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89章:决战!崔府之毁灭
    时间拉回到半个时辰前。

    崔玄用两万两银子拿下了王引之后,立刻返回广西厉镜司镇抚使府。

    “可以开始了。”崔玄朝林震桥道,然后他离去,回家布置。

    广西厉镜司的校场上。

    八百名精锐武士如同标枪一般矗立,一动不动,身上充满了凌厉之杀气。

    “此战,关系到我厉镜司之尊严。”

    “夺回崔野,崔年,崔娉婷等重要证人,抓捕罪犯杜变,有任何阻挡着,格杀勿论!”

    “抓捕杜变,抓捕杜变。”

    “格杀勿论,格杀勿论!”

    八百名厉镜司武士齐声大喝,声势让人闻风丧胆。

    镇抚使大人林震桥望着林远厉道:“知道这一战的意义吗?”

    “知道!”万户林远厉道:“斩断李文虺一臂,逆转我厉镜司对东厂之劣势。”

    林震桥道:“如今王引已经把桂林东厂的人全部调走了,正在关门训话。杜变身边的东厂武士不会超过一百人,你十倍于他,如果还抓不到他,你也就不用活着回来见我了。”

    林远厉道:“李三李四的武功虽然高,但儿子也丝毫不惧。若抓不到杜变,儿子愿意提头来见。”

    然后,林远厉跪下,双手奉上了一份军令状。

    莫要以为林远厉小题大做,这可不仅仅只是抓杜变,而是厉镜司和东厂之间的一场战争,是极度严肃的。

    “我收下你的军令状了。”林震桥道:“记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一旦出手,绝无退路。宁可将杜变身边的东厂武士杀得干干净净,也要将他抓住,只有抓住杜变是这场战斗的胜利。”

    “是!”万户林远厉吼道。

    “出发。”

    林远厉骑上战马,率领一百骑兵,七百精锐步兵武士,冲向东厂桂林千户所的监狱抓捕杜变。

    ……

    桂林东厂千户所的监狱内。

    崔年,崔娉婷,侍女小敏,三位受贿考官,这次院试舞弊案的所有重要人员全部都在此处。

    外面,镇抚使王引派来的心腹大声喊道:“镇抚使大人有令,凡桂林东厂所有成员,全部前往镇抚使府听令。若有未到者,全部按照忤逆罪处置。”

    东厂的忤逆罪是非常严重的,直接打断手脚,逐出东厂。

    这王引是要将杜变身边难道人全部调离得干干净净,方便厉镜司杀人,并且抓捕杜变。

    前来宣读命令的是王引的义子之一王猛,他今年二十八岁,就已经是东厂百户了。

    “这条吃里爬外的老狗。”李三愤恨道:“等主人回来后,一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外面王引的骑士依旧在大喊着,命令杜变身边所有的东厂武士离开。

    然而整整九十一名东厂武士,没有一个人动弹,守住桂林东厂监狱的每一个角落。

    桂林千户所的最高长官是肖百里千户,只不过在杜变动手之前,他就佯装有事去了廉州府公干,他从杜变抓捕崔年的事情中嗅出了危险的气息,所以狡猾地避开了。

    王引义子王猛大声道:“张百户,李百户,镇抚使王公公命令你们立刻去镇抚使衙门,你们听到了没有,还不立刻前往?”

    监狱里面,依旧静静无声。

    王猛厉声道:“张百户,李百户,你们胆敢忤逆镇抚使大人的命令,这是要造反吗?”

    这个罪名很严重了,如果被坐实,那么张百户,李百户两人性命都保不住了。只不过此时张百户不在此处,而是在学政衙门内。

    杜变问道:“这个王猛的武功如何?”

    “离开阉党学院的时候很出色,但成为王引的义子之后就把武功耽搁下来了,所有精力都在拍马屁上。”李三道。

    杜变道:“王引这样做,算是绝对撕破脸皮了吧。”

    “对。”李三道:“再过四个月,主人就要晋升镇抚使,王引就要退休了,所以他趁着退休搏一把。”

    “射他一箭。”杜变道。

    李三弯弓搭箭。

    “嗖嗖嗖……”

    竟然是三连珠箭,无比惊艳第射出。

    那王引义子在马上大惊,飞快躲避,格挡。

    他武功算好的,第一箭躲开,第二箭格挡成功,然而第三箭。

    “噗……”猛地一箭射穿的臂膀。

    顿时,这位王引的义子暴怒。

    “好,好……”王猛目光喷火,厉声道:“张百户,李百户,李三,李四,你们不但犯了忤逆之罪,还胆敢袭击镇抚使信使,形同造反。我立刻去禀告镇抚使大人,看你们怎么死,天上地下谁也救不了你们了。”

    说罢,王猛带人离去。

    片刻后,一阵急促凌厉的马蹄声传来,然后密集的脚步声,盔甲和兵器碰撞之声。

    厉镜司的人来了!

    ……

    一刻钟后,厉镜司镇抚使义子林远厉,率领八百名厉镜司武士到来,将桂林东厂监狱包围得水泄不通。

    林远厉出列道:“里面的人听着,立刻交出崔年,崔娉婷,崔野等无辜人质。立刻交出犯人杜变,否则格杀勿论。”

    林远厉喊了三遍,但里面无人理会。

    忽然,崔娉婷高呼道:“林大人,快来救我。”

    崔年也不顾胯下的疼痛,大声高呼道:“林大人,救我,救我。杜变,你也有今天啊,你的死期到了,哈哈哈哈……”

    林远厉英武的面孔一阵狞笑,东厂不交人,那太好了,他正想大开杀戒呢。

    “镪……”林远厉猛地拔出巨剑,大吼道:“救出崔氏无辜人质,逮捕杜变,违抗者格杀勿论,杀!”

    顿时,八百名厉镜司武士向监狱发动了进攻。

    李三,李四率领九十一名东厂武士防守反击。

    东厂和厉镜司的战斗,瞬间爆发!

    ……

    崔氏华丽的宅邸,在桂林城的近郊,占地超过几百亩,小桥流水,富丽堂皇。

    崔氏家族崔玄,嫡子崔孚,正坐在凉亭中喝酒。

    “杜变此人,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是一流的,但是权谋实在是太蠢。”崔孚道:“李文虺不在,他竟敢动手杀厉镜司的人,真是找死啊!本来他若低调行事,谁也奈何不了他的。”

    崔玄饮了一杯酒,外面一个美貌的家妓正在弹奏美妙的曲子。

    “此时天上地下,谁也救不了这个蠢货了,他必死无疑。”崔玄道:“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不出意外的话,一个时辰之内就能够看到杜变的尸体了。”

    说来也真是可笑,为了除掉区区一个杜变,竟然要让广西几大势力联手,可见对李文虺这头老虎有多么地忌惮了。

    崔孚道:“若是可以,不如取下杜变的一根臂骨,我让人制成毛笔,送给父亲。”

    “那也是文雅之物。”崔玄摆了摆手,然后朝旁边的歌妓道:“换一首曲子,《八面埋伏》。”

    顿时,庭院内响起了《八面埋伏》激昂紧促的琴声。

    这《八面埋伏》的水准虽然不如另外一个地球的《十面埋伏》,但是也不差了。

    此时演奏出来,尤为贴切。

    就在此时,崔玄忽然发现,桌子上的杯中酒竟然在震颤。

    然后,他隐隐听到,远处传来低沉而又可怕的轰鸣声,整个大地都在一阵阵颤抖。

    就在此时,一名家族武士冲过来,大声道:“家主,不好了,有无数人正朝着我们的庄园而来。”

    崔孚登高一看,顿时脸色剧变。

    在几里之外,整整一两万人,浩浩荡荡,如同蚂蚁群一般朝着崔氏宅邸而来,而且高呼口号。

    “科举舞弊,谋杀人命,无耻至极,天诛地灭。”

    “打倒崔氏,打倒崔氏……”

    崔玄听之,猛地跃到了亭子的顶尖,然后也看到了黑黑压压的人群。

    “不好,快,快组织武装家丁登上院墙,组织防守,务必不让一个乱民冲进来。”

    “去军营,让人调兵过来,有人要造反啦!”

    “赶紧去广西巡抚衙门,让巡抚大人调兵过来。”

    崔氏家族顿时全部动员起来,几百名武装家丁登上围墙,拿出刀剑,挽起弓箭。

    然而,崔氏宅邸太大了,靠着几百人防守院墙实在太稀薄了。

    短短半个时辰后,足足两万人将整个崔氏庄园包围得水泄不通。

    几百名书生在前,几十个东厂密探,几百个盲流,剩下大部分都是普通民众。

    大宁王朝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整个桂林,崔氏豪奢舞弊,大部分贫民对它积怨已久。

    所以一开始只有几千人,一路上加入队伍的人越来越多,到了崔氏庄园的时候,已经超过了两万人。

    这就如同另一个地球的天朝,经过发酵之后引发的群体事件,往往超过几万民众聚集酿成大变。

    ……

    “记住,没有我的命令,千万不要动手,不要出人命。”崔玄下令道。

    看着黑压压的两万人,哪怕是崔玄也心底颤栗。崔氏庄园内的不足千人,在这两万人面前真的显得尤为脆弱。

    崔玄登上院墙道:“你们这是做什么?竟敢围攻我的宅邸,这是造反。我已经派人去巡抚衙门了,很快大军就会赶到,尔等还不速速退去。”

    一名书生上前,厉声道:“你崔氏在科举院试舞弊,害得我等落榜不说。最无耻的是,你们为了让崔年院试夺魁,竟然给陈平下了蛊毒。如此玷辱科举,玷污孔圣人,你崔氏就该天诛地灭。”

    此时,这名落榜考生真的毫无畏惧,每一毛孔都仿佛在燃烧。一路上都是他在高呼带头,他的名字也瞬间传遍人群。桂林书生申涂堂,功课一般,但生性张扬,凡事好出头。

    “交出崔年,交出崔娉婷,交出幕后主谋……”

    “天诛崔氏,天诛崔氏……”

    两万人齐声高呼,崔氏庄园里面的人脸都绿了。

    “荒谬,这一切都是子虚乌有。”崔玄厉声道:“你们这是被利用了,是东厂的人在蛊惑你们。我看到在场的还有一些人是有功名的,甚至受过我崔氏的恩惠,你们不要功名了吗?还不速速退走?”

    这话一出,在场的几十名秀才本能地退缩到人群中,掩住了面目。

    毕竟和前途比起来,义愤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崔玄就要再接再厉,说服这几十名秀才倒戈。只要他们倒戈,几百名书生就失去了主心骨。届时他崔玄再拿出一些好处收买,这几百名书生也就搞定了。

    几百名书生一搞定,那剩下的乱民就没有人指挥,只要调来几百名士兵,就能够把他们吓走。

    “你们的功名来自不易,念在你们是被蛊惑的份上,我可以既往不咎。甚至还可以戴罪立功,主动揭发你们前来围攻我崔氏的幕后主谋,我一定禀告巡抚大人,对你们进行嘉奖。”崔玄得意道。

    顿时,这几十名秀才脸色一动。

    “还有,站在最前面的那个书生,你叫申涂堂吧,我是听过你的才名的,这次院试竟然不中?”崔玄叹息道:“不该啊,明日我就将你的文章给巡抚大人,让他也知道我们桂林府的这个大才。”

    这话一出,为首闹事的落榜考生申涂堂眼睛一亮,心中大动,感受到了巨大的诱惑,心中生出了些许退意。

    这两万人,崔玄连打带哄,竟然渐渐被安抚下来了。

    “嗖……”

    忽然,从崔氏庄园内射出一支利箭。

    “噗刺……”直接射穿了申涂堂的臂膀。

    “不要,不要……”崔玄厉声吼道:“是谁射的箭?”

    然而,已经晚了。

    落榜考生申涂堂虽然没有死,但直挺挺倒地,就仿佛死去了一般。

    瞬间,两万人被激怒了。

    “他们竟敢杀人灭口?冲进去,冲进去……”

    然后,在东厂密探和几百个盲流的带领下,两万人潮水一般地冲向了崔氏庄园。

    仅仅一刻钟,崔氏庄园薄弱的防守瞬间告破。

    整整两万人,冲入了美轮美奂的崔氏庄园,开始抢砸,开始焚烧。

    ……

    注:第二更四千字送上,今天两更七千多字,超过别人三更数量。兄弟们,狂求推荐票,祝我破3000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