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82章:崔年磕头,崔娉婷喷血
    所有人跪下之后,杜变终于看到了这位玉真郡主。

    瞬间,他小腹深处的火苗竟然窜了窜,然后某处竟然抖了抖。这就是传说中的微微一硬,表示尊敬。

    然而杜变是太监啊,一个能够让太监火苗乱窜的女人,可见美到了何等程度?

    在这个世界杜变见了好几个美人,血观音,崔娉婷,祝玉双都算是万中无一的大美人。

    血观音的身材,可以用极度火辣来形容。然而……眼前这位宋玉真郡主的身材,只能用炸裂来形容。

    没错,是炸裂!瞬间炸裂男人的眼球和心神,引爆男人的荷尔蒙。

    这身材曲线,真的不知道应该用山川起伏还是应该用魔鬼曲线来形容。

    一米七六左右的身材,两条超级大长腿笔直浑圆,又充满了弹力。不但能将人的腰夹断,一个腿鞭抽过来让你筋骨断折。

    小蛮腰很细,如同蛇腰,却又充满了强劲力量,靠着腰力就可以将整个身体弹出去。

    而最最夺人心魄的,当然就是胸前。的是……凶狠之极,惊耸入云,真的看一眼就炸裂。

    偏偏此时她还穿着蟒蛇皮劲装,背着一张强弓,骑在高高的骏马之上,那魔鬼身材简直要裂衣而出。

    足足一分钟后,杜变才来得及看她的脸。这样的女人,只要容貌不要太难看,凭借身材就已经足够秒杀所有同类和异性。

    然而……她的容貌!怎么形容呢?

    眼眸如冰,红唇如火。瑶鼻如玉,脸颊如雪。冷酷和艳丽,凶狠和妩媚,这些矛盾的气质在她脸上得到了最好的共存。

    而且,她是混血。绝美面孔既有东方式的艳丽,又有西方式的立体。

    她和宁雪公主一样骄傲,但没有任何亲近之感,绝美的脸上每一寸都写着拒人于千里之外。

    玉真郡主之美,真的如同火焰,充满了侵略性,真正的艳丽不可方物让人无法直视。

    比如此时的崔年,在玉真郡主的目光之下,已经浑身僵硬无法动弹了。

    玉真郡主无视跪满了一地的人,直接骑马马来到学政吴三石面前,从马背跃下,娇躯充满弹力,落在地上仿佛真要弹起来的感觉。

    “表舅,您不要每一次见到我都下跪。”玉真郡主道。

    吴三石道:“郡主虽然是镇南公的女儿,但也是陛下亲封的郡主,礼不可废。”

    郡主也有值钱和不值钱的,藩王女儿也是郡主,就不值钱,连家门都无法迈出。

    而这位宋玉真郡主从小和宁雪公主一起长大,跟在宁宗吾面前习武,武功高强,箭术超群。宁雪公主想要兵权很难,而这位玉真郡主想要兵权却很容易,因为她的父亲是宋缺,丝毫不理会文官和武将集团的唧唧歪歪,直接就拨了五千兵马给玉真郡主。

    所以她的分量,不但远远超过了藩王的女儿,甚至超过了皇室的普通公主。

    “玉真来找我有事?”学政吴三石问道。

    宋玉真道:“只是经过,顺便来看看你。”

    然后她直接走在前面,前往吴三石的官宅,她作为客人,本应该让主人走在前面的,但她在任何时候都非常强势,敢为人先。

    走出了几步后,玉真公主扭过娇躯,小蛮腰更加充满了力量感,胸前和臀腿的曲线更加炸裂。

    她目光如电望向崔年道:“愿赌服输,我最讨厌毁约轻诺之人,等我出来你还没有履约,我就骟了你,让你也成为阉党。”

    说罢,她直接走入了学政官宅邸,消失在众人视野中。。

    这个女人还真是正义感爆棚啊,而且充满了杀伐之气。

    玉真郡主离开之后,跪在地上的考生才纷纷站起,所有人长长呼了一口气。

    她太夺目了,把人照得睁不开眼;她气质如同利剑一般太锋利了,让人有些呼吸不畅。离开之后虽然恍然若失,当也让人轻松下来。

    真不愧是镇南公宋缺的女儿啊,这性格都一模一样。

    ……

    杜变望着崔年道:“愿赌服输,你该履行约定了。”

    崔年咬牙切齿,心中充满了挣扎。

    只要他跪下来,并且高喊崔娉婷荒淫无耻人尽可夫,那么他在崔氏家族的前途就彻底全毁了。

    但他要是不跪下来,那一会儿宋玉真郡主出来真的会把他阉割掉的,这位郡主说到做到,而且被她阉割掉的男人不下两位数,当然被她杀掉的男人更多。

    于是,崔年闭上眼睛笔直跪了下来,朝着杜变叩首三下,道:“崔娉婷荒淫无耻,人尽可夫!”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这话一出,崔娉婷名声扫地,甚至她的未婚夫家族还会退婚。

    杜变望着崔年,冷笑道:“你还真是一个怂货,让你跪你还真跪啊,没有骨气的东西。”

    顿时,崔年真的要气炸了。

    “陈平,你不要太得意。”崔年站起身,充满怨毒地望着杜变低声道:“你给我记住,我会报复的,而且我崔氏的报复很快就要来了,一定让你全家都粉身碎骨,让你那个漂亮的妹妹林双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然后,崔年直接甩袖离去。

    ……

    崔娉婷在贡院对面的客栈顶楼中,把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陈平夺得头名,玉真郡主气势镇压全场,到最后她的弟弟崔年跪在地上给陈平磕头,而且高呼崔娉婷荒淫无耻,人尽可夫。

    顿时,崔娉婷气得几乎要喷血!

    上一次她和师兄私通被杜变撞破,已经让她在小范围内名声变差,但林氏家族还是装作不知,捏着鼻子娶他,毕竟这是文官和武将集团的联姻。

    而经过了这次之后,她是真正的声名狼藉了,而且会以很短的时间传遍整个广西行省。

    这次,林氏家族一定会退婚了。

    对于未婚夫林弼来说戴绿帽或许还没有什么,别人不知道就可以了。但如果所有人都知道他戴绿帽子,那只有退婚一条路。

    “啊……啊……”

    崔娉婷抽出宝剑拼命地劈砍,把房间里的一切都斩得粉碎。

    “杜变,总有一天我要将你千刀万剐,千刀万剐……”

    “崔年,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该死,该死!”

    “陈平,你这个出身卑贱的东西,竟然辱我名声,我现在就让你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

    将房间里面的一切全部砸完之后,崔娉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她目光怨毒,寒声道:“报复,我一定要报复,我现在就要弄死陈平,让所有人知道得罪我崔娉婷的下场,得罪我崔氏的下场。”

    旁边的侍女道:“小姐,可是陈平很快就要死了啊。”

    崔娉婷尖声道:“我等不及了,我等不及了……”

    此时崔年冲了上来,尖嘶道:“去找二舅,让他调动厉镜司的武士把陈平抓了,就以科举舞弊之名关进监狱里面折磨致死,我要亲自将他折磨到死。”

    崔娉婷上前,先狠狠一个耳光抽在崔年的脸上,然后冷道:“查到陈平住在哪里了吗?”

    崔年理亏,捂住脸道:“查到了,就住在四海客栈。”

    崔娉婷道:“立刻去找二舅,让他带厉镜司高手去四海客栈,将陈平这个孽畜给抓进监狱,逼问他科举舞弊之事,将他给我活活折磨致死。”

    崔年反而问道:“没有证据,可以抓人吗?”

    崔娉婷道:“蠢货,只是带去问话而已,院试的时候陈平一直都在睡觉,怎么忽然就做出了这么绝顶的时文和诗词?这里面有巨大的舞弊嫌疑。“

    接着,她声音变得残忍道:”但是一旦落入厉镜司手中,就由不得陈平了,就算没有证据也会变得铁证如山。”

    崔年和崔娉婷的二舅叫白玉庆,是广西厉镜司的千户。

    厉镜司和东厂,玄武卫并列为大宁王朝的三大特务机构,之前厉镜司也是受到皇帝的直接掌控,但几十年前皇权就渐渐旁落,厉镜司被文官集团掌握在手中。

    不仅如此,文官集团和武道门派结盟,致使大量的武道高手进入厉镜司为官,成为文官集团的鹰犬。

    当然,广西厉镜司势力是远远不如江苏和浙江的厉镜司那么强大。

    李文虺敢打敢杀,加上镇南公宋缺有意无意的支持,至少在广西,厉镜司的势力是不如东厂的,但就算如此,厉镜司也依旧是让人闻风丧胆的特务机关。

    ……

    四海客栈内。

    此时的杜变,已经摘掉了脸上的面具,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少年天才陈平双膝跪在地上,叩首下去道:“多谢杜变大师满足的心愿,为我夺得院试头名。”

    他依旧非常之虚弱,甚至不能下床,但他还是乘坐东厂的马车来桂林了。

    虽然他的命算是保住了,但是脸上的血斑越来越多,此时依旧躺在床上无法下床,就连眼睛也充满血丝,看不大清楚。

    他本不应该来的,但还是来了,因为这个日子对他太特殊了。

    除了陈平之外,整个四海客栈还埋伏着几十名东厂高手,就等着有人来自投罗网了。

    与此同时,崔年正带着厉镜司千户白玉庆,率领着几十名武士,飞快冲向四海客栈抓人。

    君子报仇十年不满,但对于崔年来说,他的报复不过夜,要让陈平这个贱胚知道什么是权势的力量。

    ……

    注:拜求推荐票,依旧3000张目标。我继续拼命码字,剧情没有最爽,只有更爽。

    另外,本书被人恶意零分差评,分数一下子从8.2分下降到7分多。有电脑的同学麻烦登陆起点网页,进入《太监武帝》简介页,在右上角打五星好评,帮忙拉一下分数,糕点拜谢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