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70章:单恋吻别,毕业大考冲锋!
    全场静寂无声,没有任何人质疑,因为已经完全无法质疑了。

    而且,今天晚上的裁判者是宁雪公主。

    杜变的四首诗把崔孚等四个人的诗作完全碾压了,唯独唐严的那首诗依旧保留几分颜色。

    接过黄金匕首,杜变双手捧着。这匕首跟着宁雪的时间久了,仿佛她的气味都已经沁入到匕首之内,此时隐隐闻到迷人的香味。

    此时,杜变脑域深处一亮:“人生初见任务完成,宁雪公主好感度增加15,达到20。”

    “宿主杜变阳气值增加10,达到15。”

    不知道为何,杜变心中微微一抽,肚腹深处涌出了一股热量,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阳气?

    果然让人蠢蠢欲动啊!

    杜变拿了黄金匕首后,没有做任何停留,直接躬身朝宁雪公主行礼道:“殿下,那我就先告辞了。”

    宁雪公主没有落座,而是道:“父皇等着我回京也着急了,虽然是半夜,但我也不如就此别去。”

    说罢,宁雪公主直接朝外面走去。

    与此同时,外面的传旨太监还有护送军队,整整齐齐跪下。

    桂东央和骆炆等人错愕,也纷纷起身行礼道:“恭送公主殿下。”

    宁雪公主招手道:“杜变,你来送送我。”

    这话一出,顿时方剑之,袁霆和唐严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

    杜变和宁雪公主走在下山的台阶上,密密麻麻的军队跟在几百米之后。

    此时两人距离得近,甚至宁雪公主身上的幽香都清晰可闻,香味神秘却又悠长,让人迷醉。

    月光之下,宁雪公主的肌肤真的如同雪一般,甚至能够反射月光,面孔精致绝伦,贵气妩媚,真是造物主之杰作。

    “杜变,这些诗是你自己做的吗?”宁雪公主认真问道。

    杜变想了一会儿,摇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宁雪公主道:“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杜变道:“我在梦境之中,仿佛有人在我耳中低语吟唱这些诗,让我分辨不出真假。”

    这话一出,宁雪公主展颜一笑。

    杜变脑域深处再一次亮起:宁雪公主好感度增加5,达到25。

    宁雪公主道:“其实,我不喜欢诗词歌赋的。”

    “我也是。”杜变道:“我非常热爱那些伟大的诗人,但今日不是情形所迫,我宁愿一辈子都不要吟诗作对,把精力放在其他更有意义的事情上来。”

    “对,诗歌文章始终是小道,恰逢乱世,文治武功才是王道。”宁雪公主道:“愿下一次再见面的时候,你的武功能够让我惊艳。”

    “是!”杜变道。

    “未来见。”宁雪公主道。

    “未来见。”杜变。

    宁雪公主跨上雪白的骏马,披着月色,一马绝尘,下山而去。上千名皇宫侍卫加快速度,护送公主前往京城。

    佳人远去,空留余香,除了心脏砰跳,他还有些心乱如麻。

    对着公主的背影,杜变轻轻一个虚空吻别。

    “再见了宁雪,希望下次再见的时候,可以让你惊艳。”

    ……

    宁雪公主走了,方剑之也跟着走了,袁霆也走了,崔孚唐严等人都走了。

    东厂广西镇抚使在走之前,向宁宗吾问道:“大宗师,这位杜变武道天赋如何?”

    “一塌糊涂。”大宗师道。

    他可没有撒谎啊,可以是强得一塌糊涂,也可以是烂得一塌糊涂。

    王引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又问道:“那您打算收他为徒吗?据我所知,李文虺好像正在为您帮什么事情。”

    宁宗吾道:“他这样的学生,我可消受不起。”

    说罢,大宗师宁宗吾转身走开,王引也放心地走了。

    杜变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都很牛逼,甚至到了惊艳的地步,让王引也非常心惊。但是这些东西毕业大考统统都不考,所以再厉害也没有用,最重要的还是武道。

    李文虺为何把杜变带到宁宗吾这里来?还不是因为对他的武道成绩绝望了,所以想要拜宁宗吾为师,看一下会不会出现奇迹?宁宗吾这位大宗师能不能点石为金?

    但是刚才宁宗吾已经告诉他答案了,那个五个月后的毕业大考,杜变的成绩基本上是没有希望了。

    武道是永远不可能一蹴而就的,哪怕是天才。

    而且王引也派人向莲花寺的和尚打听过了,宁宗吾大宗师根本不理会杜变,任由他自生自灭。

    杜变这几天竟然在练习三岁小孩的《形意剑法》,相当于现代地球小学广播体操的东西啊。

    关键杜变还练得丑到极致,用和尚的话说就是三岁小孩都不如,简直让人要瞎了眼睛。

    所以杜变的武道水平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屎!三个来形容,一坨屎。

    此时,唐严的脸色有些难看,宁雪公主的黄金雪匕首原本是属于他的,结果却被杜变拿走了,这对他来说是莫大之损失。

    王引道:“唐严,莫要不快。这支黄金雪匕首在你的手中才会成为声望利器,在杜变手中什么用都没有。等到毕业大考一结束,他就要被打回原型了。李文虺此人言出必行,杜变成为屎尿太监也就讲究不了风花雪月。”

    唐严没有说话,说句实在话,毕业大考他真的没有把杜变当成对手,从来都没有。

    说来,王引觉得杜变真是自己作死,原本以他的功劳,就算毕业大考成绩再差也能够分到美差。他偏偏要和闫世打什么赌局,真是自取灭亡。

    唐严开口道:“可惜他不在文官集团,否则以他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的能力,也会有一个好的前途的。”

    王引道:“谁说不是呢?我们阉党最看中的还是武功,以你唐严的武功,杜变大概连你的脚底板都攀不到。”

    确实如此,单纯武道而言,现在的杜变真的连唐严的脚后跟都摸不到。所以唐严压根不想聊这个话题,悬殊太大了,和杜变比武道简直是辱没了身份。

    ……

    莲花寺内,所有人都走得干干净净,就剩下宁宗吾和杜变,还有那个老仆。

    “人都走完了,公主也走了。”宁宗吾道:“接下来五个月,我就是你的了。”

    杜变打了一个寒蝉,您那么大的年龄,就不要说这种让人误解的话了。

    宁宗吾脸色非常严肃,道:“为期五个月的地狱试炼,魔鬼课程正式开始了,希望你不要后悔,当然你后悔也没有用了,因为已经晚了。”

    地狱试炼?魔鬼课程?好中二的气息啊,从大宗师嘴里说出来真违和。

    接下来,大宗师宁宗吾的语气变得非常快而激烈。

    “把你的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全部扔掉,因为毕业不考,对于阉党来说这些东西一文不值。”

    “一切为了毕业大考,一切为了应试教育!”

    “平均十天要完成一小科的学习,只有正常人的十分之一时间。然后进行模拟考试,达不到九十分我立刻将你赶走,免得浪费彼此的时间。”

    “为了提升你的成绩,你需要没日没夜,用尽一切手段去学习,我会给你前所未有的教育方式,让你留下终身难忘的记忆。”

    “记住,十天一次考试,没有达到九十分就立刻滚蛋,听到了没有?”

    杜变大声道:“听到了。”

    不知道为何,他有一种进了军事化管理的高考补习班的感觉,直接就要沦为考试机器。

    “好,那现在就从第一科开始。”宁宗吾道:”你的炼丹基础理论如何?“

    毕业大考中,杜变选择的炼丹学满分是50分,其中基础理论笔试20分,实践炼丹30分。

    杜变得意道:“已经完全掌握。”

    “你确定?”宁宗吾的目光流露出一丝危险的气息道:“如果你确定完全掌握了,明天就进行考试。”

    《炼丹学基础理论》那厚厚的几本书,他都已经背得滚瓜烂熟了,理论考试绝对满分的。

    杜变有点忐忑,但还是点了点头道:“我确定。”

    “行,明天就进行《炼丹基础理论》考试,满分一百。”宁宗吾道:”你只要考60分,毕业大考这部分你绝对满分。不过我对你的要求是九十分,一旦达到我们立刻进入下一科的学习,就节省十天时间。”

    “是。”杜变道。

    宁宗吾道:“但如果你考不到90分,罚你把整个寺庙所有的茅厕都洗一遍。”

    杜变不由得一阵寒蝉,这莲花寺可是一个大寺庙,之前可有几百个僧侣,大大小小茅厕七八个啊。

    杜变道:“宁师,如果我考到90分呢?”

    宁宗吾道:“嘿嘿,那我把莲花寺所有的茅厕都洗一遍。”

    杜变道:“一言为定!”

    宁宗吾丢给杜变厚厚的一本书道:“今天晚上好好看看,明天会考的,明天考试见。”

    然后大宗师心中得意狂笑,因为明天要考的炼丹基础理论有好多都是阉党学院没有学过的,全部是他自己编写的教材,比阉党学院的那些教材高得不知道哪里去了,而且还是《中级炼丹理论》。杜变都没有学过,所以明天他的考试死定了。

    “杜变,你这小破孩这么嚣张,一定要给你迎头一棒,让你知道天高地厚,免得接下来你太得意忘形。”大宗师心中暗道。

    给优秀学生一个下马威,打击他们的嚣张气焰,有助于提升老师的威望,这点每一个老师都深谙其道,宁宗吾更是如此。

    “杜变,你就等着明天把莲花寺的十几个茅厕都洗一遍吧,那可是有好多积年老屎,哈哈哈哈!”

    ……

    注:今天心情莫名有些低落,但还是狂灌咖啡让自己兴奋,这样剧情才写得爽。拜求推荐票激励,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