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69章:杜变碾压全场,惊艳公主
    宁雪公主道:“杜变,你是认真的?”

    杜变点了点头道:“如果我输了,今后有唐严出现的地方,我立刻爬着离开。”

    这话一出,全场咂舌,这个赌局大了。

    没有想到,本来是送别公主的晚宴,竟然直接变成了阉党未来领袖的竞争。

    宁雪公主点了点头道:“好。”

    然后,宁雪公主倒了一杯酒,往里面放了一只冰块,放在自己的面前道:“有本事的话,就来喝了这杯酒。”

    桂东央二话不说拿起一个沙漏倒立,等到沙子流完正好是半刻钟。

    “当!”一声锣响,杜变的诗歌碾压之旅开启。

    ……

    杜变朝着宁雪公主走出去第一步,然后停下来,思考了几秒钟。

    抬起头道:“方剑之你做的诗是颂琴瑟的,那我也做一首颂琴之诗,大家听好了,是不是超过方剑之。”

    深深吸一口气,杜变朗诵道:诗名《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

    这首诗念完,全场再一次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的心绪,被杜变的这首《锦瑟》彻底秒杀!

    所有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我艹,杜变,我艹你妈!

    在三大学府大比武,你拿出了《广陵散》这种千年经典琴曲,拿出了《兰亭序》千年不出的书法圣品。

    现在,你又拿出了一首百年不遇的经典诗句?

    这也太……太夸张了啊!

    在场所有人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欣赏水平是极高的。如果刚才杜变的那首送别诗因为太过于雅俗共赏的话,那杜变的这首锦瑟简直是无比的惊艳,无比的华美。

    就仿佛天上划过的彗星,在夜空之中璀璨无比,根本无法掩盖。

    方剑夕的那首诗是不错,但比起杜变的这首《锦瑟》简直被秒杀得连渣渣都没有啊。

    李商隐大神的诗,那文字是优美,简直无人能出其右。尤其这首锦瑟,只要是在华夏文明境内,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拿出来,都是瞬间秒杀的效果。

    任何文人听到这首诗只有一个念头,自贱惭俗。

    ……

    宁雪公主听到这首诗后,顿时陷入了文字的美妙境界之中。虽然她充满了侠气,但文化造诣也是极高的,完全能够体会到这首诗的飘逸华美,还有那虚无缥缈的深邃境界。

    她真的不可思议,这杜变在京城中仿佛没有听说有多大的才名啊,做出来的诗竟然如此之……惊艳绝伦。

    然而,杜变却没有想象中的快乐,也并没有像三大学府大比武那样,充分享受到胜利的快感,他开始想这是为什么。

    很快他就知道为什么了,因为三大学府大比武的时候,不管是《广陵散》还是《兰亭序》又或者是最后的《大明疆域地图》,他都付出了极大的心血和努力,尽管是用梦境金手指,尽管是临摹,但那也是没日没夜努力的成果。

    因为付出了努力,所以收获胜利的时候才幸福,而现在则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借用。

    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杜变已经迈出了第二步。

    然后,他朝着门外躬身拜下,心中暗道:“李白大神,您的《将进酒》就在另外一个世界继续邪魅狂狷吧,我就取一部分来用,秒杀眼前的敌人,拜谢大神。”

    杜变又一次深深拜下。

    然后朝袁霆道:“你做的诗是祝酒诗对吗?”

    袁霆面带寒意地点了点头。

    杜变道:“那就请你们来听听我的这首祝酒诗,诗名《将进酒》。”

    所有人都还沉浸在杜变上一首《锦瑟》中,完全被惊艳到无法自拔,此时杜变竟然又要做下一首了,他们赶紧暂离《锦瑟》带来的华美境界,听杜变的第二首诗。

    不过在场所有人都不相信,杜变的第二首诗能够媲美第一首,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一个人的才华是有限的,在短时间内做出一首精妙绝伦的诗已经了不起了,绝对不可能做出第二首。

    而此时,杜变已经朗诵他的第二首诗。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没错,他这是截取李白大神《将进酒》部分内容,因为原文太长,意境悲壮深邃,不像是短时间能够酝酿出来的,还有杜变的才华很难匹配原文之境界。

    尽管远不如原文,但依旧是……无以伦比的惊艳,豪迈,用来消灭袁霆的那篇祝酒诗简直易如反掌。

    至于袁霆的那首祝酒诗,早就被碾压得连渣渣都不剩了。

    众人心口仿佛狠狠中了一箭!

    猝不及防,猝不及防啊!

    几乎没有什么心理准备,又一首豪迈惊艳之极的诗出现了。

    这里面的文字和境界,简直让人沉醉。天下祝酒诗,应该无人能出其右了。

    然而这一次,众人就连表达震惊的时间都没有了,因为杜变又迈出了第三步。

    然后杜变再对着门外的明月,深深鞠躬拜下。

    “苏轼大神,您的《明月几时有》就继续在另外一个世界惊艳一代又一代人吧。我也借用一部分,秒杀眼前的敌人,小子叩谢苏轼大神。”

    杜变对着明月作揖到底,然后起身,目光望向了崔孚。

    不知道为什么,崔孚只觉得身上发冷,三大学府大比武书法和绘画的那一幕,仿佛又重演了。

    这位杜变,仿佛又要踩着他的脑袋震惊四座了。

    杜变笑道:“崔孚,你做的是明月诗对吗?说实在话,做得不错。但是比起我的明月诗,我觉得你可以将你的那首诗撕掉了,免得自取其辱。”

    这话一出,崔孚几乎要炸了。

    杜变你的前两首诗是极度惊艳不错,但我的这首明月诗也是绝对的上品,岂容你的玷污?

    “杜变,话不要说得太满。”崔孚冷冷道。

    杜变道:“那大家听好了,我的明月诗,诗名《明月几时有》。”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去,又恐琼楼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人悲欢离合,月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没错,杜变没有把苏轼大神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抄完。

    因为这个世界流行诗,不流行词。

    其二这首词太牛太牛,太美太美了,他不敢抄完。至于完整版的,就让它在另外一个地球惊艳一代又一代人吧。

    而且,拿完整版的《明月几时有》来和这些人斗诗?这群人大概还不配。

    尽管这残缺版《明月几时有》比起原作简直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但是,秒杀崔孚的那首明月诗依旧如同核弹炸野狗,灰飞烟灭,连一点点灰尘都不会留下来。

    杜变根本就没有等待众人的惊艳和震撼,直接迈出了第四步,因为这种剽窃让他的良心隐隐作痛。

    因为他太知道这首《明月几时有》的杀伤力了,哪怕只是一个残缺版的。

    可以这么说,《明月几时有》拿出百分之五十的杀伤力,就足够让整个世界再无明月之诗词了。

    一首《明月几时有》,几乎把月亮的诗词全部写死了。

    走出了第四步,杜变依旧只思索了几秒,然后望向唐严道:“你做的是侠客诗对吗?而且仅仅只有四句,短小精悍,就如同公主殿下的黄金雪匕首。”

    唐严点了点头,他对自己的这首侠客之诗非常有自信,绝对的一等诗作。

    杜变道:“那就来听听我的这首《侠客行》,也只有四句。”

    十步杀一人,

    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

    做完这首侠客行,杜变已经来到了宁雪公主的面前,没有等到别人的同意,直接端起了桌子上的酒杯。

    酒里面的冰块何止没有融化,还有一大半漂浮在上面,在灯火的照耀下璀璨剔透?

    再看桂东央竖立的沙漏,还有差不多一大半的沙子没有流完。

    “这场才华斗诗我赢了,大家没有意见吧?”杜变道。

    全场静寂无声。

    杜变将美酒一饮而尽,然后道:“公主殿下,您的黄金匕首属于我了,对吗?”

    此时距离宁雪公主太近,发她的美丽真的让人有些无法呼吸。尤其是那双眼睛,如同宝石一般夺目,坚定而又不乏妩媚。

    宁雪公主点头,站起娇躯,将华丽的黄金匕首赐予了杜变。

    ……

    注:兄弟们,恳请推荐票,拜托了,给我激情通宵码字。

    谢谢张小贝一万起点币打赏,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