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56章:大宗师,我家杜变是天才
    从桂林到梧州府大约六百里左右,李文虺和杜变走了两天三夜,终于赶到了。

    尽管是桂王府驻地,但是梧州府比起桂林和南宁两城就要小了不少,大约只有桂林的三分之二不到,城内人口也只有二十万左右。

    非常凑巧,姐姐杜萍儿的夫家也在梧州府,只不过是在下面的蒙山县。

    桂王府不在梧州城内,而是在城北三十里处。

    “这就是桂王府?”杜变望着前面巨大的府邸。

    整个桂王府占地近千亩,亭台阁榭,小桥流水,富丽堂皇。而且王府门口的卫士也铠甲鲜明,威风凛凛,朱红色的高墙将王府内的一切掩映起来,充满了高高在上的距离感和压迫感。

    “父亲……”李文虺刚刚落马,一个身影便冲了过来,直接跪倒在地上,恭恭敬敬叩首道:“孩儿李陵,拜见父亲。”

    这位便是李文虺的义子李陵,担任桂王府的副总管太监。

    他确实很年轻,只有二十八岁而已。长得非常帅气阳光,目光柔和,眉眼刚正却又不咄咄逼人。

    他真不像太监,浑身上下没有一点阴郁的感觉,而是充满了热情和阳光。此时见到李文虺,他完全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和欢喜,望向李文虺的目光也充满了仰慕。

    和杜变比起来,李陵和李文虺的命运关联就要密切许多了。

    李陵是一个可怜的苦命孩子,在他十岁的时候,家中父母被人欺凌致死。于是他发狠,自我阉割打算进宫成为太监为父母报仇。

    然而就在他刚要滑落黑暗的时候,李文虺出现了,直接帮他父母报仇,为他的家族讨回了公道。不过李陵已经自我阉割了,变不回正常人了。所以李文虺就把他带在身边,并且收为了义子。

    说是义子,其实李陵是他带大的,和亲生骨肉也没有什么区别。

    “这是你弟弟,杜变。”李文虺目光少有的柔和,在李陵头顶轻轻一抚,然后将他拉起,指着杜变介绍道。

    “见过兄长。”杜变行礼。

    “小弟你好。”李陵望向杜变充满了亲近的笑意,仔仔细细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道:“听到父亲竟然收了一名义子,我惊诧之余也非常欣喜。一是父亲身边也有一个人照料,二是因为愚兄不争气无法继承父亲衣钵,现在有了小弟,愚兄可以理直气壮地没出息下去了。”

    杜变非常擅长察言观色,几乎一眼就看出这位兄长的话是真心实意的。

    事实上,杜变也遇到过这样的人。这种人天生就让人充满了亲切好感,而且让人非常信赖。

    现在杜变也终于知道,这个李陵如此聪明,武功造诣也非常高,但为何不能继承李文虺衣钵了。因为他太阳光正义,太善良了。不像杜变,亦正亦邪,手段狠辣。

    李陵在桂王府担任副总管,看上去是位高权重,实际上是完全游离在帝国权势之外的。桂王和其他藩王一样,只是被养起来的皇室贵胄而已,没有半点权力,甚至想要离开自己的封地都难。

    而作为桂王府的副总管,李陵也过着近乎与世隔绝的生活,很少和地方上的权势机构打交道。

    “父亲,我这就去禀报王爷,说您已经来了。”李陵道,然后迫不及待要让李文虺和杜变进入王府安顿。

    “不了。”李文虺道:“我身为东厂万户,没有旨意,没有任务,不好和地方藩王打交道。”

    “是。”李陵道:“说来王爷非常想念您,当时你们跟着大宗师一起学习剑术的时候,是王爷最快乐的时光。”

    李文虺道:“当时他还只是世子,没有那么多讲究,现在不可以了。”

    接着,李文虺道:“我这次来,主要是想要让大宗师收下杜变为徒。你进去向大宗师禀报一声,就说不肖晚辈李文虺求见。”

    李陵道:“大宗师不在王府内,他隐居到莲花山上去了。因为前来拜师的人太多了,地位一个比一个高,身份一个比一个贵重。公爵的世子,王府的世子,内阁大学士的嫡子等等,大宗师烦不胜烦,所以索性躲到莲花山上去了。”

    这位大宗师名叫宁宗吾,之前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帝师,生活在京城。后来前来拜访他的人实在太多了,才移居到广西这个偏远省份,而且躲进了桂王府。因为大宁王朝有一条铁律,官员和将领不得私交藩王,所以宁宗吾觉得在桂王府内能够享有一片平静。

    然而没有想到躲进桂王府不久,前来朝拜的人依旧络绎不绝。无奈之下,只能躲到更偏僻的莲花山上去了,而且不让任何人知道。

    李文虺道:“那我便带着杜变去莲花山了,你进去吧。”

    李陵充满了不舍道:“要不然,我和父亲小弟一同去吧。”

    他和李文虺已经好久不见了,能够多呆一会儿也是好的。

    “你职务在身,怎么好私自擅离?”李文虺叱道。

    “是。”李陵立刻躬身赔罪。

    “痴儿。”李文虺道:“这样,我回桂林府之前再来一趟,你我父子吃顿饭。”

    “是。”李陵大喜。

    莲花山距离桂王府超过百里,杜变和李文虺又上马赶路。

    “你的这位兄长心智极其聪明,武功也高得很,可惜内心太纯良了。”李文虺道:“杜变,等我老去之后,这位兄长就靠你庇护了。”

    杜变道:“我一定和兄长相依相靠,视为同胞兄弟。”

    李文虺点了点头道:“你这孩子虽然刻薄狠辣,但是对家人对亲人的纯良之心和李陵是一样的,当时你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回去救奶娘,我就知道你也是一个好孩子。”

    杜变不由得转头望去,只见几百米后,李陵依旧踮着脚张望李文虺的背影,见到杜变回头望,他露出一道笑意,朝着他挥了挥手。

    命运就是这么奇妙,就这么短短片刻功夫,他就多了一名兄长。

    ……

    莲花山不高,却足够的偏僻,山中有一座莲花寺,宁宗吾大宗师和他的弟子,就避居在此处。

    杜变等在外面,李文虺去叩拜山门。

    “不肖晚辈李文虺,拜见大宗师。”山门面前,李文虺恭敬拜下道。

    然而山门紧闭,没有丝毫回应。

    李文虺又一丝不苟拜下道:“不肖晚辈李文虺,拜见大宗师。”

    莲花寺里面,依旧没有任何响动。

    李文虺丝毫不气馁,就这么弯腰站在这里,每隔一分钟拜见一次。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整整半天过去了,李文虺弯腰行礼了几百次,也拜见了几百次。

    终于,里面传来一阵无奈而又不快的声音道:“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不见!我都躲到这里了,还被你们找到?是不是太过分了啊?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这位就是大宗师宁宗吾,曾经的帝师,国学,武道,炼丹,骑术等等,无一不精的大宗师。他的江湖地位比起张阳明要更高,毕竟张阳明就只是一个学术大师,不会武功的。而这个世界,武道的分量太重了。

    李文虺道:“大宗师,我带来了一个绝世宝玉,就等着大宗师的雕琢。大宗师毕竟也曾经属于我阉党,为我阉党培养出一个人才,岂不是一件美事?”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宁宗吾道:“再不走,我动手了啊!”

    这位大宗师是一个急性子,性情化得很。

    李文虺道:“大宗师,我的这位义子真的是一个百年不遇的奇才,您错过了岂不是太可惜?”

    “不收,滚。”这位大宗师直接动粗口了。

    李文虺犹豫了好一会儿道:“大宗师,有一件十几年前的事情我忘记交代了,一个叫王怀秀的美丽女子曾经委托我告诉……”

    “闭嘴,闭嘴……”里面传来了宁宗吾气急败坏的声音。

    然后一阵风飞快而至,山门打开,一个鹤发童颜,有仙风道骨外表,却又充满不羁气质的老头走了出来,他穿着粗布衣衫,气鼓鼓道:“李文虺,你作死吗?”

    这位大宗师宁宗吾也是一个天阉,而且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感情发生在十几年前。而且这段感情也不怎么光彩,所以是宁宗吾的禁忌秘密,绝对不为人知,现在李文虺为了激他,竟然把这事提了出来。

    李文虺立刻跪下叩首道:“不肖弟子李文虺,拜见大宗师。”

    宁宗吾随手一挥,直接把李文虺给推起来了道:“别,我不是你老师,我也没有你这样的弟子。”

    李文虺拉着杜变道:“大宗师,这是我的义子杜变,百年不遇的天才,请您收他为徒,他定会成为您的骄傲。”

    “天才,又能天才到哪里去?我这辈子见过最多的就是天才,别来这一套。”大宗师宁宗吾道:“我是隐居来的,是过逍遥日子的。现在呢?有人在我身边塞了四个弟子了,你又要塞一个进来?你的脸是有多大啊?”

    李文虺顿时皱起眉头,没有想到宁宗吾身边竟然已经有四个弟子了,毫无疑问来头都非常大,起码比李文虺要大得多,让宁宗吾都没法拒绝。

    “回去吧,我坚决不收的。”宁宗吾斩钉截铁道:“再纠缠下去,就不要怪我翻脸了。这个世界哪里来的这么多天才?一个个就会胡吹大气。”

    ……

    注:拜求兄弟们推荐票,写上天才二字,贴在杜变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