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86章:杜变毒手,崔娉婷颤栗
    广西厉镜司镇抚使林震桥,今年五十三岁,帝国二品武道高手,三十年前就进入了厉镜司,五千年从南京调到了广西,终于执掌一省厉镜司之权柄。

    如今的他,绝对算是广西的几位巨头之一,也是李文虺最重要的对手。

    这是一个绝对不苟言笑之人,真正的不怒自威。

    听到白玉庆的诉苦,他依旧面无表情,只不过岩石一般的面孔微微抽动了一下。

    白玉庆见到自己的主上仿佛无动于衷,跪在地上高声道:“大人,那杜变区区一个阉党学院小太监,竟然杀我厉镜司一名百户,一名总旗官员,斩掉两名小校的手臂。如果不报复,我厉镜司颜面何存那?若不将这孽畜弄死,从此我厉镜司在东厂面前就抬不起头了。”

    厉镜司镇抚使林震桥目光一缩,猛地一脚凌空踢出,距离白玉庆足足还有一米距离。

    “啪……”

    顿时,顿千户白玉庆的身体如同扫把一般飞了出去,在空中一声惨叫,鲜血狂喷。

    重重摔落地上,白玉庆又吐了一口血,然后立刻五体投地,跪伏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当时你不反击?”林震桥道:“当时你为何不直接动手,废掉杜变?”

    白玉庆叩首道:“小人不敢擅自做主啊,万一引起厉镜司和东厂的全面大战,小人万死莫辞。”

    林震桥道:“你只是不敢承担责任,怕被牺牲而已,所以把难题交给上峰,交给我。”

    他心里明镜一样,所以对白玉庆的行为非常失望。

    旁边的崔氏家主崔玄对白玉庆的受伤无动于衷,只是安静道:“林兄,底下人是不争气,但事情还是要办的。”

    “对,要办。”林震桥道:“马上准备抓人,把杜变和在场所有的东厂成员全部抓来。废掉杜变的四肢筋脉,挖去眼睛。剩下的东厂成员,杀掉一批,关押一批。”

    崔玄问道:“那以什么理由呢?”

    厉镜司镇抚使道:“杜变栽赃陷害,屈打成招,无故劫持朝廷官员,并且非法刑罚,这些罪名足够我们抓人了。”

    “多谢林兄。”崔玄顿时松了一口气,这样一来就把崔氏家族参与科举舞弊案的嫌疑给洗清了。

    林震桥道:“抓杜变的罪名不重要,关键是要几个势力统一意志,甚至包括东厂王引。这样才不至于导致东厂和厉镜司两大势力的对抗,等李文虺从京城赶回来,木已成舟,杜变已经废掉了,毫无价值。”

    崔玄道:“那你我分工,我去见漓书院欧阳潭,你去见南海道场祝无涯。”

    “好。”林震桥道:“东厂镇抚使王引,也依旧是你去见吧,记得带上银子,越多越好。”

    “好。”崔玄道:“还有一个人非常重要,吴三石。”

    林震桥道:“他应该很清楚自己站在什么立场的,毕竟这次科举舞弊案一旦爆发,他也休想置身事外,他不仅仅是主考官,而且他的心腹仆从也直接参与舞弊案,就算他是清白的,别人也不会相信。为了他自己的前途和声誉,只能与我们同流合污。”

    崔玄道:“确实如此,吴三石此人,是交给巡抚大人游说,还是桂东央大人呢?”

    林震桥道:“桂东央吧,骆炆只是他的上司,而桂东央曾经是他的会试座师。”

    “我们速战速决,争取三个时辰内,就抓捕杜变,将这个孽畜废掉。”崔玄道:“抓人一事,还是要厉镜司出马。”

    林震桥道:“林远厉!”

    “在!”一名凌厉彪悍,威风逼人的中年男子出现,单膝跪地道:“拜见干爹。”

    此人,便是广西厉镜司的一把尖刀,两个万户军官之一。

    林震桥下令道:“召集最精锐的厉镜司武士,八百人左右,在院内集结,只要我一声令下,立刻去抓捕杜变,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是!”林远厉喝道,然后走出去集结精锐武士。

    片刻后,八百名最精锐的厉镜司武士在校场集结,只要一声令下,就立刻出动抓捕杜变。

    而后,林震桥和崔玄离开厉镜司,前去游说广西的其他几位大佬。

    一张黑暗大网正在形成,要趁着李文虺不在广西之际将杜变扼杀于萌芽之中,彻底摧毁。

    杜变一方,仅仅只有桂林东厂千户所的几个心腹,加上底层武士也仅仅百人而已。而他要面对的,则是整个广西最大的权势集团的联盟,每一方都权势熏天。

    看上去,他如同螳臂当车。

    ……

    跃龙客栈内。

    杜变率人闯入了崔娉婷的房间内。

    见到了杜变,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让他恨之入骨的小太监,竟然就这么出现在面前?

    几乎第一时间,崔娉婷拔出了剑,要将杜变当场击杀。

    不过宝剑抽出了一半她停了下来,因为他知道杜变是李文虺的义子,若杀了他就要给家族带来麻烦。

    “滚出去……”崔娉婷捂住鼻子寒声道:“你这个肮脏的阉货,不要呆在我的房间里面。”

    杜变不由得皱眉,怎么每一个豪门子弟都是这样,不管男人还是女人,见到太监的第一反应就是捂住鼻子,仿佛不这样无法表示出自己的鄙夷和不屑。

    “我下面真的没有尿臊味,不信你尝尝。”杜变笑道。

    “你这个卑贱的阉货竟敢用言语如此羞辱我?”崔娉婷目光大怒。

    杜变目光放肆,上上下下望着崔娉婷的脸,还有她的身材。

    确实是万中无一的大美人了,尽管和玉真郡主不能比,但放在后世地球也是超级女神。

    不过杜变见到她之后,脑子里面本能地浮现出后世地球,在著名的艳zhao门后,流行的一句话:我看过你的咪,咪。

    杜变不止看过,而且还压过她的身体,只不过是被逼的。

    而且,这个狠毒的女人差一点点就将杜变置于死地,或者说他已经将前一个杜变给害死了。

    “我让你滚出去,听到没有,你这个阉货。”崔娉婷直接将宝剑拔出一半道:“别以为你是李文虺的义子我就不敢动你,在我崔氏家族和北冥剑派面前,李文虺还算不得什么。”

    崔娉婷还真是这么想的,她打心眼里瞧不起阉党,因为没有身处和阉党斗争的第一线,而且是千金小姐呼风唤雨惯了,真心没有觉得李文虺有多牛。

    尤其是北冥剑派这些年,杀掉的阉党不知凡几。

    杜变指着身后的陈平道:“这位,就是陈平。”

    陈平坐在轮椅上被抬上来的,崔娉婷一直盯着杜变,所以此时才发现陈平的存在。

    “你,你不是被厉镜司抓起来了吗?”崔娉婷惊讶道:“怎么?你堂堂读书人为了活命,竟然沦为了阉货的走狗?”

    杜变道:“陈平崇拜我,而且为了我和你弟弟崔年打赌,说了崔娉婷人尽可夫之类的话,所以你派人给他下了蛊毒,是不是?”

    “是又如何?”崔娉婷本能就要脱口而出。

    她颐指气使惯了,觉得杀陈平这样的卑贱平民如同碾死蚂蚁一样简单,不过她终究没有蠢到这个地步。

    美眸眯起来,崔娉婷冷笑道:“当然没有,陈平这种东西我哪会放在眼中,更别说派人去害他,你太抬举他了。就以他这个身份,还没有资格让我出手相害。”

    “不承认,没关系。”杜变道。

    然后,他来到陈平身边道:“那个给你下蛊毒的女子在这里吗?你认得出来吗?”

    陈平虚弱道:“就是她身边的这个女人,只不过当时她穿着苗疆的服侍。”

    这话一出,崔娉婷身边的侍女小敏脸色微微一变,然后尖声道:“你不要胡说八道,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你这个穷书生。更别说勾引你给你下蛊毒了,你也不照照镜子。”

    又是一个傻逼,自己把后半段说出来了。

    “抓住她。”杜变道。

    顿时,两名东厂武士上前,直接将崔娉婷的侍女抓住。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我也是北冥剑派的人,你们敢动我?”侍女小敏尖声道。

    她还真是北冥剑派的人,只不过不像崔娉婷是很嫡系的弟子,在北冥剑派她一边服侍崔娉婷,顺便也学一点武功。

    只不过她的武功在李三面前算不得什么,瞬间就被他制住了。

    杜变上前,问道:“你出身于苗疆吧?”

    “呸,肮脏的阉货,离我远一点,别让我恶心!”崔娉婷的侍女小敏直接口水吐过来。

    杜变躲过,笑道:“放心,你很快会更恶心的。一般来说我不打女人,哪怕这个女人再羞辱我,我也不会打她,我很温柔的。”

    “拿过来。”杜变下令道。

    顿时,一个东厂武士将一个银盒子放在杜变手中,打开一看,里面密密麻麻都是可怕的蛊虫,而且是已经培养长大钻体而出的蛊虫,如同蚂蟥一般,大约有大半碗的样子。

    “捏开她的嘴巴。”杜变道。

    东厂武士上前,捏开这个狠毒侍女小敏的嘴巴。

    杜变猛地将一盒子的蛊虫全部倒入这个侍女的嘴里,然后拿来蜂蜜狂灌。

    “啊……啊……”

    在一阵阵凄厉的惨嚎中,整整一碗的成年蛊虫,全部被灌入到她的肚子里面。

    这算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

    杜变声音温柔道:“小敏是吧,我很怜香惜玉的,你长得挺美,死了怪可惜的。不如这样,你把你的小姐崔娉婷供出来,比如她是科举舞弊案还有谋杀陈平案的主谋之一。我就让你活命,好不好呀?”

    ……

    注:昨天差20张到达3000推荐票,泪奔。大佬,你们该出手了,莫要长使作者泪满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