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68章:杜变出场,震惊众人
    宁雪公主刚刚得到一支宝剑,是镇南公爵宋缺送的,取名龙吟。

    而且她因为杀了蒙古王子,所以被流放禁锢了三年,唐严这首诗短短四句,却盖过了崔孚的那首长诗,把宁雪公主的侠义之心刻画得淋漓尽致,最最符合她的心境。

    此时在场所有人,望向唐严的目光都稍稍有些复杂。

    这首诗短小精悍,却如同锋利匕首,杀伤力十足,很显然最讨宁雪公主之喜欢。

    之前因为和文武官僚勾连在一起,所以宁雪对唐严是没有好感的,甚至有所排斥。而这首诗出来之后,让她有所改观,第一次认真看了唐严,思考此人作为未来阉党领袖会如何?

    不得不说,唐严这首诗实在出彩,直接击中了宁雪公主的心声。

    于是,宁雪公主开始认真考虑是否要把这支黄金匕首赐予唐严,因为他是太监,把匕首赐予他不会传绯闻,不会有损宁雪的清誉。

    只不过,如果把黄金雪匕首送给唐严的话,那会是一个政治表态,所有人都会认为宁雪公主也支持唐炎成为未来的阉党领袖。

    宁雪公主是皇帝最宠爱的子女,那么她的态度是不是代表着皇帝的意志?

    所以,只要宁雪公主把匕首赐予唐严,那对他的声望完全是如虎添翼,乘风上天。

    宁雪公主不由得将目光望向了杜变,那意思非常清楚,如果你杜变没有特别出色的诗,那我就要将匕首赐予唐严了。

    尽管这样虽然会带来非常严重的政治影响,但是也无可奈何了,宁雪公主首先要的是公正,其次才是自己内心对李文虺一系的偏爱。

    “方剑之,袁霆,崔孚三人的诗都非常出色,寻常拿出一首也能够惊艳四座。”宁雪公主道:“但如果要我挑选出一首最喜欢的,唐严的这首诗更合我意。”

    这话一出,方剑之和袁霆脸色有了稍许的变化。但对于这个结果是可以接受的,毕竟唐严是个太监,公主赐匕首给他不会带来任何绯闻。

    否则不管这支匕首被方剑之得去,还是被袁霆得去,今天晚上的局面都不大好看。这二人对公主志在必得,但也不必在今晚分出胜负,以后有的是机会。

    而且唐严若成为阉党未来领袖,对阻击李文虺上位也有一定的用处,这对大家都有利。

    互相对视了一眼后,文官和武将集团立刻统一的意志,让唐严成为今天晚上的获胜者,这应该算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了。

    桂东央心中甚至非常高兴,对他而言打压杜变是最重要的。而捧起唐严,毫无疑问最能打压杜变。

    顿时,桂东央笑道:“杜变,你刚才说不善做诗,那么现在你是放弃,还是继续呢?”

    这话一出,全场所有人的目光朝着杜变望来。

    杜变感觉到了深深的恶意,毫无疑问全场的文官和武将集团已经全部联手起来,准备打压杜变了,包括方剑之和袁霆,都在碰唐严压杜变。

    不管杜变的诗做得再出色,大概也会被贬低,然后让唐严成为获胜者。

    然而这一场诗斗,杜变是一定要胜的。

    这不仅仅是阉党领袖继承人之争,而且还关系到人生初见的任务。杜变赢下来之后,能够得到10点阳气值,宁雪公主15点的好感度。

    只不过他想要赢的话,拿出一百分的惊艳度是不够的,要足足一百二十分。毕竟这四个人的诗实在太出色了,尤其唐严的诗最合宁雪公主的心意。

    杜变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道:“我当然是要做诗的。”

    他端着酒杯走了走到大厅中央,距离宁雪公主有四步。

    “公主要北上,那我也先做一首送别小诗垫一垫场子,公主殿下听好了。”

    杜变开始吟诗。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北送公主去,萋萋满别情。

    这首诗头一句的时候,旁人目中鄙夷不屑,这么直白的诗句,放在其他场合或许出色,但是今夜已经有四首惊艳之诗了,杜变的这一句诗也就不出彩的,甚至显得平庸。

    但是,当杜变念出第二句的时候,宁雪公主美眸一亮,因为她很喜欢这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种坚强和斗志,是她的心声。

    而等到杜变全部念完的时候,所有人心中都浮现出两个字:好诗!

    尽管通俗易懂,不管是文字还是意境,都是上品。

    桂东央和骆炆甚至对视一眼,不是说杜变不擅长于诗词吗?为何做出来的这首诗如此出色?

    在场所有人的文化修养都是非常高的,杜变这首诗用最简单的文字抒发情感,不管是高雅之士,还是凡俗俗子都能欣赏,完全是返璞归真,这在诗歌中是非常难得的。

    吟诗作对想要高雅不难,想要通俗也不难,难的就是雅俗共赏,而杜变的这首诗完全做到了。

    但是……

    这首诗的杀伤力不够,比不上崔孚的华美,更比不上唐严的豪迈和犀利。毕竟杜变没有白居易的名声,所以吟出来的诗句太过于平易通俗的话,是很难惊艳全场的。

    宁雪公主是一个内心非常公正的人,他觉得杜变这首诗无法压制唐严等人。

    “杜变这首诗不错。”前太子少傅桂东央道:“然而却未必胜过崔孚等人,更没有唐严的气势。唐严,恭喜你获得宁雪公主的黄金雪匕首了。”

    唐严激动,脸色露出一丝潮红,上前躬身拜下道:“我会用生命去珍稀这支宝刃的。”

    他能够不激动吗?得到宁雪公主的匕首赐予,从某种程度上就相当于他得到了皇室的肯定,未来成为阉党领袖继承人就更名正言顺了,甚至用不了几天这件事情就可以传遍天下,到那个时候李文虺派系想要动摇他接班人的地位就难了。

    “慢着……”杜变道。

    顿时桂东央皱眉道:“杜变,做人要知道廉耻,输了就是输了。”

    杜变没有理会他,而是望着宁雪公主道:“殿下,这仅仅只是我的第一首诗,仅仅只是热热身而已,不知道您听说过一步一诗吗?”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一步一诗?你杜变也太嚣张了吧,在场众人无不是大才子啊,一首好诗通常好几天,几个月,甚至几年的酝酿,然后等待灵感爆发的瞬间。

    刚才不管是方剑之,袁霆,又或者是崔孚,甚至是唐严,表面上看都是当场作诗,而实际上已经准备了很久了,包括唐严这首诗,心中已经打过了无数次的腹稿。

    现在杜变竟然说一步一首诗,当作是生猪仔吗?千年以来,就算最有才华的诗人,一个月一首诗都算了不起了。

    祝无涯道:“胡乱瞎掰的也算诗?还是不要丢人现眼了。”

    杜变依旧没有理会,只是望向宁雪公主道:“殿下,刚才方剑之做的诗是颂琴瑟之诗,袁霆做的是祝酒诗,崔孚做的是明月诗,唐严做的是侠客诗,对吗?”

    宁雪公主点了点头。

    杜变道:“一首诗赢了他们算不了什么,我要的是一个打四个。他们做什么诗,我就做什么诗,而且还要全部超过他们,一首比一首出色,只有这样才算赢得理直气壮。我不需要靠任何偏袒,我要靠的是才华上的碾压。”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太嚣张了,太跋扈了,太耸人听闻了,竟然号称一个打四个。

    要知道,在场四个人可都是才华横溢的贵族大才子啊。能够赢一个都了不起了,更何况是四个。

    祝玉双道:“你说一步一诗,但如果你之前早就准备好了呢?”

    杜变道:“祝小姐,这四位公子做什么诗,我也做什么题目诗。我事先不知道他们做诗的题目吧?”

    众人点头,确实如此,杜变事先不知题。

    杜变道:“所以,每一首诗留给我的时间,仅仅只有走一步的时间。”

    这话一出,全场更是震颤。

    太夸张了,一步一首诗?

    广西东厂镇抚使王引冷笑道:“如果你每一步走上一天,我们也要等你一天吗?”

    杜变道:“公主殿下,请你斟一杯酒放在桌面上,然后放上一个冰块。我走完四步做完诗来到你面前,并且赢了所有人之后,端起这杯酒饮下,到时候如果这杯酒中的冰块融化了,就算是我输。”

    我日,这话何止是嚣张?简直无法无天了。

    现在可是七月三伏天,最热的时候,冰块放在酒里一会儿就化掉了。

    可惜这个世界没有三国,所以他们也不知道关公温酒斩华雄的典故,否则杜变这场装逼会更有意境。

    一只冰块融化的时间,顶多只有半刻钟,而杜变竟然要用这半刻钟做完四首诗,还要超过方剑之唐严等人,简直是要把天都吹破了啊。

    方剑之,唐严,崔孚,袁霆四人的诗都极其出色啊,能有一首超过都了不起了。杜变竟然要四首好诗全部碾压,而且在半刻钟之内完成,简直是荒天下之大谬啊。

    ……

    注:推荐票!拜求推荐票!且看杜变这个装逼之王如何碾压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