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96章:秒杀你玉真郡主才算天才
    “杜变?那个奸诈的小太监?”玉真郡主问道。

    宁宗吾点头。

    玉真郡主不屑道:“他只会玩弄心机权术,又算得了什么天才?我最不喜欢这样的人。”

    宁宗吾一愕,道:“玉真又没有见过杜变?为何如此印象之差?”

    “不但见到了,而且还被他利用了。”玉真郡主冷道:“宁师还不知道吧,这几日他把桂林府的天都要掀翻了,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他弄死,广西的几个大人物全部都折在他的手中了,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让我叹为观止。”

    宁宗吾更是大大惊诧,杜变仅仅只是代替陈平去参加科举院试而已啊,还是奉他宁宗吾的命令,怎么玉真郡主说得这么夸张啊?

    玉真郡主道:“我大宁王朝需要的是一个强大能够力挽狂澜的英雄。而不是像他这样玩弄心机的权术之徒,那只会让我大宁王朝滑入更可怕的深渊。若宁师是因为这个杜变而不答应父亲的征召进入军中,那可真是太荒谬了。”

    玉真郡主就是这样的脾气,直来直去的,说话也毫不掩饰。

    宁宗吾道:“杜变这孩子或许是聪明狡黠一些,但他还是一个好孩子啊,忠君爱国心存正义,不像是玉真你说的那样狡诈之徒。”

    宁宗吾着重道:“而且我说的天才也并不是他的权术,而是他的武道天赋和学术天赋。”

    “学术天赋也就算了,但他的武道天赋我是知道的,烂得一塌糊涂。”玉真郡主道:“我父亲专门派人去广西阉党学院调查过,这杜变手无缚鸡之力,常年霸占阉党学院的倒数第一名,怎么在老师嘴里变成了武道天才了?”

    “难不成我还撒谎?”宁宗吾道:“这杜变不但是一个武道天才,而且是百年不遇的武道天才。”

    玉真郡主问道:“那比起我和宁雪如何?”

    宁宗吾笑道:“说来你或许不信,他的武道天赋比你和宁雪还要胜之。”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玉真郡主美眸圆睁道。

    接着,她不甘道:“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比宁雪武道天赋更高之人。宁师你对帝国失望透顶意兴阑珊,只想着放下一切云游四海,这点我都知道也能够理解,但是您也不要用这种理由来敷衍我。”

    宁宗吾笑道:“等杜变回来你就知道了,他究竟是何等的天才,你自己看。”

    玉真郡主道:“几日之后我便要随着父亲南下征战了,没有时间的。”

    宁宗吾道:“你最多能停留几天?”

    玉真郡主道:“四天,最多四天我就要返回廉州。”

    “四天?那时间确实有些短啊?”宁宗吾道。

    玉真道:“我只有四天,多半天都没有,因为五天之后就要进行誓师大典了。”

    “好,那就四天。”宁宗吾道:“杜变跟着我学习,就是为了阉党学院的毕业大考。不到五个月时间,要从倒数第一冲到正数第一。”

    “这就更荒谬了。”玉真郡主道:“想要稳夺阉党学院毕业大考第一,要七品武士,甚至是六品武士。哪怕是宁雪这样的天才,也需要三年多的时间,五个月死也不可能。”

    宁宗吾道:“没有见到他之前,我也觉得不可能,就算太阳西出也不可能。然而等我真正见到他是何等的天才后,我发现这种可能未必没有。”

    接着,宁宗吾直接道:“国学课程结束后,他就要学习箭术课程。对了,这次科举院试陈平可榜上有名?”

    玉真郡主惊讶,宁师明明再说杜变,为何又扯到陈平上去?

    “那个小书呆啊?果然厉害,何止是榜上有名,而且是高中魁首。”玉真郡主道:“他的时文和诗词,活生生碾压了其他所有考生,把学政和所有考官都给震惊了。崔年科举舞弊提前知道了试题,找来一群进士和举人精英写的时文和诗歌。但就算这样,也被陈平的文章诗词给秒杀了。”

    “咳咳咳……”被彻底震惊的宁宗吾一口气呛不过来,引发了激烈的咳嗽。

    玉真郡主赶紧上前拍打他的后背,她很奇怪宁师这反应也太大了吧。

    宁宗吾真的是被震惊到了,虽然他口口声声让杜变代替陈平参加院试,而且还要高中头名。但是在他心中,只要榜上有名就是就是胜利。

    然而,杜变还真的夺得头名,还是碾压式的。

    这杜变也太妖孽了吧?不过为何前往桂林之前,他做的时文又只能算是还好?这孩子真是太调皮了。

    顿时,宁宗吾仰头望天长叹:“这个世界真的有天才啊,而且天才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啊。”

    玉真郡主道:“文章诗歌做得再好又有何用?不能振兴帝国,不能驱除鞑虏,只有武道才是至高无上的。而且这是陈平的天才,关杜变何事。”

    宁宗吾当然不会揭露杜变代替陈平参加科举院试的事情,这位玉真郡主可是嫉恶如仇,眼睛里面容不得沙子的。

    “那好,我们说回杜变的武道天赋。”宁宗吾道:“他的国学课程已经完成了,接下来要学习箭术,固定靶射击。”

    阉党学院的箭术考试分为两个部分,固定靶射击和骑射。

    玉真郡主身上的部分细胞兴奋起来。箭术她再熟悉不过了,她就是一名箭术天才,出门的任何时刻她都背着一张宝弓。

    在剑道天赋上,她或许不如宁雪。但是箭术天赋上,玉真郡主觉得无人能出她其右。

    宁宗吾道:“杜变在箭术的基础为零,你觉得他需要多久时间,才能达到固定靶射击九十分水准?”

    玉真郡主道:“一般天赋高的需要三年以上,他需要多久我不知道,但我只需要九个月。”

    她语气非常傲然,因为这个成绩确实很惊人。

    “而杜变只有四天时间。”宁宗吾迷之微笑道:“从零开始学习,四天之内,完成一百五十步距离固定靶射击九十分。”

    一百五十步就相当于90米,九十分就是几乎要达到百发百中。最差也要两箭九环,剩下8箭全部要十环。

    这,几乎是奥运会的顶级水准了。

    “不可能。”玉真郡主严肃道:“宁师,我觉得您说这样的话不负责任,是对箭术的一种玷污。我们都知道,箭术靠天赋,靠感觉,靠勤学苦练。四天时间?就算是神仙来了也做不到。”

    玉真郡主认知中,没有一个人箭术天赋比她高,宁雪公主也不如。

    她玉真都需要大半年,杜变只有四天?痴人说梦呢。

    只有秒杀另外一个天才,才算是真正的天才。

    宁宗吾道:“那好,我们就立一个赌约。”

    这位大宗师赌瘾真重,连着几次输给杜变后,又坑另外一个自己最喜爱的弟子。

    宁宗吾兴奋得眼睛发亮道:“四天之内,如果杜变完成了固定靶射击课程,并且拿到90分,就证明他是百年不遇的天才,我就留下来全心全力培养他。”

    宁宗吾又道:“如果他做不到,那我放弃他,跟随你去廉州府加入南征大军,参加安南王国平叛大战。”

    “一言为定。”

    玉真郡主尽管觉得这个赌约非常荒谬,但她还是答应了,因为这是必胜之局。

    宁宗吾想到,杜变还缺了一支宝剑。

    他的武道课程最最重要的就是剑术,需要一支上好的宝剑。

    顿时,他笑道:“玉真,你有一支价值万金的宝剑,是陛下赐给你的对吗?”

    “对。”玉真郡主道:“当时陛下武库中这支苍天剑最为绝品,但他赐给了我而不是宁雪,我非常感激。”

    当然,不久之前镇南公宋缺把自己的龙吟剑送给了宁雪,这是在表示镇南公和皇帝之前的深厚恩义。

    宁宗吾道:“你反正要上战场了,用的都是战刀,这支苍天剑也派不上多大用场了,不如也加入赌注如何?如果杜变赢了,不但我留下来培养他,你的苍天宝剑也送给他?”

    这大宗师真是坑弟子坑惯了。

    玉真郡主皱了皱眉头,她发现宁师偏心杜变,心中有些不高兴。

    但她有百分之一千的信心,这个赌约她一定会赢。

    四天之内从零开始学箭术,固定靶射击90分?完全不可能,就算神仙来了也做不到,绝顶天才也需要半年以上。

    “好,如果杜变能赢,我的苍天剑也归他了。”玉真郡主道。

    宁宗吾道:“空口无凭,立字为据。”

    玉真郡主说出去的每一句话都是钉子一般,言出必行。宁宗吾要立字据,只是想要在她心目中加深印象而已。

    “好。”玉真郡主一咬玉齿道:“空口无凭,立字为据。”

    ……

    杜变拼命赶路,一天两夜后,终于回到了梧州莲花寺,刚好天亮了。

    宁宗吾吐纳,玉真郡主正在练剑。

    杜变下了马车,顿时见到了玉真郡主那曲线火爆,夺人心魄的娇躯,在阳光中尽情挥洒力量。

    她怎么会在这里?莫非这是上天之缘分?

    玉真郡主的剑术和她的人一样,霸道,厉害,让人靠近都睁不开眼睛。

    这个女人的美,真心和火焰一样艳丽危险,一旦靠近会被烧得粉身碎骨。

    而且她那地方尺寸这么惊人,偏偏还微微上翘,这是如何抵抗地心重力的啊?

    有些女人是让男人睡一次就死也心甘情愿,那眼前这个女人就是摸一下就死也心甘情愿。甚至真让你伸手,你还胆怯不敢了。

    没看到陈平下了马车后见到玉真郡主第一眼,全身通红,然后整个人如同鹌鹑一样缩在那里颤抖。

    ……

    杜变气还没有喘平,来到宁宗吾面前,正要说科举院试幸不辱命。

    结果宁宗吾二话不说,往他手里塞了一张弓,一壶箭。

    弓是一石的,相当于现代地球的130磅,绝对的强弓了。

    然后,大宗师指着前面九十米处的一个靶子,道:“瞄准那里,射十箭。”

    杜变懵逼,这什么情况?我刚下马车,水都还没喝一口呢。

    宁宗吾道:“箭术课程正式开始了。”

    “而且,我和玉真郡主立了一个赌约。”

    “四天之内,你要完成固定靶射击并达到90分。如果成功我继续教导你,而且她送给你一支绝品宝剑。如果失败,你我就正式散伙。你回桂林,而我则跟玉真郡主南下加入军中。”

    玉真郡主依旧没有朝杜变望来一眼,冷道:“时间只剩三天半了。”

    杜变明白过来了,这相当他的箭术在三天半时间内,从一个菜鸟提升到奥运会冠军的水准。

    他心中只有两个字:我日。

    此时,玉真郡主望向陈平,目光温和言语亲切道:“我看过你的院试时文和诗词了,真是让人惊艳。”

    她对杜变冷若寒风,而对陈平则如若春风。

    陈平顿时结巴得说不出话来,更加面红耳赤。

    “更难能可贵的是你的文章和诗歌中充满了豪迈大气,真百年不遇的好文章,我念了不止十遍,而且还抄写下来,有空便拿出来读,陈平你真是一个奇才。”玉真郡主道:“不像是一些人只会玩弄心机,阴险狡诈,做事不择手段。”

    此时陈平再也忍不住了,躬身拜下道:“郡主娘娘,这次科举院试的文章和诗词是杜变大师写的,他代替我参加院试。”

    “啪……”仿佛轻轻的一个耳光,轻轻地打在玉真郡主绝美无双的脸蛋上,清晰之极。

    ……

    注:哪怕上架之前,也阻止不了我发近四千字的免费大章。兄弟们赏几张推荐票吧,下一章会在下午三点左右发。

    1月1日零点,正式上架,起码5更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