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95章:崔娉婷死!玉真郡主惊天事
    听到里面传来扑通一声,林震桥发出狼嚎一般的声音。

    “啊……啊……”

    真的如同野兽受伤一般凄厉,他最器重的义子啊,他的继承人啊,就这么死了!

    为了他林震桥而死,为了承担所有的后果而死。

    痛苦失声足足半刻钟,林震桥沙哑道:“把白玉庆带过来。”

    片刻后,桂林厉镜司千户白玉庆被带到了林震桥面前。

    他脸色苍白无色,浑身都在哆嗦,想要求饶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一切都是归咎于你,白玉庆。”林震桥缓缓道:“你是厉镜司的人,不是崔氏的狗,明明是崔年舞弊,明明是崔娉婷谋杀陈平,结果却让你去抓人,你还就去抓了。”

    林震桥的声音很低,然而白玉庆吓得真的要屎尿齐出。

    “若你不去抓陈平,杜变也不会杀我厉镜司的百户,我们也不会借机报复,这一场突然的斗争也不会来。”林震桥道:“林远厉死了,超过四百名厉镜司的兄弟死了,我也要去京城领罪了,这一切始作俑者都是你,你说我该如何惩罚你呢?”

    顿时,白玉庆立刻跪地,拼命磕头道:“大人饶命,饶命……”

    林震桥抽出了自己的腰带,上面镶嵌着黄金,白银,足足有四五斤重。

    “砰……”他的腰带,狠狠地朝白玉庆脑袋砸下。

    他武功高强,运上了内力,这一击活生生将白玉庆头骨砸裂,直接歪倒躺地。

    林震桥嘶吼着,腰带拼命地抽打,抽打,拼命地发泄内心的愤怒和痛苦。

    “砰砰砰砰……”

    不知道砸了多少下,活生生将白玉庆砸成了肉泥,死得不能再死。

    ……

    次日一早,崔年,崔娉婷,崔野,还有三名考官,学政吴三石的仆人吴田,全部被转移到巡抚衙门,当众审判。

    这件案子已经震动了整个广西,所以审判也不存在任何黑幕了,骆炆亲自审案,从头到尾简直堪称是大宁王朝律法的执行典范。

    仅仅一个多时辰,案子就已经审结。

    学政吴三石之仆人吴田,收受贿赂偷取试题,但念在主动交代,并且上缴赃款,所以杖责五十,流放三千里。

    三位考官,罔顾圣人教诲,罔顾君王恩义,在神圣科举中收受贿赂,徇私舞弊,罪无可恕,剥夺所有官职,抄没家产,判处徒刑十年。

    考生崔年,科举舞弊,剥夺所有功名,终身不得参加科举,流放八千里。

    犯人崔娉婷,参与科举舞弊,参与谋杀陈平,罪大恶极,判处斩监候(死缓)。

    ……

    半夜,女监。

    家主崔玄来到监牢中,探望秋后待斩的崔娉婷。

    当然,所谓的斩监候就是现代地球的死缓,通常情形下是死不了的,很大几率是流放万里,给边军为奴。

    “我们家被烧光,抢光,砸光了。”崔玄道。

    崔娉婷默默流泪,颤声道:“父亲,对不起。”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我们土皇帝做惯了,就失去了畏惧。”崔玄道:“你派人去给陈平下蛊毒一事我虽然不知道,但就算知道了也不会阻止,只会做得更加隐秘狠绝。”

    崔娉婷大哭道:“我,我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我真的没有想到杜变会如此狠绝,他的报复会如此恐怖。”

    “我也没有想到啊,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崔玄道:“这头小狼崽竟然如此之毒辣,如此之可怕。你的哥哥崔玄,几年内都不能参加会试了,你的叔叔崔岩,大概三五年内也不能晋升了。”

    崔娉婷顿时接受不了这个打击,直接哭倒在地。

    后果竟然是如此之惨烈吗?

    而始作俑者就是他崔娉婷,如果不是她让白玉庆去抓陈平,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如果不是因为她痛恨杜变,也不会去谋杀陈平。

    一切根源,都来自于她对杜变的仇恨。

    然而,这个仇恨丝毫没有道理的,杜变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反而是她无时无刻想要致杜变于死地。

    “我若知道是这个后果,一定一定不会去报复杜变。”崔娉婷嚎啕大哭,她真的是后悔了,此时的恐惧和痛悔完全压制了他对杜变的仇恨。

    “没有什么可后悔的,只是我们低估了那头小狼崽而已。”崔玄道:“而且我们崔家并没有灭亡,只是蛰伏几年而已。杜变这次露出了可怕的獠牙,几乎彻底得罪了广西所有的大佬,所有人都想将他杀死而后快,一旦他露出破绽被找到机会,就死无葬身之地。”

    崔娉婷哭道:“那我们就等着,就看着,他被碎尸万段的那一天。”

    崔玄道:“用不了等很久的,或许一年之内他就必死无疑了。一个人就算再厉害,也顶不住几千双仇恨的眼睛盯着你。不过你应该等不到那天了。”

    崔娉婷一愕道:“为什么?我只是斩监侯而已,不会真的被杀。”

    崔玄道:“或许,我们需要你死,我们崔氏需要一个悲剧来平息众怒,来挽回负面黑暗的名誉。一个女子之死,应该能够带来几丝同情之心。”

    这话一出,崔娉婷美丽的脸蛋瞬间失去了所有的血色,浑身颤抖,不敢置信地望着父亲崔玄。

    “我,我是您最疼爱的女儿啊。”

    崔玄垂泪点头道:“没错,但为了家族的利益,任何人都可以被牺牲,你也不例外。”

    次日,传出死讯。

    ……

    当然,这一切杜变都没有看到。

    因为尘埃落定,大获全胜之后,在李三李四的保护下,他立刻连夜赶回梧州府。

    接下来桂林的一切都和他杜变无关了,不管那些敌人的下场有多么惨,他也都不会留下旁观。

    对于他而言,最最重要的还是一百天之后的毕业大考。

    这一次他大获全胜,震惊了整个广西的几方势力,却也让几位大佬对他恨之入骨。

    一旦他露出破绽被敌人抓住机会,这些大佬会活生生将他撕成碎片。

    现在,他最最需要的是让自己强大起来。

    百日之后的毕业大考,更加不容有失。

    这次在桂林已经耽搁了好几日,必须立刻回去,追赶接下来的学习进度。

    ……

    梧州府,莲花寺。

    玉真郡主连夜赶路,风驰电掣,整整一天一夜,终于在次日天黑之前赶到了梧州府莲花寺。

    “弟子宋玉真,拜见宁师。”玉真郡主,朝着宁宗吾躬身拜下,魔鬼的身材更是惊心动魄。

    “哈哈哈……”宁宗吾大笑道:“玉真,你怎么舍得来看我老头子了?”

    玉真郡主,可谓是宁宗吾最最喜爱的弟子,她勇敢正直,武功高强,明明是绝色娇娃,却不逊色男子一般豪迈气度,几乎是完美的弟子。

    玉真郡主道:“弟子有要事来见宁师。”

    宁宗吾道:“何事啊?竟然让你风尘仆仆,披星戴月赶来?”

    玉真郡主道:“陛下有旨,令我父亲率领十万大军进入南下,帮助安南国王平息叛乱。”

    她随口说出了这件天大的事情,几乎会震撼整个大宁帝国,甚至整个东亚。

    “陛下终于决定出兵了?终于决定要挽回帝国之尊严了?”宁宗吾眼睛大亮,无比激动道:“好,好,好,我等待这一天已经好多年了。”

    几十年前,东瀛帝国入侵朝鲜王国,大宁王朝派几十万大军进入朝鲜,仗打得很难看,也让东瀛王国看出了大宁帝国的外强中干,但毕竟是打赢了,把东瀛帝国的军队赶下大海。

    那一场大战仿佛耗尽了大宁王朝最后的元气。

    安南王国的内战几年前就已经爆发了,在这个时空安南王国是大宁帝国最亲密的属国之一,两国王室代代联姻,不像是另外一个地球的安南国和大明王朝视为仇寇。

    所以,安南国王每隔几天就派出使者北上想大宁皇帝求援,每一封信都杜鹃泣血一般。

    然而,大宁帝国自己烂事一堆,先是广西,云南的土司叛乱,接着是和北鞑大战,然后和建虏大战,而且都是输多赢少,边境糜烂,好不容易才稳住,哪里有力气帮助安南王国平叛啊?

    于是,南边的叛军不断胜利,已经占领了整个安南国的半壁江山,很快就要攻打安南王国的都城了,大宁帝国再不出手相助,只怕那边就要改朝换代了。

    一旦如此,整个东南半岛,乃至整个东南亚地区,大宁帝国的势力范围都会消失,声誉会受到毁灭性打击。大宁帝国在东南亚所有的利益,也会被彻底摧毁。

    如今大宁帝国皇帝终于下旨,出兵南下助安南国王平叛,让李文虺如何不激动?

    甚至,整个大宁帝国的爱国志士都会为之振奋。

    (本书中安南王国的历史完全架空,不要套用十七世纪的越南)

    ……

    玉真郡主道:“就知道宁师听到这个消息会非常振奋,三年前安南国王就已经向陛下求援,帝国始终无力出兵帮助属国平叛,在整个东南半岛尊严丧尽。”

    “好,好,好……”宁宗吾激动得走来走去,然后冲进房间道:“我这里还有几千两银子,全部拿去作为军费。”

    这是宁宗吾所有的积蓄了,完全倾尽所有。

    “谢谢宁师。”玉真郡主道:“不过我这次来不仅仅是告诉宁师这个好消息,而是另有重要任务。”

    “什么?”宁宗吾问道。

    玉真郡主道:“宁师武功绝顶,忠君爱国,所以父亲想要征召宁师进入军中,参与平叛战事。”

    听到这话,宁宗吾先是一喜,然后脸色变得复杂起来。

    玉真郡主道:“宁师为何这个表情,我原以为您会欣喜答应的。”

    宁宗吾道:“放在之前,我当然义不容辞。但是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

    玉真郡主道:“还有什么比为国分忧更重要的事情呢?这可是关系到我大宁王朝的国运之战。”

    宁宗吾道:“培养一个天才,未来十年会震惊整个帝国的天才,甚至改变帝国的天才。”

    “谁?”玉真郡主问道。

    宁宗吾道:“杜变,李文虺的义子杜变。”

    “他?就凭他?”玉真郡主。

    ……

    注:1月1日上架。今天推荐票有点惨,不高潮就不给票兄弟们莫要如此呀,让俺养一下肾马上装逼新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