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48章:刀刀见血,镇南公之震骇
    只不过骆炆此时别无选择,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了。

    “这幅地图是国之重器,你应该献给皇帝陛下,而不是应该在这里当着众人展示。”骆炆严厉道:“而且今天是绘画比试,你这地图算得上是国画吗?”

    杜变道:“是昨夜神仙托梦于我,让我今日画出此地图,我别无选择。而且今日是绘画比赛,而不是国画比试,这地图当然也算绘画的一种。”

    “杜变,你不要巧言令色。”骆炆厉声道:“国画比试你拿出这么一幅作品,名不正言不顺,但瞧在神仙托梦的份上,给你一个50分,否则是要直接零分的。至于崔孚的这幅《明月秋香图》,简直是国画瑰宝,我广西行省之骄傲,这幅画意境之高,画技之深厚,我等都望尘莫及。所以,我给98分。”

    这话一出,全场彻底哗然。所有人有些不敢置信望着骆炆,这位广西巡抚,堂堂封疆大吏的嘴脸竟然是如此难看吗?真的是匪夷所思啊,这般无耻,真的连一点体面都不要了吗?

    骆炆的声音落下之后,前太子少傅桂东央立刻接了过去,道:“这幅地图很了不起,但它不是艺术,不是国画,所以我的态度和骆巡抚一样。杜变这幅地图50分,至于崔孚这幅《明月秋香图》简直是几十年不遇的国画精品,我建议欧阳潭山长将其收藏,作为镇院之宝,并且让每一代丽江书院的学院都去瞻仰。所以崔孚的这幅《明月秋香图》我也给98分。”

    “哈哈哈……”张阳明大怒道:“可笑,无耻,荒谬!反正今日之后我也要彻底退隐了,做一个不会说话的牌位,那今日还是要说话的。绘画一门,艺术乃是小道,地图才是国之重器,才是符合帝国万民之利益的战略画卷。杜变我给你的这幅大宁王朝地图打99分,扣掉那一分是因为我能力无法判断这地图是否精确,但是直觉告诉我,这是一幅无比准确的万里江山之图。”

    接着,张阳明望向另一边,道:“至于崔孚你笔下的《明月秋香图》虽然有些炫技,在你手中变得有些媚俗,但仍旧不失为一幅杰作。然而我却知道这不是你的原创,而是临摹,甚至是剽窃!真正的原创者是国画南派宗师杜小昌,这幅画卷是纪念他失去的未婚妻所作,所以从未示人,但我偏偏看到过。我不知道你崔氏家族用了何等手段将杜小昌这幅画拿去占为己有,但临摹就是临摹,而且还隐藏这一事实,这就是无耻的抄袭。”

    这话一出,崔孚脸色剧变。

    没错,这幅画是南派国画大师杜小昌的作品,但从未公开过,而且此人也绝对不会开口,所以他崔孚完全可以大胆地剽窃,却没有想到竟然被张阳明揭穿了。

    但很快崔孚就冷静下来,被张阳明揭穿了又如何?死无对证!

    崔孚道:“阳明公这话诛心了,您说我临摹剽窃杜小昌先生的画作,证据呢?反而我要怀疑您因为什么原因和阉党走得如此之近,一次又一次为阉党张目,我很难不怀疑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交易。”

    这话就更加诛心了,直接祸水东引,倒打一耙。

    张阳明顿时气得浑身发抖,道:“无耻小儿,剽窃他人作品还死不承认,50分!”

    这四个裁决者算是彻底杠上了,几乎是刀刀见血。

    接下来所有人目光都落在最后一位裁决者身上,凤梧侯柳无欢,昨日就是他秉持正义,挽救了杜变的《兰亭序》,今天只要他继续坚持自我,杜变就赢定了。

    而且,在场大多数人内心都会认同这个结果,杜变赢是应该的。

    一个人既然开始创造了奇迹,那就一直奇迹到最后吧。

    然而,柳无欢站了起来,朝着杜变深深第鞠躬,凄声道:“我真的无法想象人会无耻到这个地步,祸不及妻儿啊?你们会遭到报应的!”

    然后,凤梧侯柳无欢闭上眼睛,无比痛苦道:“我弃权!”

    这话一出,全场骇然色变!

    柳无欢弃权,那就代表着杜变输了啊!而且刚才柳无欢言语中的意思已经非常明白了,有些用他的儿女家人威胁他不要在秉持正义。

    太黑暗了啊,太无耻了啊!

    一直以来,阉党和东厂不才是无耻黑暗的代名词吗?文官集团不都是伟大光正的吗?武将集团不一直都是帝国的钢铁长城,代表着正直和伟岸吗?

    桂东央和骆炆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已经足够让人惊骇了,而现在这些人竟然做出了绑架柳无欢家人的事情,这不仅仅是无耻,简直颠覆在场许多人的三观了。

    包括祝无涯的女儿祝玉双,她有些不敢置信望着大堂内的一切。

    一直以来她都痛恨鄙夷厌恶阉党,觉得自己的父亲,还有文官集团才是正义光明的。但是这两天发生的一切,让她的信念开始动摇了。

    虽然她不算很聪明,但是也不笨,她能够感觉到,崔孚剽窃杜小昌的画作是真的。桂东央和骆炆颠倒黑白也是真的,文官和武将集团用柳无欢家人胁迫他也是真的。

    这让祝玉双感觉到恶心,尤其想到自己还曾经暗恋过崔孚,更加让她觉得有些作呕。

    杜变这个天才本来就要赢了,而现在因为文官和武将集团的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眼看就要输了,这让祝玉双更加觉得难过。

    这个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非常地难过,非常第不甘,甚至有股冲动要站出来为杜变讨回公道。

    而全场所有人脸色苍白,面色难堪。

    杜变一次又一次上演奇迹,以一敌十还大获全胜,这让他们产生了认同和代入感,觉得这是一个英雄。

    而现在杜变竟然要输了,输给敌人的无耻和黑暗,这让他们也非常不甘心。

    但是,这些看客和文官,武将集团都有渊源,让这些人站出来为阉党打抱不平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将不忿藏在心中。然后认同这个结果,看清楚这个世界的黑暗。他们能够给杜变的,也只有同情。

    欧阳潭站起身来,笑道:“愿赌服输,李文虺大人,请你尽快把那四千亩学田的田契送过来吧。”

    祝无涯也起身道:“这些年和阉党学院打交道,唯独和文虺兄最为痛快,想必以后是没有这个机会了,不如今天我们就找个时间聚一聚,喝喝酒,聊聊天。想必几天之后,文虺兄就要被锁拿回京了,你们阉党就是这么苛刻的。”

    说罢,漓江书院和南海道场山长直接就要离去,判定三大学院大比武之结束。

    而李文虺这依旧坐着不动,笑道:“急什么呀?”

    然后,他又朝外面道:“镇南公,您看戏也看够了,还不打算现身吗?”

    顿时,大堂的门被打开,一个挺直如松的高大身影走了进来。全场静寂,所有的目光都盯在他的身上。

    他,就是帝国南方的擎天玉柱,大宁王朝的顶级高手,镇南公爵宋缺。

    这十几年来,广西,云南,海南,广东之所以能够安定,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这位镇南公爵。海南夷族叛乱,云南土司叛乱,南海海盗四处劫掠,广西土司叛乱,无一不是这位镇南公爵镇压下去的。

    镇南公爵手中的兵忽多忽少,真正属于他统帅的仅仅只有四五万精锐。但南方数省的二十几万大军也全部归他节制。这几十万大军的军饷,很大程度也是镇南公爵想尽办法筹集而来。

    可以说若没有这位镇南公,南方的这几十万大军已经乱了。皇帝几次想要把镇南公调到北方去和北鞑,建虏作战,但全部被武将集团反扑了回来。一是南方根本离不开这位统帅,二是北方军团不希望镇南公这个混江龙插手北方军事。

    在南方,如果有一个人可以完全不鸟文官集团,武将集团,阉党集团,那就是这位镇南公爵。

    他如山一般的身影走进来之后,全场所有人全部站起,躬身拜下。

    其中以祝无涯为首的武将,全部来到他的面前单膝跪下:“拜见大帅!”

    因为这里面所有的武将,全部都曾经是镇南公爵的部下。

    宋缺瞥了祝无涯一眼,没有理会他,直接来到大堂中央,拿起了崔孚的《明月秋香图》看了一眼,然后如同垃圾一样揉成一团扔掉:“什么垃圾玩意啊?50分!”

    接着,他又拿起杜变画的《大宁王朝地图》,足足看了几分钟。

    这是镇南公第一次看到大宁王朝的完整疆域,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整个东北亚的几万里河山。

    他英俊的面孔,伟岸的身躯都在一阵阵颤抖,内心一阵阵澎湃,有种壮志燃烧的感觉。

    ……

    注:哪怕帝国的擎天玉柱也是需要钱发军饷,拜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