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73章:师徒斗第二场,逆天算术!
    接下来整整一天时间,傲娇的大宗师真的一个人在洗茅厕。

    莲花寺的大小八个茅厕啊,几百个和尚库存了好久的屎尿啊。

    天可怜见,他堂堂大宗师什么时候干过这么肮脏的活啊,但是愿赌服输。

    不过在清洗茅厕的时候,大宗师至少有几十次冲动要跑去将杜变这个小破孩给撕成碎片。

    “我是大宗师,我是大宗师,愿赌服输,愿赌服输……”

    ……

    而大宗师在清洗整理茅厕的时候,杜变在认真阅读他的算术讲义。

    说是算术讲义,更加像是大宗师长期以来对算术的领悟,还有对各种算术难题的破解。

    这个世界也有数学家,算术也成为了一门学科。然而不管是阉党学院,还是文官书院,算术的最高水准也就是小学毕业。

    现代地球初中水平的算术,已经属于大宁王朝的顶级数学知识了,只在少部分人之间交流。

    那么宁宗吾的算术造诣如何呢?

    部分已经涉及了大学高等数学的境界了,比这个世界足足领先了两个时代不止。

    绝对绝对的牛叉!

    杜变真正的叹为观止!

    原本他觉得自己的数学造诣可以藐视这个时代,然而阅读大宗师的讲义,却冷汗连连,几乎每隔几页都会被大宗师的脑洞所惊艳,被他的想法所折服。

    虽然看上去很二,但在外面掏粪的宁宗吾,真的是大宁王朝的一代宗师,而且是全才宗师。

    现在杜变越发相信,宁宗吾之所以会成为大宗师,肯定有非凡的奇遇。他的背后会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或者个人,很有可能不属于这个世界。

    因为这位大宗师各种学术武功,真的是无一不精。

    当然,敬佩归敬佩,在算术一科上杜变真的是最不需要学习的了,他毕竟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地球,从小学到硕士研究生,接受过专业系统的数学教育,虽然远远谈不上数学天才,但好歹高中参加过全国奥林匹克,大学的期末考试数学成绩全部都是优秀。

    所以在这个世界,算术是他最优秀的科目,几乎不需要任何学习,也不畏惧任何人出题相考,包括宁宗吾大宗师。

    ……

    一直到了傍晚时分,大宗师清洗茅厕的任务终于完成了。

    他一个人把莲花寺的八个茅厕都洗得干干净净,整理出了一百多担屎尿,整个过程他足足吐了七八次。

    真不愧是大宗师啊,清洗茅厕都比别人快。

    不过,他把清理出来的一百多担那玩意整整齐齐摆在哪里做什么?

    完成之后,大宗师足足洗了一个时辰的澡,真的是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几乎把皮都洗脱来。

    但不知道为何,身上还是有一股味道,根本不可能洗得掉啊。

    不过这难不倒大宗师,他运转内功,活生生把沁入毛孔的臭味给逼了出来。一直听说有运功逼毒的,但运功逼屎尿味那真是第一次见。

    总之,大宗师再出现在杜变面前的时候,身上一点味道也没有,恢复了仙风道骨的模样。

    “杜变,我的数学讲义,你看得如何?”宁宗吾风轻云淡道。

    杜变道:“看了一部分。”

    宁宗吾道:“感觉如何?”

    杜变道:“大宗师真是学究天人,数学一道真是博大精深,我等一定不能坐井观天,要充满敬畏和谦虚之心。”

    “孺子可教。”大宗师道:“那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为师可以指点你一下。”

    眼前好一派师慈生孝的模样,但很快被杜变的一句话给破坏了。

    杜变道:“老师,我没什么不懂的。”

    这话一出,宁宗吾心中大怒。

    杜变你太嚣张了,老师问你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你就算懂了也要装不懂,然后向老师请教啊。你竟然说没有什么不懂的,那岂不是显得你比老师还牛逼?

    不过,宁宗吾要的就是杜变的嚣张,然后借机教他做人。

    “既然你没有什么不懂的,我也就没有什么好教的了。”宁宗吾道:“明日,我们就进行算术考试如何?”

    杜变直接道:“好,这样又可省出了十天时间,学习下面的课程。”

    宁宗吾道:“你也看到了,今天为师清洗茅厕,整理出了一百多担屎尿,这可都是最好的农家肥,足足有两万斤,可不要浪费了。我们依旧打一个赌,明天的算术考试,如果你超过九十分,那就算是过了,我就把这两万斤农家肥跳下山去给农田菜地施肥。”

    “而如果你考不到九十分,那这两万斤屎尿就归你杜变了,你一斤都不要浪费,要把山下的几百亩地全部施肥完毕,每一根菜都不能放过,如何?”

    这是一个有味道的赌约啊,而且还是一个有阴谋的赌约。

    很显然大宗师是志在必得,一定要报今日之仇的。

    “好,一言为定。”杜变道:“谁输谁就把这两万斤屎尿挑下山,给下面的几百亩田地施肥。”

    宁宗吾道:“不止如此,你还要向我请罪说弟子错了,不应该如此得意张扬,今后应该学会谦虚谨慎。”

    “是。”杜变躬身道。

    宁宗吾道:“那就这样,我这就去出题,你准备一下,明日算术考试!”

    然后,宁宗吾就出去了,步伐竟然雄赳赳,气昂昂,充满了迫切和兴奋,还有胜券在握的自信。

    杜变看出来了,这次大宗师有十足的把握打败他杜变,否则也不会如此姿态。

    一时间,他也不由得有些忐忑。

    这要是输了,给大宗师赔罪倒没什么,关键是这两万斤农家肥,那可是要活生生臭死人,累死人的呀。

    ……

    回到书房后,宁宗吾大宗师迫不及待地绞尽脑汁出题。

    依旧是十道算术题,几乎每一道都穷尽他的算术功底,每一道题目都能把这个世界的人活生生虐哭。

    可以这么说,把这份算术试卷发到广西阉党学院,漓江书院,南海道场去,能够考到二十分的,加起来不会超过三个人,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那考零分。

    这个难度系数在这个年代简直爆表了,直破天际。

    但是大宗师知道,这些都难不住杜变那个妖孽,他一定会全部答对的。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对于杜变的算术功底,大宗师在了解不过了。

    一句话形容的算术天赋:简直就不是人。

    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看着天上的月亮就能测量出它的直径,还能计算出天上月亮距离地面有多远,而且每一个步骤都非常精确合理,简明扼要。

    就这样的数学天才,这还是人吗?

    然而,就算如此,大宗师依旧有绝对把握能够赢得了杜变,明日他百分之一百考不到九十分。

    或者说,这个世界的人没有人考得到90分。

    关键就在于最后一题,这一题足足有20分。

    然而,这一题无解!

    不仅仅他大宗师无解,整个世界都无人能解,或许三百年之后,或许五百年之后,才可能会有人将这道世界级难题解答出来。

    而且这一道难题,大宗师还是从西方某个国家的一位传教士知道的。在整个西方所有国度,这一道题目已经存在了五十年时间。

    整整五十年,西方所有国度的所有学者,无人能解!

    它的题目非常简单,只有区区一句话。

    “任一大于二的偶数都可写成两个质数之和,请证明之!”

    没错,这就是玄幻版地球版的哥德巴赫猜想。

    当然,这个世界不叫哥德巴赫猜想,而是叫门德索罗斯猜想。

    因为提出这个猜想的,是整个西方国度几百年来最伟大的秘术宗师,算术宗师,他几乎改变了整个西方的学术文明。

    这个猜想比另外一个地球足足早了近二百年。

    这个猜想谁都知道是正确的,但谁也无法证明,这是世界无解之题。

    这,就是大宗师赢杜变的底气,或者说绝对把握!

    ……

    明日的算术考试题目出完之后,大宗师长长呼了一口气。

    虽然考试还没有开始,但他已经赢了。

    “阿农,你说我用一个无解的题目去考杜变,是不是有些过分啊?”大宗师问道:“这样应该算是作弊,胜之不武啊。”

    老仆道:“主人,每一次见到杜变,我都忍不住有揍他的冲动。所以为了教他做人,任何手段,任何方式都是正义的。”

    宁宗吾顿时想起今天清洗茅厕的地狱经历,顿时咬牙切齿道:“没错,为了教这个小子做人,任何手段都是正确的。”

    大宗师将算术考题封存起来,然后回到房中睡觉。

    竟然有些辗转难眠,激动不已,恨不得明日立刻到来,然后看到杜变被打败的样子。

    臭小子,你就等着输吧,你就等着去挑那两万斤的屎尿吧,哈哈哈哈!

    老仆望着大宗师哈哈大笑的样子,自从收了杜变做徒弟,爷俩虽然斗得不亦乐乎,但大宗师开朗愉快了好多。

    ……

    注:各位恩人,拜求推荐票,目标三千张,拜托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