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85章:废崔年,抓崔娉婷,风暴起
    白玉庆厉声道:“李三,李四?桂林东厂的李百户,张百户,你们难道就任由杜变这么放肆吗?一旦引发东厂和厉镜司开战,你们也要粉身碎骨。”

    桂林东厂的两名百户,李三,李四直接躬身道:“唯少主人马首是瞻。”

    这个态度,顿时让白玉庆呆了。

    李文虺对杜变真是纵容到了极点,离开桂林的时候,直接把桂林东厂所有千户,百户叫来,指着杜变说,这就是我的儿子,他的意志也就是我的意志。

    所以杜变对桂林东厂千户所如指臂使。

    “不,不,不,白玉庆。”杜变摆手道:“放肆的是你们厉镜司,我们只是被动防守反击而已。”

    “首先,我抓三个考官,我抓崔野,也仅仅只是为了防范于未然。如果你们不出动厉镜司来抓陈平,崔年科举舞弊一案我只会引而不发,才懒得理会你们文官集团的破事。”杜变冷笑道:“难道你们厉镜司打上门来,我东厂还不能还手了?我如果这么窝囊,义父从京城回来后才饶不了我。”

    “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这个道理就算到你们厉镜司镇抚使面前,我们也有话说。”杜变又道:“我抓崔年,证据确凿,合理办案,你可挑的出错处?”

    白玉庆听着这些话,又一次要气炸了。

    他奶奶的,什么道理都被你占尽了,什么便宜也都被你占尽了。

    但事实确实如此,从私仇上,东厂只是被动防守反击。从公理上将,东厂行径完全符合大宁王朝律法,反而厉镜司完全是在挟私报复,公器私用。

    “所以,有人再敢阻拦我们抓崔年,东厂只有格杀勿论。”杜变道:“我们既然能杀一个百户,也未必不能杀一个千户,反正你白玉庆在厉镜司镇抚使面前,也不见得有多大的分量,杀了或许也就杀了。”

    杜变来到白玉庆面前道:“白千户,我苦口婆心,言尽于此。如果你还要阻拦我抓崔年,那你可以试试看。”

    接着,杜变再一次下令道:“动手吧,把那个傻逼抓起来。”

    两名东厂武士上前,一把将崔年如同小鸡一样提起来。

    杜变道:“白千户,白千户,你再不动手阻拦?我可真就把崔年抓走了啊!”

    挑衅,活生生的挑衅啊。

    白玉庆真的血冲头顶,真的想要翻脸直接开战。

    但是……他真的不敢,杜变可以任性,因为不管闯再大的祸李文虺都会为他兜着,而他白玉庆如果闯了祸事,分分钟背厉镜司的大佬牺牲掉。

    顿时,白玉庆充满怨毒和杀气望着杜变道:“杜变,事情闹大了。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去拜见厉镜司的镇抚使大人,你就等待着我厉镜司冲天的怒火将你撕得粉身碎骨吧!”

    “走!”一声令下,白玉庆充满无限的愤怒和不甘离开了四海客栈。

    白玉庆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他会用尽一切手段把杜变拖入深渊,否则他在厉镜司的同僚面前永远都抬不起头来了。

    他会发动一切资源,包括厉镜司的镇抚使,包括崔氏家族,包括广西巡抚骆炆等文官首领,包括南海道场祝无涯所有的势力他都不会放过,一定要将杜变置于死地。

    李文虺不在,这群大佬正愁着没有机会弄死杜变呢。

    “杜变,你这是自寻死路。”白玉庆厉声自语道,然后他想到了东厂广西镇抚使王引,或许这个人也可以借势,他大概也想要弄死李文虺的继承人吧。

    ……

    杜变蹲在崔年面前,道:“听说你要践踏我?”

    崔年脸色发青,颤抖道:“你,你想要做什么?我是崔氏的嫡子,我的叔叔是扬州知府,我的母亲是北冥剑派长老的女儿,你,你敢对我怎么样?赶紧放了我!”

    “你?你算个屁。”杜变淡淡道:“你知道我这人有一个嗜好,因为我们阉党的福利特别好,所以见到一个人就想把他介绍进入阉党,你也不例外,你天天说阉党祸国殃民,不如也来感受一下?”

    说罢,杜变对准崔年的命根子,猛地一脚踢了过去。

    “啊……“崔年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凄厉惨嚎,整个人痛得抽搐,疯狂地蜷缩在一起。

    半分钟后,崔年活生生痛晕了过去。

    听说男人的那个地方被踢,疼痛程度超过女人生孩子十倍。

    旁边的李三李四见到这一幕,本能地脸蛋一抽,然后夹紧了双腿。

    “夹什么夹,你们又没有。”杜变道:“我们阉党最大的好处就是不怕别人踢蛋蛋。”

    “呵呵呵呵……”李三露出僵硬的笑容道:“少主人的笑话真好笑。”

    你不会拍马屁就不要乱拍。

    接着,李三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道:“少主人,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可能是暴风骤雨,所有人会疯狂地向您攻击,抓住主人不在的时机,将你置于死地。”

    “当然。”杜变道:“崔氏,祝无涯,骆炆,厉镜司,甚至我们广西东厂的镇抚使大人,都会蜂拥而上弄死我。”

    李三道:“所以少主人有必要避一下风头,等主人从京城回来,我们就完全不惧他们了。”

    杜变道:“你的意思是让我躲起来?”

    李三道:“对,躲起来。如果仅仅只是厉镜司,我们还扛得住。但对方几股势力联合起来,我们真的挡不住。他们的进攻一定会惊涛骇浪一般,而且我们的东厂镇抚使王公公又是吃里扒外的东西。一旦等这几伙势力联手起来,您基本上就必死无疑了,所以必须趁着他们还没有联手,您立刻离开躲避,可以去京城找主人。”

    李三说得很有道理,趁着敌人的几股势力还没有联手,杜变立刻遁走是最好的办法。

    然而,杜变一阵冷笑道:“下棋要走一步,看三步。我杀厉镜司的人,我抓崔年,不是为了逞一时之气。若没有后招,我是不会动手的。”

    “什么后招?”李三问道。

    杜变道:“最好的防守是什么?”

    李三道:“请少主人示下。”

    杜变道:“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前往不要等着敌人来干你!”

    接着,杜变脸色一冷道:“李百户,你立刻率领一队人去学政大人的官邸,将偷取试题的那个仆从逮捕。记住对吴三石大人一定要客气,在这件事情上,一定要将他拉到我们的立场来,一定要让他大义灭亲。”

    “是!”桂林东厂的李百户应道。

    杜变又下令道:“张百户,你立刻去煽动所有考生,乃至普通民众,引到他们上街游行,最后去围攻崔氏宅邸,围攻广西巡抚衙门。”

    “是!”张百户道。

    杜变道:“记住,一定要把这场科举舞弊案办成一件铁案。一定要震动整个广西,让所有人喊打喊杀,要引爆所有考生之愤怒。一定要让崔氏千夫所指,制造出强大的民意舆论,这样任何人一旦想要对我动手,那就是想要掩盖科举舞弊案,就是站在广西万民的对立面,就是站在正义的对立面。”

    “是。”李三道。

    杜变道:“动作一定要快,要赶在敌人联手之前完成这一切。而这一切成功的标志就是几千书生游街示威,上万民众围攻崔氏家族,围攻广西巡抚衙门。一旦风潮起来,我们就立于不败之地,任何人休想动我们分毫。”

    “是。”两名百户官大声喝道。

    接着杜变道:“去把崔年泼醒。”

    一勺冰水直接泼在崔年身上,猛地一阵激灵他醒了过来,他发现下面竟然不痛了,而是发热麻木,这位崔年同学距离成为太监已经不远了。

    “李三,你跟着我率队一起前往升龙客栈,抓捕崔娉婷,询问她陷害我东厂文书官员一案。”杜变下令道。

    这话一出,崔年都惊呆了。

    这杜变也太……太嚣张了吧。

    抓崔年,杀厉镜司的人,本以为这是极限了。没有想到他完全得势不饶人,现在竟然还要去抓崔娉婷?

    顿时,桂林东厂分为两拨人,一波去学政大人吴三石那边抓人。

    一波去抓崔娉婷。

    杜变是不能去学政大人那边的,因为他没有正式官职,一旦让吴三石见到他区区一个小太监在这里面呼风唤雨,反而会引起他的反感。

    对吴三石这种正直的官员,最好就是公事公办。

    ……

    跃龙客栈的顶楼,崔娉婷不耐烦地走来走去,愤怒道:“白玉庆和崔年是做什么吃的?区区一个陈平,现在都还没有抓来。小敏你下去看一下,如果陈平抓来了,先押到我这里来一趟,我要将他的牙齿敲碎,要将他的手指砸烂。”

    崔娉婷对陈平当然只是迁怒,她最最痛恨的是杜变,只不过暂时拿杜变无可奈何而已。

    “杜变,终有一日我会将你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就在此时,楼梯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砰!”然后崔娉婷房间的门直接被踢飞。

    杜变带着李三,李四,还有十几名东厂武士走了进来,望着崔娉婷道:“崔小姐,别来无恙啊!”

    ……

    与此同时,崔氏家族的庄园内。

    白玉庆跪在地上,将杜变抓走崔年,并且杀害厉镜司官员一事全部告知了崔氏家主。

    崔氏家主又怒又喜。

    “杜变,你这个愚蠢的孽畜,真是自寻死路。”崔氏家族狞声道:“来人,更衣,我去拜访巡抚大人!不,先去拜访广西厉镜司镇抚使大人。”

    一场惊天的风暴快速酝酿,杜变就是这场惊天风暴的核心,他将率领东厂小集团,对抗几个广西最大的权势集团。

    ……

    注:大佬们,推荐票呀!别让俺每天都盯着3000张目标瑟瑟发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