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72章:妖孽天才,洗茅厕的大宗师
    杜变试卷上的字依旧好看得有些过分,这一次不再是米芾的字体了,而是换成了赵佶的瘦金体,让大宗师宁宗吾沉迷在这些优美字体中足足半分钟之久。

    王八蛋的小破孩,这么爱显摆,每一次考试都要换不同的字体,而且每一次字体都这么好看,完全称得上是书法大家的杰作。

    宁宗吾大宗师忘记了,他老人家也很爱显摆来着。

    接着,大宗师开始批改试卷。

    第一道题正确,第二道题正确,第三道题正确,前面三十分全对这他不意外,因为这是《基础炼丹理论》学过的东西。

    接下来五十分,就都是《中级炼丹理论》的内容了,他是不相信杜变能够答对的。毕竟昨天晚上他只看了一个时辰的书而已,能够看两三页都了不起了,因为太难了。

    然而……

    第四道题,第五道题,第六道题……后面关于《中级炼丹理论》的五道题依旧全部正确,完全堪比正确答案。

    这特么地怎么可能啊?这是见了鬼了?

    这本《中级炼丹理论》杜变昨天只看了一页内容啊,怎么可能全对?

    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批改到这里,大宗师甚至闭上了眼睛,拼命让自己安静下来。

    所有的希望全部落在最后一道题上,这道题是最难的,不但要将《中级炼丹理论》背诵得滚瓜烂熟,还要彻底理解里面的第一层,第二层物质规律。

    第一层涉及到能量属性,最多也不过八九种而已。

    第二层物质规律就极度之难了,不知道多少炼丹大师领悟了几十年,也很难彻底悟透。

    所以,这最后一道题拿给专业的炼丹师几乎都无法作答,更何况是杜变这么一个区区初学者。

    “千万不要答对,千万不要答对,否则他就要超过九十分了啊,到时候我就要去洗茅厕了啊!”

    “放心吧,这道题不可能答对的,就算广西阉党学院的炼丹导师也不可能答对。太阳从西边出来也不可能答对。”

    深深洗一口气,大宗师睁开眼睛,翻出了最后一张答卷,也就是最后一道题。

    只看了一眼,大宗师就呆了。

    喉咙里面因为倒吸一口凉气太狠了,所以发出了怪异的声音。

    这最后一道题难到了极致,连几十年的炼丹师都不可能答对的。

    然而……杜变依旧是对的,而且堪比正确答案。

    这不可能啊!这怎么可能?

    这绝对是见鬼了,这个世界有鬼!

    大宗师的眼泪几乎一下子都要出来了。

    无语凝咽,仰头望天。

    他很想咆哮一句:天才就这么为所欲为吗?还有没有天理啊?

    ……

    此时,杜变在旁边小声道:“宁师,我……我的分数出来了吗?”

    宁宗吾咬牙切齿望着杜变,又更加咬牙切齿望着他的试卷。

    说真的,他很想用给杜变打一个89分,这样两人的赌约他就赢了。

    因为一旦杜变超过90分,那堂堂大宗师就要去洗八个茅厕了啊。

    至于为何扣分?那还不简单吗?罪名勿需有啊!

    比如卷面不整洁,比如为何显摆你的字体?比如为何要用细毛笔,怎么都能找到理由扣19分。

    然而,宁宗吾大宗师是要脸的人啊,所以非常愤恨地在上面打了一个一百分!

    坑学生也要凭真本事。

    因为用力过度,使得试卷都被划破了,要知道大宗师用的可是毛笔啊。

    然后他目光喷火地望着杜变,心中道:“小破孩,你给我等着,在算术科考试上我会报仇的。我知道你算术很厉害,但这样才会阴沟里翻船,我已经准备了一道世界级的无解难题等着你,下一场算术考试不让你输,我就不姓宁;不把你教得服服帖帖,我就不是大宗师。小破孩,明天你就等着挑几万斤的大粪吧!”

    见到大宗师充满危险和得意的眼神,杜变不由得打了一个寒蝉。

    靠,这位大宗师心理该不会是想着怎么阴我吧?

    ……

    大宗师和杜变走了出来。

    庭院中,老仆率领着一群和尚拿着水桶,扫把,脱靶,粗布等东西上来,殷勤道:“大宗师,我们早就准备好了。杜变,你快洗茅厕去,每一个都要洗得干干净净。”

    杜变道:“大宗师,洗茅厕的就算了吧,那个赌约只是一个玩笑而已,用不着当真的。”

    老仆道:“玩笑?你想得美啊,大丈夫就是要言出必行。输了就是要洗茅厕去,一点都不能徇私。你下面被阉割了,难道骨气也被阉割了吗?”

    听到这话,大宗师脸都紫了,猛地一把夺过水桶,还有扫把,朝着茅厕冲了过去。

    所有人先是一惊,然后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大宗师这是啥意思啊?

    然后,他们想到了一个完全不可能的结果。

    难道,大宗师输了?

    顿时,老仆和所有和尚脸都绿了,赶紧冲上去道:“大宗师不必如此,什么赌约只是开玩笑的,用不着当真,洗茅厕就算了吧。”

    这群人,要不要这么无耻啊?

    大宗师斩钉截铁道:“愿赌服输,说过谁输洗茅厕,就一定要洗。”

    老仆道:“那老奴帮您洗。”

    一群和尚也围了上去,杜变也围了上去,纷纷道:“大宗师,我帮您一起洗茅厕。”

    “不需要……”大宗师宁宗吾大怒道:“说好一个人洗就是一个人洗,谁要敢帮我,我就翻脸。”

    这下子,所有人都不敢上去帮忙的。

    大宗师一个人提着水桶朝着最大的茅厕冲去。

    给台阶都不下,这个大宗师太傲娇了。

    片刻之后他又从大茅厕里面出来了,朝杜变道:“你跟我来。”

    ……

    杜变跟着他去了书房。

    墙壁上挂满了木牌子,上面写满了杜变要考试的小科目,第一个牌子是力量,第二个牌子是敏捷,这两个牌子上面都划勾,代表着杜变已经完成了。

    第三个牌子就是《基础炼丹理论》,第四个是算术,第五个是国学,第六个是静止固定靶箭术,第七个是骑术,第八个是骑射……

    加起来整整有十一个牌子,代表着杜变毕业大考的五大科的十一个小科目,加起来总分500。

    “力道科目10分,敏捷科目10分,这两科你之前就已经完成了。”大宗师道:“现在,《基础炼丹理论》科目的20分你也已经完成了。”

    “总共11个科目,已经完成了3个,还剩下八个科目,需要在135天内完成。”大宗师拿起笔在第三个牌子上划勾。

    顿时,杜变内心肃然起敬。

    这位大宗师虽然爱显摆,爱坑学生,喜怒无常,敏感又性情化。

    但,态度是非常认真的。

    大宗师接着道:“基础炼丹理论本来有十天时间,但你一天就完成了,所以节省下了九天,我们紧接着完成下一个算术课程,这是我准备的算术讲义,你趁着我洗茅厕的时间看,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

    “是。”杜变结果算学的讲义,足足厚厚的三大本。

    宁宗吾道:“我知道你算学很厉害,但是你要记住,算术一道博大精深,前往不要坐井观天,要学会谦虚谨慎。否则到时候在阴沟里翻船,就不要怪我无情哦!”

    大宗师已经偷偷给杜变挖坑了。

    “是。”杜变道。

    宁宗吾道:“还有,箭术之后就是骑术的学习,到时候需要一匹好马,你准备了吗?”

    杜变道:“李文虺大人派人去草原给我买了,而且是一匹千里马。”

    宁宗吾道:“他对你倒是倾尽所有。”

    何止是倾尽所有啊,李文虺没有告诉杜变,他派出了五个心腹去草原,带了足足一万五千两银子去蒙古王庭买马,是绝对万中无一的千里马,从遥远的西域运过来的。

    一万五千两一匹马,这说出去要吓死人啊,耸人听闻。

    平常李文虺的生活是非常简朴的,给他自己花银子一两都嫌多,喝的茶不超过一钱银子,买的瓷器也不超过一钱银子,吃的也大多是粗茶淡饭,穿的衣衫也大多是东厂和阉党学院发的制服,自己从来不舍得掏钱置办新衣衫。

    然而给杜变买马却用了一万多两银子,换算成现代地球,差不多一千多万人民币一匹马,简直是奢侈之极。

    因为一匹千里马对骑术考试有质的飞跃,让他拿到更高的分数。不仅如此,千里马还可以伴随杜变十几年,成为他的战斗伙伴,未来在战场上也可如虎添翼。

    宁宗吾道:“那你先看算术讲义,我去洗茅厕。”

    ……

    注:昨天差190张到3000张推荐票,好难啊!糕点低声问,今天能完成这个目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