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50章:巨大奖励,满载而归
    听到李文虺的话,杜变感觉到压力山大。

    一统阉党,横扫宇内,呼风唤雨当然爽。

    让那些文官武将集团闻风丧胆,让天下所有武道门派魂飞魄散当然是他想要的,想想都觉得无比过瘾。

    尤其是等到阳气值满100恢复正常男人之后,天下美人想要睡哪个睡哪个,更是神仙一般的日子。

    至于中兴大宁王朝?担子是不是有点重啊?

    不过在见到李文虺狂热而又坚定的目光后,杜变心中竟然也有一种莫名使命感。

    “走,陪为父去喝几杯。”

    ……

    南海道场李文虺暂居的院落之内。

    “带进来!”李文虺一声令下。

    顿时,原本要参加大比试的四个书生太监被押了进来,这些人竟然在关键时刻向李文虺逼宫,借机抱唐严的大腿,完全是无耻的背叛和投机。

    “孩子,这四个叛徒该如何处置?”李文虺道:“是死是活,你说了算!”

    顿时,这四个书生太监立刻跪下来拼命第磕头,痛哭流涕道:“山长饶命,山长饶命。”

    其中一个人机灵,跪爬上来抱着杜变的大腿道:“杜师兄饶命啊,我们一辈子给你做牛做马,做猪做狗。”

    说来这四个书生太监虽然有些投机,但原本还是有点书生迂腐骨气的。但是这四天杜变的表现太惊艳了,把他们几年积攒下来的书生傲气打消得干干净净,重新恢复成阉党的贪生怕死趋炎附势了。

    所以,他们不但想要活下来,而且还想巴结上杜变这条大腿,从此鸡犬升天。

    杜变望着这三个人,还真的有点为难啊,收服这四人为奴?太讨厌恶心了,而且这四人读了一大堆没用的书,就只会琴棋书画,屁用没有。

    杀了?仿佛也罪不至死啊!

    但让他们活着也蛮膈应人的,难不成还要杜变以后惦记着他们,免得这些人蹲在角落画圈圈诅咒他?

    “要不然,杀了?”杜变道。

    四个东厂武士听到杜变的话后,直接一把将四个书生太监按在地上,手起刀落。

    “唰!”四颗脑袋滚落下来,快得连惨叫都发不出来。

    “杀得好。”李文虺道:“阉党的叛徒,就只有死路一条。”

    接着,李文虺道:“来来来,陪为父喝几杯,今天晚上尽情地高兴,尽情第庆祝。但明日一早,我们就要开启新的征程和奋斗了。”

    这天晚上,杜变喝得淋漓大醉,李文虺喝得半醉。

    杜变呼呼大睡,没有做梦。

    脑域深处,诡异光影:“疯狂的赌局任务成功!”

    “宿主杜变阉党功勋值增加5,到达10便可晋升总旗。“

    “李文虺阉党功勋值增加20,达到70分,即将获得晋升。”

    “宿主杜变精神力永久增加10,达到40。”

    次日醒来,杜变不知道为何,感觉到精力旺盛了很多。

    而且对周围气息动静的感知,明显提升了一个级别,甚至思考问题的速度也有明显之提升。

    这,大概就是精神力的妙处了。当然,精神力之精妙还远远不止于此。等到真正开始修炼武道的时候,精神力的强悍之处就可以表现出来了。

    ……

    李文虺率众返回桂林府,带着十万两银票,六千亩田契,还有一个秘铁矿的地契满载而归,扣除掉给镇南公爵的那五万两银子,这次阉党学院收获超过了30万两银子。

    这是一笔天大的财富,阉党学院这几年的经费加起来也没有这个数字。

    李文虺已经野心勃勃第盘算如何利用这笔巨大的财富扩张阉党的武装势力。

    阉党学院的武士要扩编,东厂武士要扩编,东厂在下面的郡县势力要扩张,尤其是那些土司的领地,一定要足够的渗透,才不会让这些土司再一次叛乱脱离大宁王朝的统治。

    当然比起他李文虺的前途,这三十万两银子的收获又算不了什么了。

    所有人都等着看他的笑话,所有人都等着他折戟在广西阉党学院。但是他赢了,而且还是如此惊天大胜,足够震撼整个阉党内部。

    接下来他的声望毫无疑问会盖过张若竹等竞争对手,入主东厂的脚步又向前一步。

    而这一切全部都要归功于杜变!

    所有人都觉得李文虺这次彻底输定,包括他自己,是杜变凭借一己之力扭转乾坤获得辉煌胜利,让李文虺置于死地后生。当然这里面也有李文虺的巨大功劳,如果没有他保驾护航,杜变就算再天才也早被人剁成八块了。

    “山长,您说这次京城会如何奖赏您?”杜变问道。

    李文虺道:“应该会把我提升为广西东厂镇抚使吧。”

    东厂在广西行省的最高长官是镇抚使,下面有两个万户,李文虺是其中之一。论职位镇抚使和总兵平级,相当于副省级官员,比起原有中国历史品级是要高一点的。

    广西东厂镇抚使名字叫王引,这是一个老奸巨猾态度暧昧的老东厂了。大部分时候他都隐身在后面,并不会直接和文官武将集团起激烈的冲突。

    包括这一次三大学府大比试,如此关乎阉党尊严的大事,这位广西东厂头子都没有参加,当然他表面上也有重要事务,在几个月前就出访安南王国,商讨援助安南王平叛一事。

    “镇抚使?”杜变道:“就升一级啊。”

    李文虺笑道:“傻孩子,从万户到镇抚使是关键性的一级,我仅仅用了三年多的时间就过了这一关,已经很知足了。”

    杜变道:“听说这位王镇抚使大人和您不是很对付啊?”

    换成其他人李文虺早就叱责过去了,这种事情也是你能询问打听的吗?但杜变问了,李文虺认真想了一会儿,用最精准的词句道:“王公公此人是老派人物,想的很多,做得很少。在广西我们阉党势弱,所以他轻易不会和文官武将集团起什么冲突,但是又放任我在前面冲杀。”

    “明白了。”杜变道:“就是那种送死你去,背黑锅还是你去的那种领导。”

    “刻薄的孩子,不过大致就是这个意思。”李文虺笑道:“镇抚使王公公很会做官,但你不要学他。”

    就在杜变和李文虺闲聊之际,忽然一名东厂武士上前道:“大人,唐严求见。”

    李文虺眉头一皱,他现在是非常厌恶此人。为了一己私利,竟不惜将阉党利益抛之脑后,毁了他李文虺的前途还没有什么,关键是他竟然任由广西阉党被文官武将集团蹂躏,如果不是杜变力挽狂澜,广西阉党的形势绝对是一溃千里。

    “杜变,我来考考你,你觉得唐严这次来求见我,是什么目的?”李文虺道。

    杜变道:“他想转学广西阉党学院,阻击我!”

    “聪明。”李文虺道:“你赢下了三大学府大比武之后,势头太猛,甚至抢夺了唐炎的风头,所以他们一定会想办法阻击你,压制你,所以采不惜让唐炎亲自出马。”

    片刻后,唐严出现在李文虺面前,躬身拜下道:“山长大人,唐严想要转学到广西阉党学院,成为您治下的一命学员,请您成全。”

    唐严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是望着地面的,但眼角却始终盯着杜变。

    杜变心中大怒:“唐严,我艹你大爷,你至于这样和我过不去吗?”

    本来他想要夺得毕业大考第一名已经很难了,现在又要来一个逆天的唐严,这活生生让他夺得第一名的难度上升了一个级别不止。

    关键是夺不到第一名,杜变可是会被系统抹杀的啊。

    比起广西阉党学院的那些精英,唐严厉害得不是一点半点啊。

    当然,杜变赢得了三大学府大比试,毕业大考能加分50。但如果是考加50分夺得第一的话,那就算是赢了,在阉党大佬心中,杜变也算是输了,胜之不武。

    所以为了打压杜变的风头,阻击他的上进之路,对方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李文虺没有回答唐严,而是望向了杜变道:“你觉得如何?我应该答应吗?”

    他有一次把选择权交给了杜变。

    别答应,让他立刻滚回广东,等我级别练够了再虐死他。这是杜变的心声,但是这话也只能在心中想一想,是万万不能说出口的。

    如果杜变不敢接唐严的挑战,那他在阉党内部也算直接输了,甚至比输了还要丢人。你都不敢面对唐严,未来怎么和他竞争啊?

    于是杜变心中大怒,脸上大笑道:“好啊,再欢迎不过了。”

    李文虺果然高兴,道:“好,有豪气,果然是我的儿子,那就欢迎唐严加入我广西阉党学院。”

    李文虺在乎的是杜变敢不敢应对唐严的挑战,至于毕业大考会输给唐严他是不在乎的,就算输掉又如何,不是关键性战役,根本不必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

    于是,杜变的毕业大考任务出现了一个可怕的拦路虎,天才唐严。

    ……

    注:拜求大家推荐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