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54章:杜变的屠刀,杜府噩梦
    呵斥杜变的这个人大约三十几岁,目光锐利脸色如霜,他的身边足足站着八名杜府的武士。

    杜变在脑子里面搜索这个人的记忆,很快就对号入座了。

    此人叫杜一鸣,他的身份在京城杜氏有些复杂。

    他的父亲杜仲达是杜家老太爷的养子,也是杜府的大管家。而眼前这个杜一鸣则是京城杜府的小管家,是杜变生父的心腹嫡系,杜变几兄弟从小都要称他为鸣哥。

    不仅如此,他还娶了杜府一名庶出的小姐,如今是杜府的女婿了。

    所以一直以来,这位杜一鸣在杜府的地位是很高的,超过杜变这个天阉不知道多少个档次,毕竟杜变生下来就被誉为不祥之人。

    甚至杜变从小到大都要仰杜一鸣的鼻息而活,因为他是小管家,只要他稍稍苛刻一些,杜变和奶娘的日子就会变得非常难过,甚至杜一鸣不高兴的时候,杜变就只能饿肚子。

    所以从小到大,杜变见到杜一鸣真的如同老鼠见到猫一样畏惧。杜一鸣对杜变更是想打就打,想骂就骂,他和家主的关系可比杜变亲近多了,又是女婿又是心腹。

    “杜变,我让你跪下,听到没有?”杜一鸣指着杜变喝道:“杜忠你这个狗贼,立刻给我滚进来。”

    奶父杜忠立刻跪爬着过来。

    杜一鸣道:“当时跟你们怎么说的?将杜变这个不详的孽畜流放到荒岛上去,任由他自生自灭,免得给家族丢人。你们是怎么做的,竟然偷偷养了起来,而且送入了阉党学院?如今终于酿成了大祸。”

    杜一鸣说到气愤之处,直接拿起杯子,狠狠朝杜忠砸过去。

    杜忠不敢躲,活生生被砸得额头出血。

    杜一鸣目光望向杜变道:“孽畜,你知道你在南宁府做的事情,让父亲有多么被动吗?你知道因为你的闯祸,家族损失了多少吗?你多了不起啊,竟然代表着阉党打败了漓江书院和南海道场,现在京城都说我杜氏要叛出文官集团,要投靠阉党了。三叔的巡抚之位差点就不保,家族至少损失了十几万两银子。一切都是因为你这个该死的孽畜。”

    杜变此时心中一阵苦笑,他还以为家族是来招安的,结果证明他想多了,家族是来兴师问罪的。

    他在桂林三大学府大比武中一鸣惊人,没有想到非但没有得到家族的认同,反而口口声声孽畜孽畜。

    他应该也算是大放异彩了吧,家族难道就没有想过招安他,栽培他?一个大家族人才最重要不是吗?

    然而证明杜变想多了,文官集团口口声声渴望人才。但他们心中对人才并不太在意的,他们觉得只要手中掌握资源,再多的人才都可以推出来,很多时候所谓的才华只是一个噱头,掌握权力,武力,财富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某种程度上,他们是对的。人才和明星也差不多,只要花资源去捧总会有的。

    然而,人才可以捧出来,天才却不是,此时的杜变就是一个天才了。

    “杜变,你这个祸害不能再留在广西了。”杜一鸣道:“跟着我回京城,是不是能活着,就看你懂不懂事了,还要看你的造化。”

    杜变道:“那怎么才算是懂事呢?”

    杜一鸣道:“脱离阉党,公开攻击李文虺,并且承认自己在三大学府大比试中作弊。只有这样才能换取家族的原谅,才能保得性命。”

    杜变道:“我这样做,家族会重用我吗?”

    杜一鸣冷笑道:“你想多了,顶多也就是保住一条小命。监禁在家,一辈子不得出门半步。”

    接着,杜一鸣挥手道:“来人,将杜忠的手脚打断。将杜变这个孽畜用铁链锁起来,将杜丽娘这个贱人锁起来,全部带回进城,等候发落。”

    “是!”顿时四名杜氏的武士上前,两个要去打断杜忠的手脚,一个前来绑杜变,一个去绑奶娘。

    奶娘大声道:“杜忠,你为何要去学院找变儿,我死了也不会原谅你。我的变儿,你快跑,去向李文虺大人求救。”

    奶娘没有求饶,他知道求饶也没有用了。

    “找谁都没有用了。”杜一鸣冷笑道:“动手。”

    两名武士对准奶父杜忠的手脚,就要猛地砸下去。

    杜变心中叹息一声,挥了挥手。

    顿时李三,李四两个东厂高手如同鬼影一般,瞬间出现,挡住了两名杜府武士的毒手,救下了杜忠。

    “杜变你敢反抗?找死!”杜一鸣厉声道:“给我废掉这个孽畜,断掉他的四肢。”

    顿时,两名杜府的武士朝着杜变冲来。

    杜变挥了挥手。

    “哗哗哗……”

    顿时,几十名东厂武士涌了进来,弯弓搭箭对准了杜一鸣和他带来的几名武士。杜一鸣带来的武士完全定格,丝毫不敢动弹,只要稍稍一动,就会立刻被射成刺猬。

    杜一鸣脸色一变道:“杜变,你这是要造反吗?”

    杜变缓缓走到他的面前道:“你看着挺聪明的啊,你究竟长着什么脑子啊?你难道觉得我会束手就擒?在广西的地盘上你还如此嚣张?为什么啊?”

    杜变真的很纳闷,这杜一鸣看上很精明啊,为何口口声声孽畜,喊打喊杀的,一点都不怕杜变翻脸?

    这是因为杜一鸣从小就太了解杜变了,知道这个孩子懦弱自卑,没有丝毫反抗精神的。而且他觉得杜变在阉党集团的地位也就是那回事,所以还是按照之前的态度,先声夺人,强势镇压。

    然而他却不知道,眼前的这个杜变已经不是之前的杜变了。

    杜变道:“来人,先将我的奶父奶娘送走,到附近的房子暂时安顿下来。”

    接下来的一幕,他可不想奶娘看到。

    “是。”两名东厂武士上前,恭敬第将杜忠和杜丽娘搀扶着离开了。

    “变儿。”奶娘不放心喊道。

    “没事的,奶娘。”杜变笑道:“我和一鸣哥好久不见了,正好借着机会好好聊聊。”

    ……

    经过短暂的搏斗,东厂两名高手将杜一鸣按在地上。

    奶娘走了之后,杜变来到杜一鸣面前,毫无仪态地蹲了下来。

    杜变伸手,轻轻拍打杜一鸣的脸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最近光遇到傻逼了。”

    杜一鸣不敢置信望着杜变,仿佛第一次认识一般。

    杜变道:“一鸣哥,听说你还娶了我一个庶出的姐姐了,长得美吧?用、睡得很爽吧?”

    杜一鸣冷冷道:“杜变,你竟敢这样对我,莫非是活得不耐烦了吗?你难道不知我在杜府的地位?”

    “别死不死的,多不吉利啊。”杜变道:“说正经的,我们阉党福利好得很,要不然你也加进来?让我那个庶出的姐姐守个几年活寡,顺便给你戴一顶绿帽子?我们杜家出两个阉党,多光荣啊?”

    接着,杜变道:“来人,帮我将一鸣哥按住了,我要亲自给他动宫刑。”

    这话一出,杜一鸣骇然色变,嘶吼道:“孽畜,你敢?”

    但是下一秒钟,他就活生生被按在了桌面上,扒下了裤子,双腿大张。

    “一鸣哥,你今年才29岁吧,这个时间阉割是有点晚了。”杜变道:“不过好饭不嫌晚,我们阉党福利太好了,有这样的好事我怎么能够忘记你一鸣哥呢?”

    杜变拔出匕首,在杜一鸣的要害挥来挥去。

    顿时,杜一鸣真的几乎要吓尿出来了,但依旧色厉内荏道:“杜变,你不要作死,你要是敢伤害我,杜府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啊……”

    杜一鸣没有说完,就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

    因为,他的左手筋脉活生生被杜变绞断了。接着杜变随手又绞断了他的右手筋脉。

    “跪下,我就放过你。”杜变道。

    “你做梦……”杜一鸣嚎道。

    “噗刺……”杜变猛地一匕首,直接刺入了他的大腿。

    杜变道:“我倒数三个数,你不跪下,我就阉掉你。”

    “三,二,一……”

    杜一鸣直挺挺地跪了下来。

    杜变道:“你嘴巴不求饶,舌头就没有用处了,我索性割掉吧?”

    杜一鸣真的不想向这个曾经的废物求饶,但是性命攸关,他不得不妥协。

    “杜变弟弟,求……求你放过我。”杜一鸣颤抖道。

    杜变露出笑脸道:“好的呀。”

    然后,他手中利刃猛地一挥,直接将杜一鸣命根子连根割掉,活生生阉割了。

    “阉党欢迎你,皇宫是我家。阉割你一个,幸福全家人。”杜变道:“一鸣哥,不用谢了。”

    杜一鸣只觉得腿间一凉,然后什么感觉都没有了,低头一看,顿时发出了无比凄厉的嚎叫。

    “啊!”

    ……

    注:兄弟们,泪求推荐票呀,拜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