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66章:用才华征服公主,可以有
    明日在送别晚宴上惊艳表现,用才华碾压方剑之,袁霆,崔孚,唐严等众多青年俊杰收获公主的好感?

    这个可以有!

    不过,杜变有些惊愕,没有想到所谓的迎娶公主任务,竟然这么快就开始第一步了。

    而且它竟然也是终极目标之一,仅次于入主东厂,迎娶公主有那么重要吗?

    还有,这个奖励真的是非常之丰厚。

    当时拯救血观音奖励的阳气值也只有5,夺得毕业大考第一名奖励的阳气值也只有10,而这次人生初见的奖励竟然也有10点阳气值。

    可见这位公主殿下对杜变何等之重要?仅仅只是一个初见,就给这么高的奖励。

    杜变不由得对明日的任务充满了期待。

    ……

    次日,宁雪公主就要离开广西返回京城了。

    前来送行的名流权贵太多了,桂东央和骆炆做主,将在莲花寺中举办一场盛宴为公主送行。

    宁血公主虽然不喜欢这样的排场,但她是帝国公主必须为皇室做亲民表率,所以答应出席这场晚宴。

    如此高规格的宴会,自然不是谁都能参加的,收到请柬的仅仅十几人而已,连梧州知府都没有资格参加,只能来莲花寺磕一个头便走。

    唐严代表未来阉党领袖,崔孚代表漓江书院,宁充曜代表桂王府,祝玉双因为是女孩而且尤其崇拜宁血公主,所以能够参加这次高规格的宴会。

    至于杜变肯定是没有任何资格参加的,更何况请柬的名单是由文官集团拟定的。

    镇南公爵没有来,但是却给宁雪公主送来了一支宝剑,真正的宝剑。

    而此时,宁雪公主就握着这支剑,吹了一口响起,顿时剑刃响起了一阵龙吟之声。

    “从今之后,我就带着这支剑上阵杀敌了。”宁血公主道:“便称你为龙吟剑!”

    娇憨侍女走了进来,道:“公主殿下,这是今天晚上宴会的名单,骆炆和桂东央大人请您过目。”

    宁雪没有接过名单,而是让娇憨侍女打开,她看上面的名字。

    见到名单上竟然有东厂镇抚使王引,还有广西阉党学院的唐严,顿时她微微皱眉。

    文官集团和阉党势力一贯来势同水火,如今文官集团请客,名单上竟然有阉党的人,这算是什么意思?

    唐严虽然出色,而且他毕竟是广东解元,但是以他的身份还没有资格出息这场宴会。他毕竟不像是崔孚是广西解元。又不像祝玉双是女子,刚好可以为宁雪作陪。

    让唐严出现在这个名单上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迫不及待地向所有人宣告,唐严是未来的阉党领袖,而且是一个受到文官和武将集团承认的阉党领袖继承人。

    “什么时候文官集团和阉党这么亲密无间了?”宁雪冷道:“在这个邀请名单上添一个名字,杜变。”

    娇憨侍女道:“就是那个可怜虫?被家族和未婚妻抛弃的天阉?”

    “对。”宁雪公主道。

    娇憨侍女立刻取来毛笔,宁雪公主接过,在宴会名单上加了一个名字:杜变。

    她的字很美,却又充满了力量,充满了侠骨大气,却又不失高贵秀美。

    ……

    骆炆和桂东央拿着名单,脸色很不好看。

    “公主这是什么意思?为何要邀请杜变?”骆炆问道。

    桂东央道:“她大概觉得我们和王引走得太近了,对我们稍稍敲打。既然是公主亲自写的名字,那只能邀请杜变前来了。这个孽畜琴棋书画造诣极高,今晚万万不能让他有表现的机会。”

    骆炆道:“杜家已经送来此子的详细信息,说他从小就喜欢花草动物,所以经常为它们作画。喜欢音乐,所以经常操弄琴弦。至于他的棋艺,杜家的人也非常意外,因为他没有怎么学过,也没有和别人下棋,最多的时候就是自己和自己下,如同呆子一样。”

    桂东央道:“自己和自己下棋的人才可怕,那此人的弱项是什么?”

    骆炆道:“根据杜家的资料,此子的弱项是武道,还有诗词歌赋。一是因为不感兴趣,二是因为自闭。”

    桂东央道:“送行宴上动武不好看,而且杜变武功如此之弱,胜之不武。就在诗词上打压,让他灰头土脸,颜面尽失。”

    对这杜变,这两位大佬真是恨之入骨,他们就是因为此人而名声扫地的。

    ……

    杜变收到了为宁雪公主送行宴会的请柬,只不过上面的邀请人竟然是桂东央和骆炆,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吧。

    等到他受到请柬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距离晚宴开始已经很近了。

    而且杜变发现自己连一套像样的衣服都找不到,毕竟他是来跟大宗师学武的,所带的都是适合练武的劲装,再有就是最普通的麻布衣衫。

    李文虺生活简朴,所以也没有给杜变准备什么绫罗绸缎。

    于是,杜变就穿着最普通的麻布衣衫前往莲花寺,参加宁雪公主的送行晚宴!

    果然,等他赶到的时候,晚宴已经开始了,杜变出示了请柬之后,才被放入莲花寺内。

    “公主殿下正在抚琴,你等结束之后再进去。”一名宦官道。

    杜变就站在院子中,听着宁雪公主抚琴。这是宁雪公主最后一次抚琴,以后她的手只会握剑,告别一切风花雪夜。

    几乎瞬间,杜变就被宁雪的琴声征服了。

    并不是这琴声有多么好听,而是因为她演奏的曲子充满了豪迈之气。仿佛金戈铁马,又仿佛秋风萧瑟;仿佛沙场悲歌,又仿佛江河浩荡。

    琴艺之最高境界不是为了好听,而是为了抒发内心之情怀,情感之共鸣。

    而此时宁雪公主的琴声,真的让人忘记了音乐,而是呈现出一种境界,大气豪迈之境界。

    就这首曲子,现代地球中大概也只有《沧海一声笑》能够与之相媲美,《十面埋伏》虽好,但是太急促激烈。

    宁羽弹琴只为争夺琴艺高低,就算能够赢了所有花魁,但也落入了下乘。

    萧别离弹琴只为了突破武道瓶颈,所以琴声中充满了剑气,依旧落入了下乘。

    宁雪公主弹琴,激发人心,壮志情怀,才是琴艺之最高境界。

    几分钟后,宁雪公主演奏结束,杜变才迈出脚步,走入宴会大厅。

    他甚至是低着头的,因为他要有足够的酝酿才会抬头看这个女人。因为这位宁雪公主仿佛会成为他今生最最重要的女人,甚至是命运中的女人。

    走入门口,杜变抬起头,望向宁雪公主。

    然后,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尽管宁雪不是第一次见他,但他却第一次见宁雪。

    ……

    在现代地球,杜变睡过无数女人,甚至不乏万中无一的绝色。各式各样的美人都有,然而他最多只能维持一个月的新鲜感,没有一个女人能够让他停留,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将他征服。

    他流连花丛,仿佛也一直在寻找,寻找让他一见钟情,内心颤栗的女人。

    但是,始终没有找到!

    而此时,他感觉到自己的内心颤栗了。

    这是一见钟情吗?

    杜变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一个女人。

    如此的美丽妖娆,艳绝人寰。

    如此的侠气豪迈,刀剑凌厉。

    如此的高贵绝伦,无法直视。

    关于这位公主的传说有很多,而最最有名的除了她的美貌和智慧,就是她的武功,她的侠气。

    三年前在京城她为无辜死去女子讨回公道,斩杀了蒙古王子,为此她被流放禁锢了三年,这一举她收获了天下民众之心。

    这样的女人,真的让人仰慕爱恋,却又让无数人自贱惭俗。

    ……

    宁雪公主演奏完毕后,全场静寂,所有年轻男子目光狂热,痴迷仰慕。哪怕祝玉双作为女人,望向宁雪的目光也充满了崇拜。

    方剑之和袁霆两位天之骄子,更是毫不掩饰目中的爱意和独占欲,目光灼灼盯着宁雪公主。

    “此曲只因天上有,人间哪有几回闻。”桂东央感叹道:“听了公主此曲,三月不知肉味。”

    接着桂东央望向门外道:“杜变,你迟到了,罚你舞剑一曲,为公主殿下助兴。”

    杜变进入宴会大厅寻找自己的座位,结果在门后最偏僻的地方,几乎都找不到。而且,别人的位置都是一个一个挨着,唯独他的位置孤零零远离。

    听到桂东央的话,在场十几人目光望向杜变,见到他身上简陋的粗布衣衫,目光露出不屑。

    在场十几名佳宾,哪一个不是穿的贵气逼人,锦衣玉冠,唯独他杜变穿得如同仆人一般。虽然他长得不错,但这一身打扮,真的让他有一种鸡立鹤群的感觉。

    杜变在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结果却发现他的椅子比别人矮了一截,所以坐在上面就仿佛他矮了所有人一截。

    “抱歉,我不会舞剑。”杜变道。

    桂东央道:“不会舞剑,那就赋诗一首,当作是迟到的赔罪。”

    杜变道:“我还是发酒一杯吧,此时没有什么灵感。”

    说罢,杜变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天之骄子方剑之起身道:“刚才公主殿下之琴声让我心生感慨,有一首诗送与殿下。”

    起身之后的方剑之玉树临风,人中龙凤,在大厅之内踱步。

    所有人安静望着他,认真倾听。

    此时这里是文官集团的地盘,而方氏为千年豪门,文官士大夫的领袖。他对宁雪公主的爱意,甚至是独占欲,谁都清清楚楚,不管是欧阳潭,还是骆炆,桂东央都要想办法成全他。

    若方剑之能够迎娶宁雪公主,文官集团声势将大增。

    片刻后,方剑之构思完毕,用充满穿透力的声音朗诵道:

    往事何堪忆从头,剪花笑谈灯影瘦。

    而今红螺渐蒙愁,明月霓裳能记否?

    欲倾心事无所藉,问君此去还佳期。

    一曲魂伤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

    这首诗中的君指的是宁雪公主,因为她身份高贵,而且即将统帅大军,丝毫不逊色于男子,所以称之为君也是恰当的。

    方剑之第一个出来装逼,而且还极其成功啊。

    ……

    注:昨天兄弟们推荐票给力,今天我通宵码字到早上8点,写了一万二千字!

    谢谢大家,继续拜求推荐票,我再拼命码字,为了之后的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