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59章:大宗师的颤栗,怀疑人生
    “大宗师,我已经答完了。”

    这话一出,直接把闭目养神的宁宗吾大宗师给惊醒了,也把正在沉思的李文虺给惊醒了。

    宁宗吾大宗师看了一下沙漏,时间才仅仅过去了四分之一而已啊。

    不过这也不意外,这些难题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完全如同天书一样,别说一个时辰,就算给十天也解答不出来,早早放弃也省得浪费时间。

    不过宁宗吾可不是白川那种肤浅之人,他还是认真第拿过杜变的答卷,打算做出一个像样的点评,然后再把人哄走。

    然而刚刚看第一眼,他就有些被惊艳住了。

    因为杜变的字太漂亮了,之前三大学府大比武也没有白去,杜变在梦境中练就了一手的好书法,这一次答题他就用了最爱的米芾字体,绝对让人眼前一亮。

    “好字。”宁宗吾大宗师道。

    不过就算杜变的字再好,大宗师宁宗吾也不会给印象分的。

    但是下一秒钟,他就根本没有功夫关心杜变的字了。因为杜变的第一道题竟然答对了,这让他很惊讶啊。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啊!

    月亮距离我们有多远?宁宗吾把他放在第一题不是因为它最容易,而是它最难,最能先声夺人,就单纯这个题目而言,它也是最惊艳的。

    事实上,这根本不属于大宁王朝的学问,宁宗吾出这道题目是为了显摆,没有打算让任何人解答出来。

    而且,他打算在临死之前的遗嘱上写下解答之法,算是流芳百世的遗产,也教化一下后人。

    然而没有想到,杜变竟然解答出来了,不但给出了正确的答案,还把整个计算过程回答得无比详尽。

    说一句让人脸红的话,杜变的答案比他宁宗吾的还要清晰准确。

    这……这太匪夷所思,太颠覆了!

    眼前这个少年可是一个阉党的小太监,只为了应试教育而活的,哪有功夫去学习这么艰深的天文和数学啊。

    再看第二题,依旧是准确的,依旧是比宁宗吾自己的答案还要准确。而且杜变采用的是一种完全陌生,却更加先进的办法演算出来的,甚至让宁宗吾都有所感悟和学习。

    这……这也太打脸了!究竟是谁考谁啊?

    而第三道历史题目,杜变依旧是准确的。不过这道题目他的三个弟子都回答准确了,也倒是没有什么。

    接下来第四题,杜变依旧回答无比准确。

    这个成绩已经超过他的四个弟子了,宁宗吾的呼吸都有些粗了,内心早已经风起云涌。

    第五,第六,第七……

    大宗师宁宗吾越看越慢,最后甚至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真的越来越心惊,越来越震骇啊。

    最后全身都有些僵硬了,脑袋都有些麻木,震惊多了就是这个结果。

    最终,杜变十道题目的解答全部看完了!

    逆天的,惊人的一百分!

    大宗师宁宗吾真的一阵阵口干舌燥,甚至一下子有些恍惚,有些怀疑这个世界了。

    是我出的题目太容易了?不对啊,这些题目已经是他极尽所能了啊。

    还是我宁宗吾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牛逼?

    这十道题目,几乎是他宁宗吾一生的学识造诣啊?为何区区一个小太监,都能百分之百答对?

    这世界还有天理吗?

    他望着杜变的面孔良久,足足好一会儿才恢复了平静。

    整个帝国有多少年轻人想要拜在他的门下,几千上万了。每一次他都出题考核这些年轻俊杰,超过六十分就可以成为他的弟子。

    到现在为止,仅仅只有三个人成功超过了六十分,另外一个弟子是他不得不收的人。

    然而,这一次为难杜变的十道题,难度远远超过了之前所有的考核题目。而杜变却得了满分,那就只能证明一件事情,李文虺没有撒谎,眼前这个小太监是百年不遇的奇才。

    然而他还是想不通,杜变实在是太年轻了,就算是天才也无法十道题全部答对啊,这可是横跨了几个学科的,甚至有几道题目几乎不属于这个世界。

    “如何?”李文虺问道。

    宁宗吾道:“尽管我无法理解,但……你的义子得了一百分,让我甚至有些怀疑这个世界了。”

    李文虺瞬间睁大眼睛,不敢置信望着杜变。这十道题他刚才是看过的,简直难以上青天啊,任何年轻俊杰能够回答出三道都已经了不起了,杜变竟然全对?

    这也太妖孽,太匪夷所思了吧。

    但是李文虺很快就将这件事情抛在一边,道:“那么请问大宗师,我的义子可以拜在你的门下吗?”

    宁宗吾点头道:“愿赌服输,当然!”

    李文虺顿时长长松了一口气。

    而宁宗吾却露出无比痛苦的神情,叹息道:“我的自由啊,我闲云野鹤一般的生活啊。”

    他真的很痛苦,他被这个世界捆绑已经几十年了,做梦都想要云游四方。好不容易马上要自由了,结果又被一个天才弟子绑住了。

    不甘心啊,但愿赌服输!

    宁宗吾又道:“你叫什么名字?”

    靠,李文虺都说过许多次他的名字了,可见这位大宗师之前根本就没有记过。

    “杜变。”杜变回答道。

    宁宗吾道:“杜变,你即将要成为我的弟子了。我想要问你,这十道题你是如何答对的?根据我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这应该是完全不可能的啊。”

    这个问题得不到答案,他真心会疯的,进而怀疑人生。

    杜变道:“根据我个人的知识,最多只能答对一半,或者三道题。但是昨夜神人托梦,把这些难题都教会了我。”

    宁宗吾长长松了一口气。

    神仙托梦就好,托梦就好,这样他就不用怀疑这个世界,怀疑人生了。

    而且神仙托梦在这个世界还算是一个非常高尚而又流行的说法,又比如汉朝第一丞相张良。

    宁宗吾望向杜变的目光也变得亲近了很多道:“杜变,你靠自己的能力能够回答出三道题已经非常非常了不起了,已经是一个奇才了,我愿意收你为徒。”

    杜变躬身拜下道:“学生杜变,拜见老师!”

    宁宗吾道:“你先去周围的树林转转,我有些话要和你的义父说。”

    杜变立刻退去,退到几百米之外。

    ……

    “我已经答应收他为徒了,接下来打开天窗说亮话。”宁宗吾道。

    “多谢大宗师。”李文虺。

    “你让我教他,想要达到一个什么目标。”宁宗吾问道:“你们阉党功利得很,说说看你把杜变送到我这里来有什么具体的目标?”

    李文虺道:“我这个义子之前一直浑浑噩噩,一个月前某一天死里逃生忽然领悟,浪子回头。”

    宁宗吾点了点头,这种事情虽然罕见,但他不是没有见过,但他可不耐烦听这个,皱眉道:“直接说,有什么目标?跟我学习几年,要达到几品高手?”

    李文虺道:“还有五个月他就要参加阉党学院的毕业大考,我们的目标是让他进入前十,最好是前五。”

    其实杜变是要第一名的,只不过李文虺并不知道这一点,在他看来只要赢了闫世便可。

    宁宗吾道:“那么他此时成绩如何?”

    李文虺道:“骑术,武道,炼丹学仅仅只掌握了基础理论,最近一次大考他全年级倒数第一,基本上要从零开始学。我想要让他在五个月内,从倒数第一成为前五。”

    “我艹,什么?!”宁宗吾不敢置信惊呼:“你说啥(第4声)?“

    情急之下,把大宗师的粗话和方言都逼出来了,大宗师是河南人。

    如果这个世界有英语,那形容宁宗吾此时的心境应该是:areyoukillingme?

    如果用现代地球语言形容则是:我也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

    注:诸位老大,拜求推荐票呀,给俺几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