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81章:红榜头名,打脸,崔年绝望
    贡院门口广场上,许多考生窃窃私语。

    “你们说这次谁能够夺得头名?”

    “那还用说吗?肯定是崔年啊?”

    “那陈平呢?”

    “陈平病怏怏的,考试的时候一直都在睡觉,肯定要落榜了,还想要和崔年夺第一?做梦吧!”

    “这崔年今年才十六岁啊,竟然就夺了小三元,接下来乡试也不在话下,甚至解元都有可能。而且出身名门,未来前程似锦,真不知道何等女子才能配得上他。”

    听着众人充满羡慕嫉妒恨的口气,崔年心中别提有多么爽了。

    不过听到最后一句话,何等的女子才能配得上他?顿时崔年心脏狂跳,脑子里面浮现出一个女人的面孔和身影!

    他仅仅见过那个女人一次,就已经为她痴狂,魂牵梦绕。

    只不过这个女子的身份实在是太高贵了,哪怕对于崔年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所以之前他根本不敢奢望。

    而现在家族决定培养他,今天中了小三元,后年参加乡试,五年后参加会试。

    一切顺利的话,二十一岁中进士,如果能够中的一甲的话,那么他或许就有资格向这个女人求爱,有资格向对方的家族求亲了吧?

    旁边等待开榜的考生们,开始聊女人遣散心中的紧张。

    “你们说这天下女子谁最美啊?”

    “当然是宁雪公主了?”

    “宁雪公主我没有见过,但是玉真郡主我是见过的,那简直……看了一眼之后,今生你眼中再也容不得下其他任何女人,哪怕在梦中也也见不到如此美丽,如此……勾魂摄魄的女人。”

    听到玉真郡主的名字,崔年心中顿时大怒,这可是他的梦中情人。如此高贵,如此美丽的女人,你们也配说起她的名字?

    ……

    就在几百个书生谈论玉真郡主有多么美丽,多么勾人心魄的时候,杜变依旧以陈平的模样,坐着木头轮椅来到了贡院的门口。

    见到他出现,众人不由得一愕。

    “他来做什么,昨天他一直都在睡觉,注定落榜的还来看什么?”

    崔年见到杜变出现,立刻走了上去,轻蔑第望着他面孔道:“陈平,你还没死?很好很好,还记得我们的赌约吗?”

    杜变道:“当然记得,谁夺得院试头名,对方就给他磕三个响头。”

    崔年道:“你给我磕头的时候,别忘记喊阉党祸国殃民,人人得而诛之。杜变无耻下流,天诛地灭。”

    杜变道:“也可能是你向我磕头,并且高呼崔娉婷荒淫无耻,人尽可夫。”

    “哈哈哈哈哈,你做梦吧。……”崔年凑近杜变耳边,低声道:“死到临头还嘴硬,就算太阳从西边出来,今天任何人也夺不走我的第一名。”

    然后,他直接掏出昨日签下的赌约道:“诸位同年,这就是我昨日和陈平签订的赌约。之所以签下这个赌约,绝对不是为了赌气,而是代表我们读书人想无耻的阉党发出严厉的声讨。过去一个月的三大学院大比武中,阉党逆贼杜变用不可告人的作弊手段赢了我漓江书院,而这陈平竟然还为杜变说话,我就是要在任何场合揭露阉党杜变的无耻面目。”

    这话一出,崔年和陈平的赌斗顿时变得高尚起来,仿佛是为了整个读书人而发声,代表读书人向阉党开战。

    “请在场上千位同学为我们作证。”崔年道。

    “好,我们作证。”围观的书生不怕热闹大,纷纷响应。

    崔年望着杜变(陈平)冷笑道:“陈平,上千双眼睛看着,你想要抵赖也赖不了了。等到发榜之后,你就向我下跪磕头,成为我向阉党开战的炮火吧,成为我践踏杜变的工具吧。”

    ……

    太阳渐渐升起。

    马上就要发榜了,人群开始躁动。

    唯独崔年半点都不紧张,只有无比的兴奋,激动!

    属于他的荣耀时刻,就要来了,就要来了!

    “榜来了,榜来了……”

    忽然,人声躁动。

    人群如同潮水一般第用上去。

    果然,几个贡院的士兵拿着几张大红榜走了过来,正要张贴。

    崔年不但不往前去,反而背转过身去。

    他才不会去看榜单,因为根本不需要看,这次他的头名已经万无一失,他只需要竖起耳朵,等待着别人喊出他的名字,然后享受他的荣耀即可。

    “唉!在这种地方,无敌也是一种寂寞啊。”崔年心中叹息。

    杜变也没有去看榜,因为他也知道,这次头名已定。

    所以,贡院广场的边缘,只有杜变和崔年孤零零的两个人。

    崔年充满嘲讽第望着杜变道:“开始准备吧,向我下跪,并且高呼,阉党祸国殃民人人得而诛之,杜变下流无耻天诛地灭。”

    接着,崔年开始倒数:三,二,一……

    开始张贴红榜,崔年竖起耳朵倾听自己的名字。

    顿时,人群中传来一阵阵惊呼。

    “天那,这……这怎么可能?”

    “陈平不是在睡觉吗?他……他怎么可能夺得头名啊?”

    这声音如同风一般钻入了崔年的耳朵之内,顿时他身体一晃,身体瞬间一冷。

    这肯定是幻觉,肯定是幻觉,听错了,听错了……

    接下来,后面人群中说陈平头名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崔年开始感觉到惶恐,他终于忍不住转头一看。

    果然,红榜上的头名写着两个字:陈平

    顿时,崔年只觉得眼前猛地一黑,整个身体彻底冰凉。

    全身仿佛都都被麻痹,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一般,一动不能动。眼前一阵阵昏眩,身体开始一阵阵摇晃,仿佛站立不住。

    他先是感觉到一阵阵荒谬和不真实,然后感觉到无法呼吸。

    整整好几分钟之后,他才能够发出声音:“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这场考试有舞弊,有舞弊,不公平,不公平,我要上报巡抚大人,彻查到底!”

    这话喊出了之后,崔年仿佛恢复了活力,仿佛又看到了希望,大吼道:“我们要看考卷,为我们要看考卷,考试不公,有舞弊,有舞弊……”

    这话一出,几百名考生跟着起哄。

    在崔年看来,只要自己不是夺得头名,那就是有舞弊。

    而在其他考生看来,只要他们落榜了,那就是有舞弊。

    “学政大人出来,学政大人出来……”崔年高呼,其他人也跟着高呼。

    果然,学政大人兼此次院试的主考官吴三石走了出来,二话不说,一挥手道:“把这次院试前十名的考卷副本全部贴上去,供所有人查阅。”

    然后,十几名士兵把前十名的考卷副本全部贴在了墙壁上。

    顿时,一群人有又涌过去看,所有人都在看杜变(陈平)的考卷。

    仅仅几分钟之后,所有喊舞弊的声音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惊艳叹息,充满震惊的赞美。

    “如此绝顶的时文,如此绝妙的诗词,陈平夺得头名,实至名归。”

    “是啊,这样的时文和诗词如果不能夺得头名,那就是我广西的耻辱。”

    “崔年的时文和诗歌单独看起来非常好,但是和陈平放在一起,简直是俗不可耐,不堪入目。”

    “陈平果然是少年天才啊,真正的小三元啊,崔年还想要和陈平比,完全是不自量力,自取其辱,看看这两份考卷,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啊。”

    听到这些话,崔年简直要气炸了,他绝对不相信自己会输,他的时文和诗词可是十几名举人和进士精英做出来的,他可是提前知道题目的。

    好不容易挤到人群之中,崔年充满挑剔的目光朝杜变(陈平)的考卷望去。

    几分钟之后……

    他彻底绝望了。

    他虽然自负,但绝对不傻,眼光还是有的。

    陈平的考卷根本就不是赢了他崔年,而是彻底的碾压秒杀,双方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他真的非常惊诧,这陈平虽然有才,但也不至于天才到这个地步啊?

    这样的时文,这样的诗词,哪怕去南京参加乡试也足够夺得第一了啊?

    此时,无边无际的痛苦,无边无际的黑暗和绝望汹涌袭来,让他真的站不住了。

    输得如此彻底,体无完肤。

    此时,杜变摇着轮椅过来,所有考生都为他让开了一条路,让杜变来到崔年的面前。

    杜变淡淡笑道:“崔年,应该履行赌约了,向我下跪磕头三下,并且高呼,崔娉婷荒淫无耻,人尽可夫!”

    顿时,崔年面孔一阵抽搐。

    他从来没有想过输,现在竟然真的输了。

    一旦他向陈平下跪,并且喊出崔娉婷人尽可夫的话,那他在家族的前途就毁了。

    所以,很快崔年恢复了理智,冷声道:“无聊至极。”

    接着,他直接就要掩面离去。

    杜变道:“你这是要毁约吗?”

    崔年道:“这样无耻荒诞的赌约,有辱斯文,就算毁了又如何?你陈平如此为杜变说话,肯定已经被阉党收买成为走狗,那就是我读书人之敌。”

    接着,崔年拼命往外挤,一边冷斥道:“陈平,你我之间的帐日后再算,你为阉党为虎作伥,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旁边的考生见到崔年如此无耻,顿时拦着他不让离开道:“愿赌服输,愿赌服输。”

    崔年脸色一寒道:“你们竟然拦我?难道你们也被阉党收买,想要成为我读书人之敌啊?”

    这话一出,就没有人敢拦崔年了。

    崔年就要强行离去。

    而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一阵无比性感迷人的声音。

    这声音让人一听,一辈子都忘记不了。

    “愿赌服输,崔家的小子,立刻向这位书生磕头履行赌约,否则我不介意把你也变成阉党的。”

    学政吴三石听到这声音,立刻下跪道:“拜见玉真郡主。”

    来的这个女人就是帝国南方明珠,镇南公宋缺的嫡女,被皇后收为义女,皇帝册封的玉真郡主。

    也就是崔年的梦中情人。

    ……

    注:第二更送上,距离3000还有760张推荐票,糕点在电脑桌面前叩首拜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