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79章:考官震撼欲绝,点头名
    唐伯虎大神的这片时文,实在是太不低调了啊!

    不过,要的就是璀璨夺目,要的就是以毫无争议的碾压之势,夺得头名。

    于是,杜变在梦境中开始不断地背诵。

    整整十几遍之后,把唐伯虎大神的这篇绝顶八股文背得滚瓜烂熟。

    醒过来之后,杜变下笔如有神,把唐伯虎大神的这篇夺得解元的八股文章,一字一字流露在试卷之上。

    每一个字,都非常之精美,完全是让人享受的小楷体,再配合这顶级文章内容。

    一篇绝顶惊艳之作诞生了。

    这篇解元文章一出,别说崔年了,就是参加这次院试所有的考生,也都全部背秒杀成渣渣。

    这篇时文一出,其余所有考生的文章,注定暗淡无光。

    就单凭一篇时文,杜变已经提前为陈平锁定了院试魁首,谁敢阻拦都是螳臂当车。

    ……

    接下来,杜变看这场院试的第二题。

    “请以山,水,日,月,春,秋六个字做一首诗词。”

    这位学政大人出题很任性啊,一般来说做诗的题目,只会规定四个字,然而这一题却有六个字。

    也就是说,一首诗词里面必须包含这六个字。

    当然,这或许还不算什么,关键是正常的院试里面,要求做的一般都是诗歌,而且是八言。然而这位主考官竟提出可以作词。

    要知道,这个世界可没有宋朝,诗歌一直都是主流,虽然也有词,但流行得并不广泛。

    不过,这位主考官既然著名可以作词,那么很显然他对词有所偏爱了。

    杜变闭上眼睛,开始思索。

    哦,不对,应该是开始搜索。

    有哪一首词含有山,水,日,月,春,秋六个字呢?

    顿时,杜变脑子一亮,有了!

    不过真的要抄这首词吗?

    实在是太不低调,太出色,太惊艳啊。

    可以说,这首词丝毫不亚于唐伯虎大神的那篇乡试时文。

    因为,写这首词的作者在科举和文学天赋上,比唐伯虎大神还要牛。

    唐伯虎是乡试解元,而这位大神直接就是状元。

    唐伯虎是明朝著名才子,而这位超级大神则直接是整个大明朝的三大才子之首。整个大明朝近三百年,所有的才子之首,排名还在解缙、徐渭之上,可见他是牛叉到了何等的地步?

    没错,他就是大明首辅之子,嘉靖年间二十四岁的状元,杨慎。

    而杜变要用的这首词则是:《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这首词现代中国人应该耳熟能详,因为它也是电视剧《三国演义》的主题曲。

    这首词文字之深幽,意境之高深,当真没有几篇能够与之匹敌。

    和苏轼大神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因为不是一个类型,而且明月几时有是千年不遇之华美篇章,所以二者不好比较。

    但是这首词和苏轼大神的另外一篇《念奴娇,赤壁怀古》,应该是不相上下。

    一个哀伤,一个豪迈,境界都无比之高深悠远。

    而且,这首词中刚好有题目中规定的六个字:山,水,日(阳),月,春,秋。

    不但完美对应题目,而且惊艳无匹。

    所以,杜变这首词做出来之后,其他所有考生做的诗词,全部灰飞烟灭。

    甚至夸张一点说,主考官看了杜变的这首词之后再去看其他人的诗词,绝对味如嚼蜡,几欲作呕。

    这就如同看了周惠敏,李佳欣这样的绝色美人之后,再去看其他庸脂俗粉,真的个个如同凤姐一样。(是罗氏凤姐,不是王熙凤啊)

    现在,杜变的这场会试已经不仅仅是夺魁那么简单了,而是会成为一个传奇,在很长时间内,所有参加院试,甚至乡试的才子,都会被衬托得黯淡无光。

    陈平或许是天生才华横溢,真正的少年天才。

    然而和杜变做的这篇时文,这首词比起来,也绝对是比之不上的。

    全部答题完毕后,杜变也不急着交卷,太阳落山考试时间才结束呢。现在交卷的话,主考官就直接阅读了杜变的时文和诗词,那可就不好了。

    他要和崔年同时交卷,这样有一个对比,才能够把崔年的文章和诗词衬托得一文不值,明明是很高水准的时文和诗词,也绝对被压制得暗无天日。

    所以,杜变又趴下睡觉了,还把自己的答卷给压在身下不给人看。

    从头到尾,他真正答卷的时间不超过两刻钟。

    ……

    仅仅用了两个多时辰,崔年也把这篇时文,还有诗歌写完了。

    这一场院试,他完全是充满了绝对之把握,百分之百的把握。

    且不说那陈平奄奄一息做不了文章,就算他身体康健也必输无疑。

    因为,他崔年提前知道试题了。

    主考官学政大人是镇南公爵宋缺的表弟,确实无法收买,但是他的心腹却是可以收买的。

    几千两银子砸下去,对方就把主人给卖了,把试题给偷出来了。

    然后,崔氏家族集结了最精英的人才,根据这个题目写出了一篇绝对优秀的八股时文,还写出了一篇出色无比的诗歌,完美的对应了山,水,日,月,春,秋六个字。

    尽管崔年觉得就算不作弊,就算不提前知道试题,自己也绝对能赢。

    但作弊之后,那更是百分之一万能赢了,真正的万无一失。而且这次院试的题目越难,对他就越发有利。

    所以这一场院试对于他崔年来说,完全是无敌的,完全是独孤求败。

    那个所谓的少年天才陈平要和他一争高下,完全是自取其辱。

    崔年觉得,自己这次考试的时文和诗歌,不仅仅能够夺得头名,而且能够名扬整个广西行省,甚至整个南方。

    他应开始幻想,自己成为整个帝国南方著名才子的荣耀一幕。

    我的光芒,一定能够掩盖崔孚,我一定会成为崔氏家族最出色的继承人。

    垃圾陈平,你竟然还想跟我一较高下,真是可笑至极,这场考试就算你身体无恙,依旧给我提鞋都不够。

    此时,那个巡场的考官又走了过来,用唇语道:那个蠢货还趴着睡觉,一字未答。

    杜变答题的时间太短了,等这个寻常考官第三次经过他面前的时候,他已经又趴着睡觉了,所以给他感觉杜变一直在睡觉。

    “什么少年天才,就是个废物了。”崔年不屑道。

    他已经看到,院试第一名在招手,小三元的荣耀再招手。

    “崔孚也真是没用,竟然连杜变这么一个阉货都能输?下一次,且看我将杜变这个孽畜虐得体无完肤。”信心爆棚之下的崔年,已经目空一切了。

    ……

    一个多时辰后,夕阳西下,陆陆续续有人交卷了。

    崔年充满自得地交卷。

    杜变装着满脸灰暗,奄奄一息第交卷。

    考场门口,崔年昂首站在杜变的面前,傲慢寒声道:陈平,不要忘记了我们的赌约,明日便张贴大榜了,你今天晚上可千万不要死去,起码等到明日看到我高中魁首,给我下跪磕头之后再死。

    杜变没有说话,只是露出一道稍显古怪的笑容:嘿嘿。

    ……

    晚上,广西行省学政大人,也同时是这场院试的主考官,开始带着几名副考官开始阅卷。

    总共五名副考官,三名被崔氏家族收买了,不但记得住崔年的字迹,还能记住他试卷上的特殊记号。

    一个时辰后!

    其中一名考官终于阅到了崔年的试卷,一眼就认了出来,却装作不知,然后猛地一拍桌子,大喝道:“好,精彩至极,精彩至极!”

    顿时旁边的几名考官也凑了上去,看崔年的试卷,然后同时赞叹不已。

    “好文章,好文章。”

    “这切题,真是妙不可言啊。”

    “这一次学政大人出的题目如此之难,我本以为再无出色答卷了,没有想到这个考生的切题,文字,内容,内涵,竟然是如此之出色,如此之妙绝。”

    “是啊,是啊,这样的文章不要说在院试不多见,就算在乡试,甚至是会试都不多见了。用这样的文章靠举人,夺解元都足够资格了。”

    “还有他的诗,更是几十年不遇的名篇啊。紧紧扣住了山,水,日,月,春,秋六个字,简直让人读之迷醉啊。”

    “对,对,对,这位考生一定要点位头名魁首,否则我等真是尸位素餐了。”

    几位副考官异口同声,就要将崔年的这份试卷定为院试的头名。

    主考官吴三石顿时好奇道:“是吗?拿给我看看。”

    而此时,另外一个年迈正直的副考官刚好读到了杜变(陈平)的试卷。

    今天的阅卷,他实在有些昏昏欲睡,因为题目太难,所以一千多考生都考得不精彩啊。

    拿起杜变(陈平)的答卷后,就要先一目十行地阅卷。

    然而,仅仅十几秒后,这位年迈的副考官顿时完全惊呆了,头皮一阵阵发麻,全身毛骨悚然。

    这,这考生是谁啊?

    竟然……竟然写出了如此……璀璨夺目,光芒万丈,震撼人心之文章出来。

    广西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天才啊?

    这,这要不将他点为头名,在场所有人都要成为广西历史的罪人。

    ……

    注:第二更送上,拜求推荐票啊,诸位老大,目标3000张,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