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55章:求学大宗师,帝国公主
    他被阉割了,他才不到三十岁啊,他的美丽娇妻啊,他的大好人生啊。

    “啊……”杜一鸣痛苦的大叫着:“杜变,孽畜,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杜变用匕首拍打着杜一鸣的脸道:“你现在肯定想着返回京城,然后动用一切手段报复我吧。”

    杜一鸣当然是这么想的,要用尽一切办法报复杜变,要将他活活凌迟至死。

    杜变道:“将他带来的武士留下来两个,剩下全部杀掉,把脑袋割下来用石灰腌好。”

    “是!”李三道。

    “唰唰唰……”几名阉党武士手起刀落。

    顿时,杜一鸣带来的七名杜府武士全部被斩首。

    “一鸣哥,麻烦你回去给杜晦带一句话。”杜变道:“哦不对,是两句!”

    “第一句,我干爹是李文虺,很有可能是未来的东厂大都督。他要是想报复我,想要伤害奶娘,奶父,或者萍儿姐姐。那我会十倍还之的,他杀我身边一个人,我杀他十个,我说到做到。”

    “第二句,让杜晦老儿活得久一些,等着我回京城报复,放心很快的,用不了几年,到时候他们就可以和你一样跪在地上哀嚎了,我会让高高在上的杜氏家族匍匐在我的脚下。”

    杜晦,这个身体前主人的生父。

    本来杜变还真没有打对杜府报仇什么的,顶多就是未来回京的时候打打脸而已。

    没有想到杜氏竟然如此狠绝,竟然直接就是要将奶娘灭掉,要将杜变捉拿回京,甚至弄得半死给文官集团出气。

    虎毒不食子,杜晦如此行径连禽兽都不如,也就不要怪他杜变无情了。

    “走吧,一鸣哥,顺便把这些脑袋还有你的命根子带回去向杜晦交差。”杜变笑道:“一路顺风。”

    东厂武士用最快的速度将砍下来的人头,还有杜一鸣的命根子用石灰腌好,装在箱子里面。

    两个幸存的杜府武士提着箱子,搀扶着几乎要昏厥过去的杜一鸣,逃之夭夭。

    ……

    屋内,杜变趴在地上,用毛巾一寸一寸地洗地,他的身后十几名东厂武士也趴着洗地。

    “洗干净点啊,别留下血腥气。”杜变道:“千万别让我奶娘闻出来。”

    刚才还威风凛凛地杀人,现在却如同钟点工一样擦地,好尴尬的说。

    用水擦洗过一遍后,又洒上盐,接着又用水清洗了两遍。最后,杜变鼻子贴着地面上拼命第嗅,问道:“还有血腥味吗?”

    “没有了,小主人。”李三这个东厂高手完全将鼻孔贴着地面了,就差用舌头舔了。

    “真没有啦?”杜变用力地嗅。

    “真没有了。”李三道:“卑职的鼻子很好用的,和狗也差不多。”

    不愧是阉党高手,真的很会比喻。

    “那行,将我奶娘接回来吧。”杜变道。

    一刻钟后,杜忠和奶娘回来了。

    “杜一鸣呢?”奶娘问道。

    杜变道:“我和一鸣哥聊了一阵,然后他就回去了。没事了,以后他也不会来骚扰你了。”

    奶娘很聪明,当然能够想到一些事情,但是却没有点破,只是温柔第看着杜变,颤声道:“我的孩儿长大了。”

    杜变道:“奶娘,那我先回去了啊,还有好多功课没有做。”

    “嗯。”奶娘道:“回去之后,多孝敬李文虺大人。”

    “好的。”杜变道,然后率队回去了。

    不需要他吩咐,李三和李四留下了两个东厂武士,秘密保护奶娘。

    杜变走了之后,奶娘对杜忠直接一个耳光扇过去,叱责道:“为何要去阉党学院?为何要把变儿喊来?你难道不知这会给他带来危险?”

    杜忠眼含泪水道:“如果我不喊少爷来,一鸣少爷会将你打死的。”

    奶娘望着杜忠,认真一字一句道:“再有下一次,你我夫妻恩断义绝。”

    杜忠眼泪流了下来,但半句话都不敢反驳,小心翼翼讨好道:“丽娘你脸还疼吗?我去买药膏给你抹抹……”

    ……

    杜变返回阉党学院的时候,李文虺正拿着一封信函发呆,脸色复杂,说不出是欣慰还是愤怒。

    “怎么了?山长?”杜变问道:“难道是您晋升的事情有变?”

    “不是。”李文虺道:“我们阉党在两淮几个盐场割让给文官和武将集团了,每年都有几十万两收益。”

    “为什么?”杜变问道。

    “为了宁雪公主的自由。”李文虺叹息道:“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宁雪公主,听到这个名字杜变记忆深处也不由得一颤。

    这位皇帝最宠爱的公主,这位武功最高强的公主,这位最充满侠气的公主,这位最最绝顶美丽的公主。

    在京城,包括他的未婚妻方青漪都被宁雪公主压制得暗淡无光。

    不仅仅是她的美貌,更重要的是她的正义和侠气。

    三年前,东蒙古的王子来访问大宁帝国,商定结盟一事。因为大宁王朝有求于人,所以这位蒙古王子非常之跋扈,尽管是来做客,但和他麾下的武士在京城奸淫掳掠,被他们掳走的无辜美丽女子达数十人。

    当然其他权贵当作看不见,一心只想和东蒙古瓦丹汗签订盟约。

    宁雪公主前去阻止,和蒙古王子比武赌约。若她赢了,这位蒙古王子就放掉这些无辜女子。

    这位蒙古王子武功极高,而且对宁雪公主垂涎,当时就答应了。

    然而仅仅几招,这位瓦丹汗的王子落败。然而他不但不履约,气急败坏之下反而将几十名掠来的女子杀得干干净净,而且让十几名高手围攻宁雪,试图也将她擒获。

    宁雪公主大怒,下了狠手,将这位蒙古王子和十几名高手杀得干干净净。

    于是,大宁王朝和东蒙古的盟约正式泡汤,宁雪公主成为了罪人。尽管皇帝最最宠爱她,但是在巨大的压力下还是不得不将她流放万里,禁锢三年。

    从此之后,这位宁雪公主成为天下万民的偶像。

    如今听李文虺口气,这位公主终于要恢复自由了?

    “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宁雪公主是帝国的骄傲,她恢复自由后就如同凤凰涅槃。”李文虺重重道。

    顿时,杜变心中也不由对这个公主充满了神往。

    ……

    接着,李文虺问起了杜府的事情。

    “如何了?”李文虺道:“和你杜府的人聊得还愉快吗?”

    “一般。”杜变道:“我好心将他介绍进入我们阉党,顺便还把他阉割了,结果他好像并没有感激我,反而充分愤恨地离开了。”

    李文虺又在他脑袋轻轻拍了一下道:“刻薄,促狭!”

    接着,李文虺道:“杜晦这个人,不怎么贪财,但极度贪权。前两年为了做上兵部侍郎,他先和建虏勾结,之后又和北方军团勾结,演出了一出边关紧张,战事一触即发的戏码。而当时偏偏云南和广西土司叛乱,镇南公爵正处于平叛的关键时刻。最后杜晦出面力挽狂澜,将即将爆发的战争消灭于无形,立下了赫赫功劳,成为晋升兵部侍郎。”

    杜变道:“他这样做,陛下能放过他?”

    李文虺道:“这样做的也也不止杜晦一人,北方军团的那些统帅,山西的那些财阀等等,哪一个没有和蒙古勾结?哪一个没有和建虏勾结?讹诈皇帝陛下,是文官和武将集团的基本功课了。”

    另外一个地球的历史上,明朝皇帝虽然也被文官有所压制,还可以动手杀人,还有至高无上的君权。而这个世界因为武道崛起,文官和武将集团合作后力量大增,皇帝想要杀人也变得难了,君权旁落得更厉害,被钳制得非常厉害,否则也不需要太监公然成党了。

    李文虺道:“杜晦此人老奸巨猾,手段狠辣,你不要掉以轻心。”

    “是。”杜变道。

    李文虺道:“那你去准备吧,我们一早就去拜访大宗师。”

    ……

    次日一早,李文虺和杜变离开阉党学院,前往梧州的桂王府,去拜会那位神乎其神的大宗师。

    他之所以会在桂王府,是因为桂王也是他曾经的徒弟,这也算是另类的一种隐居。

    桂王是朝廷藩王,虽然身份高贵无比,但几乎不参与政事,除非特殊情况,否则也不会离开自己的领地半步。

    杜变问道:“山长,这位大宗师是我们阉党的吗?”

    李文虺道:“他曾经是太监,但因为武功造诣太高,成为大宁王朝的武道宗师,所以已经摆脱了阉党的身份了,是名满天下的宗师。不管是文官集团,还是武将集团,又或者是朝廷勋贵,对他都非常尊敬,他还曾经短暂地做过一段时间的帝师,所以你应该知道用什么态度去见了?”

    杜变道:“那您和他有交集吗?”

    “被他指点过一套剑法,大概三天时间吧。”李文虺道:“不过他可不认我这个弟子,我大概也没有资格成为他的徒弟。”

    杜变道:“也就是说,您没有把握让他指点我的武道是吗?”

    “不止是武道,还有国学,骑术,炼丹学,算术,这些他都无一不精,是一个真正的全才大宗师。”李文虺道:“另外,你说得没错,我何止是没有把握让他收你为徒,我在他面前可是一点面子都没有的。但是我对你充满了信心,我相信以你的天才,绝对能够征服他,让他心甘情愿收你为徒。”

    杜变道:“他真的那么厉害?”

    李文虺道:“他可是真正的宗师,不管是武道还是炼丹学,被他指点过一个月甚至超过跟别的老师学习一年。几年前我突破二品武道,完全就是因为他指点我仅仅不到三天时间。”

    杜变惊愕:“好厉害。”

    李文虺道:“他不仅仅曾经是帝师,宁雪公主如此厉害的武功,也是跟着这位大宗师学的。”

    ……

    注:兄弟们,拜求拜求拜求推荐票,重要事情说三遍。

    还有,不要把宁雪和卮妍联想在一起,二人是完全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