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97章:玉真小娘们,咱们来个狠的
    “呃……”

    玉真郡主仿佛活生生被噎了一下,然后心中一怒。

    科举考试为国举才,你们却如此玷污。崔年舞弊固然无耻,但你们替考又好到哪里去?

    陈平躬身道:“这次科举院试我本也志在必得,但是因为中了蛊毒所以无法参加。杜变先生为了了解我全家的心愿,所以才戴上特殊面具,取代我参加科举院试,陈平心中只有感激。”

    玉真郡主看了他好一会儿,终究没有发作。

    毕竟,因为科举舞弊案,上一次的院试作废,所以陈平的头名也没了。而且此时他的面孔已经全部布满了血斑,已经无缘再参加科举考试。

    所以,玉真郡主再指责也毫无意义。

    不过她真没有想到,陈平院试中的那时文,那诗词,竟然是杜变所做的。

    玉真郡主虽然只爱武道,不喜欢文绉绉的东西,但那首《滚滚长江东逝水》实在是太出色了,真的是把她给惊艳到了。

    这杜变的文才果然是惊艳。

    不过,她还是非常不喜欢杜变。

    几乎是第一眼见到杜变,她就很不喜欢,应该是属于八字不合吧,属于气场上的冲突。

    杜变长得很漂亮,眼睛灵动,一看就知道狡黠多变。

    而在桂林府发生的舞弊案斗争中更加证明了这一点,虽然玉真郡主出手相助,但是她绝对不喜欢杜变的行为。

    玉真郡主欣赏的是顶天立地的豪杰,她也曾经立誓要嫁就嫁给举世无双的大英雄,否则宁愿终身不嫁。

    而杜变的气质,看上去和这种英雄豪杰相悖。

    然而恰恰相反,变对玉真郡主却很欣赏,甚至非常喜欢,她的正义和豪迈,还有眼里面容不得半粒沙子。

    这种女人,除非在武道上征服她,否则她始终看不上你的。

    ……

    宁中午对杜变道:“在你毕业大考中,需要连射十五箭。射中靶心为1分,射中靶圈为半分,其余都0分。”

    这个箭靶的靶心直径一寸,靶圈直径两寸。射中靶心就相当于现代奥运会的十环,靶圈就相当于九环以上。

    “这次不需要你连射十五箭,十箭就可以了。不要有心理压力,是什么水平就发挥什么水平,成绩再差也不要紧。”

    “开始!”宁宗吾一声令下。

    玉真郡主美眸终于朝杜变望来。

    仅仅只看了一眼,她就知道杜变是射箭菜鸟,而且是菜得不能再菜的菜鸟。

    杜变深深吸一口气,瞄准五十米之外的靶子,弯弓搭箭,猛地射出。

    “砰!”第一箭脱靶。

    杜变自我调整,然后射出第二箭,依旧脱靶。

    第三箭,中靶。

    第四箭,脱靶!

    就这样,杜变连着射了十箭,感觉到自己的一双手臂仿佛要断了一般。

    他的成绩非常非常的烂,总共十箭只有一箭中靶。

    而且那一箭中靶带有很大的偶然性,不算是瞄准的结果。不过就算中靶了,成绩依旧是零分,因为没有射中靶心,也没有射中靶圆。

    杜变放下弓后,不由得用力甩右臂,因为真的很疼,筋脉仿佛要断裂一般。

    宁宗吾上前握住杜变的手臂,输入一道内气能量。

    顿时杜变感觉到手臂一阵温暖,所有的酸痛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宗师咧了咧嘴,道:“我知道会比较差,但没有想到会这么差啊。”

    “你的射箭基础,真的很差很差很差啊……”大宗师又道。

    杜变有些讪讪然,也用不着说三遍吧。

    而此时,玉真郡主连鄙夷的表情都懒得做出来了。因为她也没有想到,杜变的箭术基础会差到这个地步?

    阉党学院也学过箭术啊,他都在干嘛啊?他这水准,除了力气大一些之外,其余完全是七八岁小孩的水平啊。

    就这还想要三天半内完成固定靶射击?还想要拿90分?那还真是白日做梦了。

    “你在阉党学院中没有学习过箭术吗?”宁宗吾问道。

    杜变道:“第一次学习,拉不开弓,手臂仿佛要断了一般,之后就再也没有学了,每一次都逃课。”

    这话一出,玉真郡主更加觉得齿冷,二话不说直接就走了。

    简直是不堪入目,就这样她竟然还为了杜变和宁师打赌?还用自己的苍天剑做赌注?真是亵渎了这支宝剑。

    就这宁师还为了他而不加入军中?玉真郡主很生气。

    ……

    深深吸一口气,宁宗吾大宗师道:“尽管你的箭术基础比我想象中要差很多很多,但我们不能放弃,这就开始学习吧。”

    杜变赶路一天两夜,只想着去睡觉,但也只能点头同意。

    接下来,宁宗吾大宗师尽心竭力,教杜变如何射箭。

    首先,是精神静心诀。

    射箭瞄准的时候,一定要心无旁骛,静如止水。

    其次,要善于用气,而不是用力。

    拉弓的那一瞬间,要动用全身的张力,而不仅仅是手臂,否则手臂筋脉会受损。

    关于这一式,宁宗吾教给杜变《筋脉舒张诀》。

    然后拉弓之后,宁宗吾又交给杜变静身诀。

    在瞄准射箭的那一瞬间,抱保持身体的绝对静止,静如磐石,手臂不能晃动,全身都不能晃动。否则只要稍稍动弹一毫米,那这一箭射出去就误差上千毫米,直接前功尽弃。

    瞄准过程一定要快,准,狠。

    整整两个时辰,宁宗吾把射箭之秘诀全部告知。

    仅仅是固定靶射箭,他就写了三个秘籍,一个关于精神的,两个关于筋脉的。

    在这样的教导下,任何人学习箭术都会事半功倍。

    当年玉真郡主就是在宁宗吾的教导下,仅仅九个多月就完成了固定靶射击的顶级水准,其他人就算天赋高至少要三四年以上。

    ……

    就这样,在宁宗吾的精心指点下,杜变从早晨学习到了傍晚。

    全部都在学习《静心诀》、《筋脉舒张诀》、《静身诀》。

    用了几个时辰,杜变将这三个简单而又绝妙的射箭秘籍学习完毕。

    “好了,关于箭术的理论指导已经全部结束,接下来就要看你的天赋,还有勤学苦练了。”宁宗吾道:“接下来,你根据我所教的,再试射一次,还是十箭。”

    “是。”杜变道。

    他闭上眼睛,深深吸一口气,用《静心诀》让自己彻底安静下来,心如旁骛。

    然后,用《筋脉舒张诀》猛地拉开一石的强弓。

    果然手臂不疼了,而且也没有之前那么费劲了。

    宁宗吾大宗师果然了不起啊。

    拉弓之后,杜变快速瞄准,然后用《静身诀》,使得全身一动不动,手中的箭也一动不动。

    “嗖!”

    “嗖!”

    “嗖!”

    杜变每一箭都按照这个步骤,连射了十箭。

    这次,手臂依旧有点痛,但已经没有之前那么严重了。

    再看试射的成绩,比起之前有了巨大的进步。

    十箭中靶了三箭,而且是完全靠自己的实力,而不是运气。

    但是没有一箭射中靶圈,更别说靶心了。

    所以,还是……零分。

    这下子,连宁宗吾都心灰意冷了。

    之前杜变的表现实在太过于出色了,以至于宁宗吾对他产生了极高的期望,甚至是迷之自信。觉得杜变就是一个天才,什么东西一学就会,所以才和玉真郡主打了这个四天的赌约。

    然而,现在只剩下三天不到了。

    杜变的成绩如此之差,真的完全看不到赢的希望。

    而且这箭术学习,第一天是进步最大的,之后每一天的进步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到最后完全是靠日积月累,通常需要几年的训练才能达到很高的水准。

    而杜变第一天的表现,可谓是非常之平庸。

    没错,很平庸!

    按照这样的进度,按照这样的箭术天赋,起码要三五年甚至更久,才能达到固定靶射击90分水准,因为这个要求太高了。

    每年的阉党学院箭术考试,固定靶射击满分15分,想要拿到9分不难,想要拿到11分极其困难,想要拿到13分以上几乎不可能。

    而宁宗吾要求的90分,换算成毕业考试,那就是13.5分。

    广西阉党学院自从成立以来,毕业大考固定靶射击的最高分数,也就是13分,没有人达到13.5分。

    开玩笑,这毕竟是现代地球奥运会冠军的水准。

    “孩子,或许我之前对你的期望太高了。”宁宗吾叹息道:“一切,全看天意吧。”

    此时,宁宗吾发现玉真郡主已经全部穿戴完毕,换上了一身铠甲,并且牵着战马,朝着莲花寺外走去。

    “玉真,你这是做什么?”宁宗吾道。

    玉真郡主道:“当然是回梧州府,难不成宁师还想要让我在这里浪费三天?我们的赌约还有必要进行吗?”

    顿时,宁宗吾哑口无言。

    杜变道表现确实让他脸上无光啊。

    按照他这样的天赋和进度,不要说三天,就算给他三年也是白搭。

    玉真郡主再留在这里,确实是浪费时间,那个赌约也确实没有必要继续了。

    玉真郡主道:“宁师,你对世事失望透顶,所以不愿意再为帝国效命。我非常理解,而且您为帝国已经付出太多了,是帝国一次又一次让您失望。您想要云游四海,那您就去吧,我无权强迫您加入军中,但是您不要用荒谬的理由敷衍我。”

    杜变成为荒谬的理由了。

    接着,玉真郡主双手奉上自己的苍天剑,道:“我要上战场了,用的是战刀。这支宝剑确实用处不大了,宁师喜欢我自当奉上。日后您有了真正的天才弟子,就把这支剑送给他,就当是我这个师姐的礼物。”

    “啪啪啪啪……”

    玉真郡主的每一句话,都如同一计又一计的耳光打在杜变的脸上。

    什么叫作有了真正的天才弟子?那意思就是说,杜变是水货咯?

    将苍天剑放在宁宗吾手中,玉真郡主直接离去。

    宁宗吾想要挽留,却完全说不出口。

    “站住!”杜变大吼道。

    玉真郡主充耳不闻,继续离去。

    “你可以瞧不上我,也可以怀疑我,但你不能怀疑宁师。”杜变冷道:“既然你和宁师有了一个赌约,那我们之间也不凡来一个赌约。”

    “我不需要你等三天,就一天。”杜变道:“明天落日之前,如果我无法完成箭术固定靶射击,并且拿到九十分。我主动滚蛋回桂林,不再浪费宁师的时间。如果我完成了并且拿到九十分,那么你的宝剑我就笑纳了,而且请你向宁师道歉。”

    这话一出,宁宗吾惊了。

    杜变这是疯了吗?他三五年都不行,三天的赌约都是荒谬的,他竟然改成了一天?

    玉真郡主道:“抱歉,我一天时间都不愿意浪费,因为没有意义。”

    然后,她直接跃上战马,要奔驰下山。

    杜变道:“明日如果我输了,我奉上五万两银子,作为镇南公爵南下的军费。如果我赢了,你不但向宁师道歉,也要向我道歉,因为你的无礼和偏见。”

    玉真郡主转过头来,道:“五万两银子?”

    “对,五万两。”杜变道:“若我输了,不管付出再大的代价,都会给你凑上五万两银子作为军费。”

    “一言为定。”玉真郡主道:“那就等到明天落日,我等着你奉上五万两银子。如果你食言,我用军法抽你一百鞭。”

    “一言为定,立字为据。”

    杜变没有五万两银子,但不忿之下,他将自己逼到了悬崖。

    一切都看今夜的梦境修炼了,玉真小娘们,明天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天才!

    ……

    注:第二更还是近四千字,今天近八千字的免费公众章节,拜求大家的支持,叩谢。

    明天1月1日零点上架,晚上8点左右还有一个上架感言,大家切记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