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76章:参加院试,再灭崔氏
    仅仅第二天,李三就把这个少年天才陈平的一切遭遇写成了文字,呈现在杜变面前。

    为了成为广西行省的第一士族,崔氏也真的是付出一切。

    二十年前,他们用尽一切资源推出了一个少年天才崔岩,如今这个少年天才已经成为了扬州知府,而且还是当今首辅的学生,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十五年之内这位崔岩必入内阁。

    而崔岩之后,崔氏家族又耗尽资源培养下一代的接班人,也就是崔孚。

    本来一切都是完美无缺的,崔孚不到二十岁就成为了广西乡试解元,少年天才之名传遍整个南方。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两年之后他会参加会试,并且很可能中一甲进士进入翰林院。

    那么,崔氏家族下一代的领袖也就成功培养出来了。

    然而……出了一个天杀的杜变,在三大学府大比武把崔孚打败得灰头土脸,而且还是在他最最出色的书法和绘画上。

    不仅如此,因为张阳明大师的指证,这崔孚还背负着剽窃杜小昌先生画作的嫌疑。

    如此一来,崔孚这个少年天才的名声就受到了玷污,尽管不会被打入冷宫,但是未来想要再晋升高位就有了很大的阻力,一般情况下文官集团是不大愿意培养这种有污点的晚辈的。

    于是,崔氏家族就把目光落在另外一个儿子,崔年身上。

    说来这位崔年也是才华横溢,丝毫不亚于崔孚,今年仅仅十六岁,但是科举制艺极度出色。

    那么,崔氏家族就把资源全部堆在这个小儿子身上,在短短几个月之内,他的名声就传遍了整个广西行省,不知道有多少个名士官员为他颂扬,甚至青楼里面的花魁都在唱他的诗词。

    紧接着,他有在县试,府试上接连夺魁,如果接下来在院试夺魁,这就是小三元了。

    两年之后参加乡试,崔氏家族会花费更大的资源,势必让这个崔年夺得广西解元。

    如果一切顺利,那么崔氏家族又一个出色的接班人就被培养出来的。他和崔孚二人,就等于为崔氏家族上了双保险。

    所以,这次广西行省的院试第一名,崔氏家族是志在必得。

    原本,这位崔年凭借自己的势力也很有可能院试夺魁,然而没有想到他竟然遇到了另外一个少年天才,一个生长于农家的陈平。

    如果说崔年的成才六分靠天赋,四分靠家族的运作。

    那么这位陈平,就是一个纯粹的少年天才了。

    他读书仅仅四年,而今年参加县诗,府诗,夺得第一名完全是轻而易举,连学政大人都对他的文章赞叹不已,连连夸奖说我广西行省又出一个千里马,十年之后这又是一个张阳明。

    于是,这位陈平就成为崔氏家族的拦路之石。

    崔年院试夺魁,整个崔氏家族都志在必得。他们不是没有想过在主考官身上打开缺口,然而这位主考官是镇南公爵宋缺的表弟,是根本不鸟崔氏家族和文官集团。

    于是,有人就对陈平这个少年天才下了毒手。

    而且还找不到任何把柄,这位少年天才是在得罪了一个夷族少女的求爱之后,才忽然发病倒下的。

    ……

    “卑鄙,无耻,这群人简直是为所欲为……”大宗师宁宗吾大怒,

    而此时,这位少年天才陈平依旧气若游丝,奄奄一息,而且蛊毒已经开始侵袭他的面孔了,出现了好多血斑。

    他的父母和姐姐,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这陈平是他们全家的希望。

    大宗师叹息道:“大约半年多前,我曾经在这家借宿。家里已经没有粮食了,但他们却去借了白米,并且杀掉了一只鸡来招待我,如此大恩大德,我怎能不报?”

    杜变道:“那这个少年宁师果真能救回来吗?”

    大宗师道:“竭尽全力应该可以,但是他醒来起码要半个月,起床痊愈起码要半年以上。这蛊太毒了,我杀掉这蛊毒也至少要杀掉这少年一半的生机和元气。”

    “所以,他想要参加这次的院试,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如此一来,崔氏家族的阴谋便要得逞了,崔年的天才之名就会从院试夺魁开始了。

    ……

    杜变尽管对这少年天才陈平充满了同情,但是他并不准备多管闲事。

    他要在十天之内,背诵几百年来所有状元,榜眼,探花所有的科举制文,这加起来就足足几百篇之多了。

    然而,这仅仅只是一部分。

    之后大宗师又搬来了一大堆八股制艺之文,足足上千份之多。

    “光看一甲还不够,还要看二甲进士的,还要看每一个省乡试解元的文章。对于阉党学院的毕业大考来说,可能乡试解元的文章更加管用。”大宗师道:“当然,全部背完是不可能的,能够背多少就背多少。”

    然后杜变看自己的书房,这些文章加起来足足超过他的身高,不下几千份之多。

    “宁师,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啊。”杜变惊叹道。

    宁宗吾道:“你们东厂,什么东西弄不出来啊。”

    于是,杜变就埋首在这无数的八股文之中,拼命快速地翻阅着。

    靠白天肯定是读不完的了,也根本不可能背下来,所以只能快速翻阅,然后进入梦境细细背诵。

    然而,一整个白天,杜变也仅仅只翻阅了一千篇。

    然后,他直接躺在地上,抱着这无数的八股文入睡,进入了梦境之中!

    ……

    然而,在梦境之中他并没有进入八股文的学习和背诵,而是再一次出现了那道诡异的光影。

    “院试夺魁任务启动,目标:代替天才少年陈平参加院试,并且击败崔年,获得第一名。”

    “任务奖励:获得天才少年之效忠,得到一生之良臣。”

    “任务奖励2:将从大宗师获得顶级易容术。”

    “是否接受该任务?”

    杜变不由得一愕,距离广西行省的院试仅仅只有9天了啊,而杜变还仅仅只是一个八股文的菜鸟,怎么可能在院试中夺魁啊?

    但是,这个奖励又实在非常诱人啊。

    一生之良臣,现在杜变还体会不到有多好。但顶级易容术,真心是超级好的奖励啊。

    “接受……”杜变道。

    诡异光影:“院试夺魁任务正式开始。”

    然后,杜变才进入了背诵无数优秀八股文的梦境之中。

    背完一篇又一篇,背完一篇又一篇。

    在梦境中整整半个月时间过去了,开发了十倍脑域的杜变,足足背诵了超过八百篇的八股制艺。

    ……

    次日醒来,杜变找到了大宗师。

    “宁师,听说您有神乎其技的易容术,我想要顶替陈平去参加九天之后的院试。”杜变道。

    大宗师顿时惊呆了,道:“这,这是为何啊?”

    杜变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况且您给我国学的课程时间也仅仅只有十天,我若能够替代陈平参加院试,并且成功夺魁,那岂不是完美地通过了国学课程?”

    大宗师道:“可是,你仅仅只有九天时间,而参加院试的那些书生可谓是高手如云,尤其是那位崔年,是真正的八股天才。”

    杜变道:“如果万一我成功了,岂不是正好挫败崔氏家族的阴谋?”

    “时间太短了,太短了……”大宗师道。

    杜变道:“大宗师,听说您有顶级的易容术对吗?”

    大宗师犹豫了良久道:“不仅仅是易容术,还需要一种神奇异兽的皮,这样才能制作出几乎没有破绽的面具,还要两个人的脸型非常之吻合。这异兽的皮价值连城,是我在西方国度中获取的宝物。”

    杜变道:“既然如此珍贵,那就不夺宁师所爱了。”

    大宗师陷入了沉思,然后咬牙切齿道:“崔氏家族次等行径,我实在不耻。这样,五天日之后我对你进行考验,我出一道题,你做一篇八股文,如果足够之优秀,而且能够完全模仿出陈平的笔迹,我就答应你替代他参加院试,并且把这张异兽皮送给你。”

    杜变顿时躬身道:“多谢宁师。”

    ……

    接下来,杜变不眠不休地背诵一篇又一篇的优秀八股文。

    四五天下来,已经将几千篇文章背得滚瓜烂熟了。

    五天之后,宁宗吾大宗师出了一道题,让杜变以此题做一篇制艺文章。

    大宗师看过之后,心中叹息一声。

    “孩子,你的八股文进步幅度极大,这片制艺已经算得上比较出色了。然而……”大宗师道:“想要凭借这个水准在院试中榜上有名,仅仅只有五成的可能性。想要夺魁,是万万不可能的了。”

    大宗师终究有些失望。杜变虽然是天才,但八股文的造诣,确实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够提升的。

    “罢罢罢……”大宗师道:“这陈平就算治好了,他的那张脸也会毁掉了,面目丑陋狰狞就再也参加不了科举了。所以这次是唯一的机会了,若他中不了秀才,他的全家就都毁了。尽管希望渺茫,但你去替他搏一搏也是可以的,今天晚上我就为你易容,明日就出发前往桂林,代替他参加院试。”

    ……

    注:看了一些东西心乱如麻,通宵枯坐到早晨八九点才开始写出这一章。真的拜求推荐票,3000张真是我内心的士气之槛。我去睡一觉醒来写下一章,努力写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