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92章:大获全胜,成王败寇
    林远厉见之,顿时厉声喝道:“来者何人,我是厉镜司镇抚使林大人义子,你竟敢对我厉镜司动武,想要造反吗?”

    他这不是显摆自己身份,而是为了亮出招牌,让对方主动畏惧退让。

    玉真郡主毫不理会,而是直接拔出战刀。

    虽然魔鬼炸裂身材是玉真郡主的单独特征,林远厉还真的没有认出她来,因为他还没有真正见过这位郡主。

    所以,他直接下令道:“射箭。”

    顿时,上百名弓箭手对准玉真郡主齐射。

    “嗖嗖嗖嗖……”

    箭如雨下。

    然而,玉真郡主手中的战刀挥舞如同泼墨,完全水泼不进。

    所有的利箭,还没有靠近,直接就被她的刀气碾碎击飞。

    玉真郡主先跟父亲武道启蒙,然后和宁雪公主一起,跟着宁宗吾学习了近十年。

    她的武功,可谓是非常之霸道。

    林远厉见之,不由得大惊,这是谁啊,竟然如此厉害?

    而且玉真郡主速度如此之快,根本来不及放第二波箭雨了。

    “结阵,拦住她,拦住她……”林远厉下令道。

    顿时,二百名厉镜司武士开始结阵,用厚厚的盾牌组成盾墙。

    “唰唰唰……”

    每人一根长矛,从盾牌缝隙中刺出,看上去如同刺猬一般。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盾墙刺猬阵,对骑兵最是有效,让人一望之下就心生畏惧。

    然而,玉真郡主依旧毫不减速,一人一骑,闪电一般冲来。

    “砰……”一声巨响。

    玉真郡主全身都迸发着强烈的罡气,手中大剑猛地劈出。

    胯下战马用尽全力,猛地一踹。

    那牢固的盾牌阵,直接被击碎。

    首当其冲的几名厉镜司武士如同稻草一般,直接飞了出去。

    几十根锋利的长矛,直接被斩断,四下飞射。

    玉真郡主一人一骑,直接冲入厉镜司的阵中,挥动战刀如同砍瓜切菜一般。

    每时每刻都有十几人围她一个,竟然无半合之敌。

    她所过之处,厉镜司武士全部筋骨断折,稻草一般乱飞。

    这厉镜司武士的战阵,直接被她杀了几进几出。

    林远厉终于认出了这位名声大震的玉真郡主,尽管没有见过,但看这美貌,这身材,这彪悍的杀气便可以推断出来。

    顿时,林远厉汗毛竖起,大声道:“郡主殿下,您对我厉镜司痛下杀手,这是何为?”

    玉真郡主毫不理会,在战场上她根本不爱说话,继续斩杀。

    典型的人狠话不多。

    顷刻之后,五百骑兵轰鸣而至。

    玉真郡主武功太高,加上身份高贵,仅仅一人一骑就把厉镜司的军阵搅乱。

    五百名精锐骑兵全速冲锋之下,厉镜司的七百多名武士彻底被碾压,阵势瞬间崩溃瓦解。

    “杀,杀,杀……”

    五百骑兵来回冲锋,来回碾压。

    然后,便是一边倒的失败。

    当然,之前玉真郡主就已经下令。他们要面对的是对手,而不是敌人。这是一场平乱而不是战争。只需击溃不必斩尽杀绝。

    而此时,杜变等人也不用跑了,也不出来凑热闹,就站在东厂监狱的墙上观战。

    当然,主要是看玉真郡主那炸裂的身材,还有艳绝人寰的面孔。

    ……

    一刻钟后,战斗结束!

    厉镜司武士横七竖八,躺满了一地。

    玉真郡主瞥了林远厉一眼道:“厉镜司打东厂,竟然用上了投石车,你们这是要造反啊。”

    林远厉一声不吭,他当然知道自己捅破天了。

    玉真郡主寒声道:“这件事情,希望林震桥能够给陛下一个完美的解释。我无权处置你们,但是会将情形一五一十上报陛下,现在你们滚吧!”

    林远厉地望了玉真郡主一眼,目光充满了愤恨,又充满了敬佩和惊艳。

    最后,他充满无限地不甘,望向墙头上的杜变。

    “好恨啊,就差一点点就可以杀掉杜变了。”林远厉心中无比痛苦。

    杀掉杜变,就等于断了李文虺的未来希望,哪怕林远厉为之抵命也是值的。

    因为之前攻打东厂,还可以说是为了解救崔年,崔娉婷等“无辜”人质。

    但后来动用投石机,毒油弹,事态就极度严重,而且这位皇帝册封的郡主亲眼看到了,谁也压不下这件事情了。

    所以他的结局,甚至义父林震桥的结局,都会……

    看着这位玉真郡主,林远厉心绪复杂,还真是半点都恨不起来。

    “郡主之勇猛无敌,果然名不虚传,卑职佩服。”林远厉朝玉真郡主躬身行了一礼。

    玉真郡主扭过头去不理会。

    她心中也在痛惜,这林远厉是明明是一员勇将,为何不在战场上拼杀,而是要折损在这种内斗之中。

    林远厉又望向东厂监狱墙头上的杜变,闭上眼睛承受心中痛苦,然后再一次睁开,大声吼道:“杜变,我先行一步,在地府里等你。”

    杜变拱手道:“林兄慢走。”

    “走!”

    林远厉一声令下,幸存的三百多名厉镜司武士带着伤员,狼藉地后撤,返回厉镜司镇抚使衙门。

    回去之后,整个广西厉镜司都要开始尝到失败之苦果。

    这个苦果,会非常惨烈。

    ……

    再一次见到这个容貌绝美,身材炸裂的玉真郡主。

    杜变的某处又蠢蠢欲动,想要表示尊敬。

    虽然杜变几乎对宁雪公主一见钟情,但恢复阳气值这种东西,不是应该找玉真郡主吗?

    这美貌,这身材,这气质,活生生的荷尔蒙炸弹啊。

    而且她还这么彪悍勇猛,一看到她,总会联想到和她结婚洞房花烛的时候,自己会不会被这个身材炸裂,艳绝人寰的大美人给活活弄死。

    杜变上前行礼道:“多谢郡主前来相助。”

    玉真郡主并不理会他,直接道:“你们中官职最高的是谁?出来说话。”

    李百户上前,单膝跪下道:“桂林东厂百户李延守,拜见郡主。”

    玉真郡主道:“科举舞弊案的犯人可无事?重要人证可安然无恙?”

    李百户道:“都活着,无事。”

    “那就好。”玉真郡主道。

    她心中知道得很清楚这一场激烈的战斗是为了什么,完全是厉镜司,文官集团,武将集团趁着李文虺不在,试图对东厂,尤其是李文虺义子进行一次毁灭性打击。

    这是丑陋的内部权斗。

    但是在她心中国家法度最重要,所以他只提舞弊案,不提其他。

    “苏千户。”玉真郡主道。

    “在。”他身后的骑兵千户出列,单膝跪下。

    玉真郡主下令道:“你率兵三百在此处驻防,保护科举舞弊案的重要犯人和证人,等待官方移交,不得有失。”

    “遵命。”苏千户喝道。

    接着,玉真郡主又望向东厂一众人,道:“尔等好自为之。”

    说完之后,直接调转马头,带着自己的亲卫,朝着西北方向奔驰而去。

    她就这么走了,前往梧州府见老师宁宗吾,有要事。

    这次她时间本已经很紧迫,但她天生正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所以耽搁了近一天时间,要连夜赶路了。

    从头到尾,她没有和杜变说一句话,也没有看他一眼。

    因为她知道,在这场斗争中,始作俑者,兴风作浪的便是杜变,操纵一切并赢得大胜的也是杜变。

    煽动几万人围攻巡抚衙门,火烧崔氏庄园,用民意绑架骆炆等人。

    真是好手段,好心机,让人叹为观止。

    况且,这位杜变小太监今年才仅仅十八岁而已。

    但是,玉真郡主最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玩弄阴谋之人,她尊重的是强大而又正直的勇者。

    她喜欢,并且崇拜的是真正的强者,比如她的父亲。

    ……

    杜变望着玉真郡主的背影一直到消失不见。

    这位绝顶美丽,身材炸裂的郡主还真是不待见他啊。

    仰天长长呼了一口气,杜变低声叹息道:“终于,一切都结束了,真是最长的一天啊。”

    这一场短促而又惊人的斗争结束了。

    杜变带领的东厂小集团,最高官职仅仅只有两个百户,人数不超过百人。

    而他面对的是广西最大的几股权力集团,文官,武将,士大夫家族,甚至阉党的联盟,可谓权势熏天。

    结果,却大获全胜。真是四两拨千斤,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接下来,就是享受胜利之果实时刻。

    而对于失败者来说,即将要面对的是失败者之惩罚。

    首当其冲是厉镜司林远桥,东厂镇抚使王引。

    应该会很惨烈,会死很多人。

    ……

    注:兄弟们,推荐票是我的x药,拜求激励之,下一章会更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