道我那个儿子非萍儿不娶,任性得很,我也只能由着他。好在萍儿过门之后,聪明贤惠,也是我的好助手,这个儿媳我也就认了,她偷偷用银子贴补娘家我也认了。但是你们不能没完没了啊,我们没有理由填补你家这个无底洞。”

    ……

    注:第八更送上,今天更新两万多字,我真的写不动了。渴求兄弟们的月票啊,真的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