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57章:让你看看真正的天才!
    这位宁宗吾大宗师简直是油盐不进。

    李文虺先深深拜了下去,然后抬头道:“大宗师,那个叫王怀秀的女人遇到麻烦了。”

    宁宗吾冷道:“李文虺,你什么意思?你难道真的要作死吗?”

    李文虺正色道:“山西的那些商会,各个都在和北鞑,建虏做非法贸易,走私盐铁武器铠甲。这一次东窗事发了,王怀秀的夫家被推出来做替罪羔羊,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满门抄斩了,她和他的孩子都躲不过。”

    宁宗吾立刻严肃了下来,毫无疑问这件事情不是东厂栽赃,而是文官和商人集团的矛盾内讧导致的。现在想要救王怀秀一家,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有这个能力又有这个企图的,也只有阉党的。

    宁宗吾的影响力很大,甚至是帝师。但这个王怀秀是他不堪回首的往事,是他曾经不可告人的旧情人,让别人出手相救是不现实的,只能请阉党帮忙。

    “文虺。”宁宗吾道:“我对王怀秀的感情,远远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深。她和她的孩子你能救就救,不能救便作罢,一切都是命运使然。”

    李文虺躬身拜下道:“大宗师,王怀秀我一定救,不管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也会救,就算您今天拒绝了我,我还是会救。毕竟她曾经和您有过一段往事,而您也曾经做过我的几天老师。我身边这个孩子,真的是百年不遇的奇才,请您成全,给一个机会。”

    说罢,李文虺一拜不起。

    “天才?”宁宗吾道:“天才我见得太多了,一点也不稀罕的,更何况所谓的天才根本就是胡吹大气。”

    李文虺道:“可是这个天才代表着我阉党的未来,请大宗师成全。”

    说罢,李文虺更是直接跪倒不起。

    “我身边已经有四个弟子了,真是烦不胜烦。”宁宗吾道:“每一个弟子都是我的孽债,你让我多收一个弟子,就是让我背负一段孽债和责任,这样我何时才能自由啊?我已经六十多岁了,想要去过闲云野鹤的生活了。”

    李文虺依旧恭声道:“请大宗师成全。”

    “唉……”宁宗吾道:“既然你说那孩子是百年不遇的天才,我就给一个机会。”

    李文虺高兴道:“多谢大宗师。”

    “你先别高兴得太早。”宁宗吾道:“每一个想要拜我为师的人,我都会出题考之,这些题目五花八门千奇百怪,难到了极点。我对他们的要求是六十分即可通过,起码有一千个最优秀的青年俊杰参加我的入门考核,但只有两个人通过成为我的弟子。”

    宁宗吾又道:“然而今天你的胁迫让我很不快。所以想要通过考核,你的那个义子要超过八十分,否则一切休谈。”

    李文虺一愕,宁宗吾说的极难,那真的就是难以上青天了。

    一千名青年才俊接受过他的考核,结果只有两个人超过六十分。而这一千名青年才俊,来自大宁王朝的四面八方,可是真正的人中俊杰。

    所以,这位宁宗吾大宗师的考核,比起三大学府大比试只怕还要难得多。毕竟三大学府大比试限定在琴棋书画内,而且终究是广西行省境内的比试。

    “怎么?没有胆量,没有信心啊?”宁宗吾道:“那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吧,不要再来纠缠我了。”

    李文虺道:“一言为定!”

    宁宗吾道:“我今天晚上出题,总共十道,明天一早让他前来作答。超过八十分就留下来跟着我学习,否则立刻滚蛋。”

    “是。”李文虺道。

    莲花寺山门关闭,李文虺返回到山下。

    ……

    晚上,大宗师宁宗吾绞尽脑汁地出题。

    他实在是不想再收弟子了,所以不知不觉他出的题目比起之前难上了两三个级别都不止。别说是八十分,就连三十分也很难考到。

    这十道题目有诗词,地理,武道,炼丹,天文,数学等等,涵盖面非常广,甚至一道题目,就横跨几个学科。

    这种题目简直是来虐人的,真的有种清华大学博士考试的试卷交给蓝翔技校的学生考一样。

    大宗师宁宗吾压根就没有想让任何人通过,就是让李文虺知难而退,并且乖乖去救他曾经不堪回首的老情人。

    绞尽脑汁,呕心沥血,从下午到晚上整整六个小时后,大宗师宁宗吾终于将十道题出完了。然后他自己从头到尾又检查了一遍。

    别说八十分,就算是考五十分,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宁宗吾看自己出的十道题,越来越得意,于是决定去虐虐自己的四个弟子。

    于是,大宗师召来自己的三个弟子,道:“新的试卷,一个时辰后交卷,看看你们能得多少分。”

    这三个弟子,可谓是真正的人中龙凤,是从无数个青年俊杰中挑选出来的,每一个都是十万中挑一。

    当然他有四个弟子,另外一个弟子身份特殊,他不是想考就能考的。

    三个弟子拿过试卷一看,顿时哀嚎声一片,满心绝望。

    “老师,你这是虐学生虐出快感了吗?这题目是人做的吗?”

    “老师,之前的题目,起码还给人一点点希望,而这张试卷完全让人绝望啊。”

    “我也算是才华横溢了,但为何看这些题目,完全如同看天书一样呢?”

    经过无比灰暗和痛苦的两个小时后,三个弟子交上了答卷,大宗师宁宗吾进行打分。

    最终分数出来了。

    最高分,仅仅只有三十五分,最低分只有十二分。

    宁宗吾对三个弟子大骂了一顿,足足教训了一刻钟。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又偷笑得意。

    把这些天才徒弟虐成这样实在太爽了,可见这次的试卷是让人绝望的难。

    李文虺带来的那个义子想必也是阉党吧?不是他宁宗吾瞧不起阉党,阉党的孩子从小都出身于贫苦人家,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高深的学问。

    贫穷有时候真的会限制思维和智商。

    所以,他带来的那个小太监,能够超过十分都已经让让刮目相看了,想要超过五十分那完全是痴人说梦。

    顿时间,宁宗吾对明日充满了期待。无比渴望见到李文虺义子面如土色,满脸绝望的样子。

    尽管他已经六十几岁了,但还是如同孩子心性,也就这点乐趣了。

    ……

    白莲山下的一间民房中,李文和和杜变再次借宿,给了屋主二两银子,对方一家人欢天喜地离开了。

    杜变用简单的食材给两个人做了饭,然后在烛火下给李文虺煮茶。

    “早点睡吧。”李文虺道:“明日大宗师的入门考试会极度之难,想要达到八十分应该是不可能的。但是只要你在某一两道题的回答非常之惊艳稀奇,他一定会见才欣喜。当然就算没有通过他的入门考试也不要紧,我另外想办法。”

    杜变想了一会儿道:“山长,一定要拜这位宁宗吾为师吗?”

    “当然。”李文虺道:“不说别的,他的炼气功法可是一绝,再加上他的强大玄气在你体内开路,你气通筋脉的时间起码缩短几倍以上。而且他在精神功法造诣极高,对你的炼丹学,骑术,射术都是巨大的促进作用,绝对的事半功倍。”

    杜变明白了,摆在宁宗吾这个大宗师门下,是有实打实好处的,可不完全是一个虚名。

    于是杜变心中决定,怎么也要赖上这位大宗师。那么明日之入门考核,就显得尤为关键了。

    躺在简陋的床上,杜变进入了梦乡!

    果然不出意料,杜变梦到了宁宗吾大宗师对他的拜师考核。

    一拿到考核试卷,总共只有十题,仅仅只扫了一眼,杜变就头皮发麻。

    真是日了狗了,这……这题目也太他妈难了吧!

    总共十道题目,涉及到了天文地理,数学,武道,炼丹,诗歌等等。而且还有三题横跨了一个学科。

    简直,难到让人吐血啊!这题目完全是用来虐人的啊!

    现在杜变完全相信这个宁宗吾是一个全才大宗师了,至少他的背后有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势力,使得他学习了常人根本无法接触的知识。

    杜变原以为他出的考核题目无非就是圆周率,勾股定理之类的。这些题目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已经足够难了,但对于杜变却简单之极。

    然而没有想到,他的第一个题目是月亮距离我们有多远,请给出具体运算过程。

    这道题目的答案,相信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大学生都知道,38.4万公里。或者你直接说30万公里,也算是正确答案。

    但如何计算出来?就能够难到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大学生。

    你总不能说用电磁波,或者激光测量吧,这个世界可没有。

    不过,杜变恰好属于另外百分之五十,他知道应该怎么计算出月亮距离地球的距离,而且可以利用古代人可以理解的办法解答出来。

    唉,不是我杜变想装逼,都是你们逼我的,我也是被逼的!

    ……

    注:天天装逼,杜变的肾扛不住了,请求推荐票补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