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77章:考场争锋,践踏崔娉婷
    “对了,陈平的笔迹还是非常特殊的,你绝对不能有破绽。”大宗师道。

    当下,杜变拿出了两张纸,上面都曾经是陈平写的文章。

    “宁师您能够分辨得出来,那一份是陈平写的,那一份是我临摹的吗?”杜变问道。

    在梦境中别的本事涨了多少不知道,但是临摹的本事杜变称第二,就没有敢称第一了。

    《兰亭序》他都能模仿得超过百分之九十九,就更别说陈平的字了。

    大宗师拿过去之后,仔仔细细第研究了一番,将左手这份举起道:“这是陈平写的。”

    杜变愕道:“您竟然认出来了?”

    大宗师得意笑道:“因为这张纸稍稍旧一些,姜还是老的辣吧。”

    杜变露出更加狡黠的笑容道:“宁师,其实两份都是我写的,只不过这张故意用了旧纸。”

    大宗师佯怒道:“敢耍我?小心我揍你。”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老仆道:“大宗师,那少年醒了。”

    大宗师道:“孩子,你随我一起去看看他。”

    ……

    少年天才陈平醒了,他脸上的斑纹已经越来越多了,而且人足足瘦了十斤,看上去已经非常吓人。

    此时杜变注意到,他的身边还有一个美丽得惊人的女孩,仅仅只有十五六岁左右,非常地害羞见到有杜变这样的少年男子,始终低着头看脚,如同小兔子一样。

    这个就是陈平的妹妹陈双双,几天前为了救哥哥的性命,她把自己卖给当地一家大财主做了奴婢,换来银钱给哥哥治病,真正的兄妹情深。

    此时,她正小心翼翼地给陈平喂蜂蜜水。

    虚弱的陈平见到杜变走进来,先是一愕,然后虚弱的眼睛猛地一亮,竟然无比兴奋地要挣扎起身,声音嘶哑喊道:“杜变大师,杜变大师……”

    杜变一愕,这少年认识自己?而且还称为杜变大师?完全一幅粉丝的模样,但自己不认识他啊。

    “你认识我?”杜变问道。

    陈平激动道:“三大学府大比武,老师龙岩先生带着我去观看,杜变大师之风采,我至今难忘。”

    原来如此啊!

    杜变道:“你和崔年如何结怨的,细细说来?”

    陈平道:“当日龙岩老师带着我去漓江书院借书,结果听到崔年在大肆攻击于您,言语恶毒,并且污蔑您在三大学府大比武获胜完全是作弊,并且说阉党分子越有才华就越是该死,人人得而诛之。我不忿之下,就与他争吵辩驳,越吵越厉害,气极之下就立了赌约。如果崔年在院试夺魁,我就跪在地上大喊阉党祸国殃民,人人得而诛之。杜变下流无耻,天诛地灭。如果我在院试中夺魁,崔年就跪在地上大喊杜变天才纵横,人人敬之。”

    呃!

    顿时,杜变无言。

    没有想到,这件事终究还是和自己有关的。这位少年天才陈平竟然是自己的粉丝,而且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才遭此大难。

    顿时,杜变感觉到自己的肩膀重了许多。

    之前,替陈平去参加院试还只是因为任务,因为有奖励。而现在……则变成了杜变的情感责任了。

    大宗师说过,这陈平的命就算能够救回来,他的容貌也就毁了。在大宁王朝,容貌可怖者是不能参加科举的,也就是说这次院试是陈平唯一获得功名的机会了。

    之前杜变不在乎输赢,那现在……杜变觉得自己非赢不可了。

    ……

    晚上,大宗师为杜变易容。

    易容的核心,就在于这种神秘海中异兽的皮,真的是薄如蝉翼,如水移动。

    大宗师先在陈平的脸上拓模,制作出面具的粗胚。

    “幸好你二人脸型有五六分相似,否则也无法易容了。”大宗师道。

    然后,将这张薄如蝉翼,如水流动的面具贴在底边的脸上。

    真是惊奇,这面具不但完全贴服在杜变的脸上,而且仿佛要渗入皮肤一般。

    “闷吗?”大宗师问道。

    杜变道:“一开始有点闷,现在渐渐好了。”

    大宗师道:“这张面具是透气的,接下来我需要把一根根汗毛透出面具来。”

    这工作量就大了,整整两个时辰后,大宗师把杜变脸上的汗毛一根根从面具透了出来。

    接下来是纹眉,确保和陈平的眉毛一模一样。

    然后修改嘴型,添加陈平脖子上的痣,梳理陈平的发型。

    最后,将皮肤染得蜡黄,脸上弄出几道斑纹,往眼睛滴入特殊的药水,使得杜变眼球充血,疲倦而又病态。

    “就算有面具也很难一模一样,所以要让你显得身染重病,这样声音沙哑,也不容易有破绽。”大宗师道:“而且崔氏给陈平下蛊,肯定是奄奄一息,命不久矣,如果你安然无恙站在他们的面前,会让他们怀疑的。”

    足足三个时辰后,大宗师易容完毕,然后拿来一面镜子。

    杜变一看,顿时惊叹不已。

    实在是太像太像了,真的没有什么破绽啊。

    其实还是有破绽的,顶多只有百分之八十五的相似度,但大宗师神来之笔,易容成病体沉疴,命不久矣的模样,就把所有的破绽都释去了。

    但这面具果然了得啊,杜变有了它,几乎就有了另外一张脸,另外一个身份啊。

    “宁师,会有人知道这种面具吗?”杜变问道。

    宁宗吾摇头道:“应该没有,这是西方国度都极度罕见的,大宁王朝之人应该不会有人见过。整个大宁王朝去过西方国度之人,寥寥无几。”

    杜变又道:“陈平是因为我才招惹此大祸,我觉得有责任帮他通过院试,考取一个功名,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您再出一题,这次我竭尽全力,看看真实水平究竟如何?”

    宁宗吾点头道:“好。”

    接下来,宁宗吾又出了一道题,让杜变以此题做一篇八股文章。

    这次,杜变真的是呕心沥血,绞尽脑汁,整整用了三个多时辰,才完成了这篇文章。

    毫无疑问,这已经是杜变的极限了,是他所有的文章精华。

    过去几天,他在梦境中背了几千篇优秀的八股文章,然后融会贯通,自己写文,才有此水准。

    大宗师看过之后道:“确实比之前要出色不少,院试过关的概率提升到六成。”

    杜变苦涩道:“夺魁无望对吗?”

    大宗师点了点头道:“完全无望。”

    杜变道:“这个水准,在阉党学院的国学大考,能得几分?”

    大宗师想了一会儿道:“阉党学院的国学大考肯定是比不上科举院试的,所以你这篇文章能得八十分。”

    杜变道:“不可能第一对吗?”

    大宗师摇头道:“完全不可能,唐严是广东解元,他的八股时文,远超你不止一个级别。”

    如今,杜变算是知道梦境系统的局限在哪里了。

    临摹没有问题,记忆没有问题,但是写文章,甚至包括弹琴,下围棋这种需要几年,十几年功夫的东西,在梦境中也不可能一蹴而就的。

    所以杜变想要靠梦境在短时间内,就把自己变成顶级八股文高手,在院试中夺魁是完全不可能的了。

    所以,凭借他的水准,想要在院试中夺魁,打败崔年,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只能期待另外一个奇迹了。

    大宗师道:“尽力就好,不必强求。”

    次日,杜变易容成少年天才陈平的模样离开了莲花寺,前往桂林参加院试。

    要赶路三天,才能到达桂林府。

    ……

    桂林府,崔氏的别院内。

    “你脑子进水了吗?竟然和那个卑贱货色打这种赌?”崔娉婷寒声道:“你是什么身份?他陈平是什么身份?和他这种人打赌,就算赢了,也辱没了身份。”

    这崔娉婷果然长得艳丽,而且身材火辣,因为常年练武,充满了弹力之美,绝对万中无一的超级大美人。

    而这崔年,是一个稍显瘦弱的秀美少年,眼神充满了倔强和自得之色。

    “我怎么可能会输?”崔年道。

    崔娉婷道:“你别小看陈平,他虽然出身卑贱,但才华完全不亚于你,你和他之间胜负完全是五五之数。不过你不用担心他了,他这条贱命活不了多久,无法和你争夺第一了。”

    崔年一愕,然后道:“你们杀了他?三姐,就算是为了我,你也不应该杀他,而是应该等我赢了他,狠狠地践踏他之后再杀他,应该让这种卑贱之人彻底看清楚与我这等天才之间的真正差距后再杀他,现在就让他死,太便宜他了。”

    崔娉婷寒声道;“这陈平敢说杜变的好话,那就该死,而且应该用最痛苦的方式死去。”

    她的名声,几乎被杜变彻底败坏,当然恨之入骨。

    不过可笑的是,她崔娉婷背着未婚夫和别人私通,败露之后被婆家暗暗鄙弃,他反而责怪杜变无意撞破。

    ……

    院试开考之日!

    许多人都在翘首以待,因为少年天才已经失踪多时了。

    他的老师,他的好友,都在拼命寻找,感到无比之痛心。这一科陈平完全是有可能夺取头名的啊,结果此时下落不明,该如何是好。

    崔娉婷也包下了考场之外的客栈顶楼,美眸望着入口之处。

    崔年也没有急着进入,他到底要看这陈平会不会来,他是希望陈平能来的。这崔年目空一切,觉得自己赢陈平完全是易如反掌。

    距离入场的最后期限,仅仅还有一刻钟,陈平依旧没有出现。

    他的好友们彻底放弃希望,纷纷进入考场之中。

    崔年也大失所望,正要进入考场。

    而此时,一辆马车缓缓行驶而来,停在考场的大门之外。

    然后,一个病怏怏,近乎奄奄一息的少年下了马车。

    陈平来了,少年天才陈平来了。

    所有人轰然,这可是本届院试夺魁的第二热门啊,第一当然是崔氏的天才崔年。

    崔年见之,道:“陈平,你果然是来了啊,不过你这么一幅死气沉沉的样子装给谁看?你想告诉所有人,就算你输了也是因为身体不适,非战之罪对吗?还真是狡诈啊。”

    这位陈平当然就是杜变了。

    杜变咳嗽几声,装着艰难第迈着步伐,冷声道:“我变成这个样子,难道你崔氏家族心中没有数吗?为了夺取第一,竟然不惜下蛊害我。”

    他的声音沙哑之极,已经完全分辨不出了。

    这话一出,众人哗然。

    客栈顶楼的崔娉婷大惊,猛地站起,这卑贱陈平竟然还没死?中了她的蛊毒竟然还能来参加院试。

    接着杜变沙哑道:“崔年,别看我奄奄一息,病体沉疴,但院试赢你,依旧不在话下。哪怕之剩下五成之功力,也足够灭你。”

    这话一出,心高气傲的崔年顿时要炸了。

    杜变冷声道:“还记得我们的赌约吗?”

    崔年道:“当然记得,若我夺魁,你则跪在我的面前磕头,大喊阉党祸国殃民,人人得而诛之。杜变下流无耻,天诛地灭。”

    杜变道:“若我赢了,你跪我面前磕三个响头,我也不要你喊什么杜变天才纵横了。我只要你喊一句:崔娉婷荒淫无耻,人尽可夫。”

    这话一出,楼上的崔娉婷几乎眼眶欲裂。

    杜变冷笑道:“怎么?不敢,怕输吗?”

    崔年心高气傲,被激得头脑一热,大喊道:“赌就赌。”

    杜变道:“空口无凭,立字为据。孔圣人作证,周围所有同仁作证。”

    之后,二人果然当着众多考生的面立下了字据。

    然后验明身份,搜身之后,进入考场。

    ……

    注:近四千字大章送上,渴求推荐票。

    这推荐票一争不了榜,二换不了钱。真的只是给的提高心气之用,目标三千张,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