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火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44章:大胜,赌局,惊人奖励
    现在的情形非常清楚,只要眼睛不瞎都可以看得出来,杜变的书法作品更加杰出,因为在这个世界开创了整个派系。

    而崔孚再出色,也是在学习和模仿先贤之作品,高下立判。

    广西巡抚骆炆打出这样一个分数,毫无疑问就是在公然偏袒了。

    接下来轮到前太子少傅桂东央了,他无比后悔今天出现在这个场合,好不容易熬到了退休,竟然要晚节不保了。

    但是党派利益至上,他桂东央也不敢违逆。他虽然做过太子少傅,甚至还短暂入过内阁,但从来都没有真正掌权过,应该算是一个权力过渡者,这个太子少傅还是退休前的提拔福利。

    他的族人,他的家族,他的晚年都需要靠整个文官集团的照顾。

    所以,桂东央板着脸道:“老夫是一个纯粹的人,所以不管派系,不管风格,只讲书法造诣之高低。我觉得崔孚的造诣是要高上一筹的,所以崔孚97分,杜变93分。”

    他给出了和广西巡抚骆炆一模一样的分数。

    这下,全场瞬间哗然了!

    这桂东央的名声很好的啊,没有想到也如此的……狭隘,竟然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完全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啊。

    接下来,轮到了凤梧侯柳无欢了。

    “李文虺大人,在七年前广西的东厂万户所,曾经抓过我的儿子,从我这里敲诈了两万两银子,而且被东厂中饱私囊了。”柳无欢道:“我对阉党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感,而且非常凑巧的是,我和文官集团武将集团都联姻了,都是亲家。”

    这话一出,全场许多人色变。

    柳无欢继续道:“我是一个富贵闲人,靠着祖宗的庇荫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天天醉生梦死,权力是半分没有的,所以也没有人把我当一回事。但是……我这个人,眼睛里面容不得半粒沙子,说不得半句假话。有人不讲规矩,那我也不用讲了。崔孚90分,杜变99分!剩下的那一分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扣,但就是想扣掉,大概是害怕你骄傲。”

    柳无欢的分数一出,祝无涯和欧阳潭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难看。

    昨天他们去做了桂东央和骆炆的工作,但是没有去找柳无欢,因为觉得不需要。

    柳无欢和文官武将集团都是亲家,和阉党又有仇,所以根本不需要担心他会偏袒。而且大多数时候,柳无欢对欧阳潭和祝无涯的要求唯命是从,看上去仿佛是没有什么骨头的,没有想到今天竟然直接变脸。

    最后轮到张阳明打分了,他直接站了起来。

    “这是我最后一次做这个最高裁决者了,以后我就隐居不出,你们有什么事情也不要来找我了,你们想要我做一个牌位不要乱说话,我也答应你们。”张阳明道:“但是今天我还是要说话的,我和凤梧侯一样,书法比试成绩,崔孚90分,杜变99分。”

    顿时欧阳潭,祝无涯,骆炆,桂东央脸色铁青。然而却无可奈何,至少这第三日的书法笔试环节已成定局,杜变再一次赢了。

    而且他们不能责怪柳无欢和张阳明,因为是他们自己先破坏规矩的,总不能总目睽睽之下推翻张阳明和柳无欢的评判。

    “我判定三大学府大比试第三日,阉党学院杜变获胜!”

    “万岁……”场内大部分阉党成员已经大声高呼。

    整个大比试有四场比赛,杜变以一敌十,前面三场全胜,那么最后一场都不用比了。四局三胜,对方死也扭转不了局面了。

    或许,阉党学院可以提前庆祝胜利了?

    张阳明道:“接下来绘画这一环节还比吗?我觉得没有必要了吧。如果不比了,我就直接宣布阉党学院获得这次三大学府大比武的最终胜利了。”

    “慢!”欧阳潭起身,朝着李文虺道:“我有个提议,不知道李文虺大人敢不敢接?”

    李文虺道:“说出来听听?”

    欧阳潭道:“我想今后三大学府大比试应该进行不下去了吧?这是最后一届了。”

    肯定进行不下去了,你文官和武将集团已经不要脸了,这么输不起,失去了公正性,那这个大比试就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漓江书院山长欧阳潭道:“我们不再四局三胜,而是用计分制。每一方每天比赛的最高分数加起来,最后四场比赛结束后,分数最高的一方获胜。”

    此时,就连旁观者都听不下去了。

    实在太无耻了,四局三胜竟然就这么被推翻了,换成了积分制度。这样一来杜变尽管赢了前三日的比试,但只要最后一天绘画比试分数特别低,还是会彻底输掉整个大比试。

    李文虺道:“那昨日的棋局,是以输赢定的,又该怎么评分?”

    欧阳潭道:“这就要交给四位裁决者了。”

    张阳明等四个裁决者思考之后,对昨天的棋艺比试给出了分数。

    阉党学院杜变,98分,南海道场的张弈几95分,漓江书院的宁羽88分。这个分数应该算是比较公正的。张弈几虽然输了,但和杜变的差距非常非常之小。

    今天代表南海道场参加书法比试的依旧是萧别离,他最终的分数是90分。他的书法蕴藏剑意,放在其他任何时候都是极度出色的,但是没有办法,今天的杜变的《兰亭序》太惊艳了,以至于他的《剑帖》只能沦为了背景。

    如此一来,阉党学院杜变前三天比赛的分数分别是:99.13分,98分,96分,总分293.13分。

    文官集团漓江书院的前三天分数分别是:99分,88分,93.5分,总分280.5分。

    武将集的南海道场的前三天分数分别是:94.5分,95分,90分,总分279.5分。

    按照积分制,阉党学院杜变领先第二名近13分之多。但明日的绘画比试,很有可能这13分的优势瞬间就付之流水,直接从胜利变成了失败。

    所以,不出意外的画,阉党学院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

    欧阳潭道:“采用积分制度,明日的绘画比试继续进行。如果你阉党学院赢了,我们不但把1500亩的学田割让给你,而且连之前的那6000亩学田全部归还给你们。”

    这话一出,李文虺目光一缩,全场哗然。

    之前四届的三大学府大比武,阉党学院全部都输了,割掉了6000亩学田,损失超过15万两。

    而这次,欧阳潭竟然一下子将这6000亩学田作为赌注,不可谓不狠啊。

    然而,李文虺冷冷道:“不必了,落袋为安,我不答应。”

    欧阳潭猛地一咬牙道:“再加上5万两银子。”

    李文虺还是摇摇头。

    祝无涯吼道:“再加一个筹码,桂林南部的那个秘铁矿,你们不是垂涎三尺吗?如果你答应,并且明天的比试也赢了,这个秘铁矿就归你阉党了。”

    这下子,真是全场惊呼!

    这秘铁矿是战略性物资,价值何止几万两银子。

    文官和武将集团为了赢得这一次大比试,为了阻击李文虺上位,竟然不惜拿出了超过三十万两银子的代价作为筹码,真的是疯了。

    李文虺的面孔都开始抽搐,这个利益实在太大了,但是他没有答应下来,而是朝杜变招了招手道:“孩子,你来。”

    然后,李文和带着杜变前往了一处僻静的室内。

    ……

    “孩子,这个决定你来做。”李文虺道:“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同意,而且愿意承担任何责任。”

    这句话价值万钧。

    如果赢了,阉党收获巨大的利益,李文虺入主东厂的概率大增,甚至一下子压过张若竹的风头,而杜变也成为了巨大功臣。

    然如果输了,李文虺受到的惩罚会更加严厉,甚至广西阉党学院山长的位置都保不住。因为本来已经赢了,是他多此一举才会输掉。但杜变却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他依旧是功臣,依旧是阉党的明日之星。

    所以不管输赢,杜变都有好处,而对李文虺却是天壤之别。

    “山长,敌人付出了这么巨大的代价,明日他们一定会不择手段去赢。”杜变道:“甚至会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无耻到底。”

    李文虺点头道:“对,一旦撕破脸皮,文官集团的嘴脸比任何人都难看。所以我们的风险,非常之巨大。”

    杜变道:“山长,我想好好思考一下,再做出决定。”

    李文虺点头道:“好,我在外面等你。”

    然后,他走了出去,留下杜变一人在这偏僻的房间内。

    ……

    杜变旁坐,闭上了眼睛,进入了梦境。

    “额外任务开启:疯狂的赌局!”

    “任务目标:赢得明日的绘画比试。”

    “任务奖励1:宿主杜变阉党功勋值增加5,李文虺阉党功勋值增加20,达到70分。”(功勋值满100时,直接入主东厂)

    “任务奖励2:宿主杜变精神力永久增加10,如今宿主精神力30。”

    ……

    注:谢谢魍·残魂一万币的打赏,谢谢所有打赏的,投推荐票的兄弟姐妹,糕点深深鞠躬拜谢了,谢谢你们!