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61章:公主说杜变,习武第一夜
    娇憨侍女道:“对了公主殿下,这位刚来的穿着阉党学院的衣衫,还是一个小太监呢。刚才大宗师说这杜变是李文虺公公的义子,您要不要见见他?算是自己人呢。”

    “李公公的义子?”女子想了一会儿道:“还是不了,我若见他,只会给他惹来祸事。”

    “哦,对的。”娇憨侍女道:“方剑之和袁霆之所以拜在宁宗吾门下,完全是为了殿下您。这两个人完全把您视为禁脔了,一心只想迎娶您过门。一旦您见了这个小太监,他们醋大发,伸出一根手指头就会将他碾死了。”

    娇憨侍女道:“这个小太监的名字好像叫杜变?我怎么觉得有些耳熟啊?”

    “杜变?”女子道:“就是杜家那个可怜的嫡子,几乎被杀掉的那个。”

    “我记起来了。”娇憨侍女道:“就是天阉的那个,那段时间整个京城都传得沸沸扬扬的,我听说方青漪在家里横剑于颈向他父亲威胁,要让杜变这个天阉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否则她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所以杜变和她两人只能活一个。所以从那之后,杜变就彻底销声匿迹了,我还以为他早死了呢。”

    女子道:“没有想到他竟然没死,而且加入了阉党。”

    娇憨侍女道:“他好可怜啊,方剑之肯定不会放过他的,一定会欺压他,甚至杀了他的。要不然我去告诉他,让他赶紧跑吧。”

    女子道:“放心吧,方剑之只会将他当成蝼蚁,不会去欺负他的。”

    当然不会,方剑之和袁霆万里迢迢跟到广西,就是为了抱得美人归,就是为了迎娶帝国最璀璨的明珠宁雪公主,怎么可能会去欺负杜变这样一个小人物,岂不是有失了风度?

    公主道:“而且,他呆不了几天了,宁师很快就会找个理由赶他走。只要父皇旨意下来,我就能回京,宁师也就恢复了自由,可以去云游天下了,他怎么可能愿意再收一个弟子捆住自己?”

    “哇,这个小太监好可怜啊,一次又一次被人抛弃。”娇憨侍女道。

    公主道:“你可怜他?那我把你许配给他怎么样?”

    “我才不要。”娇憨侍女道:“他是一个小太监啊,我可怜他也用不着牺牲自己吧。”

    ……

    庭院中。

    “杜变师弟,你好。”宁宗吾的三个男徒弟中,唯有那个面目平庸青年朝着杜变微微行礼,此人面色温和,目光平静。

    杜变回礼道:“请问师兄……”

    “宁充曜!”这个面目平凡的青年道。

    听到这个名字杜变不由得一愕,因为这是一个皇族,他是桂王的世子。而桂王和李文虺的关系亲近,所以这位桂王世子可以算是杜变的盟友。

    大宗师宁宗吾不是有四名弟子吗?眼前才三名,但身份一个比一个贵重,不知道另外一人是谁。

    宁宗吾也不在意方剑之袁霆对杜变的态度,道:“还有一位你不方便见,日后有缘再说,现在你去挑一间房子住下,注意不要在中间这栋阁楼的附近。”

    杜变望去,之间莲花寺中房子不少,唯独中间这栋楼阁最为富丽堂皇,不知道这里面住的是谁。

    杜变挑选了最偏远的一间房子住了下来。

    他算是看出来了,宁宗吾是一个不太懂得人情世故的人,丝毫不理会弟子之间的人际关系。

    方剑之和袁霆二人抱成一团,互相瞧得起对方,又把彼此当成对手。

    桂王世子宁充曜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和方剑之,袁霆也仅仅只是点头之交,几乎没有来往,但因为他是皇族的身份,所以方剑之和袁霆也对他敬之三分。

    而杜变毫无疑问是这里面的边缘人物,几乎谁的眼中都没有他。方剑之和袁霆大概只想把他赶走,不想和一个天阉之人呼吸同一处空气。

    而那个住在中间楼阁的神秘弟子依旧没有露面,完全没有要和任何人打交道的意思。但杜变听到从里面传来的琴声,非常之妙,琴艺超过杜变不少。

    ……

    晚上,大宗师宁宗吾来到杜变的院落,第一夜就开始习武。

    “我们开始敏捷的修习。”宁宗吾道:“第一步,出剑快!”

    “你用最快的速度刺出手中的木剑,用多快就多快,尽量让剑尖刺中同一个点。”

    杜变深深吸一口气,用尽最快速度刺出木剑。

    “嘟嘟嘟……”

    三个黑点出现在墙壁的白纸上。

    这个成绩非常不理想,代表着杜变一秒钟只能刺出三剑,而且无法命中同一个点,非常散。

    “跟我念一道口诀,凝聚精神,意志汇于剑尖!”宁宗吾道。

    然后,他教杜变一段精神口诀。

    三遍之后,杜变所有的目光和注意力,都凝聚在剑尖之上。

    “再刺!”宁宗吾道:“速度要快,而且每一剑要精准命中一点。”

    杜变尝试凝聚精神力瞄准白纸上的一个点,然后手中木剑快速刺出。

    “嘟嘟嘟嘟嘟……”

    一秒钟依旧是三剑,但是在剑尖上留下了两个点,也就是说杜变有两剑命中了同一个点。

    这位大宗师果然了不起,仅仅一段精神口诀,就让杜变有了进步。

    “成绩很差,精神力很低。”宁宗吾皱眉道:“就这种精神天赋,真的是没有什么指望了。而且天生的敏捷度极差,一个普通人在一呼吸间也能刺出六剑。”

    “对于一个太监而言,敏捷和精神两个天赋几乎是命根,而你这两样都极差,我奉劝你回去吧,不必浪费时间了。”

    杜变的敏捷属性仅仅只有5,真的算是非常差。精神天赋经过一次提升也只有40,算是马马虎虎,所以宁宗吾没有说错,杜变的武道天赋确实不好。

    宁宗吾道:“这样,我给你一本《易筋柔术》,专门是提升敏捷的。你先练习着,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找我。”

    “五天之后我对你进行考核,届时一呼吸时间你要刺出十剑便算是合格。我们就接着下一阶段学习,否则我就送你回去。”

    这位大宗师真是一心想要赶杜变走啊。

    “是。”杜变道:“练完这本《易筋柔术》,敏捷度就可以达到您的要求吗?”

    宁宗吾道:“这套《易筋柔术》总共就十招,你若全部练完了敏捷度便可以达标,甚至远远超过。”

    杜变惊讶,什么功法这么厉害,仅仅十招就可以让敏捷度提升如此巨大?

    宁宗吾二话不说就回去了。

    杜变翻开这本《易筋柔术》,发现编写者就是宁宗吾,这位大宗师果然了得啊。

    稍作研究之后,杜变发现这套功法应该算是激烈快速版瑜伽,不但将筋脉拉升到极致,更加训练肌肉和骨骼的反弹力。

    总之,按照杜变非常粗浅的了解,这道功法非常非常适合于练习敏捷。越是基础的功法秘籍,就越是了不起,所以别看这位大宗师态度很臭,但确实很厉害。

    仔仔细细阅读过几遍之后,杜变开始按照这个功法开始练习。

    整套《易筋柔术》仅仅只有十招,然而杜变开始第一招,仅仅几秒钟之后他就发现,这套功法看起来简单,但实际上真的很难很难很难,完全将筋脉和力学平衡压榨到了极致,只要稍稍有一点差错,就会立刻崩溃,如果强行学习的话,筋脉会严重受损。

    杜变尝试了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整整几十遍之后,他已经遍体鳞伤了,全身的筋脉都仿佛要断裂了一般,实在是难以为继了。

    仅仅第一天的学习基本上就宣告失败,连一招都没有能够完成。

    ……

    三个小时后,夜已经深了。

    一个老仆走了进来,递过来一个瓷瓶,里面是上好的豹胎油,恢复筋脉损伤之用。

    将药膏放在桌子上,老仆直接离去,连看一眼杜变都没有。

    回到大宗师的房里。

    “如何?”感应到老仆进来,大宗师宁宗吾问道。

    老仆道:“第一招都没有完成,遍体鳞伤。”

    “唉……”宁宗吾叹息一声,也不知道是失望还是庆幸。

    庆幸是五天之后,杜变考核不通过,直接就将他赶走,自己也不用多教一个徒弟,距离自由就又近了一步。

    失望是因为这位杜变终究不是什么武道大才,阉党若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注定是要大失所望的。

    “这不是正好吗?”老仆人道:“将这个小太监赶回之后,您距离自由又近了一点。公主回京之后,袁霆和方剑之也会走。四个徒弟离去,您就可以过上闲云野鹤一般的生活了。您不是想要去北边蒙古,想要去西域,想要去东瀛,想要去瓜哇吗?”

    “是啊。”宁宗吾道:“五天之后,就把他赶走,是时候放下一切了。”

    说来,大宗师还有点小愧疚。

    接着宁宗吾道:“你说,他有没有可能在五天之内真的完成《易筋柔术》的十招?”

    “不可能的。”老仆道:“主人这套功法虽然简单直白,但是内含了筋脉平衡之术,甚至还有气息流转之术。越是简单就越是艰难,您最最出色的弟子,也足足花费了十九天才掌握了《易筋柔术》,而且她当时才十四岁,柔韧性要好很多。而这个杜变已经十八岁了,筋脉和骨骼都已经定型,错过了练习这套功法的最佳时期了。”

    是啊,绝顶天赋的宁雪公主,也用了十九天时间才掌握《易筋柔术》。

    杜变只有五天时间,确实是不可能的。

    然而……

    此时的杜变又进入了梦境!

    ……

    注:杜变三章不装逼就难受,拜求推荐票,诸位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