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91章:厉镜司绝路,美炸彪悍郡主
    杜变这个小畜生,如果不是有李文虺,他骆炆一根手指头就可以碾死十个。

    此时,真是任何言语都难以形容骆炆心中的愤怒。

    他好歹也是封疆大吏,却被这么一个卑贱的小太监如此无礼打脸,简直奇耻大辱。

    他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但目光冰冷,凑到陈平的耳边道:“那你也转告杜变那个小孽畜,李文虺护得了他一时,护不了他一世,而你更是如此。”

    说罢,骆炆再也没有心思演戏,直接转身返回巡抚衙门之内。

    进入衙门之后不需要在演戏了,骆炆巡抚的面孔瞬间狰狞起来,然后开始大砸特砸。

    旁边桂东央,祝无涯,欧阳潭等大佬冷眼旁观,没有半句劝阻。

    足足发泄了一刻钟后,骆炆平静下来,脸色如常,仿佛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来人,去通知厉镜司那边吧。”骆炆道。

    祝无涯道:“用不着通知吧,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林震桥不会不知道。”

    骆炆道:“他知道是一回事,但我们是否通知又是一回事。”

    祝无涯道:“或许现在去通知已经晚了,杜变都已经拿下了。”

    “是不是晚了,就由林震桥自己决定吧。”骆炆道。

    ……

    广西厉镜司镇抚使衙门内,林震桥已经得知了噩耗。

    此时,他脸色铁青,双手冰凉。

    崔氏庄园被砸烂烧了,崔家被牺牲放弃了,骆炆等人也变脸了。

    现在,竟然就剩下他厉镜司一家在支撑了。

    骆炆,桂东央,祝无涯,欧阳潭或许不会有事,但他厉镜司是一定会有事的。

    因为直接动手杀入东厂监狱的,就是他厉镜司。

    这种感觉真是日了狗了,明明一群人去打恶人,厉镜司一人冲杀了进去,却发现背后所有人都撤了,只剩下他孤零零一人。

    接下来怎么办?

    是也跟着撤退,还是继续?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林震桥就决定继续,既然已经动手了,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掌握武力的人,有时候就像是象棋中的卒子,过了河之后就只能往前,不能后退。

    既然结仇了,就索性一杀到底。反正这次事情之后,广西的厉镜司要遭遇一场地震了。

    “林远厉那边怎么样了?”林震桥大声吼道。

    外面厉镜司武士道:“已经占了上风,但还没有攻下东厂监狱,也没有拿下杜变,林远厉大人说快了。”

    林震桥面孔一阵抽搐,然后阴森道:“用最快的速度去告诉林远厉,不用抓了。给他半个时辰时间,不计任何代价,杀了杜变。”

    之前的命令是活捉杜变,现在直接杀了。

    “听到没有?”林震桥大声吼道:“半个时辰,不计任何代价,杀掉杜变那个孽畜。”

    “是!”那个厉镜司武士飞快冲出去,骑上快马,朝着桂林东厂的监狱飞驰而去。

    ……

    桂林东厂监狱这边的激战依旧在继续。

    东厂武士虽然凶猛,而且占据着地利,但毕竟人数太少了,仅仅只有厉镜司的九分之一。

    激战了三个小时后,开始落于下风。

    而且,双方都有了伤亡。

    林远厉也很恼火,因为干爹的命令是抓捕杜变,所以不能杀。如此一来,他有些投鼠忌器了。

    不过快了,东厂监狱的外墙防线很快就要被攻破了。

    一旦突破,救出崔年,崔娉婷,抓捕杜变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李三浑身鲜血,来到杜变身边道:“少主人,兄弟们支撑不了多久了,最多再坚持两刻钟,院墙防线就要崩溃了,厉镜司武士马上就要冲进来了,您需要赶紧离开,从密道离开这里,兄弟们为你掩护。”

    杜变脸色如冰,按说无数考生围攻巡抚衙门,围攻崔氏庄园已经已经完成了,对方应该认输了,然而这厉镜司的武士还是疯狂地进攻。

    这场斗争他杜变已经赢了,然而厉镜司还在做垂死挣扎。

    杜变道:“兄弟们都在浴血奋战,我怎么可能私自逃走,那今后还有何颜面见诸位弟兄?”

    确实如此,若杜变此时抛下众人脱逃,那他在东厂的威信将受到毁灭性打击。毕竟这近百名兄弟可是完全服从于他的命令才会遭遇这场战斗,才会有伤亡的。

    李三道:“可是,院墙防线很快就要被突破了啊。一旦被突破,我们就失去了地利,敌人十倍于我们,您就危险了。”

    杜变道:“一旦外墙防线被突破,我们立刻撤退到地牢中去。哪里狭窄逼仄,对方人再多也发挥不了优势。”

    李三道:“一旦进入地牢,敌人就可以彻底封死地牢入口,我们防守固然容易,但敌人也可以瓮中捉鳖了。如果他们一狠心,直接放火烧地牢,用浓烟呛我们,那更是大事不妙。”

    杜变道:“地牢里面除了我们,还有崔娉婷,还有崔年等人。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会放火。而且我敢断定,这林远厉的时间不多了,最晚不超过半个时辰,他一定要退兵。”

    杜变猜对了,林震桥确实只给了林远厉半个时辰。

    甚至,还不到半个时辰,因为东厂镇抚使王引如果不愚蠢的话,应该会立刻派兵前来。

    骆炆和祝无涯等人都已经放弃了,王引若还在坚持,那他真成为抗雷的了,未来将独自承受李文虺的怒火了。

    ……

    此时,外面林震桥的信使飞驰而来。

    林远厉道:“干爹有什么命令?放心很快就能拿下东厂监狱,很快就能活捉杜变了。”

    林震桥信使道:“事情有变,镇抚使大人命令,半个时辰内,不计任何代价杀掉杜变。超过半个时辰,立刻退兵回去领罪。”

    林远厉一惊,半个时辰?

    就算用不计伤亡的打法,攻破监狱防线也需要两刻钟啊。

    就算攻破了监狱防线,对方肯定拼死保护杜变,退到地牢中继续战斗。

    半个时辰内杀掉杜变,正常手段几乎是不可能的。

    林远厉目光顿时变得凶残道:“可以动用任何手段?”

    信使道:“对,任何手段!”

    林远厉道:“也不用在乎东厂监狱内的人质死活?”

    “对。”信使道。

    林远厉面孔一阵狰狞道:“知道了。”

    然后,他猛地下令:“厉镜司所有武士,后撤三十步,继续包围东厂监狱。”

    这话一出,七百多名厉镜司武士惊讶,都已经快要突破外墙防线了,为何现在后撤?岂不是前功尽弃。

    而里面东厂武士面对近十倍的敌人,哪怕有地利优势也岌岌可危,没有想到此时厉镜司武士竟然后退了,顿时他们欢呼出声。

    唯有杜变脸色一变道:“不好,他们要用绝户之计,要将我们全部杀死,连同崔年,崔娉婷在内。”

    这厉镜司的林震桥还真是狠绝啊,骆炆,崔氏,祝无涯,欧阳潭等人都放弃了,他竟然还不退兵,反而一不做二不休,要直接杀掉杜变和他身边所有的东厂武士。

    真正的杀伐果断,心狠手辣,战略上输了之后,竟然选择直接玩命。

    顿时杜变下令道:“敌人要用火攻毒攻,对我们进行彻底杀绝战术。趁着敌人短暂后退的功夫,立刻带着崔年,崔娉婷等人沿着密道撤退。”

    “这场斗争我们已经赢了,正好抓住敌人重新布置,短暂停战的宝贵时间全部撤退,没有必要和厉镜司死耗,这林远厉已经报了必死决心了。”

    李三道:“所有人?”

    “对,所有人撤退。”杜变道:“而且让受伤的弟兄先撤,你,我,李四三人最后再撤。”

    李三脸色一变道:“少主人先退,这是会死的啊,会死的!”

    一旦厉镜司用火油,毒油弹攻击,如果在开阔战场还好。但在东厂监狱这种狭窄的建筑内,还真是无处可逃。

    顿时,李三,李四,李百户三人跪地叩首道:“少主人先走,求求您了,会死的,主人回来后,就算我们在阴曹地府也无法向他交代啊。”

    杜变道:“这是命令,立刻执行,李百户你立刻带着弟兄们从密道撤退!”

    “是。”李百户下令道:“所有兄弟,受伤的排在前面,跟我来……”

    趁着厉镜司正在准备的这段宝贵时间,李百户带着受伤的几十名东厂武士,陆续进入密道中撤退。

    这密道太狭窄了,所以撤退得速度很慢。

    时间非常紧迫,一分一秒在流逝。

    ……

    外面,七百多名厉镜司武士依旧将东厂监狱包围得密不透风。

    一只只箱子被打开,拿出了里面的毒箭,火箭,火油弹,毒油弹。

    “所有弓箭手准备,换上火箭。”

    “所有投石机准备,装填毒弹。”

    林远厉浑身都在颤抖,他的眼球几乎是充血的,他知道自己的命令是何等之疯狂。

    这样灭绝性的武器,只有在外族战争中才会使用的。用在和东厂的内斗中,完全是丧心病狂了。

    但是时间太紧迫了,就算突破了监狱的外墙,杜变肯定会撤退到地牢之中。所以就算他手中有七百多人,十倍于东厂,也不可能在一刻钟内杀掉杜变。

    所以,只能用这种斩尽杀绝的毁灭性武器。

    半刻钟后,十具小型投石车全部装填完毕,几百名弓箭手的火箭也全部准备完毕。

    “点火!”一声令下。

    几百名弓箭手全部点燃火箭。

    只要一声令下,便会对东厂监狱进行毁灭性打击!

    ……

    而此时,东厂监狱之内的密道撤退仍旧在继续,还有三分之一的人没有撤出去。

    时间有些来不及了,厉镜司很快就要动手了。

    此时,李百户又出现在杜变面前。

    杜变道:“你在这里做什么?不是让你带领兄弟们撤退吗?”

    李百户下跪道:“我让木总旗带着兄弟们撤退了,我跟着您断后,您不走,我也不走!”

    杜变眼睛一热,道:“好兄弟。”

    然后,他拿出了一只箱子打开之后,里面都是湿漉漉的蒙面巾,全部浸着药水。

    这些蒙面药巾是专门预防恶油毒烟的,他只是有备无患而已,没有想到竟然真的用上了,没有想到厉镜司竟然真的丧心病狂用上了毒油弹。

    将仅有的五张蒙面药巾分给几人,杜变道:“放心,我们还死不了。准备迎接大火和毒烟的烤炙吧,为兄弟们站好最后一班岗,务必全部撤出,一个都不能少。”

    “是!”李三,李四,李百户三人望向杜变的目光无比的炽热。

    这样的少主人,才值得大家追随,才有资格成为未来的东厂之主。

    ……

    “预备!”镇抚使义子林远厉猛地举起左手。

    顿时,所有的火箭瞄准。

    所有的投石机张力撑到了极致。

    只需要他手猛地挥下,就要对对东厂监狱进行毁灭性打击。

    “放……”

    “嗖……”

    他的一声放还没有喊出口。

    从远处,一支利箭闪电一般射来,他飞快躲避。

    然而接着第二支,第三支,第四支……

    竟然是五连珠箭。

    “噗噗噗……”林远厉的手臂直接被射穿。

    然后,从不远处的黑暗中,猛地钻出来一人一骑,如同闪电一般冲刺而来。

    这便是玉真郡主。

    就算隔得这么远看不清楚脸,只看马背上她魔鬼炸裂的身材曲线也能认出。

    足足片刻后,她身后的几百名骑兵才进入视野之中,在她身后上千米风驰电掣,紧随而至。

    之前离开学政衙门的时候,她身边仅仅只不到百名亲卫,得知厉镜司出动八百武士后,她立刻去最近的卫所调兵,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赶来,总算没有晚到。

    不等后面的骑兵部队,这位嫉恶如仇、艳绝人寰的玉真郡主,一人一骑杀向七百多名厉镜司武士。

    ……

    注:第二更又是四千字大章,拜求推荐票,诸位大佬,突破记录或许就在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